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她比蜜糖甜〕〔重生六零医品军嫂〕〔涅槃天骄〕〔梦境指南〕〔盛宠令〕〔都市开光眼〕〔我为什么这么皮〕〔当瓦罗兰遇上漫威〕〔御兽师的悠闲生活〕〔洛家天色有依人〕〔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孙小鹤的探灵日记〕〔神医弃女〕〔时光和你都很美〕〔六十年代小军嫂〕〔重生军婚:首长的〕〔汉之乱世英雄〕〔都市之科技霸主〕〔诸天投影〕〔超神武道副本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开端
    “嗒!”

    “嗒!”

    “嗒!”

    张百仁手指一击一击的轻轻敲着案几,双目看向远方,眼中露出了一抹沉思。

    对于许多历史上的人物,即便是史书在如何歌颂,张百仁也会以全新的目光去看待。

    人都有两面性,书写史书之人,自然也有两面性。

    这就是人性!

    而且书写史书之人,也并非每件事都亲眼见证,也是道听途说而来,然后在根据自家喜好加以大书特写。

    “先生,事情已经办妥了,裴昱被秦王招入王府,教导承乾太子,不过……”陆雨有些迟疑。

    “不过什么?”张百仁停下动作,转头看向这小丫头,些许年岁过去,已经长得亭亭玉立,是一个大美人。

    “据说秦王欲要请袁守城出山,执掌大隋的钦天监!”陆雨道。

    “嗯?”张百仁眉头皱起,慢慢的站起身,眼中露出一抹沉思,一双眼睛看向远方的烟雨朦胧,露出了一抹回忆之色。

    过了一会才见张百仁站起身,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可惜!”

    “为何可惜?”陆雨道。

    “袁守城不能为我所用,当然可惜!”张百仁有一种感觉,袁守城的道行绝不像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可以说此人的卜算之术已经到了鬼神莫测的地步,纵使是自己也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许多年不曾见到这老道,还需去探探底细!”张百仁觉得自己应该给袁守城打一个预防针,免得被这老道坏了事情。

    自己的大计怕未必能瞒得过袁守城!

    袁守城是袁天罡的叔叔,袁天罡一身本事是跟袁守城学的,可知此人本事是如何了不得。

    翠屏山

    袁守城眉头皱起,手中枯枝所化的八卦化作齑粉,惊得其额头冷汗滑落。

    袁守城呆呆的看着那化作灰烬的稻草,就那般呆呆的看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道长为何发呆?”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在袁守城的身边响起。

    “都督!”袁守城闻言惊得猛然跳起身,眼中露出了一抹惊恐之色:“你怎么来了?”

    “你莫非很怕我?”张百仁审视着此时惊魂未定的袁守城,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你在怕我什么?还是说你发现了不该发现的东西,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

    袁守城深吸一口气,对着张百仁郑重一礼:“都督,老道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不知道,以后或许就知道了呢!”张百仁眼中火焰在缓缓升腾。

    “现在不知道,以后就更不会知道!”袁守城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心脏彭彭狂跳,元神传来了一股致命的危机,只要稍有动作,迎接自己的便是毁灭性打击。

    “你知道就好”张百仁叹了一口气:“我想杀的人,从来都没有一个能逃得掉,最多不过浪费一些手脚罢了。”

    袁守城闻言沉默不语,张百仁扫过地上化作齑粉的稻草,过了一会才道:“当今天子惜才,欲要寻访天下间各路大贤入京城中坐镇,你便是其目标。”

    “公门之中好修行,不过都督放心,老道什么都不知道!”老道士苦笑道。

    “有点门道!”张百仁暗自心惊,自己遮掩天机都被这老道看出了门道,可见这厮确实是有些本事。

    “都督欲要逆改天命,乃逆天而行,怕日后不得善终!”袁天罡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都督还是趁早收手吧!”

    “你这老道,本都督布了二十多年的局,下了二十多年的棋,岂会轻易善罢甘休!”张百仁意味深长的看了袁守城一眼:“道长可莫要忘了,还欠了我三件事呢。”

    听到张百仁提起这个,袁守城恨不能给自己一个耳光,叫你当初多管闲事,这回好了吧!将自己赔上了!

    张百仁身形远去,袁守城方才松了一口气,一双眼睛看向远方的虚空,过了一会瘫软在地:“可惜我修为尚未恢复,不然也未必会怕他!”

    正说着,风中传来了一阵嘈杂声,只见一群人自山下走来,径直向山中奔来。

    李世民一行人来了

    却见袁守城赶紧收拾一番仪容,然后躺在藤椅上侧身呼呼大睡,一副高人做派。

    “这老头到有趣,袁家的人不简单!”张百仁陷入沉思,过了许久才轻声道:“不过只要不破坏我的计划,就任凭尔等胡乱折腾。”

    李世民府邸中

    裴昱面色古板,来到了天策府,对着门房一礼:“在下裴策,乃新来教授剑术的先生!”

    裴昱手中拿着令符,一路径直来到大厅中,等候长孙无垢的召见。

    后花园内

    长孙无垢一只手指捏着茶盏,苍白的面孔浮现出一抹潮红,一双眼睛紧紧的闭住,默然不语,此时眉头紧锁不知在思索什么。

    “娘娘,门外来了一位先生,自称皇孙的剑术老师,正在门外候着!”有侍女脚步轻盈的走进来。

    长孙无垢闻言顿时眉头皱起:“什么先生?哪里来的老师?”

    “此人持着秦王手令,怕做不得假!”侍女道。

    长孙无垢沉思,过了一会才无奈站起身:“也罢,那便招他进来吧!”

    侍女领命而去,不多时就见一青年男子缓步走入府中,瞧着眼前的青年,长孙无垢忽然呼吸一滞。

    剑!

    她看到了一把剑!

    一把锋芒四射,活着的剑,正在向自己走来。

    一步迈出,脚下分毫不差,每一步的距离都似乎丈量过一般。

    这是一位纯粹的剑客,将剑炼入了骨子里的人。

    高手!

    真正的高手!

    “见过娘娘!”裴昱对着长孙无垢抱拳一礼,动作一丝不苟,分毫不差。

    “先生不知是何出身,居然值得秦王看中,为太子的老师”长孙无垢收敛心神,她的修为也不弱。

    “在下裴氏裴昱”裴昱抱拳一礼。

    长孙无垢点点头,此事既然是李世民吩咐,她也无法阻拦,只能站起身道:“你随我来!”

    一边走着,长孙无垢道:“君子六艺虽然重要,但承乾平日里还要以读书为主,先生不可耽搁承乾的读书时间。”

    裴昱闻言眼角抽搐,他实在想不明白,四书五经有什么用,唯有剑术才是自己的,李阀打天下也靠的是马上战功,怎么会不知这个道理?

    不过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不问,裴昱一心钻研剑道,也懒得理会这些事情。

    随着长孙皇后走入后院,一阵阵郎朗的读书声便已经传来,透过窗户,裴昱看到了一坨肉坐在凳子上不断来回晃悠。

    “莫非,这便是太子?”瞧着眼前的那一堆肉,裴昱心中一个激灵,就算他专心武道,也实在想不明白,好好的皇家继承人,为何会养的这么废。

    呼吸浑浊,周身肌肤松弛,气血衰弱,显然没有修炼过武道。

    “不应该啊!”裴昱心中疑惑,寻常人家都是在幼年之时便开始药浴,李承乾乃一国储君,更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啊。

    “这位便是皇孙,你每日有一个时辰传授其武道,剩下时间还要读书”长孙无垢说完话对屋子道:“承乾,你且出来!”

    一位老者走出来,对着长孙皇后一礼:“李纲拜见娘娘。”

    “起来吧,这位是承乾的剑道师傅,自今日起每日承乾要与这位先生学剑一日!”长孙皇后道。

    “娘娘,每日一个时辰根本就不够用,一日不练十日松,练武若不能……”裴昱急忙辩解。

    “不必说了!就一个时辰!”说完话长孙无垢离去。

    瞧着长孙无垢的背影,裴昱也不由得无奈叹了一口气。

    此时李承乾苦着脸,眼中满是不耐烦道:“学什么剑道,如今天下太平,武有诸位叔叔伯伯,各位武将,我日后若为天子,只需能处理天下大事便可,这武道太浪费时间!”

    重文轻武,这也是长孙无垢十几年如一日不断潜移默化的结果。就像是一个农民,只知道种地,你若叫其学习外语,哪个重要吗?我一个种地的农民,学外语有什么用?

    发自内心的抵制、轻视。

    裴昱闻言不语,看向了李纲。

    李纲点点头,转身走入了屋子里,裴昱看着李承乾满身的肥肉,苦笑着揉了揉脑袋:“麻烦大了!事情麻烦大了!”

    所有事情都需要一个兴趣,而眼前的皇孙显然没有丝毫练武的兴趣。

    裴昱乃是剑痴,不会去浪费心思,你只要按我说的做足矣。

    “我既然是皇孙的剑道先生,今日便学习站桩吧!”裴昱一双眼睛盯着李承乾:“还请皇孙按我的姿势摆出来动作!”

    裴昱做出了第一个姿势。

    李承乾无奈,只能跟着做,只是他常年不锻炼,周身虚胖,不多时便已经气喘吁吁欲要放弃。

    “不可放弃,坚持住!”瞧着李承乾眼中的那一抹不以为然,裴昱手中木剑闪电般抽了出去。

    “啪!”

    肥肉猛然作响,李承乾干嚎一声,满是不敢置信:“你敢打我!”

    说着话身子一哆嗦,居然直接坐在了地上,眼中满是怒火的瞪着裴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春晓〕〔最强医仙混都市〕〔武道大宗师〕〔不灭剑主〕〔一生为你空欢喜〕〔第一强者〕〔空间种田:冷酷王〕〔超级鉴宝师(风乱刀〕〔隐婚娇妻:老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