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空枢纽在漫威〕〔小佛神〕〔农家妞妞〕〔重生之万界神豪〕〔穿越玄幻武侠世界〕〔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我家主角爱乱跑〕〔九重天战帝〕〔末世裁决者〕〔钢铁直男直播登后〕〔极品兵王俏佳人〕〔超凡狂医〕〔乡村小医仙〕〔异能之猛兽〕〔修仙小神农〕〔阴坟邪咒〕〔魅妃宫略〕〔最五行〕〔明朝当官那些年〕〔恶魔宝宝:禁欲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丹炉纳洞天
    “魔血?”

    达摩闻言一个激灵,眼中露出悚然之色:“荆无双要凝聚魔血?师傅,还是早早镇压了事,若等事情闹大发了,只怕……只怕……。”

    “迟了!迟了!”世尊接连一叹:“他已经凝聚了第一滴魔血!”

    “啊!”达摩骇然失色。

    “待我屠戮九万九,必以魔血染青天!”荆无双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上方宫阙,眼中露出一抹癫狂之色:“哈哈哈!哈哈哈!受死吧!尔等高高在上自诩主宰众生的大人物,等着受死吧!”

    一阵阵狂笑震动虚空,震动了九霄苍穹。

    “九万九千九百七……九万九千九百八……九万九千九百九……”

    “魔血,聚!”荆无双周身黑雾居然化作了血色,逆转回流,顺着周身毛孔,重新向体内汇聚而去。

    “啊~~~”

    抽筋剥皮之痛,此时荆无双魔血洗练身躯,逆转元气,整个人周身不断在哆嗦颤抖。

    “砰!”

    李靖蓦然止住脚步,转身看向痛苦翻滚的荆无双,虽不知道对方发生了什么,但趁你病要你命,只见李靖转身猛然一拳向荆无双胸口打去。

    空气爆鸣化作了液态,荆无双倒飞而出,砸断了远处的山石。

    “哈哈哈!哈哈哈!荆无双,你受死吧!”李靖抽出腰间长刀,猛然化作闪电,向荆无双劈去。

    “噗呲!”

    黑色的血液喷溅,荆无双居然被李靖瞬间劈成两半,漆黑色血液在地上流转,化作了黑气在空中流转不休。

    “终于将这魔头斩了,不然还不知要造下多大孽!”李靖暗自松了一口气,正要转身往回走,方才走了三步,方才猛然转身,眼中露出了骇然之色。

    被自己劈成两半的荆无双,此时居然重新站立在场中,不断痛苦的翻滚哀嚎。

    李靖一愣,升起一股毛骨悚然之感:“我不是将他给劈成两半了吗?”

    自己确实是将他劈成两半了,但对方怎么又活了过来?莫非之前自己看错了,一切都是幻觉?

    “管你是不是幻觉,再杀你一次就是了!”李靖眼中露出了一抹杀机:“我就不信,这世上当真有人拥有不死之身!”

    说完话手中长刀卷起一道匹练,空气被劈开,形成了肉眼可见的真空后,再次如刀切豆腐一般,将翻滚的荆无双化作两半。

    “哐当!”

    长刀归鞘,李靖这回并不着急转身,而是继续看着荆无双的尸体,他倒要看看荆无双是不是在闹妖作怪。

    “这不可能!”

    下一刻李靖骇然失色,眼中露出了一抹惶恐,只见之前被自家劈开的两道尸体,此时居然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再次重新组合在一处,似乎自己之前劈出的一刀只是幻觉,仅此而已。

    “不用想了,你没看错,这是魔血!荆无双已经入魔了!”张衡的身形自远处走来。

    “入魔?”李靖闻言一愣。

    他虽然家世不凡,但却也不知入魔这个说法。

    “不用想了,你速速回转长安城禀告陛下吧。如今入魔的荆无双,只会越来越厉害,事到如今已经不是你能插手的!”张衡看着不断收敛体外魔气的荆无双,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

    事情麻烦了!

    自己等人只是谋划借助荆无双挑起大战而已,谁能想到荆无双居然入魔?

    “此事怕已经失去了掌控,还需早做准备才好!”瞧着入魔中的荆无双,张衡已经察觉到了不妙,远方一道人影走来,陆敬修手中拖着一个巴掌大小的丹炉:“前辈,老道手中丹炉内有净火,若能将此燎镇压,未必不能炼死!”

    张衡闻言面色凝重:“我之前与世尊斗法,已经遭受了创伤,绝非荆无双的对手,想要压制他怕是、有力不逮。他可是凝聚了魔血的存在,想要镇压谈何容易。除非世尊出手,世尊的掌中世界念动间无尽乾坤重叠,或许可以镇压了此瞭。”

    “不试试怎么知道!”陆敬修心中有些没底,这件事虽然不是他惹出来的,但毕竟他二人乃是道门的、泰山北斗般存在,若无二人默许,如何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这般大的漏子虽然由王家以及各道观挑起来的,但却是由整个道门默许。

    此时不论如何,二人都逃脱不得因果。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丹炉纳洞天-->>(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此时不论如何,二人都逃脱不得因果。

    “也罢,那就试试!如今他尚未完成蜕变,正是斩杀此瞭的最佳时机!”张衡手中三宝拂尘化作了一条绳索,在空中蜿蜒扭曲阵法流转,随即猛然向着下方翻滚的荆无双捆束而去。

    毫无反抗之力,荆无双便被那绳索捆束住,然后陆敬修趁机打开自家丹炉,对着荆无双一晃。

    只见荆无双毫无反抗之力的便被收摄了进去。

    张衡一双眼睛看着陆敬修手中的丹炉,眼中露出了动容之色:“好本事,你这丹炉居然熔炼了一方洞天,了不得!”

    “先生有所不知,我这丹炉内熔炼的乃是一座火焰洞天,其内尽数都是天地间的各种火焰,若无此洞天相助,老道怕是日子难熬了”陆敬修叹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说,你能将一番洞天炼制成寄托阳神的宝物,日后成就必然不可限量”张衡笑着道。

    “老祖且待,看我如何炼化这混账!”陆敬修盘坐在地,怀抱丹炉,此时眼观鼻鼻观心,一道道金黄色气机自其鼻孔中冒出,仿佛是火焰一般,弯弯曲曲的向怀中丹炉落去。

    “轰!”

    空气在轰隆作响,丹炉内传来了一阵阵惊呼,荆无双的惨叫即便是隔着洞天,也叫人忍不住为之心中一寒。

    造孽啊!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陆敬修口中念咒,额头见汗,但却迟迟不见丹炉中动静有半点的衰弱。

    “为何心中总有一种不妙之感!”瞧着陆敬修怀中熊熊燃烧的丹炉,一股不安自张衡心中升起。

    “休要伤我兄弟!”

    就在此时,一道影子自陆敬修脚下窜出,裹挟着雷霆万钧的力量,瞬间打在了陆敬修的身上。

    这一掌若落实,少不得陆敬修前去转世轮回,废掉这具肉身。

    好在陆敬修不愧是陆敬修,只见其身形居然化作了一张纸片坠落于地,真身出现在不远处,单手拖着丹炉,一双眼睛怒视着荆无命:“你是何人,为何对我出手?”

    “我是何人?”荆无命冷然一笑:“在下荆无命,被你抓入丹炉的是我兄弟荆无双。你若识相,就赶紧放了我兄弟,不然咱们今日必然月缺难圆。”

    “月缺难圆?好一个月缺难圆!你说丹炉中的人是你兄弟,那就好办了,贫道正要替那死去的将士亲人寻找苦主,你既然来了那咱们便要问你一个交代!”陆敬修不紧不慢道。

    “交代?我涿郡之人,行事从来都是喜怒由心,何须给别人交代!”说完话只见荆无命化作影子,猛然从陆敬修脚下钻出,向着其胸口刺去。

    “慢来!慢来!这位侠客还请慢动手,且听老道一言如何?”张衡手掌一招,荆无命的影子遁法居然被打破,场中一片光明,不见影子的存在。

    “你是何人?”见到张衡这一手将自己克制住,荆无命顿时面色一动,露出了凝重之色。

    “贫道乃教祖子嗣张衡,算起来涿郡的那位也要称呼我为一声祖宗”张衡不紧不慢笑眯眯道。

    “原来是张衡真人,你拦住我有何事?”荆无命闻言目光一动,对于张衡与张百仁之间的关系,他倒是知道几分。

    这位确实是张百仁祖宗级别的人物,是以一时间荆无命也不好发作。

    “你兄长入魔了”张衡叹了一口气。

    “入魔而已,以我家都督手段,想要将其唤醒不难”荆无命眼中杀机流转:“这绝不是他趁机镇压我家兄长的理由。”

    “入魔不是理由?”张衡一双眼睛看着荆无命:“若你兄弟凝聚了魔血呢?”

    “不可能!这不可能!这世上除了蚩尤之外,谁还能凝聚魔血!”荆无命瞳孔猛然一缩:“你可莫要诓我!”

    “是不是诓你,你顺着丹炉看看便知道”张衡叹了一口气:“那可是魔血啊,当年蚩尤为了炼化魔血,付出多大的代价?你家兄长与蚩尤魔神比起来,还差得远了。”

    南疆

    蚩尤一双眼睛看向中土,眼中露出一抹好奇之色:“魔血!不曾想如今这世道居然还有人凝聚了魔血。”

    “又有人凝练魔血了?”旁边奢比尸一个激灵。

    “这回中土不必咱们出手,自己就发生了大乱子,咱们还是干脆等着看好戏罢了!”蚩尤的眼中满是痛苦:“当年若非我凝练了魔血,如何会与人族决裂,最终使得事情不可挽回。”

    “不管怎么说,兄长都已经脱劫了,可如今有人居然又陷进去了!”奢比尸一双眼睛看向蚩尤:“话说,这魔血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叫世人这般忌惮?”

    “不可说,说了会有大因果的!”蚩尤面色慎重:“你日后一见便知其奥妙!但我却不可说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凌天至尊〕〔我的邻家空姐〕〔妖娆炼丹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