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成为了创世神〕〔先婚后爱:豪门大〕〔民国大间谍〕〔香烟爱上火柴〕〔星战萌娘〕〔魔武永生〕〔无敌真寂寞〕〔超凡人间〕〔宠物天王〕〔华尔街传奇〕〔樱花之国上的世界〕〔兔仙的自我养殖〕〔魔王殿下的人类研〕〔小仙不从〕〔诸天我为霸〕〔海贼王之文斯莫克〕〔重生燃情年代〕〔主播之游戏导师〕〔蟠桃修仙记〕〔我在异界开黑店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血魔出手,血脉灭绝
    ,精彩无弹窗免费!

    前所未有的疯狂

    今夜的张丽华,是自己从未见过的!从未有过的火热,从未有过的疯狂。

    以往各种从未尝试的姿势居然被其主动提出来,张百仁觉得自己舒爽到了极点。

    前所未有的主动!

    张百仁觉得自己成为了布娃娃,只能任由张丽华摆布,被动的去享受。

    清晨

    第一缕阳光照进院子里,张百仁搂着张丽华,抚摸着对方细腻仿佛缎子一般的肌肤,眼睛慢慢眯起。

    张丽华脑袋埋在张百仁胸口,过了一会才咬了咬张百仁胸口:“昨晚叫你看笑话了!”

    “哪里有,我倒觉得很好!”这个时候张百仁绝对不能笑,不然日后再想享受这般全套的服务,可是不容易了。

    不能叫张丽华害羞!

    张百仁抚摸着张丽华的长发,过了一会才道:“昨晚怎么那般疯狂?”

    “家仇国恨得报,我自然是开心得很!”张丽华翻身趴在了张百仁胸口,面色黯淡道:“其实你我相识几十年,你却从未知道我的真正身份。”

    “我知道你的过去很痛苦”张百仁缓缓伸出手掌,细细的抚平了张丽华似乎褶皱起来的额头,眼中露出一抹感慨:“你的过去是如此痛苦,我又怎么会提起?”

    “你若是问了,我就一定会说!”张丽华一双眼睛认真的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摇了摇头:“既然知道是痛苦的,我又何必在揭开你的伤疤!”

    说到这里,张百仁轻轻一叹:“我不在乎你是谁,也不在乎你的过往,只要你开心就好!”

    张丽华闻言沉默,身子缩在了张百仁怀中:“其实我是……。”

    “你不必说!”张百仁捂住了张丽华柔软的唇瓣,慢慢坐起身,十日炼天图自动穿在了身上:“我既然喜欢你,又怎么会揭开你的伤疤!”

    说到这里,张百仁慢慢站起身,整理好了衣衫。

    “其实我一直想为你生个孩子,留下子嗣!”张丽华看着张百仁。

    “这种事情强求不来,我的血脉已经开始蜕变,若诞生子嗣必然强大无比,根基较之普通人强横不知多少倍!”张百仁笑着道:“有利必有弊!”

    张丽华闻言抱着被子不语,张百仁慢慢走出屋子,瞧着天边升起的大日,眼中露出了一抹笑容。

    “都督!”

    尹轨来到了张百仁身边,眼中满是怪疑惑之色。

    “什么事?”张百仁转过头好奇的道。

    却见尹轨面色纠结,过了好一会才拉下脸面道:“那个……可有金刚琢的催动法诀?”

    “你不会催动的法诀?”张百仁看着尹轨。

    尹轨苦笑。

    “不会催动法诀,那你要那金刚琢干嘛!”张百仁手掌一招,尹轨怀中的金刚琢瞬间被其收入了手中,放眼打量。

    “我……”尹轨讨好的道:“这金刚琢对你来说也没什么用,倒不如给我算了!凭咱们的交情,你不如将法诀传我如何?”

    张百仁摇摇头:“实不相瞒,我得了道德经,练成了一气化三清,催动金刚琢并不需要口诀,只需施展一气化三清便可。”

    “一气化三清?你练成了一气化三清?”尹轨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张百仁叹了一口气:“机缘巧合而已!”

    “这般机缘,我也想要!给我来一打!”

    尹轨的眼睛都要红了,张百仁只是笑而不语,过了一会才道:“你还有什么想要说的?”

    “你从哪里得来的一气化三清法诀?这法诀就连我父亲都不曾真个修成!”尹轨的眼中满是凝重。

    “还记得那本道德经吗?”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追忆。

    “当然记得”

    “我烧了那本道德经,不曾想其中居然有老聃的一部分精气,而恰恰当时我魂魄本源遭受创伤,吸纳了老聃的精气神,一气化三清自然而然就学会了!”张百仁不紧不慢的道。

    眼红!

    尹轨的眼睛都红了!

    不过这也是机缘,世人得了老聃经书,谁不将其视作珍宝?那个会将焚烧掉?

    那是对于老子的不敬,对于道祖的大不敬啊!

    但偏偏有人做了,而且还做的很彻底。

    眼红的看着张百仁,尹轨仰天长叹:“没有法诀,我催动不得金刚琢,这世上没有人比你更适合催动金刚琢了,这宝物便给你吧!”

    “算了,已经说好了!我如今手段无数,并不差一个金刚琢!”张百仁摇了摇头。

    收好金刚琢,尹轨无奈道:“想要催动金刚琢,如今唯有两个办法。”

    嗯?

    瞧着张百仁好奇的目光,尹轨道:“其一,便是直接将金刚琢寄托阳神,化作本命之物,到时候自然可以寄托宝物。第二便是与世尊交换催动金刚琢的口诀,不论是哪一点,想要做起来都不是太那么容易。”

    “世尊如何会将口诀交出来资敌?”张百仁道。

    “除非是涉及到成仙的大事!”说到这里,尹轨看向张百仁:“你既然得到老聃的精气神,那我其实建议你冲走一遭函谷关。”

    “重走函谷关?”张百仁闻言一愣。

    “不错,就是重走函谷关,重行老聃当年走过的路,或许会触动老聃的精气神,叫你获得更大好处!”尹轨的目光里满是认真。

    张百仁闻言站在那里思考,眼中露出了一抹亮光,意味深长的看了尹轨一眼,拍了拍尹轨的肩膀。

    从现在开始尹轨才是真正的自己人!

    西出函谷关这种事情,若非真正自己人,是绝对说不出来的。

    老聃是谁?

    道家之祖,天地间的仙人,精气、印记永远烙印在天地间,不增不减,万劫不灭。

    张百仁眼中满是笑容,自己若能重走函谷关,或许会有意外收获也说不定。

    张百仁慢慢转过身,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西出函谷关,首先要有一头牛啊!”

    可是张百仁没有牛!

    至少没有那种通了灵性的牛妖!

    感悟冥冥之中那一线成仙的机缘,这对于张百仁来说,绝对是难得的机缘。

    若能提前窥视到那一线机缘,未来的惊瑞之争,自己必然占足便宜。

    张小草走了,拉着宇文成都的尸首,驾车离开了涿郡。

    可是如今兵荒马乱,天下虽大,但却无自己容身之处。

    “爹,你看到了吗?你当年救助的是什么人?就一狼心狗肺之辈!”张小草泪流满面,风沙吹过,打的人睁不开眼。

    一道黑色影子就那般站在风沙中,没有人知道这道影子是如何出现的,就仿佛它本身就融入了风沙之中。

    “什么人?为何拦我去路?”

    张小草打算驱赶马车让开路,但是那黑衣人却如影随形一般,挡在了张小草前行的路上。

    “李世民那小子说你怀了宇文成都的孩子,这孩子极有可能继承麒麟骨,是也不是?”黑衣人影声音里满是喋血的味道,叫人毛骨悚然。

    “你要杀我!”张小草手中拿出了一道符诏,眼中满是警惕之色。

    那黑衣人影隔着黄沙,轻轻的摇了摇头:“你莫要抵抗,就算张百仁也杀不死我,更何况是你!麒麟血于我来说有大用,只能得罪了!即便是日后大都督找上门来,我也认了!”

    一步迈出,突破音障。

    快

    快到了极致

    快到张小草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砰!”

    符箓被打飞,然后张小草瞳孔紧缩,他看到了。

    他看到了走来的人影,那并不是黑衣,而是血红色!红到极致是为紫,紫到极致便是黑。

    血魔

    血魔居然出手了

    谁能料想到,血魔为了宝物,竟然不惜亲自从塞外赶回中原。

    血魔的力量是血,进化的源泉是血。

    自己一切的一切,都是以血为中心。

    血的力量越强大,质量越高,血魔修行的速度、突破境界的速度就越快。

    还不待张小草反应过来,只见一道血红色胚胎居然瞬间落入了血魔手中,然后化作一团血液被血魔吞噬。

    “爽!爽!爽!哈哈哈!哈哈哈!”血魔仰天长笑:“就是这种感觉,就是这种力量!”

    说完话后血魔直接消失在风中不见了踪迹。

    抚摸着干瘪的小腹,呆愣愣的张小草回过神来,接着便是一声绝望、凄厉的嘶吼传开:“你还我孩子!你还我孩子!”

    “血魔,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凄厉的吼叫传遍荒漠,张小草仿佛是一头绝望的孤狼,眼中丧失了最后的希望,最后的光彩。

    宇文家最后的血脉彻底消失了!

    “李阀!李阀!”张小草阴冷的撕扯着衣角,眼中杀机阵阵流转:“我不会放过你们,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没想到,居然是血魔出手了!”张百仁忽然转过头,一双眼睛看到了远方虚空中波动不定的气机。

    “宇文家的事情,你打算瞒她一辈子吗!”尹轨看着张百仁。

    “我只想她好好的活下去,为张家留下子嗣,完成当初张大叔对我的交代,仅此而已!可为什么她不肯按我安排的路线走下去!”张百仁眼中满是痛苦:“我是为了她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春晓〕〔最强医仙混都市〕〔武道大宗师〕〔不灭剑主〕〔一生为你空欢喜〕〔第一强者〕〔空间种田:冷酷王〕〔超级鉴宝师(风乱刀〕〔隐婚娇妻:老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