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跨界闲品店〕〔我的无限修改器〕〔穿越醒了搞事情没〕〔重生之八零娇妻〕〔从斗破开始的异界〕〔闪婚厚爱:霸道总〕〔王牌贴身高手〕〔天命为凰:毒医三〕〔岁月如墨一如你〕〔古妖血裔〕〔我在末日旅游〕〔心里有个兵工厂〕〔直播未来两千年〕〔总裁大人:撩我!〕〔女神归来:总裁宠〕〔受教了老师〕〔穿越反派之子〕〔星临诸天〕〔穿梭时空的侠客〕〔恶魔就在身边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人发杀机
    “成了!”

    祭炼钵盂半日,只见张百仁忽然睁开眼,在造物法则的力量下,蚂蟥已经发生了蜕变。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la

    殷红色的蚂蟥在钵盂中游动,此时蚂蟥扎根于鲸鱼的身上,接下来无数的蚂蟥正在疯狂的衍生。

    “都督,突厥退兵了!”就在此时,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

    耻辱!

    刻骨铭心的耻辱,不断在李世民的心中回荡。

    瞧着突厥远去的大军,李世民双拳紧握,眼中血丝在蔓延。

    一个国家,被人打入腹部之地,劫掠了无数的女子、粮食、金银之后退走,这对于所有汉家儿郎来说,都是奇耻大辱。

    身为大唐国君,李世民脸面往哪里放?背对着群臣,背对着那无数的百姓,李世民只觉得那一道道目光就像是一把把刀子,将自己刺的千疮百孔。

    似乎看出了李世民的窘迫,萧瑀走上前来道:“陛下,突厥尚未请和之前,诸位将士欲要与之征战一较高下,但陛下却不许,臣等心中疑惑,如今突厥胡虏居然自行退去,不知陛下其策安在?”

    李世民闻言面色好看了一点,强行打起精神道:“朕观突厥之众虽多,但却不整,显然是各大部落临时组合起来的乌合之众,君臣之志惟贿是求,当其请和之时,可汗独在水西,众位官员皆来劝我,我若是不去,只怕长安城难免遭受战火之劫!我去见始毕可汗,他若是应了我,肯退兵也就罢了,他若不肯退兵,我便出手将其俘虏,然后趁机出手袭击突厥部落。突厥乃乌合之众,我大隋若出手,必然势如破竹。朕又命长孙无忌、李靖伏兵于幽州以待之,胡虏若奔归,仗兵邀其前,大军蹑其后,覆之如反掌耳。朕所以不战,是因为即位日浅,国家未安,百姓未富,且当静以抚之。若与胡虏开战,怕是所损甚多,得不偿失,反而会结怨越来越深,反倒不如假装畏惧,暗自里积蓄力量,日后终有复仇之时!所以卷甲韬戈,谈以金帛,突厥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当然会就此撤兵。突厥日后必然会志意骄惰,对我大唐不设防备,日后待朕解决了中土内部的祸患,便可彼既得所欲,理当自退,养威伺衅,一举可灭也。”

    说到这里,李世民意味深长的道:“欲将取之,必须要先予之!”

    其实李世民很想说‘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如此做也情非得已,这般屈辱的事情,若能真刀真枪的解决,谁又愿意这般委曲求全?

    说一千,道一万,还不是因为大唐如今刚刚立国,一切不稳,内部问题尚未解决,所以才不得不忍下这口恶气?

    不得不忍,不能不忍!

    始毕可汗率领着手下大军浩浩荡荡而去,所过之处破城屠戮,大肆劫掠,整个大唐在突厥的大军中根本就不设防备。

    朝廷软弱,百姓可欺!

    塞北

    一袭紫色衣衫的男子默默背负双手,缓缓向着中原而来。

    一人动,天下动。

    星辰为之感应,霎时间杀机密布无限星空,整个星空充斥着一股叫人心悸的血红色。

    天发杀机,星宿移位。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翻地覆。

    一袭紫色的袍子,张百仁不紧不慢,一步迈出已经是几十里开外,向着远方而去。

    没有人知道张百仁要去哪里,但所有人此时都猛然抬起头看向了天空中神光四射,杀机纵横的星空。

    天变了!

    这是此时所有大能者的心声!

    烧!

    杀!

    抢!

    掠!

    奸!

    淫!

    掳!

    掠!

    中原大地变成了人间地狱,张百仁不曾见过五胡乱华,但看着脚下被血水打湿的泥土,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

    “我在风声中听到了哭嚎、哀求和绝望!”张百仁慢慢的闭上眼睛,两侧鬓角处的发丝又在刹那间白了不少。

    天若有情天亦老,自己终究过不去心中的那关。

    自己所修的道,与自己的心性不符!

    “前路在哪里?”张百仁看着手中钵盂,扫过脚下的峡谷,眼中露出了一抹沉思。

    前路在哪里?

    张百仁修为越加高深,甚至于此时看到了许多人看不到的景象,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但那又如何?

    没有人知道如何成仙!

    广成子传承终究是广成子的,这条路广成子已经走过,就算号称为道祖的老子,也不曾留下教人如何成仙的典籍。

    老子的两位弟子尹喜与世尊,都没有成仙!

    成仙很难,不是一般的难。

    众人不知道成仙的路,唯一知道的便是等!等惊瑞之日降临,尽可能的将自家修为修炼到极致,等候那成仙的机缘降临。

    至于说成仙的机缘是什么……前人根本就不曾留下典籍。

    天若有情天亦老!

    张百仁鬓角已经开始斑白,天道之路不是那么容易走的。

    张百仁不想走天道,可祭炼四道先天神祗化身之时,四道先天神祗化身的威能太过于强大,不知不觉间强行同化着张百仁的心性。

    路,走歪了!无声无息中走歪了!

    一壶成年老酒,一把百炼精钢!

    张百仁就那般静悄悄的站在山巅喝着酒水,一双眼睛看向远方,眼中露出了一抹沉思。

    天地万物,就在自己的心中。

    “都督为何在此!”血魔不知何时来到了张百仁身边。

    “等着杀人!”张百仁并没有转过身。

    “何时杀人?”血魔周身气机开始收敛。

    “酒最浓时,便开始杀人!”张百仁站在那里,一双眼睛看向远方,一口接一口的喝着酒水,他要等的人还没有来。

    亦或者说,他要杀的人还没有来。

    天机变换,不单单是各路大能察觉到了,突厥高手自然也察觉到了,始毕可汗此时坐在马上,眼中露出了一抹惊悸,不知为何,心中总有一股不安在萦绕不定。

    “大祭司何在?”始毕可汗转过身。

    身披黑袍,周身都笼罩在黑袍中的老者缓缓走出来,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过了一会才道:“大王怕是有难了,这股杀机自涿郡而发,是冲着大王来的!”

    “涿郡?”始毕可汗面色一凝,眼中露出一抹沉重,转身对着血魔道:“你去探路!问问大都督欲要何为!”

    血魔转身离去,始毕可汗看着那依旧在劫掠的大军,高声道:“立即收兵,返回塞北。”

    张百仁出手,始毕可汗绝对不敢轻视。

    “世尊,你说张百仁有几分把握?”达摩看向了世尊,天象变迁自然瞒不过二人。

    “不是有几分把握,而是大都督想不想杀人!”世尊叹了一口气,眼中露出一抹感慨:“活了几千年,为师唯一看不透的只有两个人,其一人乃为师的老师老聃,第二个便是这张百仁!”

    达摩暗自咋舌,不曾想自家师尊对张百仁的评定居然这般高,简直是出人预料。

    似乎看到了达摩的反应,世尊不紧不慢的摇了摇头:“看着吧,一场惊世大战即将爆发!”

    一场惊世大战确实是即将爆发!

    南天师道

    陆敬修烧炼着丹药,一双眼睛看向漠北方向:“潇潇落叶月无形剑,到要看你是否真的有那般本事。”

    潇潇落叶月无形剑,劝君孽海且回头!

    张百仁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剑。

    太子府

    裴昱看着气喘吁吁的李承乾,手中木剑抬起便要抽出去,但下一刻却见其面色一变,似乎发现了什么惊天大事一般,居然二话不说直接突破音爆,向漠北撺去。

    “发什么疯!”李承乾擦了擦额头汗水,‘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渭水便桥河岸

    李世民率领群臣正要返回长安城,忽然猛然止住了脚步,群臣齐齐向漠北看去。

    杀机冲宵,就算是一个刚刚开始练气的修士,也能察觉到此时天地间的杀机。

    杀机如此浓烈,叫人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道心在此时不断动摇,不断的摇曳。

    瓦岗寨

    洛阳

    天下各地一道道目光纷纷向塞北看去。

    南疆等各路大能,亦同时齐齐向北疆望去。

    “正要趁机掂量一番这小子的本事”奢比尸眼中露出一抹凝重:“这小子越加深不可测,此时或许能看出及几分底细。”

    “你要拦我!”张百仁拿着玉葫芦,眼中露出一抹迷蒙,双目中水波流转,醉眼看花。

    “不敢!”血魔闻言毛都炸了:“不管怎么说,我如今化作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但我的根却依旧在人族,依旧在汉家!”

    “谅你也不敢!”张百仁叹了一口气:“始毕可汗命数将尽,合该葬身于此,你说我杀他需要几招?”

    “此地汇聚突厥几十万大军,都督想要杀他,怕不现实!”血魔小心翼翼道。

    “呵呵!”张百仁呵呵一声冷笑,你看着就好了。

    血魔闻言不敢多言,紧紧的抿住嘴唇,眼中露出了一抹期待之色。

    他倒期待着张百仁出手,看看张百仁如今实力究竟到了何等地步。如今的张百仁叫很多人都猜不透!心不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凌天至尊〕〔我的邻家空姐〕〔妖娆炼丹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