刚刚更新: 〔我真是良民〕〔一卡在手〕〔皇朝一品〕〔女神的最强兵王〕〔重生九零婚然天成〕〔绝对巅峰〕〔圣皇传之一统〕〔虫群法则〕〔透视仙王在都市〕〔第一狂妃:废柴三〕〔穿越之农女医妃〕〔天机之纵横诸天〕〔阴商〕〔重生军婚:首长大〕〔灵狐妖妃:邪性鬼〕〔反派养妻日常(穿〕〔神医毒妃太嚣张〕〔万历驾到〕〔花都妖孽狂少〕〔校花的修真强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1329章 偷运公主
    “来了!”

    屋子内,张百仁手指挑开帘子,听着雨幕中的呼唤声,眼中露出一抹笑容。只是这笑容中的杀机,叫人不寒而栗!

    如今中土与突厥大战,各种物资都是宝贵至极的东西,但偏偏你却暗中将各种盐铁茶、矿石贩卖于突厥,这和通敌叛国有什么区别?

    “先生打算怎么将女子运送出去?”义城公主的眼中满是好奇。

    “这支商队离开之日,就是公主离开之时,公主有什么细软之物尽管交给我便好,到时候公主孤身一人上路,倒也落得清净自在!”张百仁放下帘子,对于郑家的商队不在过多关注。

    “大帐内的每一件物品都陪伴了我几十年,每一件我都舍不得扔”义城公主眼中露出了留恋之色:“先生神通广大,可否将我这帐篷内的东西都带走?”

    “也好,公主放心,在下一定为公主置办妥当!”张百仁带着笑容道。

    大雨倾盆,连续下了三日,草原从未有过这般大的雨水。

    待到第三日,瓢泼暴雨方才收敛,化作了润物无声的细雨,天空却依旧不见放晴的迹象。

    张百仁披着斗笠,来到郑家管事所在的大营,迈步人走入大帐:“管事,咱们可是又见面了?不知商队何时离去?”

    见到张百仁走进来,管事的眼睛顿时一亮:“兄台不知,有道家高人测算,此次大雨没有一个月是休想止歇。我郑家乃大商队,这一个月不知要做多少遭生意。手下的弟兄已经连日将各种需要带回去的物资置办齐全,明日便上路。”

    “好!”张百仁缓缓自袖子里掏出了一百两黄金,放在管事的案几前:“这是定金,明日我便将要你护送的人送过来,你若能顺利将此人送到我指定所在之地,剩下的二百两黄金立即算清。”

    “好!”管事的眼睛顿时亮了,满面欢喜的上前拿住黄金,露出了一抹笑容:“只是不知兄台要运送的那女子,可有何特殊身份?”

    “身份自然是特殊的,不然还会用到你?”张百仁阴阳怪气道:“三百两黄金,足够你回家养老了,你到底还做不做?”

    “做,不管是何等身份,只要入了我郑家商队,此人我郑家保定了!至道不出,没有人能从我郑家手中夺人!”管事的眼中满是傲然。

    “若是有至道强者出手呢?”张百仁笑着道。

    “有至道强者又能如何?别忘了,我们是郑家!”管事眼中满是傲然:“天下间敢管我郑家闲事的人,还会真不多!就算有至道强者,也不敢对我郑家动手。”

    “那便好!”

    张百仁转身走入雨幕,身形消失无踪。

    “这人倒是神秘”郑家管事看着大帐外空荡荡的雨幕,哪里有半个人影。

    “管事大人,此事怕不好接!此人要从突厥运走一人,身份定然非同寻常,若日后突厥来找麻烦,该怎么交代?”在大帐外走进来一中年汉子,眼中满是凝重之色。

    “一百两黄金,你还要不要?有了这一百两黄金,你足以脱离郑家,去寻求武道突破。你难道想一辈子困在见神境界不成?一百两黄金虽然不多,但足够你安置家中老,放心的前往各地寻求突破”管事一双眼睛看着那武者:“你看看人家见神强者,随便一出手,还不是黄金万两。你呢?虽然也是见神强者,但你混的怎么就那么惨呢!”

    “那是某不屑于做哪些无本的买卖!休得将我与那群人相提并论!”汉子眼中露出一抹不屑,转身走出了大帐。

    “太耿直!脑袋不会变通,真不知这厮是如何见神的!堂堂见神强者混成这个鸟样,老夫倒还是第一次见到!”就听那老祖口中啧啧有声,眼睛里满是怪异之色。

    第二日清晨,义城公主周身笼罩在黑袍内,缓缓站起身来到庭院外,一双眼睛看向远方雨幕,轻轻一叹。

    终究是在草原上生活了几十年,再回首已经物是人非!

    瞧着大帐内的摆设,张百仁大袖一挥,所有物品尽数落入袖子里。

    扫过空荡荡的大帐,张百仁来到义城公主身边:“走吧!”

    二人一路径直来到管事的大帐内,义城公主摘下头罩,管事顿时眼睛一亮,心中暗赞:“好一个漂亮、标致的人!”

    “原来是中土女子”看到义城公主的容貌,管事笑了笑:“咱们马上出发,你随我来吧!”

    走了几步,管事忽然道:“不知阁下是那家千金,居然被突厥蛮子劫掠了来?”

    义城公主笑而不语,管事闻言不再多,只是道:“随我来吧!”

    义城公主点点头,趁着黎明前的昏暗,跟随管事混入了商队中。

    回到大帐,张百仁盘膝坐在地上,周身虚空扭曲,竟然一阵变换,化作了义城公主的样子,透过帘幕缝隙恰巧能看到义城公主朦胧的背影。

    张百仁能感觉得到,有探子在暗中盯着义城公主的营帐,自从上次雁门关之事后,始毕可汗从未进入过义城公主的营帐。

    虽然突厥的气氛有些不对劲,但张百仁却不以为然,凭借自己的本事,何处不能来去自如?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郑家商队已经出发,向着中土赶回。

    待到郑家商队走远,张百仁方才化作一道清风消散在大帐内。

    “大王,不好了!义城公主不见了!”只听侍卫一声呼喝,眼中满是悚然。

    “什么!不是叫你盯着吗?”大帐内的始毕可汗闻言猛然站起身,摔落了手中杯盏。

    侍卫面色惊惶的跪倒在地,脸上满是惨白之色:“人该死,还请大王恕罪!”

    “你确实是该死!”始毕可汗眼中闪过一抹杀机,过了一会方才放下手中茶盏:“不过若真的是那人出手,瞒过你的手段,倒也正常!”

    “去请仆骨怀恩过来”始毕可汗举起酒壶一饮而尽。

    “是!”

    侍卫闻言一礼,然后方才转身告辞离去。

    不多时

    就见瘦弱得仿佛皮包骨头一般的男子走入大帐,对着始毕可汗恭敬一礼:“拜见大王!”

    自家这幅身躯太过于吓人,是以仆骨怀恩整个人都笼罩在黑袍之中,再也看不出半点的异常。

    “义城公主不见了!”始毕可汗开口。

    仆骨怀恩闻言心中一惊:“下属这就将其找回来!”

    始毕可汗自怀中掏出一只老鼠,粉红色的老鼠:“不管是谁,胆敢拐走公主,那就男女老少一个不留!”

    “大王,不过是一个即将亡族灭种的公主罢了,如何值得大王这般上心?”仆骨怀恩有些不解,那义城公主想走,你就叫她走就是了,何必孜孜不倦的穷追不舍?

    “义城公主乃日后本王牵制张百仁的一枚重要棋子,岂能丢失?”始毕可汗冷冷一哼。

    听闻此言,仆骨怀恩不敢多言,立即转身消失在雨幕内。

    郑家商队

    此时那管事与见神境界的护卫首领骑在马上,披着蓑衣,首领露出了一抹不安:“不知为何,今日出了突厥大营之后,就一直心血来潮,莫名心悸惊慌。”

    “你别吓我!”管事闻言一个激灵,见神武者的心血来潮还是很灵验的。

    “唉!”武者叹了一口气:“希望我想多了!只希望能带领兄弟们平安的回去。”

    管事此时面色发白,转身打马向商队走去,来到了马车前,低声道:“不知阁下是何身份?”

    马车中的义城公主嘴角轻轻翘起,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笑容。现在反应过来?晚了!

    确实是晚了!

    不是一般的的晚!

    “有人叫我可汗王妃,还有的人叫我义城公主,不知你要问的是那个?”义城公主的声音很轻,但话语落在管事的耳中却犹若惊雷。

    “咔嚓”

    惊天霹雳,骇得管事差点跌落下马。

    出大事了!

    自己居然将突厥王妃拐了出来,日后能好过才怪!

    “吁~~~”管事勒住马:“停车!”

    商队慢慢站住,管事手指攥着缰绳,指骨发白:“你莫要开玩笑!”

    马车内

    义城公主周身笼罩在黑袍内,唯有红唇漏了出来,划过一个不屑的笑容:“害怕了?”

    “我觉得你是在开玩笑,这个玩笑真的不好笑!”管事的话语很认真。

    “可是这却是真的”义城公主的声音犹若风中铃铛。

    “不可能,你为何会这般年轻?义城公主理应是个老妇人才对!”管事的声音里满是不解,若非义城公主如此年轻,绝对骗不过管事的脑袋。

    天家血脉,不得长生!不得修炼,义城公主如何青春永驻?

    没有回答管事的话,义城公主只是静静的端坐在马车内。

    “回去!”

    管事话语决然,本以为对方偷运的只是一个寻常女子,当初此女走入大帐之时,管事见其是中土女子,而且还这般年轻,只以为是突厥南下劫掠来的。谁能想到居然是义城公主?

    “回去?晚了!你可知那身披斗笠的人是谁?”义城公主不屑一笑。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妖娆炼丹师〕〔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