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是良民〕〔一卡在手〕〔皇朝一品〕〔女神的最强兵王〕〔重生九零婚然天成〕〔绝对巅峰〕〔圣皇传之一统〕〔虫群法则〕〔透视仙王在都市〕〔第一狂妃:废柴三〕〔穿越之农女医妃〕〔天机之纵横诸天〕〔阴商〕〔重生军婚:首长大〕〔灵狐妖妃:邪性鬼〕〔反派养妻日常(穿〕〔神医毒妃太嚣张〕〔万历驾到〕〔花都妖孽狂少〕〔校花的修真强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三千轮回,大日神拳
    斩你生生世世的所有因果,所有认识你的人将你忘记,所有你认识的人也会在你脑海中消失,前世过往皆尽被斩杀。

    任凭你几世苦修,最终一朝化作流水,此神通法诀不可谓不歹毒、不霸道。

    眼见着那最后一根丝线,张百仁一根手指点出,只见那金黄色线条瞬间崩断。

    “不!不!不!我不能!决不能忘记警幻!我纵使是死,也绝不会忘记你!”三雷真人在狂吼,声嘶力竭的呐喊着:“我绝不能忘记你!纵使是忘记了我自己,我也不会忘记你!”

    “居然是三雷真人的因果”张百仁眉头皱起,正要收了神通,只见伴随着三雷真人呐喊,断掉的因果丝线居然重新续接。

    “这不可能!”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骇然,闪烁出一抹不可思议:“我已经将其因果斩断,这是何等深厚的执念,居然超出了法则的力量!”

    张百仁绝不敢相信,区区一届修士居然可以逆转乾坤续接法则、因果。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qing),但三雷真人却偏偏做到了。

    不但做到了,而且还成功了。

    瞧着眼前的因果法则,张百仁眼前一阵恍惚,似乎怀疑自己看错了,人力如何对抗法则之力?

    “你有何德何能,居然能续接法则!”张百仁随手一指向三雷真人点去,(欲yu)要探查三雷真人的隐秘。

    能续接法则的隐秘,由不得张百仁不心动。

    “砰!”

    满天花瓣炸开,瞧着那一根根重新恢复的因果之力,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遗憾。

    只差一点,自己便可将警幻仙姑斩杀,可惜这一点便是永恒,自己永远都做不到。

    这就是张百仁大道花的坑爹之处,若是能彻底将所有因果毁灭,那就是真的毁灭了,若只毁灭一半,一旦返阳花失去作用,那所有的一切都会被大世界的法则之力重新修补好。

    一道道因果法则重新续接,警幻仙姑眼中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qing),眼中满是凝重的看着张百仁:“好邪门的道法!”

    慧剑斩出,拦住了张百仁镇杀三雷真人的一指。

    “铛!”

    火星四溅,张百仁手掌收回,一双眼睛凝重的看着警幻仙姑,此时的警幻仙姑与之前似乎变得哪里不同了。

    “想要在本座面前杀人,你小子未免太瞧不起我,说起来还要多谢你,多谢你触动了我的前世今生因果,不然想要找回前世力量,汇聚前世的智慧,还真不容易”警幻道姑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双眼似乎能看破万物的本质,叫张百仁有些心慌。

    不对劲!

    不知为何,一股不妥在其心中升起。

    “哈哈哈……小子,你知道本座几次轮回?积累了多少前世?”警幻道姑眼中满是嘲弄:“我得道于诸神时代末端,智慧魔神被天帝斩杀,然后我无意中得了智慧魔神的精气,不过因为智慧、气运、命格不够,迟迟的不能重新归来罢了,算起来从当年诸神时代到今朝不知过去了多少万年,本座几千次轮回还是有的吧!”

    张百仁变色,眼中满是骇然。

    “还要多谢你的手段,使得我如今找到寻找前世记忆的锲机,待我(日ri)后觉醒了前世记忆,还要好生报答你一番才是!”说完话警幻仙姑直接卷起了地上的三雷真人,(身shen)形已经消失不见。

    “麻烦了!”尹轨苦笑着走来:“她在觉醒前世记忆,每时每刻的力量都会增强,每觉醒一世,便是质的提升。待其觉醒几千世的轮回印记,只怕你小子麻烦大了,眼下是诛杀警幻仙姑的唯一机会。”

    “诛杀警幻仙姑?”张百仁苦笑,若在前(日ri),自己尚未太阳炼魂,今(日ri)定然没有警幻仙姑活路,但如今自己太阳炼魂完毕,正是最虚弱之时。

    想要诛杀警幻仙姑,唯有出动诛仙阵图!

    警幻仙姑虽强,但却不值得自己出动诛仙阵图,诛仙阵图是给那些真正(欲yu)要毁灭阳世大敌准备的惊喜。

    而且诛仙阵图融合到了关键时刻,张百仁岂会叫其出现意外?

    嘴角露出一抹嗤笑,张百仁看向尹轨:“罢了,区区一个警幻仙姑而已,只要我努力修炼,(日ri)后想要斩她不难;不看僧面看佛面,母亲哪里,终究是不好交代。”

    自己修炼天帝的太阳神体,难道还宰不了区区一个警幻仙姑吗?

    当年智慧魔神都被天帝一拳锤死,自己得了天帝传承,不说锤死智慧魔神,但锤死警幻仙姑应该是没什么问题吧。

    “没有几十年的时间,警幻仙姑休想将自己的前世今生融会贯通,几十年的时间足矣叫我道法大成,镇压天下了”张百仁暗自嘀咕,貌似还是自己的胜算更大一些。

    瞧着张百仁鬓角处仅剩的那一抹白发,尹轨一个哆嗦:“你当真决定了要踏入天道?”

    “天道、人道,又有什么区别?”张百仁扭头看了(身shen)边的二人一眼,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父亲、母亲、兄弟、亲人皆已经弃我而去,我所剩者唯有那两个未婚妻!”

    说到这里张百仁转(身shen)远去:“你放心,我不会踏入天道的!”

    你不会踏入天道?骗鬼呢!

    华山

    张百仁一路漫步而来,遥遥的瞧着华山中冲霄而起的剑气,眼中露出一抹温和。

    公孙家姐妹与张丽华,应该算是自己最亲的人了吧。

    “哼,你还知道来找我们!”人未到,山中便已经传来一声冷哼,一袭武士服的公孙小娘眼中满是剑气:“看我劈死你这个负心人!”

    一剑浩((荡dang)dang)贯穿云层,瞬间来到了张百仁(身shen)前。

    剑芒无匹,张百仁不敢硬接,袖里乾坤张开,天地间苍茫浩((荡dang)dang)。

    “砰!”

    公孙小娘瞬间扎入张百仁的袖子里,破口大骂的声音传出来:“张百仁,你王八蛋!一见面就欺负我,你快点给我放出来。”

    对于泼辣的公孙小娘,张百仁也是没有办法,只能袖子一抖将其扔了出来,眼中露出一抹苦笑:“你我寿命数千年,何必在乎一朝一夕?待我处理好红尘中琐事,你我在双宿双飞不好吗?”

    “哼,那你也不能几年不来看我们!”公孙小娘气呼呼的冲过来,挂在张百仁脖子上,仿佛一个树袋熊般,晃晃悠悠不肯松手。

    “小妹,莫要顽皮,快放夫君下来”公孙大娘无奈的道。

    公孙大娘开口,公孙小娘只能气哼哼的从张百仁(身shen)上跳下来,转(身shen)抱住公孙大娘的手臂:“姐,就是你给这家伙惯得!”

    瞧着张百仁鬓角处的斑白,公孙大娘上前为张百仁整理了一番衣袖:“很累吧!”

    “还好,只是想你们了!”张百仁一左一右的搂住这对姐妹花,落在了太华山脉:“你们姐妹的修为进步倒是神速。”

    “哼,才不理你!”公孙小娘转过脑袋。

    大娘点了自家妹妹额头一下,然后转(身shen)看向张百仁,目光关切道:“你的鬓角怎么出现了白发?”

    “天道!”张百仁苦笑:“这是人道的最后牵绊!”

    “已经这般严重了吗?”公孙姐妹闻言俱都是目光闪动,露出了担忧之色。

    “我已经斩断了血脉之(情qing)的因果,如今只剩下与你们的夫妻(情qing)缘,这是我最后的牵绊!”张百仁躺在藤椅上,眼中露出一抹感慨:“人道(挺ting)好,可惜神祗的意志太强大,我想反抗,但他们总是在默化潜移中影响着我。”

    听了张百仁的话,姐妹二人纷纷凑上前来,躺在张百仁怀中默然不语。

    过了一会,张百仁方才猛然站起(身shen):“不行,我要努力修炼,现在强敌越来越多了,精力越来越不够用。”

    张百仁摊开了(身shen)上的十(日ri)炼天图,周(身shen)太阳神火的气机与十(日ri)炼天图共振:“我一定要找到克制警幻仙姑的办法,不然警幻仙姑前世无数次轮回转世的积累,绝非我能对抗。”

    似乎察觉到了张百仁的心忧,天地间时空再次转换,张百仁念头一定,已经降临于太阳星中。

    天帝背负双手,周(身shen)气机涛涛,压得天下无穷魔神俯首。

    “十(日ri)炼天虽然威能无边,但却也缺乏攻击手段,朕观摩大(日ri)轨迹,领悟出了一门无上拳法”天帝猛然一拳挥出:“第一拳,金乌巡天!”

    “第二拳,十(日ri)炼天!”

    “第三拳,金乌灭世!”

    三拳,仅仅只是三拳。

    三拳下虚空化作虚无,以神血与太阳神火的力量作为驱动,太阳的意志作为锋芒,当可无坚不摧无往不利。

    就在此时,只听下方战鼓响起,一声咆哮直冲云霄:“天帝,你倒行逆施畏(日ri)晚,(欲yu)要火炼天下灭尽众生,今(日ri)你的死期到了!”

    “智慧魔神,你也敢与本帝做对!”只听得天帝不屑一笑,眼中露出了一抹嘲弄:“凭借一些小聪明,弄一些(阴yin)谋诡计来本帝面前耍弄,当真是活腻味了!尔等既然想死,那我就成全尔等,血祭我这大(日ri)神拳!”

    “杀!”下方摇旗呐喊,道道杀机冲霄而起。

    ps:感谢“终是梦”同学的万赏哈,加更推迟几天,最近太累了。<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妖娆炼丹师〕〔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