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看护〕〔夫人别躲了〕〔名门秘闻多〕〔冷画沉欢〕〔大汉国手〕〔暹罗鬼影〕〔天龙邪尊〕〔崛起复苏时代〕〔无量真途〕〔都市之就是这么壕〕〔邪气横行〕〔回到八零当女兵〕〔战国第一纨绔〕〔大明影侯〕〔神谕猎人〕〔焚霜之歌〕〔茅山鬼王〕〔六零俏军媳〕〔投出个未来〕〔八荒神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无常登门
    瞧着面色畏惧的长孙无忌,张百仁只是面色(阴yin)冷的端坐在案几前,手中把玩着蝎子精,一双眼睛对着眼前昏昏烛火,似睡非睡似醒非醒。

    “如今承乾断了一腿,你以为如何”

    张百仁忽然开口,打破了室内的平静。

    “太子就是太子,自古以来立嫡不立庶,此乃规矩下官便是豁出去老命不要,也要力保太子之位”长孙无忌拍着(胸xiong)脯道。

    “废人太子已经废了,堂堂天朝上国,天子若是一个瘸子,岂非叫人笑掉大牙”张百仁面色(阴yin)沉如水,他尚未看过李承乾的伤势,不知是否还有挽救的机会。

    孙思邈救不了,不代表自己束手无策。

    听了张百仁的话,长孙无忌苦笑一声,却没有继续开口。说这种违心的话,自己都觉得恶心,一个残废之人,确实是当不得太子。

    但这只是普通的皇子,若这位皇子的老子可以与天子掰腕子,占据着李唐的五分江山呢

    李承乾可不是普通的皇子,他有着所有皇子都没有的优势,也是所有皇子都没有的劣势。

    不多时

    大门推开,一袭凤冠霞帔的长孙无垢走入大(殿dian),瞧着端坐上方的张百仁,再看看侍立一边的长孙无忌,冷着脸道“你怎么来了”

    “承乾的事(情qing)你要给我一个交代”张百仁猛然站起(身shen),话语坚定叫人不敢反驳。

    “交代要什么交代不过是一次意外罢了你想要什么交代”长孙无垢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好好好果然是好得很好得很俗话说的好,虎毒不食子,你这做亲娘的居然下此毒手,亲手废了自己儿子,当真是禽兽不如”张百仁猛然站起(身shen),狂躁的气流压得大(殿dian)内烛火摇摇(欲yu)坠。

    长孙无垢毫无畏惧,一双眼睛与张百仁躁怒的眼睛对视“他本来就是一个不该来到这世界的意外”

    “承乾若死,本座要长孙家九族陪葬”张百仁话语(阴yin)冷,杀机四溢。

    看到长孙无垢的那一刻,张百仁已经知道了自己心中想要的答案,毫无疑问是长孙无垢下的黑手。

    从李承乾不得习武,荒废了最好的习武年龄,再让腐儒(日ri)夜的灌溉思想,如今的李承乾已经废了。

    确实是废了

    “是我的错,谁能想到长孙无垢恨我入骨,居然牵连到了承乾”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自己一个疏忽,居然给了长孙无垢可乘之机。

    是自己错算了人心,错算了人(性xing)

    “砰”大(殿dian)门被张百仁带得作响,唯有一句淡漠话语在屋子内响起“真以为废了承乾,这李唐江山便会坐的安稳咱们走着瞧”

    一句走着瞧,大(殿dian)再次陷入了沉寂。

    烛火被涌入的狂风熄灭,大(殿dian)内陷入死寂,唯有月光撒入屋子内,将人的影子拉长。

    “无垢,你糊涂啊大都督是何等人物,这李唐江山不管是那家的,只要我长孙家长盛不衰”长孙无忌跌坐在地,眼中满是无奈。

    “大哥”长孙无垢转过(身shen),黑暗中一双眼睛竟然闪烁出((逼))人的亮色“做人,当有所为有所不为”

    “呵呵你为李唐江山苦心谋划,可李家如何待你的居然将你送出去,送入了别人的怀中”长孙无忌嘲弄的道。

    “别说了”长孙无垢忽然声嘶力竭的吼了一声,长孙无忌嘴唇动了动,终究是闭上嘴巴。

    “我自有谋划,不劳二哥((操cao)cao)心”长孙无垢走出了屋子。

    “你可别忘了,不知多少皇子都对太子之位虎视眈眈,一旦天子之位落入别的皇子手中,只怕我长孙家(日ri)后未必好过”长孙无忌声音里满是凝重“我不管你们大人物之间有什么博弈,我只要长孙家平安无事,重新恢复鼎盛”

    长孙无垢脚步一顿,站在门外不语,过了一会方才转(身shen)离去。

    屋子内恢复平静,过了许久才听长孙无垢叹了一口气“唉”

    “可恶,仅仅这般就想坏我算计”张百仁露出一抹嘲弄“简直是痴心妄想。”

    想了想,张百仁站在柳树下,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大内深宫

    李承乾寝宫

    一位内侍此时忽然睁开眼,口中呼出一口气烟雾,整个宫阙内的所有侍卫俱都是昏昏沉沉中睡去。

    慢慢迈步来到李承乾(床chuang)前,瞧着那双目紧闭,泪痕犹在的面孔,睡梦中时不时眉头紧锁,痛呼出声,张百仁便是一阵心痛。

    循着李承乾(身shen)子,向着大腿伤口处看去,张百仁手指落在了大腿上,随即惊呼出声“这妖妇,好歹毒的心肠”

    虽然仅仅只是附(身shen)降临,但那股法则波动,却是瞒不过张百仁。

    “好歹毒的妖妇好歹毒的心肠好厉害的生死法则,生死转动轮回不休,已经与其灵魂勾连,稍有不慎便是魂飞魄散的结局,就算是我也破解不得这法则之力”张百仁面色(阴yin)沉的站在李承乾(床chuang)前,瞧着李承乾虚浮的(身shen)子,张百仁气得咬牙切齿“妖妇,坏我大计”

    张百仁气的怒火冲霄,眼中杀机在不断流转“张大叔,我对不住你本以为李家(身shen)为天下有名有姓的大家族,会给你最好的资源,却不曾想居然叫那妖妇坏了算计我对不住你,是我对不住你啊”

    忽然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张百仁念动间阳神回转,不再控制其(身shen)子,念头已经回归。

    “好狠辣的心肠”张百仁一拳砸在了(身shen)边的大树上,眼中露出凝重之色“生死法则,好霸道的手段,这妖妇莫非实力当真这般可怕了不成”

    “该死的,我该怎么办”张百仁看着长安城方向,一双眼睛久久失神。

    皇宫内

    御书房灯火通明

    李世民与(春chun)归君相对而坐,过了一会才道“先生,不知承乾是否还有救”

    (春chun)归君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道“陛下应该知道了本座的来历”

    李世民闻言点点头,(春chun)归君叹了一口气“是(阴yin)司出手了,这般强大的法则之力,非地府中黑白无常二使者亲自出手不可”

    “先生乃是当年地府君主之一,可否代朕与地府的生死使者说(情qing)”李世民连忙道。

    (春chun)归君摇头苦笑“陛下不知,沧海桑田岁月变迁,如今距离当年本尊陨灭之时,已经万年不止,地府中更是一代新人换旧人,人走茶凉啊”

    李世民闻言沉默,过了一会道“涿郡或许有办法。”

    其实李世民想多了,张百仁若有办法,早就该出手了。

    (春chun)归君退下,李世民坐在大(殿dian),就见长孙无垢走进大(殿dian),然后道“陛下,都是臣妾的错,若非想着叫承乾安稳的度过一生,怕其吃苦,不叫其修炼武道,承乾也不会落的今(日ri)这般下场。”

    瞧着哭哭啼啼的长孙无垢,李世民苦笑“朕理解你的心(情qing),当年我也赞同了你的观点,咱们这一辈吃得苦太多,小一辈就该多一些享受,便放任了承乾的管叫,谁知道居然发生了这种事(情qing)”

    做父母吃过的苦,当然不希望子孙在继续吃苦,重蹈覆辙

    李世民以为自己打下的江山,足够自家儿子受用了,可谁知道居然发生了这种事(情qing)。

    “朕打算请涿郡的那位出手”李世民擦了擦长孙无垢脸上的泪水“涿郡哪位道法高深莫测,你莫要担忧,此事或许有转机也说不定。”

    长孙无垢闻言顿时面色一滞,随即不着痕迹道“妾(身shen)听人说涿郡哪位麻烦缠(身shen),怕是没有时间理会咱们。”

    “不管如何说,都要试一试,朕才会甘心”

    涿郡

    张百仁回到涿郡,就面色(阴yin)沉的坐在那里,一双眼睛看着天空中的明月,独自一个人喝着酒水。

    “都督闲来倒也有趣,不介意加我们兄弟一个吧”远处走来两道人影,一黑一白一前一后。

    “黑白无常,你们居然还敢来送死”瞧着赶来的两道人影,张百仁眼中杀机爆(射she)而出,虚空在此时似乎凝固。

    “都督莫要激动,咱们兄弟今(日ri)来此,是为了和你谈一桩买卖的”白无常嘿嘿一笑,居然毫不介意的坐在了张百仁的不远处。

    “哦与我谈买卖你们也配”张百仁话语里满是轻蔑“本座不屑于和死人谈买卖”

    “难道都督不想解开李承乾(身shen)上的(禁jin)制有些事(情qing)你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我(阴yin)司地府,须知生死薄上许多事(情qing)可都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黑无常冷然一笑。

    “哦你们在威胁我”张百仁冷笑了一声。

    “不是威胁,只是想与先生谈一笔买卖罢了”白无常道。

    喝了一口酒水,张百仁默然无语。

    黑无常道“先生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何不亲自出手打开(阴yin)阳两界通道,使得凡间这些可怜的鬼魂也好有去处不必死后成为孤魂野鬼,或者是魂飞魄散。”

    “哦”张百仁停下动作,面带冷光“原来你们打的是这个主意”<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