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空枢纽在漫威〕〔小佛神〕〔农家妞妞〕〔重生之万界神豪〕〔穿越玄幻武侠世界〕〔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我家主角爱乱跑〕〔九重天战帝〕〔末世裁决者〕〔钢铁直男直播登后〕〔极品兵王俏佳人〕〔超凡狂医〕〔乡村小医仙〕〔异能之猛兽〕〔修仙小神农〕〔阴坟邪咒〕〔魅妃宫略〕〔最五行〕〔明朝当官那些年〕〔恶魔宝宝:禁欲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纯阳道观你保不下
    “你敢伤我母亲”张百仁的眼睛顿时红了,你去破坏纯阳道观的计划,我不会去管你,但你敢伤害我母亲,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你这是在((逼))着我出手啊

    番天印法

    五行五气,(阴yin)阳二气在张百仁指尖流转,附近方圆几十里的山峰、地脉之力,尽数被张百仁所收拢,汇聚于一掌之间。

    (春chun)归君又不是傻子,他所做一切只为了打断张斐的施法,绝不是跑来和张百仁拼命的。

    面对着张百仁的番天印,(春chun)归君想走,张百仁留不住。

    “砰”

    法印砸下,地上泥土纷飞,(春chun)归君被自己一印镇压,但张百仁的脸上却不见任何的喜色。

    “可怕”

    确实是可怕

    替死之术

    张百仁都会替死之术,更何况是替死之术的主人(春chun)归君。

    再出现时(春chun)归君已经到了房顶,一双眼睛扫过张百仁,随即嗤笑一声“都督,你若再不出手,只怕纯阳三老的转世之(身shen),将会化作齑粉。”

    张百仁放眼向着庙宇看去,眼中太阳神火流转,露出了一抹骇然之色。

    冥冥中一股奇怪的颂持,仿佛道道天音一般,自时空深处流转而出,这股声音苍茫浩((荡dang)dang),充斥于天地之间浩然长存。

    大罗

    这是属于大罗的力量。

    “张斐,你要做什么”张百仁面色(阴yin)沉的来到了庙宇内。

    没有回答张百仁的话,张斐依旧是诵读着咒语,脚下踏斗布罡,接引那冥冥之中的力量。

    瞧着昏昏(欲yu)睡的纯阳三老,张百仁周(身shen)气机涌动“三位老祖于我有恩,我是绝不会叫你坏了三位老祖(性xing)命的。”

    眼见着张百仁便要打断张斐的动作,此时赵如夕来了,脚步匆匆的赵如夕连忙喝了一声“百仁,你莫要冲动,且听我一言”

    张百仁闻言定住脚步,一双眼睛看向赵如夕,却见赵如夕气喘吁吁道“此乃纯阳道观无上秘法,你暂且放心,你父亲不论如何也不会害了自家老子的(性xing)命”

    “不会坏了三位老祖的(性xing)命”瞧着纯阳三老(身shen)上流转的气机,张百仁眼中露出了明显不信之色“可有凭证”

    张斐的动作,以张百仁如今修为,一眼便看出此人是(欲yu)要唤醒三位老祖几世轮回记忆,一旦觉醒前世今生,数千年的记忆,纯阳三老还是纯阳三老吗

    朝阳老祖待自己有恩,却是不可叫其遭了厄运。

    “这本典籍便是凭证”赵如夕自袖子里掏出一本古朴的皮卷,饱经历史沧桑,甚至于张百仁怀疑自己稍微一用力,这皮卷就会风化掉。

    看起来随时都可能破碎,但其内却有道法加持,莫说是千年,再给其数千年的时间,这皮卷也绝不会碎掉。

    一目十行,皮卷中内容迅速落入张百仁眼帘,过了一会才见张百仁眉头皱起“大罗世间居然有如此神通”

    纯阳道观居然要将历史长河中死去的大罗强者自历史长河中拉出来,这般逆天法门,简直闻所未闻。

    众人惊骇的是秘法,张百仁却是好奇大罗的境界。

    大罗强者玄妙异常,可以称得上是一声真正不死不灭,不腐不朽的存在,古今以来成就大罗者屈指可数。

    大罗

    纯阳道观居然有一位大罗真人(欲yu)要在时空深处复活,各路有道修真此时俱都是纷纷变了颜色。

    那可是大罗强者,自己等人虽然修为高深,但如何与大罗强者争夺仙机

    若叫大罗诞生于世,与自己争夺仙机,这种可怕的后果想想就叫人心中发麻。

    一拳轰出,鬼气滔天,北邙山的鬼王出手了“知天命,逆天难,我北邙山执掌生死法则,纯阳道观逆天而行惊扰王者,合该当诛”

    一拳落下,罡风浩((荡dang)dang),(欲yu)要将整个纯阳道观打碎。

    张百仁面色凝重,体内神血在此时流转沸腾,法天象地已经运转,裹挟着滚滚太阳神火拳罡,向北邙山鬼王打去。

    “砰”

    虚空卷起了道道风暴,北邙山鬼王被张百仁一拳掀飞,此时北邙山鬼王的眼中满是怒火“张百仁,你已经与纯阳道观断了因果,为何替纯阳道观出手”

    “我娘不让张斐死,他就不能死”一边说着张百仁向自家母亲看去,他此时其实更想问问,为何母亲当年不辞而别,斩断七(情qing)六(欲yu)步入幻(情qing)道。可是再回首,哪里有张母的影子

    母亲哪去了

    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慌乱,(身shen)为诸天赫赫有名的强者,能叫张百仁产生慌乱,当真是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至极

    强行稳住心神,张百仁扫过周边虎视眈眈的各路强者,声音低沉道“今(日ri),金顶观我保定了”

    “呵呵,大都督莫要开玩笑,你虽然神威滔天,但若说保下金顶观,我却是不信”一道人影脚踏虚空,手中持着符文笔,一点朱红色似乎能镇杀天下鬼神,向着张百仁斩杀而来。

    北天师道

    寒冬惊雷,惊得北天师道无数强者纷纷走出庭院,一双眼睛看向了金顶观方向,瞧着那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的北方,众人眼中流漏出骇然之色。

    雷霆

    寒冬出现雷霆,简直是颠覆了天地法则。

    “纯阳道观又要玩什么幺蛾子”场中众位老祖你看我我看你,露出了不解之色。

    “大罗”

    就在此时,苍茫浩((荡dang)dang)之音传遍天地间,古老沧桑的气机自纯阳道观冲天而起,自远古时空滚滚而来。

    “大罗强者”北天师道掌教骇然失色,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北天师道传承于教祖张道陵,底蕴深厚天下少有,自然知晓大罗的意义,更知道大罗的强横神通,因为自家老祖便是近乎于仙的大罗强者。

    “不好,纯阳道观似乎有人施展逆天法门,(欲yu)要将纯阳道观的老家伙自时空深处召唤出来,我北天师道灭了纯阳道观满门,若叫纯阳道观的大罗复活,只怕咱们没有好果子吃”

    北天师道的一位长老眼中满是惶恐之色。

    “请教祖法器,决不能叫此大罗神人复活”掌教自袖子里拿出来一只符笔,符笔上点点殷红色朱砂流转,下一刻符笔撕裂虚空,居然直接出现在纯阳道观上空,向着张斐的眉心点去。

    杀机

    必杀的一击

    叫人无法阻挡的必杀一击。

    符笔上的殷红,不是朱砂,而是仙人之血。

    斩草除根,决不能留下后患。

    此时道道阳神出现在纯阳道观上空,北天师道决不能坐视纯阳道观崛起。

    “铛”

    可惜了

    这必杀一击被人挡下了

    金黄色血液缓缓自嘴角滑落,张百仁低头看着自家的手掌、(胸xiong)口,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确实是不敢置信

    这符文笔居然洞穿了自家手掌、(胸xiong)口,直接穿(胸xiong)而过。

    虽然太阳神体尚未大成,但却也绝对不是寻常法器可以破得开的,寻常法器只怕稍微破开其肌肤,便会被其体内恐怖的温度熔炼为雾气。

    符笔化作了殷红色,掌教猛然拔出张百仁(胸xiong)口处的符文笔,眼中满是骇然之色“你体内流淌着我张家血液,你又是何苦呢”

    “好厉害的神通”没有回答掌教的话,张百仁只是低头看着自家的(胸xiong)口、手掌。

    “我体内流淌的只有神血”说完这话一双眼睛扫过人群,可惜依旧没有发现张母的影子。

    “符文笔下没有生机,虽然挡下了这一击,但你却命不久矣”掌教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仁。

    伤口止住,张百仁深吸一口气“自我修成神通以来,能破我真(身shen)的,你这宝物是第一个。”

    “因为教祖已经近乎于仙人,若非缺了机缘,早就成仙得道”掌教看着张百仁,仿佛在看一个死人“这符文笔上浸染的血液乃是教祖舌尖精血,教祖超脱天地,无视了天地间的法则,你这真(身shen)虽然厉害,但却依旧在法则之下。”

    对于北天师道掌教的话,张百仁嗤之以鼻,自家的太阳神体小成都算不上,但这符文笔却只能破开真(身shen),却杀不死自己。

    “纯阳道观我保了”张百仁话语斩钉截铁。

    “你保纯阳道观,谁保我北天师道一旦叫纯阳道观的大罗真人复活,等候我北天师道只怕是灭亡危机”掌教话语坚定起来“纯阳道观,你保不下”

    “百仁,你若肯让开路,本座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张衡来了。

    不单单是张衡,天下各宗的强者都来了。

    无论如何,都不能叫天地间多了一尊大罗强者与自己争夺仙机。

    “拂尘来”张衡轻轻一声呵斥,远方袁天罡只觉得怀中拂尘发(热re),下一刻化作金光脱手而出。

    “张百仁,惊瑞将近,诸宗绝不会叫一位大罗降临世间,与众人争夺仙缘,所以这纯阳道观你保不下仙路之争,不容留(情qing)”张衡手掌一伸,拿住了拂尘,眼中露出前所未有的严肃。

    “此事怪不得我等,只能说纯阳道观千不该万不该,偏偏不该这个时候复活大罗强者”三符童子苦笑着道。<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