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之娱乐香江〕〔北宋大表哥〕〔星战萌娘〕〔木叶之强化大师〕〔兽世夫君,来种田〕〔重生八零之军妻撩〕〔美漫之最强系统〕〔我要当天帝〕〔咸鱼的自救攻略〕〔噬灵武道〕〔全能快递员〕〔三寸人间〕〔重生暖婚:军少,〕〔绝代丹帝〕〔篮场执剑人〕〔请叫我店长〕〔深夜书屋〕〔别惹坏蛋〕〔崛起复苏时代〕〔唐朝好岳父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杨广的血诏
    “朕待你如何?”杨广轻轻开口,眼中满是感慨,他早就应该想到,在自己身边除了武道套通天彻地的宇文成都之外,谁又有这般本事,能威慑整个骁果卫,压下所有异声,叫随行的满朝文武背叛自己。

    “罢了!罢了!说来说去,还是要手中见高下!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杨广眼中露出了一抹冷笑,手掌缓缓一伸,一把金黄色长剑自宽大的袖子里缓缓滑落。

    “时机成熟了!”

    涿郡

    张百仁送走了观自在、春阳一行人之后,忽然心有感应,猛然站起身,纵身而起向虚空中的天界飞去。

    天界本源动荡,刮起了毁灭风暴,整个天界在缓缓归墟、破灭,此时正是吞噬天界的最佳时机。

    吞噬天界壮大自己,此乃真正一本万利,一步登天的买卖。

    一路走入天宫,瞧着那不断崩溃的天维之门,张百仁二话不说直接进入其中,欲要看看这天维之门后的最后景象。

    地动山摇,乾坤在不断崩灭。

    大地江河荡漾出无穷无尽的力量,只见张百仁纵身而起,一步迈出跨越无穷寰宇,随即轻轻一叹。

    “可惜,大好天界就此崩灭,杨坚与太子杨勇已经先一步走了!”张百仁面色凝重:“即便是宇文成都兵变如何?想来也不敢为难萧皇后,吞噬天界这等大机缘,我是万万不可错过,这方世界等于我千年苦功,我是绝对没有心思去打磨世界千年的!”

    “唰”手掌一招,埋藏在在泥土中的天帝印玺被张百仁摄入掌心,然后就见张百仁手中变化印诀,身后神光流转,虚空扭曲化作了一个漩涡。

    一只恒古、无穷、无尽、覆压乾坤的一掌自那漩涡中伸出来,冥冥中似乎定住了乾坤,定住了那崩灭的法则、世界,然后猛然一扯,天地间卷起无穷漩涡,疯狂的向着张百仁背后的漩涡融合而来。

    吞噬!

    张百仁选择了最为霸道的吞噬,直接将整个世界吞噬掉。

    凡俗中的事情,他懒得理会,也不想理会,吞噬天界壮大神性内的世界,完善神性内世界的法则才是头等大事。

    丹阳

    皇城内

    杨广手掌下垂,手中一把金黄色,盘龙流转的长剑栩栩如生,似乎要吞噬天下万物,覆压无尽苍生。

    “帝王剑!天子龙气所化的帝王剑!你如今已经灭国,为何还会有帝王剑?为何还能调动帝王剑的力量?”宇文成都眼中露出了忌惮之色:“真没想到,你这昏君在如此般情境下,居然还能凝聚出帝王剑!”

    麻烦了!

    虽然麻烦,但宇文成都却早有准备。

    裴虔通身子哆嗦,手掌在不断颤抖,眼中露出了一抹惶恐。如今造反举大旗,事已至此,要么你死,要么我亡,绝对不会有第二种情况。

    一鼓气,想到失败的后果,裴虔通竟然恢复了体内的一点力量。

    “杀!”裴虔通忽然动手,猛然卷起了手中的长刀。

    血溅御服

    裴虔通当然是没有胆子攻击杨广的,但他却可以攻击杨广身边年幼的赵王杲,赵王杲年十二,常伴杨广身边,此时叛党杀入,号恸不已。

    裴虔通忽然下杀手,血染御服,正是要乱了杨广心神,将其激怒。如此,宇文成都的胜算才会更大一些。

    “找死!”

    怒了,杨广果真怒了。

    看着御服上的鲜血,赵王眼中懵懂的表情,杨广是真的怒了。

    怒火冲霄!

    “赵王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杨广气得身子在哆嗦,背后天子龙气不断怒吼,双眼已经化作了血色。

    “杀!”杨广眼中杀机流转,此时猛然出手,手中天子剑向裴虔通斩去:“乱臣贼子,朕要你替吾儿偿命!”

    “杀!”

    杨广出手,宇文成都也随之出手,石破天惊一般,向杨广的破绽攻击而去。

    此一击,天雷地火石破天惊,宇文成都一动手,手中长槊便寻得杨广破绽,欲要将其一击致命。

    继续诛杀裴虔通,杨广唯有死路一条,他是绝对挡不住宇文成都攻击的。

    没得选择,杨广手中长剑锋芒一转,向着马槊迎了过去。

    一剑拨开马槊,径直向着宇文成都的胸口送去。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断,一寸险。

    “这不可能,大隋已经灭亡,你为何还有如此实力?为何还会有天子龙气加持于你!”宇文成都手腕发麻,虎口裂开,眼中满是不敢置信,露出了一抹骇然。

    “尔等杀我子嗣,今日必要汝等死无葬身之地!”杨广眼中满是疯狂,也不回答宇文成都的话,手中长剑不断快若闪电般向着宇文成都刺去。

    压制!

    宇文成都感受到了压制的力量,自己面对着此时的杨广,顶多能发挥六分力量。

    “该死,还真是不可思议!”宇文成都虽然气得三尸神暴跳如雷,但却并不惊慌,只是不断格挡着杨广的攻击。

    杨广底子只是易骨境界,虽然占据了天子龙气的优势,但却早晚都有力竭之时,到那时便是其死期。

    而自己要做的,便是不给杨广恢复时间,拖延至其力竭,那自己就赢了。

    “天子不愧是天子”宇文成都虎口点点金黄色血液迸射而出,染红了手中长槊。

    一百招

    两百招

    三百招

    ……

    五百招

    一千五百招,杨广一个措手不及,体力下降没有挡得住宇文成都的长枪,瞬间被其挑飞出去。

    “砰!”

    大殿晃悠,杨广仿若是一幅画般,慢慢的自墙壁上滑落。

    此时披头散发,衣衫破裂,犹若是丧家之犬。

    “咳咳咳!”

    杨广坐在那里,口中不断咳嗽,点点金黄色血液慢慢咳出来。

    力竭了!

    杨广知道,自己力竭了!

    求仁得仁,自己今日的死期到了。

    瞧着倒持长槊而来的宇文成都,杨广面色从容,虽然衣冠狼狈,但却丝毫不损其气度:

    “天子死自有法,何得加以锋刃!取鸩酒来!”

    “陛下”宇文成都看着杨广:“不知天子印玺被陛下藏匿于何处,还请陛下赐下。”

    “天子印玺?”杨广闻言一愣,随即狂笑的前仰后合,似乎听到了什么极其好笑的事情一般,过了许久方才止住笑声,面带嘲弄的看着宇文成都:“就凭你也想觊觎九五至尊之位?”

    宇文成都也不恼怒,只是不紧不慢道:“还请陛下赐教。”

    “你只是一位猛将罢了,却非真帝王气象,与天子印玺无缘”杨广摇了摇头:“取毒酒来!”

    “陛下莫要痴心妄想,你毒害苍生百姓,一杯毒酒未免太过于便宜你了!将你推出武门外斩首,方才能化解天下百姓的戾气!方才能祭奠我祖父亡魂!”宇文成都眼中冷光流转:“昏君,你即便是不说,我也知道天子印玺在哪里,我自己取来就是了!”

    说完话,宇文成都对左右道:“将这昏君看护好,待我找到传国印玺,在来炮制于他!”

    说完话,宇文成都大步走出宫阙。

    宇文成都好狠毒的心肠,若真被人推出午门斩首,只怕比杀了杨广更叫其难受。

    “逆贼,你不想知道,朕托付张须驼带给张百仁的匣子是什么吗?”杨广忽然开口,声音里满是冷笑。

    “什么?”

    宇文成都果真站稳了脚步,猛然回过身来。没有人敢于轻视涿郡的那位,不论事情大小。

    “哈哈哈,哈哈哈,你这逆贼,朕不告诉你!朕不告诉你!”杨广仰头狂笑:“若告诉你,岂不是太便宜你了,朕要叫你每日都生活在惶恐之中,煌煌不可自拔。”

    “哼!”宇文成都猛然一转身化作一道影子将杨广踹飞,崩碎了不知多少扇屏风,方才停下趴在地上。

    笑声全无,大殿内一片死寂。

    “待我寻了传国印玺,再来炮制你!”宇文成都转身离去,众位大臣也紧随其身后,不过此时众人心中却升起了一股阴云。

    一股浓重的阴云席卷了每个人的心头!

    那匣子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很有可能是致命的东西。

    “陛下”令狐行达站在了杨广对面。

    “想知道那匣子里面是什么东西吗?”杨广笑看着令狐行达。

    令狐行达不语,杨广自解练巾递给了令狐行达:“朕乃是九五至尊,岂能被人推出午门外斩首?你若肯送朕一程,朕便写下赦书,饶你一命!不然待到大都督南下,便是尔等死期!我也不瞒你,那匣子中乃是朕下的密旨,不论是哪路反贼,只要将朕逼死,朕都要将其抽魂炼魄,遗灭其九族中人!”

    “砰”

    令狐行达闻言双腿一软,径直跪倒在地!

    “陛下恕罪,陛下恕罪啊!臣是被逼的,都是他们逼的!”令狐行达跪倒在地连连叩首,声音里满是惶恐。

    没有人会怀疑涿郡的那位手段。

    “撕拉~”

    杨广以鲜血写下了赦免诏书,然后递给了跪倒在地哭嚎不止的令狐行达:“动手吧!你若将朕缢杀,这血诏立即生效!”

    “陛下,下官不敢!”令狐行达哭啼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