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空枢纽在漫威〕〔小佛神〕〔农家妞妞〕〔重生之万界神豪〕〔穿越玄幻武侠世界〕〔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我家主角爱乱跑〕〔九重天战帝〕〔末世裁决者〕〔钢铁直男直播登后〕〔极品兵王俏佳人〕〔超凡狂医〕〔乡村小医仙〕〔异能之猛兽〕〔修仙小神农〕〔阴坟邪咒〕〔魅妃宫略〕〔最五行〕〔明朝当官那些年〕〔恶魔宝宝:禁欲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聂隐娘之死
    如果有一种剑法,能够无视空间距离,隔着天涯海角便能突如其来的刺你一剑。

    亦或者

    能够毫无踪迹,你身前忽然出现一把毫无征兆,不知何处而来的长剑已经来到了你的脖子上,就问你怕不怕。

    防不胜防,就问你怕不怕?

    “怕!”

    不但怕,而且还怕得要死!

    天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多出一把剑,毫无防备的刺入了你的心脏。

    瞧着远方气机波动,搅碎了九天云层的力量,春归君心中一个激灵。

    撤!

    逃!

    离此地越远越好,最好是再也不要碰到这厮!

    恐怖

    简直太恐怖了!

    感受着虚空中不断波荡的气机,春归君能感觉到张百仁的怒火在酝酿。

    “聂隐娘定是死了,不然以张百仁的性子,断然不会这般愤怒的”句芒这老狐狸虽然不曾亲眼看到场中情形,但略一推测却也可以知道个八九分。

    逃

    二话不说,句芒立即遁入了身边的草木之中,如今自己真身尚未恢复,却是不敢与张百仁硬碰硬。

    兰若寺剑气冲霄,杀机沸腾,顿时惹得天下间无数大能之辈心中感应。

    漠北

    仆骨怀恩坐在黄金中,数不尽的‘金’之力量,铺天盖地的向着仆骨怀恩钻了过去。

    “不知道是谁居然惹得张百仁如此大动肝火,可惜我伤势并未痊愈,不然到可以趁机前去看看”仆骨怀恩摇头晃脑,眼中露出了一抹惋惜之色。

    北天师道

    一道人影睁开眼,瞧着杀机动荡的虚空,眉头微微皱起:“怪哉,以那小子的修为,普天之下谁还能叫其这般大火气?”

    转世重修!

    邓隐正准备阳神出窍前去转世重修,此时见到虚空中动荡的气机,忽然顿住了脚步,眼中露出一抹诧异之色:“怪哉!怪哉!”

    “有何奇怪的?”

    葛玄面色苍白的走出来。

    一袭粗布麻衣,周身透漏着古老沧桑的气机,说不出的令人毛骨悚然。

    “老祖一看便知”邓隐道。

    “可惜了,我纵使是出关,也镇压不住你的伤势!蚩尤虎魄刀太霸道,一旦被黏上,那便是逐渐侵蚀肉身的下场,你这只手臂是长不出来了,惊瑞之日将近,你还需自己拿主意才是”葛玄摇头晃脑。

    听了这话,邓隐苦笑着摇了摇头,却也没有多说:“咱们去看看热闹吧!弟子倒是好奇,究竟是谁居然将张百仁激怒到这般境地!”

    杀机冲天

    张百仁的每一根发丝,此时似乎都化作了一把法剑,杀机冲霄而起,欲要将天空中波荡的云层斩破。

    黑雾在剑光下如阳春白雪般,霎时间不断消融,成为了大地的养料。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害得你?我绝不信区区一个黑山老妖,居然会有这般本事!”此时张百仁呲目欲裂,看着院子内晶莹剔透的骨架,眼中杀机在流转。

    “啪!”

    一掌伸出,将那晶莹剔透的骨架拿在手中,努力的护持住那一缕微弱的魂魄。

    魂飞魄散

    若非自己打入了聂隐娘体内的一道诛仙剑气相助其磨练剑气,护住其一缕魂魄,只怕自此之后世间再无聂隐娘此人,魂魄会彻底的灰飞烟灭。

    “到底是谁,居然对你下此毒手!”张百仁声音里满是心痛。

    少林寺

    嵩山山巅

    世尊瞧着那冲天而起,动荡乾坤的剑气,顿时整个人顿时不好了。

    为什么这件事会发生在兰若寺?

    为什么黑山老妖会对聂隐娘下毒手?

    麻烦了!

    聂隐娘死在兰若寺,佛门绝对脱不了干系。

    “隐娘!”尹轨突破音爆,一道剑光划过长空,降临于场中。

    瞧着那晶莹剔透的骨架,那熟悉的气机在不断消散,尹轨顿时面色狂变。

    死了!

    蜀山剑阁最有天赋,最能传承自己衣钵的弟子居然死了,死无葬身之地!

    心痛

    尹轨的心都在滴血

    “为什么!为什么她死了,你们还活着?为什么佛门内居然会有妖邪横行!为什么!”张百仁眼中杀机四溢的盯着兰若寺众人,下一刻手中剑气闪烁,铺天盖地般扩散开来。

    还不待那寺庙中修士反应过来,已经彻底生机断绝。

    生机断绝,死无葬身之地!

    “张百仁,你太过分了,即便是聂隐娘惨死,你也不该屠戮我佛门弟子!”世尊脚踏莲花而来,瞧着兰若寺的遍地尸体,立即开口呵斥,先声夺人。

    出了这么大纰漏,这种事情不论如何都是躲不过去的。黑山老妖投入佛门,成为了佛门中人,却忽然做下这种事情,世尊想不到为自己开脱的办法。

    “世尊,你要给我一个交代!”张百仁没有回应世尊的话,而是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虚空,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

    纵使是算到了聂隐娘的劫数,却不曾想依旧没有逃得过去。

    “此事有许多蹊跷之处,还望先生明察,莫要冤枉了佛门!”世尊双手合十,不去看那满地尸体,而是静静的道:“先生,我且问你,黑山老妖实力几何?”

    “不值一提,随手可以碾死的蝼蚁而已!”张百仁面无表情道。

    “那黑山老妖有可以斩杀聂隐娘的力量吗?”世尊又问了一具。

    “黑山老妖如何与聂隐娘相提并论,交起手来聂隐娘三五招便可斩了黑山老妖”张百仁声音阴寒道。

    “那就对了,黑山老妖斩杀聂隐娘,明显是不正常,有人欲要算计我佛门”世尊见到张百仁回答,连忙将佛门摘出去。

    “可是现在聂隐娘死了,死在了兰若寺!”张百仁眼中杀机冲宵:“此事你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

    “哦?”世尊眉头皱起,这种事情太麻烦,根本就不是自己想摘开就能摘开的。

    “都督这般说就有些蛮不讲理了,这万里江山都是当今天子的,难道大隋死个人,便都要找天子要交代吗?”世尊冷声道。

    “别人我管不了,也不想管,但是你……必须要给我交代!”张百仁眼睛里满是杀机。

    “哼,未免太霸道!”世尊冷着脸道。

    张百仁不去管世尊,而是看向悲愤的尹轨:“劳烦真人看护好隐娘的尸骨,我去去就回。”

    且说春归君逃出了几十里外,背靠着大树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还好,没有留下马脚,张百仁这厮的力量越加不可思议了。”

    就在此时

    死气冒出

    面色惨白的奢比尸从泥土里钻出来:“这件事情太麻烦,差点就被张百仁那一剑创伤,若非我见机不妙逃得快,施展了替死大法,只怕现在死的人就是我了。”

    奢比尸从泥土里钻出来:“这厮越来越恐怖了,人世间有这等强者,日后我等如何超脱?如何一统阳世重新打开阴阳两界通道,杀入鬼门关内?”

    春归君闻言面色凝重:“所以说,叫张百仁与世尊拼起来,最好打个两败俱伤。他们站在明处,咱们躲在暗处,这是咱们如今的唯一优势。”

    奢比尸闻言转头看了看远方虚空:“若非李世民给我的数万血食,本座是绝不会搀和这种事情的!太危险,根本就不值得!一旦被剑气打中,可不是几万血食能补回来的。”

    说完话

    奢比尸化作黑气散开,唯有声音在空中回荡:“你好自为之吧!”

    见到奢比尸走远,春归君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转身向长安而去。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佛门究竟会不会上当,究竟会不会真的成全自己的谋划,这一切都要看天意。

    张百仁与世尊都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凭借黑山老妖的力量杀不死聂隐娘,但偏偏现在黑山老妖真的将聂隐娘杀死了。

    很明显,这绝对不正常。

    所以张百仁没有和世尊动手,但双方之间梁子这回是真的结下了。即便张百仁知道人不是佛门杀的,但却依旧不可避免的结下了死仇。

    凶手一日抓不住,这件事就没完。

    长安城

    张百仁身形慢慢出现在城门前,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虚空云朵,瞧着龙气冲霄而起的长安城,轻轻一叹。

    李阀气象成了!

    夺得天子至尊之位,亦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有自己不断在暗中相助,李阀若不能成就大业,那才叫真正的笑话。

    不紧不慢的穿过长安城,经历过一场战乱的长安城,居然有了几分繁华的样子。

    瞧着百姓脸上的笑容,虽然身子枯瘦,但脸上却满是生存的希望。

    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

    看来我当初的选择没有错!

    历史证明,李阀确实是能给百姓带来安康,可惜我选择了长生之路,不然这天下岂会轮得到李阀?

    “李世民不能得罪,日后还需好生拉拢一番,为我儿子继承大统增加筹码!”张百仁慢慢走入长安城,径直向李世民府邸而去。

    院子内

    春归君与李世民相对而坐

    “可是成了?”李世民精光灼灼的看着春归君。

    “成了,不过究竟如何发展,还要看佛门的选择!世尊老谋深算,未必会翻脸!”春归君道。

    “没有留下什么破绽吧?”

    ps:感谢“血色长空夜”同学的万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