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道可通天〕〔我家夫人威武霸气〕〔铁骨铮铮的岁月〕〔阎少辣宠小甜妻〕〔燕堂春好〕〔皇后在位手册〕〔通天仕途胡斐〕〔重生军婚:神医娇〕〔红楼大官人〕〔美漫世界大魔王〕〔拜托写稿吧,我的〕〔公主难嫁〕〔拐个将军来种田〕〔隐婚娇妻,太撩人〕〔启陈〕〔田园纨绔妻〕〔上神,夫人逃婚了〕〔隋炀也是帝〕〔看花南陌醉〕〔重生军婚进行时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宇文阀的野心
    宇文成都会闪开吗?

    当然不会!

    正要趁机掂量一下天下高手的本事,而天下高手莫过于张须驼,此时的张须驼比之鱼俱罗也未必会差上多少。

    宇文成都常年跟在天子身边,很少与人动手,所以没有人知道宇文成都究竟有何种本事。

    如今天下大乱,宇文成都要找寻到自己的位置,方才能确定自己下一步的走向。

    “老夫今日心情不佳,不愿与人动手,你莫要为难老夫!”张须驼面色阴沉道。

    宇文成都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张须驼的话,只是手掌一伸抽出了腰间长刀。

    “宇文将军,陛下有旨,叫你进去叙话!”就在此时,内侍出现在门口,声音传入二人耳中。

    宇文成都闻言顿时面色难看,一阵青一阵白,最终无奈只能将长刀收回鞘中。

    “可恶!”宇文成都心中骂了一声,只能对张须驼抱拳一礼:“在下练武成痴,得罪了!”

    说完话转身离去,走入了大殿内。

    内侍看着张须驼,手中端持一个小匣子,来到了张须驼身前:“大将军,这箱子陛下叫你转托给大都督。”

    张须驼恭敬一礼,方才接过箱子,然后转身离去。

    瞧着张须驼远去的背影,内侍轻轻一叹,站在宫门前许久,方才回到宫阙。

    大殿内

    杨广端坐在龙椅上,手中拿着酒水,漫不经心的喝着。

    “陛下!”

    宇文成都恭敬一礼。

    “回洛阳!”杨广道。

    宇文成都闻言心中一突,随即连连摇头道:“陛下,回洛阳怕是不妥,如今天下反贼无数,回洛阳一路怕不安全。”

    “回去,朕要回洛阳!”杨广话语依旧如之前那般,不容置疑,叫人不敢违逆。

    “是,下官这就去安排!”宇文成都只能恭敬一礼,方才转身离去。

    涿郡城

    张百仁与观自在回来之后,端坐在小筑中轻轻喝着酒水。在小筑的下方,恭敬的站着一道人影。

    “王世充!”张百仁手指敲击案几。

    “下官在,都督尽管吩咐!”王世充面色殷切道。

    “听说你有个儿子叫王仁泽,是也不是?”张百仁面带笑容道。

    “正是如此!都督果真料事如神,天下大小之事尽数纳入掌控”王世充讨好的道。

    听了王世充的话,张百仁翻翻白眼,心中暗道:“你儿子乃佛门占据天下正统的引子,我怎么会不知道。”

    佛门与要入主中原,自己到底要不要阻止?

    张百仁捻动酒杯,眼中露出了一抹思索之色。

    “佛门入侵其实于我等来说,未必不是好事!”观自在忽然开口。

    “此话何解?”张百仁愣了愣神。

    “都督与道门牵扯太深,若叫你对道门下杀手,恐怕顾忌重重,难以成功。若能叫道门与佛门争斗中败下阵来,将佛门养肥,都督出手宰杀佛门,夺了佛门的气数,倒也不迟!”

    听了这话,张百仁陷入沉思,摆摆手示意王世充退下,然后一双眼睛看向远方。

    “先生,春阳道人与白云道长正在门外候着!”侍卫的声音忽然响起。

    “春阳,好久不见她了!请其进来!”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思索。

    观自在则是笑了笑,身形一闪人已经不见了踪迹。

    不多时

    就见春阳道人与白云脚步匆匆来到场中,瞧着上方小酌的张百仁,露出了一抹感慨之色:“先生倒是好悠闲,好自在!”

    张百仁笑而不语。

    “坐!”张百仁手指指了指对面的软塌。

    春阳道人笑语盈盈的坐在张百仁对面,看着依旧温热的茶盏,笑着道:“之前莫非有客人?”

    “刚刚走!”

    张百仁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白云:“咱们都是老交情,不必客套,有什么事情就尽管说吧!”

    听了这话,白云苦笑:“我就不能没事过来坐坐,找你叙叙旧?”

    张百仁笑着摇摇头,并不理会白云的话,对于白云所说不置可否。

    “你我相识于微末,交情不浅,有什么话我也不必与你客套!”白云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仁,坐在了软榻前,自顾自的拿过被子倒了一杯茶水:“佛门如今日益壮大,更有世尊镇压佛门气数,都督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想说的没有,请你喝一杯茶水倒是可以!”张百仁端起茶盏:“本都督已经与道门决裂,你莫非以为我以前说的只是玩笑话?”

    “你当真要弃道门于不顾,坐看佛门觊觎我道家千年基业?”白云面色悲痛:“若是往年,倒也不必麻烦你,只是上次蚩尤出手,屠了我道门无数高真大能之辈,我道门元气大伤,根本就不是佛门的对手,亦不能和佛门抗衡。若按照这种趋势展,日后就算惊瑞之日降临,也没我道门什么事情了!”

    “所以,必须要遏制佛门的展,为我道门争取时间!”春阳道人看着张百仁:“先生修为登临绝顶,此事对先生来说不难。”

    张百仁摇了摇头:“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去趟这遭浑水?”

    听了这话,春阳道人恨铁不成钢道:“覆巢之下无完卵,我道门若是彻底被佛门压制,莫非你能得到什么好处不成?”

    好处是得不到,但却也没有坏处!

    气数?

    说来说去,还不是除了地盘之外,要看人口。

    张百仁占据涿郡,此时人口密度当称之为天下第一,整个大隋至少有五分之一的人口在涿郡落户,如今随着几年过去,人口怕是已经突破数百万。

    千万不要小瞧古人的生育力,两年翻一番绝对没有问题。

    从涿郡建设到现在过去了多少个两年?

    怕是已经有数百万人口,虽然大部分都是婴孩,但涿郡食物丰足,而且有张百仁神力笼罩,婴儿根本就不会早夭,存活率大大增强。

    张百仁话语里毫无回旋,斩钉截铁的味道只要不是傻子,就都能听得出来。

    听了张百仁的话语,二人的眼中满是无语,你看我我看你,眼睛里满是叹息。

    张百仁话语斩钉截铁,叫二人根本就无法开口。

    白云道人与春阳道人走了,但是面色黯淡的张须驼却走了进来,此时眼中满是凝重的来到张百仁身前,缓缓将匣子放在了张百仁案几前:“这是陛下托我转交给你的!”

    张百仁闻言点点头,接过匣子打量一会,方才缓缓拆开:“见到陛下了?”

    张须驼叹了一口气,径直坐在张百仁对面,低垂着脑袋道:“为什么?为什么啊?下官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陛下会放弃大好江山?”

    张须驼不解,眼中满是迷茫。

    匣子内没有什么宝物,有的只是一封手书。

    “砰!”

    张百仁手中书信化为齑粉,没有人知道书信内写了什么,除了张百仁与天子。

    “都督……”张须驼愣了愣神。

    张百仁摇了摇头:“无妨,一切我自然有考究!”

    说着话

    张百仁慢慢站起身,眼中露出了沉思之色:“这天下怕是要大变了!”

    “大变?”袁天罡一愣。

    “江都,你不该去!”张百仁摇了摇头,眼中满是无奈。

    “为什么?”张须驼不解。

    龙舟上

    “你与张须驼比过了?”

    宇文化及看着宇文成都。

    “虽然没有动手,但我知道,张须驼绝非我对手!”宇文成都眼中满是自信。

    “为何?”宇文化及一愣。

    “我与其气机碰撞过,暗中与张须驼的气机交过手!若能得了天子龙气加持,孩儿当可更进一步,真正的破碎内虚空,无惧于天下间任何强者”宇文成都眼中满是自信:“涿郡真正叫我忌惮者,唯有大都督一人。大都督修为深不可测,这些年与人交手,却是从未败过!”

    一个从未败过的人,这就很可怕了。

    仍凭对方有何等高手,最差也是平局,这等高手如何不令人心惊?

    而且张百仁手段层出不穷,叫人不可预测。

    一个未知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

    尤其之前张百仁大闹四海,必然是得了数不尽的好处。没有人知道,张百仁大闹四海的目的何在,更不会知道张百仁大闹四海,是为了得到什么。

    “天子龙气!”宇文化及低垂着眼眉,天子龙气关乎重大,代表了大隋残余的气数。若能吞噬大隋残余的气数,自己父子必然会获得数不尽的好处。

    “这件事你放心,尽管交给我来办就是。如今骁果卫人心惶惶,俱都思念东都洛阳,这便是咱们父子的一个机会!”宇文化及阴冷一笑:“等着吧!”

    说完话宇文化及转身离去:“去请元礼、马文举等人前来见我。”

    如今天下大乱,谁的心中没有野心?

    尤其是对于那些当权者来说,手握兵权,武道修为又通天彻地,若说没有野心,那是骗人的。

    涿郡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一双眼睛看向远方,似乎隔着无穷时空,看到了洛阳皇城,看到了龙船上的杨广一行人,看到了天下大势。

    ps:刚刚本因大佬在群里了一个两千的包,加两更哈。祝大家中秋快乐,阖家团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