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荒古斩天诀〕〔重生之八十年代新〕〔明星聊天群〕〔抗战之还我河山〕〔重生之都市魔尊〕〔医女种田:山里汉〕〔稚妻可餐:世子爷〕〔手掌仙界〕〔我从末法来〕〔DC暴君〕〔我的末世红警帝国〕〔白骨入侵〕〔神级黑店〕〔第一神豪在都市〕〔我真不是天蓬元帅〕〔我的女友真是大明〕〔万域圣祖〕〔从星际末世到兽世〕〔赤壁之崛起荆南〕〔无限传奇之机械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玄武门之变(二)
    李世民在太子府被人下毒,就算这件事不是李建成做的,但却也黄泥巴掉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宝宝心里苦,但宝宝没法说啊。

    瞧着满朝文武将信将疑的眼神,李建成心中‘咯噔’一下,整张脸顿时阴沉了下来,露出难看之色。

    自己千辛万苦不断努力,为的就是做一位圣贤的君主,扮一个坦荡荡的君子形象,但是现在呢?

    只要这件事没查清楚,自己就无法洗脱嫌疑。

    “二弟,你倒是好算计!不过手段未免太过于卑劣”李建成来到了李世民身边,俯视着脚下的李世民:“贼喊捉贼,玩的不错啊!”

    “噗”

    李世民此时面色黯淡,似乎摇摇欲坠随时都可能死去,口中鲜血不断喷出。

    “太子,秦王如今已经这般模样,你作为兄长不安慰倒也罢了,怎的这般落井下石?”一位老大臣忍不住开口指责。

    不管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还是有人要故意栽赃陷害与你,你身为兄长这般冷言冷语的看戏,就是不对!

    李建成闻言脸上面容更是冷淡三分,扫过群臣一眼,然后对着侍卫道:“御医何在?”

    “正在赶来的路上”侍卫连忙回话。

    李建成面色阴沉的站在那里,瞧着面若金纸的李世民,深吸一口长气:“狠人啊!对自己都这么狠!”

    “我家公子府邸有国医好手”此时李世民亲卫站起身,扶起了李世民,李神通深深的看了李建成一眼,压低嗓子道:“希望这件事真不是你做的!”

    说完话追了出去,随着李世民前往府邸。

    场中气氛凝滞下来,瞧着众大臣怀疑、忌惮的目光,李建成深吸一口气。

    自己占据了大义之名,只要自己不犯错,未来国君之位就是自己的,自己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做这种智令利昏之事?

    可这种事情他又没办法去开口解释!

    无奈,只能憋屈的站在那里。

    “大哥,二哥太狠了,这分明是栽赃陷害,咱们可万万不能叫二哥得手!”李元吉咬牙切齿,恨得心中发狠。

    “去皇宫!”李建成对着众位大臣一礼,快步向皇宫走去。

    对于满朝文武,他懒得解释,也解释不清,自己身为未来的太子,真正需要注意的只是皇宫中哪位态度而已。

    只要父皇相信自己,任凭外界风言风语,也不过是清风拂面而已。

    李建成住东宫,李世民住西宫,可以见得如今李家父子权势斗阵是何等激烈。

    皇宫中

    李渊正在御书房看书,忽然一阵急促飞脚步声传来,却听内侍道:“陛下,太子求见!”

    “建成?他不是在开酒宴吗?怎么跑来宫中求见?”李渊一愣,放下手中书册,过了一会才道:“宣他进来!”

    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响起,接着就见李建成走入寝宫,直接跪倒在地:“父皇恕罪!”

    “为何如此?”李渊看着跪倒在地的李建成,不由得一愣。

    “二弟在东宫饮酒,居然中了剧毒!”李建成道。

    李渊闻言顿时眉毛一皱,到底是一方帝王,瞧着跪倒在地的李建成,眼中露出一抹沉思:“是你下的毒?”

    “孩儿找不到下毒的理由!”李建成以头触地。

    “你忌惮世民的兵权,是也不是?”李渊道。

    “孩儿不敢,孩儿乃未来的天子,岂会做这种把戏?就算下毒,也不能在太子府下毒”李建成无奈道。

    “你倒是清楚明白,就怕天下人不会这般想”李渊不紧不慢道。

    “父皇明鉴”李建成眼中露出一抹喜色。

    李渊却是深吸一口气,深深的看了李建成一眼,心中另有一种忧虑升起,或许正因为太子本来不应该这么做,没有道理这么做,但他偏偏才这么做的呢?

    身为帝王,疑心病绝不是一点半点,李建成与李世民他谁都不相信。

    “随我去西宫看看”李渊道。

    西宫

    孙思邈亲自出手为李世民诊治,此时淮安王李神通站在李世民床前,眼中满是阴沉之色。

    大家都不是傻子,这次事情太过于意外,李建成下毒与李世民自残诬陷,两种可能双方五五开。

    “孙真人,世民怎么样了?”李神通看着孙思邈,眼中露出一抹紧张之色。

    “很严重,差点没了命!这种歹毒的剧毒,老夫还是第一次遇到,好在秦王救治的及时,不然只怕……”孙思邈面色阴沉道。

    李世民蜡黄着脸道:“叔父,我就算是想栽赃太子,也绝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大哥这是完全不给我活路啊!小侄能怎么办?小侄又能如何?”

    两行清泪留下,一向纵横战场,所向披靡威武不败的汉子,此时居然留下了泪水,两侧各路武将的心在一刹那似乎碎裂。

    这还是那个纵横不败,横扫各路反贼的秦王吗?

    欺人太甚!

    太子欺人太甚啊!

    群臣汇聚,瞧着奄奄一息的李世民,心中已经信了李世民八分。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谁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屋子内气氛沉闷,但却没有人开口,李建成是未来的储君,谁敢随意开口指责?

    众位大臣瞧着躺在床上的李世民,不由得心中一叹,暗自感慨道:“秦王是不是被害的太惨了?”

    “太子谋害亲兄弟,如此德行怕不配为太子!”

    “惨!秦王为李唐立下汗马功劳,居然落得如此下场……”

    一时间众位武将反而升起了一股兔死狐悲的感觉。

    李建成今日敢对李世民动手,那自己等人呢?

    亲兄弟都能下手,这般薄情之辈,自己在其眼中也不过是蝼蚁罢了。

    李世民的嫡系此时默然不语,没有开口指责,在此时沉默才是最好的选择。

    所谓言多必失,说多了反而会露出破绽。

    “陛下驾到”

    内侍的声音传入西宫。

    李渊龙行虎步的走入西宫,瞧着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李世民,顿时眉头一皱:“如何了?”

    一边李建成此时觉得不对劲,身为至道强者对气机最是敏感:

    “糟了,怕被这厮得逞了,我这会是黄泥落在了裤裆里……”

    “二殿下差点魂归幽冥,如今却也伤了元气,寿命无多,还请陛下节哀!”孙思邈低垂眼眉道。

    “什么?”李渊闻言一惊,至道强者少说也有五百年寿数,但现在居然寿元无多?

    若只为了坑害太子,这代价未免太大。

    “糟了!”瞧着躺在床上的李世民,再看看李渊难看的脸色,李建成顿时心中一突,这回自己麻烦大了。

    真狠啊!居然拿自己的寿命来赌皇权。

    不知为何,此时李建成忽然心中升起了一股凉意。

    此时却见李渊回过头,一双眼睛看向李建成,那淡漠的眸子叫李建成心中冰冷一片。

    “秦王素不能饮,自今无得复夜饮!”李渊话语淡漠,听不出喜怒哀乐,不去理会如坠冰窟的李建成,转头看向李世民道:“当年我李阀起事,汝为我李家谋划,平定四海,皆是汝之功劳。当年本来朕欲要立你为太子,你却推辞不受。而且建成年长,成为太子日久,朕不忍剥夺。观汝兄弟似不相容,同处京邑,必有纷竞,当遣汝还行台,居洛阳,自陕以东皆王之。仍命汝建天子旌旗,如汉梁孝王故事。”

    “父……”李建成身子哆嗦,想要说些什么,但却是没有说出来。他知道李世民的谋划成功了,父皇已经相信是自己害了李世民,今日自己可以谋害兄弟,明日岂不是可以谋害这个天子?

    身为天子最忌惮的是什么,李建成心中再清楚不过。洛阳乃王世充的地盘,一旦李世民去了洛阳,岂非放虎归山?

    李渊此举是要平衡自己兄弟二人,稳坐钓鱼台,任凭自己兄弟二人争斗。

    此时李建成手足冰冷,但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行!决不能叫李世民离开长安,一旦李世民离开长安,自己这个太子的日子可就难过了!”李建成心中快速衡量其中的得失。

    床上的李世民本来听到李渊说废太子的事情,还是心中猛然一阵激动,以为自己的算计达成了,但谁能想到,接下来李渊居然叫自己前往洛阳,这下子李世民也急了。

    不能去洛阳,决不能去洛阳。

    满朝文武皆在长安城,自己若去了洛阳,一年半载之后,这长安城满朝文武必然落在太子手中,到时候岂还有自己还手的余地?

    洛阳,是绝对不能去的!

    虽然自己手中掌握着兵权,但有的时候兵权并不是唯一。

    “父皇,孩儿自幼在父皇膝下,却是舍不得父皇,还请父皇收回成命,孩儿即便是遭遇万千艰险,也要留在父皇膝下,孩儿舍不得父皇。如今孩儿寿命将尽,此一别怕永无相见之日……”李世民眼中居然流出了泪水,口中鲜血因为情绪激动不断喷涌而出。

    一边说着,李世民欲要挣扎着坐起身,但却因为伤了元气,迟迟无法用力。

    瞧着堂堂至道强者虚弱至此,李渊也不由得老泪纵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妖娆炼丹师〕〔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帝国萌宝:奔跑吧〕〔君临星空〕〔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