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吻安,挠心小娇妻〕〔大师救命〕〔异形饲养员〕〔无限之开局一双轮〕〔绝地成神〕〔三界试炼场〕〔无限传奇之机械师〕〔白骨入侵〕〔八零军嫂上位记〕〔传奇女玩家〕〔回到明末玩淘宝〕〔抗日之草根英雄〕〔我重生在一个假地〕〔从中武世界开始〕〔废土征途〕〔大龙挂了〕〔海贼之霸气之道〕〔宠溺无限:诱拐呆〕〔重生完美男神〕〔情圣的娱乐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杨广之死
    勒死一代至尊天子,这绝对不是一般人敢干出来的。

    听到杨广叫自己将其勒死,吓得令狐行达直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声音里满是惶恐:“陛下,臣不敢!臣不敢啊!”

    “不敢?勒死朕你还有一条活路,若等朕在午门外斩首,大都督南下,你必然死路一条!”杨广声音里满是冷冽。

    “陛下!陛下……”

    令狐行达不断颤抖着双手。

    “动手!”杨广眼中满是威严。

    “砰”

    令狐行达以头触地,跪倒在哪里不语,过了一会才道:“臣冒犯了!”

    杨广闭上眼睛,眼中满是安宁,没有丝毫死人的悲切。

    所有的一切自己都已经安排妥善,杨家的血脉依旧会继续流传下去,杨氏家族依旧是屹立千万年不倒的家族。

    感受到脖颈处越来越紧的绳索,一生往事匆匆自眼前划过,杨广在一刹那似乎看到了自己的过往,从出生到死亡,一切皆如过往云烟。

    那一张张狰狞的面孔,咆哮的灵魂,似乎在自己眼前飘过,不断向着自己索命。

    “朕不悔!”杨广脸红脖子粗的从牙缝里挤出那几个字。

    然后瞬间倒地毙命,窒息而亡。

    “轰!”

    冥冥中一声悲鸣响起,金龙啼血,大隋龙气瞬间炸开,一部分向着宇文成都涌去,还有一部分散入天下各大势力,王子皇孙。

    令狐行达身子在哆嗦,瞧着倒地不起的杨广,眼中露出了一抹惶恐之色。

    自己居然亲手结束了天子的性命?

    一个王朝就这般葬送自己于手中了?

    接着

    就见令狐行达手忙脚乱的将地上诏书收好,然后跌跌撞撞跑出大殿,扯着嗓子凄厉的嘶吼道:“陛下宾天了!”

    杨广归天,各方势力似乎皆有感应,天空中浮现出一抹血雾,无数冤魂在血雾中不断咆哮。

    李阀

    李世民猛然站起身,瞧着丹阳炸开的天子龙气,忽然心中空荡荡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失神。

    一个庞大的皇朝,就这般烟消云散了?

    “杨广死了!”

    尹轨站在山巅,瞧着消散的天子龙气,观察着虚空中的气象,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

    “阿弥陀佛”世尊手中捻着念珠,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过了一会方才轻轻一叹:“可惜!可惜!接下来的一切,就要看我佛门自己的了!失去了大隋的助力,日后佛门脚步只怕日益艰难。”

    北天师道

    张衡面色凝重,过了一会才道:“宇文成都好大胆子,居然真的敢冒天下之大不讳,击杀了天子,难道就不怕大都督日后寻其麻烦?”

    杀死天子?

    多少人想做却又不敢做的事情!

    “唉!”湘南,观自在轻轻一叹:“湘南终于解脱了!”

    四海

    四海龙王怒火滔天,此时东海龙王猛然站起身,眼中露出了一抹兴奋之色:“人皇已死,这是咱们的最佳时机,万万不可错过这等机会!”

    天界

    张百仁正在吞噬着天界的本源,忽然下界龙气崩散,张百仁猛然发现,自己吞噬天界再无阻力,整个天界在不断向着神性内流转而去。

    无穷无尽的力量向着张百仁的世界内流转,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天界本源忽然崩散,失去了最后抵抗,莫非杨广死了?”

    “正好,这是我吞噬天界的最佳时期!”张百仁二话不说,立即施展道功,源源不断的吞噬着天界的各种力量,无数本源纷纷向张百仁的神性内疯狂涌去。

    “天子死了!”宇文成都猛然停住脚步,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暴躁,随即身子一折,向原路走回。

    跟在宇文成都身后的群臣,此时眼中露出一抹迷茫之色。为何天子死了,自己不但不开心,反而仿佛被压了一块大石头般,整个人都沉甸甸的?

    “混账,陛下怎么死了!”宇文成都瞧着杨广倒地的尸体,再看看令狐行达,眼中怒火在喷涌。

    “陛下求仁得仁,乃九五至尊,不容轻辱!”令狐行达只是低垂着脑袋。

    “娘希匹,麻烦大了!我只是说说而已,你居然真的将天子勒死了?天子印玺的下落还没有问出来,你居然将天子弄死了……”宇文成都气的想杀人,恨不能一拳打出,将令狐行达化作肉泥。

    “够了!莫要多说!人都已经死了,此时还是收拢军心要紧,切莫再生事端!”宇文化及走出来,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

    宇文化及生怕宇文成都控制不好怒火,做出什么怒火冲头的事情。

    “我去寻找传国印玺!”宇文成都脚步匆匆的向杨广寝宫而去。

    “娘娘,陛下宾天了!”巧燕悄悄的走了进来。

    萧皇后呆呆的坐在那里,一双眼睛失神,不知道想着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才见萧皇后擦了擦红肿的眼睛:“我与其夫妻一场,理应为其送行!然后咱们在一道前往涿郡,远离中土纷争。”

    “前往涿郡?真的吗?奴婢还从未去过涿郡,听人说小先生将涿郡化作了人间乐土,没有战火的天堂,奴婢已经期待许久了,真不知道小先生将涿郡打造成了何等模样!去了涿郡,便可以天天和小先生在一起了!”巧燕的眼中满是憧憬。

    “走吧,这种日子不远了!”萧皇后情绪低沉的摇了摇头。

    如今皇宫中的侍女宫娥,皆已经逃得一干二净,整个皇宫此时空荡了下来。

    一路行走

    径直来到杨广所在的宫阙,一路上不见半个守卫。

    杨广的尸体就停留在那里,没有人为杨广收尸。瞧着那苍老、佝偻得不成样子的尸体,萧皇后眼眶又红了。

    堂堂一代王者,意气风发的天下霸主,死后竟然连收尸之人都找不到,当真是悲凉到了极点。

    “宫中没有棺木!”巧燕自外面走进来。

    萧皇后闻言沉默,才打量左右,目光落在了漆床上面,过了一会才开口道:“将床板拆下来!”

    巧燕已经是见神武者,猛然伸出手一推,一拽,几下便将床板拆的一干二净。

    萧皇后缓缓将杨广扶起,整理着其头上发冠,抚摸着苍白的面孔,眼中泪水又是止不住落下。

    为杨广换了一身衣衫之后,一切从简,将赵王杲与杨广一同葬于西院流珠堂中。

    一番忙碌,已经是深夜。

    因为众人忙着收服军心,安抚百姓,皇宫中反而安静了下来。

    瞧着那一坯黄土,萧皇后轻轻一叹:“任你生前武功盖世,冠压三皇五帝,但那又如何?还不是成为了一批黄土,难逃岁月轮回之力的侵袭。”

    说到这里,萧皇后叹了一口气:“黄土一坯罢了!”

    却只是黄土一坯。

    “娘娘!”巧燕低声呼唤了一声。

    “走吧,咱们启程去涿郡!”萧皇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回到行宫内,收拾了一番行囊、细软之物,二人正要走出寝宫,却听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接着一道洪亮的声音震慑宫闱:“下官宇文成都,求见娘娘千岁。”

    “宇文成都?这逆贼怎么来了?难道还想打娘娘的注意不成?”巧燕眼中闪过一抹冷光。

    萧皇后闻言摇摇头:“莫要着急,谅他也不敢与本宫为难,我且出去见见他。”

    萧皇后面色从容,骁龙骁虎此时不知自何处赶来,围聚在萧皇后身边,露出了警惕之色。

    “宇文成都,你弑君之后,莫非连本宫这妇人也不肯放过吗?”萧皇后冷冽的声音在寝宫内传来。

    缓步走出寝宫,毫无畏惧的直视着宇文成都。

    “下官不敢,只是下官找遍皇宫,却不见传国印玺的踪迹,所以特来请娘娘指点迷津!”宇文成都恭敬的道。

    “传国印玺?”萧皇后闻言一愣,似乎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就凭你也敢觊觎传国印玺?”

    “下官不才,岂敢打传国印玺的主意,只是为了避免传国印玺落入歹人手中,所以想着保管一番罢了!”宇文成都面色恭敬,毫不恼怒。

    自从杨广身死,天地气数加身之后,宇文成都能感觉到自己掌控入微,似乎对于体内的气血、毛孔、经脉都把握到了极点,能够利用调动每一分力量,冥冥中破碎内虚空已经触手可及。

    天地气数的加持,会使得自己不断清明,对于身体的掌控犹若神助。

    若能得了天子印玺,自己必然会三天内破入内虚空至境。

    “呵呵!”萧皇后只是冷然一笑:“你敢挡我?”

    “不敢!只要娘娘肯交出传国印玺,下官便立即让开路!”宇文成都面色诚恳道。

    若非必要,他实在是不想这个时候与涿郡翻脸。

    “让开!”萧皇后面色阴沉道。

    “宇文成都,你敢对娘娘无礼!”又是一声呵斥传来,骁龙骁虎自大殿内走出来。

    “请娘娘赐下传国印玺”宇文成都恭敬一礼,挡在了前路,话语不容置疑。

    “本宫没有传国印玺,传国印玺这般大事,陛下怎么会交给我一个妇道人家保管”萧皇后冷冰冰的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九龙刀帝〕〔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