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婚宠〕〔养鬼为祸〕〔至尊鸿图〕〔军嫂来自小星星〕〔超级万能摇一摇〕〔大明寒门〕〔女权世界的男剑仙〕〔权力代言人〕〔北上伐清〕〔剑御星河〕〔超凡贵族〕〔重生之都市狂尊〕〔这个神豪很低调〕〔捡个狐仙做女友〕〔抱紧我舍弃我〕〔护妻狂魔:世子爷〕〔晚明之逆流而上〕〔身边之物变成了妹〕〔乱世江湖行〕〔仙之域兮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朱雀投江
    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也不能得到!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损人不利己,说的就是张百仁这种人。

    瞧着远方虚空中汇聚的云朵,张百仁迈步走出了白帝法界,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虚空:“世尊究竟在算计什么?”

    宝物出世这种消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但偏偏世尊却告诉了自己,你若说其中没有什么阴谋,世尊自己都不敢相信。

    若说世尊思虑着惧怕始毕可汗,惧怕突厥的势力,张百仁第一个不信。但偏偏为何世尊会将自己拖下水?

    张百仁眼中满是不解,但却依旧为自家此行做准备。

    “其实你最好封印蓐收沉睡之地,若真的叫蓐收苏醒过来,天地间必然大乱!”白帝最后的话语回荡在张百仁耳边。

    蓐收?

    封印住?

    张百仁默然不语,而此时中土却已经风云再起,一股肃杀之气笼罩整个大地。

    虚空中云头起伏,道道黑云弥漫天地间,使得天地凭空多出了一抹寂寥。

    “凶卦!大凶之兆,但却也能逢凶化吉,公子命中得贵人相助,此次征讨王世充,必然逢凶化吉水到渠成!”春归君看着地上龟甲,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

    “凶兆?王世充不过一匹夫罢了,虽然已经称帝,但我李阀高手如云,猛将如雨,岂会惧怕区区一个王世充?王世充能给我带来什么威胁!”李世民面露诧异之色。

    春归君默然不语,许多事情他也不知道清楚只是能看到天地大势,仅此而已!

    瞧着张百仁,春归笑着道:“公子莫要担心!”

    “我担心的不是王世充,而是张百仁,之前涿郡交手的风波你又不是没有看到,如今李密生死不知下落难明,我李阀理应先起兵征讨瓦岗寨才对!如今瓦岗群龙无首,正是打破瓦岗的最佳时机”李世民摇头晃脑,眼中露出了一抹不甘。

    “可是陛下命令你征讨王世充……”春归君低着头道。

    李世民闻言能说什么?

    他敢违抗天子法令不成?

    太子府

    李世民面色沉着的坐在大堂,两侧各路黑衣武士端坐,眼中满是严肃之意。

    “李世民可不好杀,公子还需布局周密了再动手,万一打草惊蛇,可就麻烦了!”李建成身边黑袍人影低声道。

    李建成并非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扫过手中文书,过了一会才道:“我已经请动了南疆高手,此事即便不成,也牵扯不到咱们的身上。”

    南疆

    巫神教

    巫不樊瞧着身前的巫启与壮汉,眼中露出了一抹阴沉:“今日召你二人来此,是有大事相商!”

    奢比尸与蚩尤刚刚在涿郡闹了一场,才返回巫神教,便被巫不樊召唤了回来。

    “何事?莫要啰嗦,快快说吧!”巫启不耐烦道。

    瞧着巫启,巫不樊面色阴沉的放下了手中书信,屈指一弹书信落在了二人身前:“你们自己看吧!”

    奢比尸拿过书信,眼中露出了一抹奇异之色:“这李建成还真是心狠手辣,居然要对自己兄弟动手!”

    “事成之后,我南疆可享受中土气数,于我等来说也能借助中土气数更进一步,不知二位以为如何?”巫不樊低垂着脑袋道。

    奢比尸与蚩尤对视一眼,二人暗自传信,奢比尸道:“怕是玄冥忍不住了!”

    “眼下时机刚刚好,正好挑拨离间,给玄冥争取回归的机会”蚩尤眼中露出一抹冷笑。

    “此事我等应许了,只是李世民得了武王传承,怕不好对付!单凭咱们出手,未必能困得住他!”蚩尤不动声色道。

    “无妨,我即刻传信石人王,请石人王出手相助!”巫不樊不紧不慢道:“十二生肖神蛊我已经练成了十种,五行帝王蛊我亦已经练成了两种,咱们只要精心设计,留下李世民的命并不难!”

    函谷关

    封德彝瞧着背对自己,站在山巅的尹轨,眼中露出了一抹思索:“拜见真人!”

    “你来找我何事?”尹轨头也不回的道,此时他脑海里全是那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消化着那场惊天动地大战的所得。

    听了尹轨的话,封彝得连忙恭敬道:“小人今日来此,是有一件大事欲要与真人分说,还请真人听小人把话说完……。”

    “说重点!”尹轨不满的道。

    听到封彝得啰里吧嗦的说个没完,尹轨就觉得心烦。

    “是是是,我家公子愿意相助先生截杀春归君,夺回令尊的仙体!”封彝得干脆利落的道。

    “什么?”尹轨闻言猛的转过身,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封德彝:“小子,这种事情可开不得玩笑,是要死人的!”

    尹轨目光犹若利剑,似乎能将自家身躯刺穿,叫封德彝忍不住心中一颤,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

    “说吧!”尹轨声音淡漠道。

    “我家公子愿意相助先生斩杀句芒,夺回仙躯!”封德彝道。

    “怪哉,你家公子与李世民一母同胞,怎么会兄弟阋墙?”尹轨可不好糊弄,乃活了数千年的老人精,什么事情没见过?没经历过?

    王权争霸那一套,早就被其看腻味了。

    封彝得一开口,尹轨便知道对方的那点小九九。

    “老祖,不管我家公子有何打算,助你除去春归君,夺回仙躯却是真的!这与您的目标并不相违!”封德彝道。

    尹轨点点头,这倒是一句大实话!

    确实是如此,不管对方有何目的,兄弟相残厮杀也罢,自己只要夺回仙躯。

    “你就说,这件事老道许了!”尹轨眼中满是凝重。

    李家如今势大,就算他也不好逼迫。既然李家兄弟阋墙自相残杀,那可就怪不得自己了。

    “好,那咱们便一言为定,小人这便告退”封德彝对着尹轨恭敬一礼,然后方才转身向山下走去。

    函谷关之行,超乎想象的顺利。

    其实有的事情不必多费口舌,大家有共同的利益,便已经足够了!

    确实是足够了!

    涿郡

    天数变迁,惹得天地间气数变换,张百仁抬起头看向远方星空,眼中露出一抹沉思。

    过了许久,才见张百仁伸出右手,开始慢慢起局。

    不准!

    天机不断变换,做不得准!

    张百仁眼中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有人改动天机!”

    高丽

    乙支文德站在观星台上瞭望着虚空,明明青天白日,但乙支文德的眼中却满是星辰。

    亿万星辰在乙支文德的眼中流转划过,只见其缓缓伸出手掌,然后屈指一弹。

    一指弹动,亿万星辰闪烁着无尽神光,似乎编制出了一张大网,下一刻星空已经沾染了一层朦胧,星空已然不同。

    “公子欲要助我高丽恢复元气,我岂能不助你一臂之力!”

    缓缓收回手掌,乙支文德再次闭上眼睛,仿佛一块岩石般,周身已无任何生机。

    人的生机已经消失不见!

    在这一刻的乙支文德已经化作了死物,阳神身合日月星辰,若张百仁在此,必然会骇然失色。

    合道!

    此时的乙支文德近乎于合道了!

    但却又不是真的合道,心中执念始终无法消除掉。

    天地间气数在变迁,但对于普通凡人来说,依旧没有任何影响。

    “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啊!”钦天监,钦天监司正一双眼睛看着虚空中的星辰,猛然揉了揉眼睛,露出了一抹骇然。

    “朱雀投江!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官员的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两虎相争,兄弟阋墙!

    可是下一刻,只见星辰变化,那血脉相残的景象已经消失不见了踪迹。

    “我不会看错了吧!”道人一双眼睛看向平静的星空,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

    确实是凝重!

    “应该不会看错,到了我这种境界,怎么会看错星象,定然是有人对天机做了手脚!”钦天监司正眼中满是惶恐,随即惊慌失措的欲要向着楼阁下跑去。

    “这般慌慌张张,你要去做什么?”

    刚刚下了摘星楼,钦天监司正便看到了不远处立着一道人影,正在静静的看着自己。

    “太……子……!”钦天监司正的身子在哆嗦,声音不断颤抖。

    “你看到了什么?”李建成缓步上前,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钦天监司正。

    “下官……下官……什么也没有看到!”钦天监司正额头上汗水不断滑落。

    “呵呵,还算是聪明,本官不用杀人灭口了!”李建成轻轻一笑,拍了拍钦天监司正肩膀:“还不回去!”

    “是!是!是!下官遵命!下官日后定然拼死效忠太子!”钦天监司正连连磕头拜谢。

    “回去吧,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李建成的身形消失在黑暗中,只留下钦天监司正身子瘫软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朱雀投江,自寻死路!

    这不单单是对于李世民的杀劫,更是针对李建成的杀劫。

    可惜

    钦天监司正没有说出来!

    或者说,钦天监司正根本就不敢说出来。

    这等事情一旦说出来,只怕会发生不可预测的后果。

    “天变了!天真的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