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代兵王叶凌天〕〔九零学霸小军医〕〔八零之蜜娇军宠〕〔快去创造奇迹〕〔她的左眼能见鬼〕〔琴师的江湖日常〕〔顾少一抱成婚〕〔重生九零学霸小娇〕〔灵魂网络〕〔手术直播间〕〔素月天娇〕〔蜀山魔门正宗〕〔十二生肖历险记〕〔这个杀手他有病〕〔从2000年开始〕〔画满田园〕〔皇甫少卿欧阳皓骞〕〔军少的腹黑娇妻〕〔纨绔异能妃:高冷〕〔美漫之帝国崛起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情义无价
    自古以来,教人生死两难的事情有很多,忠义两难全、生死两难全、情义两难全等等,

    其实在现代人看来,根本就是狗屁倒灶的事情,但在古人眼中却重若泰山。

    情谊是什么?忠义是什么?能吃吗?几斤几两?

    我不但要睡你媳妇,我还要打你娃!揍你老妈!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一双眼睛看向远方,看到了李靖的府邸,热火朝天,大红色喜袍的李靖在庭院中不断与各路客人敬酒。

    虬髯客正坐在张百仁对面,几十年的女儿红老酒之下,此时虬髯客已经醉了。

    嚎啕大哭!

    长歌当哭!

    往日里那股意气风发全然不见,只像是一个迷途的孩子一般,找不到回家的路。

    张百仁就这般静静的坐在那里,临窗看着红尘喧嚣的李府,朝中权贵已经尽数到齐。

    “蹬!”

    “蹬!”

    “蹬!”

    一袭大红喜袍的红拂来了,张百仁身形悄然隐匿。

    红拂站在虬髯客身前,看着嚎啕大哭的虬髯客,看了许久许久。

    “在你心中,果真是情谊无双,既然如此我岂能不成全了你的情谊”红拂转身走了,走得前所未有的决然。

    “你应该喊住她”张百仁又出现在虬髯客对面。

    虬髯客没有说话,只是在喝着酒水。

    “良辰吉时已到,拜天地咯”司仪的喊话声在院子中传来,虬髯客手掌不由得一抖。

    武者自从易筋之后,便不会发抖,可如今虬髯客居然抖了起来。

    虬髯客的身子在哆嗦、抽搐!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入洞房~”

    司仪的声音传来,虬髯客醉眼朦胧的看着那庭院,看着那两个跪拜在一起的大红喜袍,身子在不断哆嗦、抽搐,口中点点黑色鲜血慢慢逸散而出。

    “砰!”

    虬髯客跌落在地上,身子抱成一团,不断抽搐着。

    “活该!”张百仁摇了摇头,眼中满是嘲弄之色。

    嘲弄虬髯客的愚昧!

    你永远都无法去和一个久被皇权奴役的人去谈什么人人平等、自由。

    更无法和一个愚夫去讲道理!

    再张百仁看来,虬髯客就是自作自受,不值得可怜。

    但此时的虬髯客却相当可怜,这个愚夫叫人心中钦佩。不知为何,虽然此人做事愚笨不可救药,但张百仁心中却忽然升起了一股敬佩。

    大丈夫也!

    “可惜了红拂,嫁给一个没卵的男人,整日里守活寡!”张百仁摇了摇头。

    虬髯客没有说话,只是低头喝着酒水,烂醉如泥的瘫软在酒楼内。

    天色渐暗

    夜里李府灯火冲霄,此时虬髯客居然自醉酒中清醒过来,满身酒气的来到了张百仁身边,隔栏看着灯火辉煌的李府,许久不语。

    “多谢张兄款待,可惜我要走了!”虬髯客站在栏杆处看着庭院,看了许久许久。

    “哦?”张百仁诧异道:“你想通了?”

    虬髯客摇摇头,一双眼睛贪恋的看着那府邸,眼眶发红:“一直以来,其实我是不大瞧得上都督的,虽然都督修为高深莫测强我虬髯客十倍、百倍,但我却瞧不上都督的行事手段,咱们不是一路人。”

    “哦?”张百仁似笑非笑的看着虬髯客,虬髯客忽然叹了一口气:“可是今日我却忽然发现,与都督比起来,我虬髯客就是一个失败者,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虬髯客一双眼睛盯着李府,声音缥缈无定:“你我都同样崛起于微末,但我出身好你百倍不止,如今却混的差了你千倍百倍。我虽然在江湖中空有浩荡的名声,但却及不上都督万一。”

    “你若能想通,是最好不过了!情义都是假的,唯有自己修为才是真的!”张百仁与虬髯客并肩而立:“我此生不求天下人感激我,只要天下人敬我、畏我,便足矣!要那感激作甚?我涿郡高手无数,但却依旧差了许多可以拿得出手的豪杰,张兄可以称之为大豪杰,不妨来我涿郡做事如何?”

    “不了,多谢都督好意!”虬髯客拒绝了张百仁的邀请,而是一双眼睛看着寂静的黑夜,过了一会才道:“我要出海!我要离开中土,永远的离开中土。”

    “你疯了!”张百仁悚然一惊:“惊瑞之日随时都有可能降临,你居然在这个时候离开中土,莫非你不想成仙了?”

    “成仙不过是为了长生久视罢了,可长生对我来说只是一种折磨!生不如死!”说完话虬髯客居然转身走下了酒楼:“劳烦都督为我准备出海的大船。”

    “你要什么时候走?”张百仁默然。

    人之所以长生,是因为处于幸福之中。你若整日里处于炼狱,倒巴不得早早死掉。

    “今夜!”虬髯客道。

    听了虬髯客的话,张百仁点点头,他已经看出了虬髯客脸上的决然。

    陆雨已经下去办了,张百仁手下本来就有做海上生意的,出海大船并不难预备。

    “大海茫茫,张兄准备去哪里?”张百仁看着张仲坚。

    “不知道!”虬髯客回了一句,然后登临大船:“大都督,我虬髯客欠你一次恩情!”

    张百仁站在码头没有开口,瞧着大船消失在夜幕中,就那般静静的站着。

    他理解虬髯客的痛苦,但却不认同虬髯客的做法!

    兄弟?

    兄弟是什么?

    兄弟就是拿出用来卖的!

    所以张百仁没有兄弟,只有下属!

    喜欢,直接夺过来就是了,若对方敢反抗,杀掉就好,哪里有这般麻烦。

    “这是虬髯客的气魄,居然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拱手相送,我不屑也!”张百仁想到了一个人,今夜的虬髯客,与小说中的李探花何其相似。

    “世界上正因为有了这么多自以为是的傻子,才会变得有趣!”张百仁嗤笑一声,什么感情之类最不可靠,什么棒打鸳鸯青梅竹马,睡她几年,生下几窝崽子,保证不但她身子是你的,就连心都是你的。

    没有什么女人是霸王硬上弓搞不定的,如果不行那就两次、三次、一年、两年,终有一日你会睡到这个女人的心中。

    虬髯客走了,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

    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就算张百仁也不知道。

    “这封信交给红拂与李靖吧!”张百仁坐在码头的栏杆处,对着身后的陆电道。

    虬髯客的告别信!

    一夜过去

    张百仁在海边站了一夜,看着那从海水中升起的大日,眼中露出了一抹陶醉。

    美!

    美轮美奂,美得不可救药!

    一阵破空声传来,气喘吁吁的红拂来了。

    “虬髯客呢?”红拂满脸焦急的看着张百仁。

    “他走了”张百仁道。

    “去了哪里?”红拂连忙追问。

    “不知道!大海茫茫,没有人知道!”张百仁慢慢站起身,转身离开了海岸。

    目光流转,他看到了人群中面色铁青的李靖,嘴角露出一抹莫名的笑容。

    扎心了!

    任何一个男人都会觉得扎心、被绿了。

    就像是现在一般,当真是扎心了!

    疼!

    不是一般的疼!

    李靖的脸都扭曲了,睡一个女人是叫这个女人归心的最好办法,但偏偏他却用不了办法。

    “是我对不住大哥!”李靖来到了红拂身边,眼中两行泪水滑落:“可是我更不能没有你!”

    红拂默然不语!

    她爱过李靖!爱的轰轰烈烈,甚至于为了他不惜背叛杨公,不惜飞蛾扑火失去性命,可惜……这个男人叫她失望了!不止一次的失望!

    “感情这个字,真是没办法说!”袁天罡嘴中吃着素斋,来到了张百仁身边。

    “你经历过感情?”张百仁一双眼睛打量着袁天罡。

    “你这厮什么眼神?这有什么好稀奇的,我袁家又不禁女色!”瞧着张百仁怀疑的目光,袁天罡顿时急了。

    他确实是急了!

    不知为何,张百仁的目光叫其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张百仁摇摇头,手指轻轻敲击着腰带,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虚空,过了许久才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我吩咐你办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自然已经办妥了!”袁天罡笑着道:“老道出马,一个顶俩。”

    “哼!”张百仁哼了一声,转身向自家府邸走去。

    “虬髯客!张百仁!”李靖府邸,此时李靖面色阴沉的站在密室内,眼中杀机流转:“你等给我的屈辱,终究有朝一日我会全部奉还。”

    据说男人失去了自家的宝贝之后,心里都会变得扭曲起来。

    不是一般的扭曲,而是相当的扭曲。

    李靖大婚,只是李唐难得放松的一个插曲而已,真正的磨难才刚刚开始。

    大内深宫

    李渊一张老脸阴沉的坐在那里,盘坐在那里动也不动。

    天子龙气正在不断流失,不断从自己的身上流逝而去,早晚有朝一日自己会彻底跌落命格。

    “这逆子!”李渊咬牙切齿,但却没有什么办法。

    他想破局,但却找不到破局的办法。

    “或许唯有一人能助我一臂之力!”李渊低声喃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复仇的单细胞〕〔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