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婚宠〕〔养鬼为祸〕〔至尊鸿图〕〔军嫂来自小星星〕〔超级万能摇一摇〕〔大明寒门〕〔女权世界的男剑仙〕〔权力代言人〕〔北上伐清〕〔剑御星河〕〔超凡贵族〕〔重生之都市狂尊〕〔这个神豪很低调〕〔捡个狐仙做女友〕〔抱紧我舍弃我〕〔护妻狂魔:世子爷〕〔晚明之逆流而上〕〔身边之物变成了妹〕〔乱世江湖行〕〔仙之域兮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道门反击
    东海龙王一双眼睛看着世尊,过了一会方才道:“中土道门与佛门乃是死敌,如今佛门处于弱势,虽然有人世间皇朝相助,但却是依旧难以与根深蒂固的道门抗衡,世尊欲要借我佛门之力,倒也不是不可,只是不知世尊拿不拿得出叫我龙族心动的好处。”

    世尊闻言手指捻着念珠,一双眼睛看向中土方向,过了一会才道:“马祖!若我佛门得了大势,可以助你龙族降服马祖。”

    “成交!”东海龙王一拍手掌,眼中满是喜色。

    马祖乃是龙族心腹之患,对于龙族来说必须要铲除的存在,以前龙族对于马祖有力未逮,如今忽然有了外援,东海龙王看到了镇压马祖的希望。

    “不过,马祖与涿郡的那位莫逆相交,龙王不可轻举妄动,否则我佛门也是有力未逮”世尊轻声道。

    世尊就算再傻,也绝不会为了龙族去选择和张百仁硬拼,有一句话说得好,叫做投桃报李,佛门开法界张百仁不曾阻拦,关于张百仁的事情,世尊当然也不愿过多的与对方为敌。

    太原王家

    道门各路高真汇聚一处,只见王家老祖站起身,在大堂中央看着众人:“诸位,佛门得了朝廷支持,我等若想遏制佛门,却是有心无力,天子龙气之下阳神真人也不堪一击。事到如今,老夫倒有个策略,我等可以借涿郡的力量,用来遏制朝廷。”

    “王老祖,你这法子咱们不是没有想过,可惜涿郡哪位稳坐钓鱼台,根本就不肯插手人世间的凡俗之事,否则哪里还会叫佛门钻了空子!”灵宝派的老祖唉声叹气道。

    面对着破灭万法的天子龙气,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又能怎么办?

    “涿郡哪位不肯动手,但咱们可以逼他动手啊!”王家老祖笑眯眯道:“老夫若没记错的话,大都督坐下有两尊影子,乃是王家兄弟,其中一人整日里随大都督身边片刻不离,还有一位正在红尘中寻找洗去魔性的办法,咱们若暗中出手算计一番,不怕大都督不肯出手对付李唐。”

    “你是说在荆无双的身上下手?若被大都督察觉到踪迹,到时候咱们麻烦可就大了!”毫无疑问,此时有人心动了。

    “呵呵,你也说了,被大都督察觉到,咱们的麻烦可就大了,但若是不会被大都督察觉到呢?”王家老祖不紧不慢的道。

    “不被察觉到?”众人的眼睛一亮。

    心魔!

    修行中人最怕的是什么?

    不是武力高强神通广大的对手,而是无形无相,与自己本命而生的心魔。

    荆无双很早之前就已经触及到了至道境界的门槛,可惜……因为当初天音寺大和尚的搅合,使得自己突破的过程中无法安心定神,居然产生了心魔,虽然有大都督赐下的六字真言贴镇压,但却也知道如今情况越来越加不妙。

    确实是不妙!

    六字真言贴虽然玄妙无双,但却犹若大禹治水一般,堵不如疏。

    六字真言贴虽然可以镇压心魔,但心魔的力量每时每刻都在变强,若自己无法找到破解心魔的办法,只怕日后一旦心魔突破六字真言贴的镇压爆发出来,那必然是石破天惊的一击。

    从涿郡离开,荆无双一路南下,见惯了人世间的痛苦,看遍了滚滚红尘,可惜对于他那颗已经入魔的心来说,滚滚红尘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

    确实是没有任何用处,因为他的血已冷,心已是一片死寂。

    直到那一年,那一日,他遇到了她!一个命中注定,一定会相遇的女人。

    荆无双沦陷了,娶妻生子,这是每个人都要做的事情。

    有执掌法则之力的道门高真亲自出手,这是姻缘夙愿,亦是劫数。

    天宫中

    无数神祗隐匿在四面八方,无时不刻的关注着小村庄内的一切。

    “姻缘天定,无人能逃!”一位白胡子老者手中拿着书卷,在上方勾勾画画:“可惜了这般白白嫩嫩的姑娘!”

    “月老,你倒是有一手,就算至道武者都能被你暗算”一道影子来到了老者身后。

    “哼,这算什么!他算什么至道武者,而且其本身更有心魔缠身,想要算计他不难!比算计见神境界强者也难不到哪里!”月老并不一定是老人,也有可能是一个长着胡子的大叔,此时手中拿着笔墨勾勒,眼中露出一抹不安:“我说,这样真的不会被大都督察觉到什么不对吗?”

    “放心,你怕什么!咱们可是都在保着你呢!而且法则之力虚无缥缈,就算大都督想要查,也无从查起,不然你以为各家道门会做这等事情吗?”一边的老道不耐烦道。

    “那倒也是!”月老收拢了毛笔与书册,转身向天宫走去:“这里已经没我什么事了,接下来可莫要将我搀和进去。”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道门反击-->>(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那倒也是!”月老收拢了毛笔与书册,转身向天宫走去:“这里已经没我什么事了,接下来可莫要将我搀和进去。”

    说完话月老身形已经不见了踪迹,瞧着月老消失,道人也是身形消散在虚空中。

    满足!

    荆无双觉得对自己如今的日子很满足,任谁都不会想到,那个坐在庭院中编织着箩筐的男子,居然是威震天下的刺客世家老祖。

    此时的荆无双就像是一位普通老农,粗糙的双手编织着箩筐,在庭院内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子,正在院子里缝补着衣衫。

    小村庄安静祥和,朵朵炊烟升空而起,将小村庄渲染的安详美好。

    “夫君,来喝一碗汤水吧!如今天气热了,这是妾身煮的杨梅汤!”女子端着一碗汤汁来到了荆无双的身前。

    “多谢夫人!”荆无双接过陶罐,眼中露出了一抹笑容,将手中的杨梅汤一饮而尽,眼中露出一抹感慨:“小生能娶得小姐,乃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夫君说笑了,若非夫君将我自那恶少手中救下,只怕是妾身已经跳崖而亡了”女子温婉一笑。

    “爹!娘!你们看!你们看!孩儿又抓到了几只萤火虫!”一个五六岁的孩童自院子外跑进来,孩童虎头虎脑,脸上满是天真。

    “虎子,来看看爹给你做的小玩意!”荆无双自身后掏出一把木剑,递给了虎头虎脑的孩子。

    “哇,谢谢爹!这礼物我太喜欢了!隔壁家的小牛整日里拿着那把木剑在我面前炫耀,孩儿这回一定要叫那小牛吃瘪不可!”虎子欢快的在院子里跑了一圈,口中‘呵呵哈嘿’的不断舞动,仿佛一个侠客般,舞动着手中的木剑。

    村口

    一位锦袍男子身子哆嗦的站在那里,一双眼睛看着小村庄,眼中满是惊惶之色:“老祖,我……我……能不能不要是我!”

    “砰!”道人给了锦袍男子一脚:“为了家族,牺牲小我成全大我,你若是不肯做,后果你应该知道的吧。不单单你母亲、你的那些妻妾,甚至于你的家族,都要灰飞烟灭,你自己选择吧!”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金袍男子眼眶红肿,充满了不甘之色。

    可惜,没有人回答他的话。

    院子里那个男人是好惹的吗?

    自己去了,就是送死!

    能活着,谁都不愿意去死。

    “天宫已经传旨,你若死亡,可以成为本地的土地神!”过了一会老道方才又开口道:“你可莫要不知好歹!你不想做,有的是人想做!而且那人已经被心魔废掉了武道力量,你怕什么?没准你还有逃命之机呢!”

    锦袍男子闻言咬着牙齿,揉了揉眼睛,对着老道恭敬一拜:“叔爷,侄儿只求家族能善待我家中老少。”

    “你放心的去吧,此事若能成,你那一支必然会成为族中的大英雄、顶梁柱”老道不紧不慢道。

    “好!”

    锦袍男子咬着牙齿,看了眼远处的一群狗腿子,走出密林,眼中露出一抹疯狂之色:“小的们,都随我走!那对狗男女就在村子里,只要抓到那对狗男女,本少爷我重重有赏。”

    呼啦啦几十个小厮呼啸着向村庄而去,若有武者在此细看,必然会心中骇然,这哪里是普通奴仆,基本上全都为易骨境界强者,甚至于人群中的那三个头领,叫人看不透彻。

    “这便是那荆无双的家吗?”

    锦袍男子深吸一口气,眼中露出了一抹疯狂:“反正早晚都是一个死,倒不如趁机拼了!临死前表现的好一些,以后家人日子也好过。”

    正说着,大门忽然打开,一个虎头虎脑的孩童此时恰好推开大门跑了出来。

    “小崽子,往哪里跑!”锦袍青年一脚便将那孩童踹入了院子内,口中喷血翻滚。

    “住手,你们是什么人!”庭院中正在编制箩筐的荆无双见此一幕惊得猛然站起身,眼中露出了惊慌之色。

    “贱人,看你往哪里跑!你便是那贱人的奸夫吧,如今可终于被我逮住了!”锦袍青年面色狰狞道。

    “虎子!”女子一声疾呼,将那孩童抱在怀中,眼中满是骇然:“林屏知,你好狠毒的心肠,一个孩童你都不过放过,当真是禽兽不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