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她比蜜糖甜〕〔重生六零医品军嫂〕〔涅槃天骄〕〔梦境指南〕〔盛宠令〕〔都市开光眼〕〔我为什么这么皮〕〔当瓦罗兰遇上漫威〕〔御兽师的悠闲生活〕〔洛家天色有依人〕〔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孙小鹤的探灵日记〕〔神医弃女〕〔时光和你都很美〕〔六十年代小军嫂〕〔重生军婚:首长的〕〔汉之乱世英雄〕〔都市之科技霸主〕〔诸天投影〕〔超神武道副本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五百五十二章 赌斗
    果真

    听了张百仁的话,观自在气机顿时微微一动,虽微不可查,但却逃不过张百仁感知。

    “都督此言差矣,须知仙道贵生无量度人,这些妖兽开启灵智实属不易,能在懵懂中得到天地间的一缕造化玄机,已然得了天数,有气运加持。都督若枉造杀虐,只会断送了朝廷气数、折了自己运道,大隋必被天道厌恶”观自在脚踏波水,手中拖着一尊玉瓶,在玉瓶中一条翠绿的柳枝生机茂盛,看起来到有几分后世观世音菩萨的味道。

    听了观自在的话,张百仁嗤笑一声:“阁下好口舌,只是我却不听你的蛊惑之言,无非就是气运而已,折损了我在汇聚,但叛党余孽却不能不除!”

    说完后一挥手,身后军机秘府侍卫弓弩再次射出,只见观自在白衣飘飘,袖子浮动,居然在瞬间化作遮天之幕,将所有箭矢都挡在了袖子外。

    “都督且住手,可愿与贫道赌一番?”观自在声音急切。

    “赌?赌什么?如何赌?”张百仁见到观自在袖子忽然胀大,顿时瞳孔一缩,这一手有些意思,仿佛有了大小如意的影子,绝对是上古神术,张百仁不敢轻视。

    “贫道与都督论道如何?胜者留下败者退避”观自在面带笑容。

    “论道?阁下想要仅凭嘴皮子将我退去,未免太过于小瞧我,此事不妥!”张百仁扶着剑匣,连连摇头。

    烟雾中的观自在目光再次一转,手指伸出掐住了自家的一只柳叶,手指一弹那柳叶落在浮水中,居然凭空生根发芽,扎根于河道内。

    张百仁看的惊奇,观自在这两手神通举重若轻,隐约中有意无意向自己施加压力。不论是直接叫柳树生根发芽,还是令袖子变大挡住铺天箭羽,都是极为精妙的手段,至少张百仁所认识的人中,没有人能做到。

    “贫道在这河中心种下一株柳树,都督若能将柳树拔走,便算是贫道输了,贫道二话不说立即撤走,都督以为如何?”道人看向张百仁。

    张百仁心中略作思忖,自己修炼了青木不死真身,若比试别的或许还有些麻烦,但若比试草木之术,还真从没怕过谁。

    “比就比,这有什么!我若能将柳树拔出,你便就此退去,若拔不出本都督无颜留在此地”张百仁一步迈出下了大船,脚踏江水如履平地,不疾不徐的来到柳树前,只见这株柳树周身翠绿,生机浓郁,想来不是凡俗品种。

    张百仁手掌晶莹如玉,肌肤细腻,缓缓搭在了柳树的树干上,然后猛然发力:“给我起!”

    “嗯?”张百仁眉头皱起,柳树依旧不动如山。

    “好奇怪!这柳树锁住了水脉以及地脉,加持了方圆几百里的地脉,观自在好手段,如此已经近乎于至道阳神了吧”张百仁面色阴沉下来,瞧着立在风中衣衫摇摆的观自在,张百仁似乎察觉到了烟雾下那双眼睛里的自信,源于骨子里的自信。

    “就这么自信我拔不出柳树”张百仁心中火起,有些怄气:“我修炼青木不死真身,更有大椿树为根基,难道连区区一株柳树都无法拔起吗?即便拔不起来,我也要将其毁掉。”

    张百仁心中怄火,若就这般被人退去,灰溜溜离开此地,之前积累的名声可就全完了,一朝丧尽。

    此时张百仁心中火起,恶了白莲社以及眼前的观自在,心中火气不断升腾:“拔不出这株柳树,那我便毁了这株柳树,看谁先熬不住!你若舍得出,敢承担方圆三百里地脉、水脉被抽干的因果,我又有何不敢做的?”

    将剑匣背负在身后,张百仁运转青木不死真身,只见其肌肤渲染了一层淡绿色,仿佛一株晶莹剔透的水晶,耀眼灼灼,似乎造化所生的雕饰品,看起来便忍不住为之心动,想要摸一把。

    岸边群雄与水里精怪不断到处张望,瞧见张百仁周身升腾的异象,俱都露出惊奇之色,不过也不以为意,许多道功施展起来都自带某种异象,张百仁肌肤仿佛化作了绿色的水晶倒也不奇怪。

    看着一身晶莹剔透的张百仁,观自在愣了愣神:“何方玄功居然有如此异象,看来似乎有些眼熟,仿佛在哪里听到或者见过。”

    正寻思的空挡,张百仁一只手掌落在柳树上,青木不死真身疯狂运转,不断吞噬着柳树的生机。

    柳树扎根于地脉、水脉,张百仁抽调树木的生机,树木自然而然的抽调地脉、水脉之力。

    与寻常草木生机不同,这一株柳树内的生机居然带有某一种奇异属性,自家的大椿树之力居然无法将其化掉,双方自然而然并立在一起,隐约中带有一股竞争的味道。

    大椿树是生机,那这股力量便是玄妙莫测,无可定型,无形无相,不可捉摸、触及。

    “怪哉,这柳树是何来历,居然有这般属性,上古神物无数,即便当年上古人物也不能一一尽知,有些奇物倒也正常”张百仁不再多想,疯狂吞噬着柳树的力量,浓郁生机不断卷入体内,此时张百仁周身越加晶莹,自浅绿色化作深绿色,最后变成了墨绿色、并且逐渐向黑绿色开始转变。

    体内的力量不断压缩提纯,两股力量争锋碰撞间,滋润着体内的经脉。

    岸边观自在面色凝重,他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张百仁的道功在飞速增加,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他在借助我的柳树练功,好狡诈的小子”观自在暗中查探自家宝物,随即面色失色:“混账,居然抽调水脉之力,若被其抽光方圆三百里山脉、水脉,将此地化作死域,这诸般因果岂不是要我承担一半?平白的成全别人害了自己!”

    观自在手掌一伸,便要将柳树拔起,但拔起柳树便意味着认输,此时观自在终于感到了难缠,一时间进退两难骑虎难下。

    好在观自在也是果断之人,见机不妙手掌一招,柳树瞬间化为一枚翠绿色树叶落回手中,重新续接到柳树上:“都督,这局算是贫道输了!”

    张百仁看着空荡荡的河面,从运功状态中清醒过来,惋惜的叹了口气。观自在见机不妙已经撤走,若在给自己一段时间,青木不死真身必然大成,到时候就会发生质的变化,也不知会有何惊喜等着自己。

    “社主既然认输,那便退去吧”张百仁面孔逐渐恢复白色,背负双手脚踏河水,面对观自在依旧淡定从容。即便观自在修为比自己高,比自己厉害,但那又如何?自己代表的是朝廷,观自在建立白莲社,必然有所图谋,若动了自己,白莲社再无容身之地,面对着大隋官方力量,面对着处于巅峰状态的大隋,必然顷刻间土崩瓦解。

    “都督好手段,只是看起来有些眼熟,不知都督得了哪位上古大能的传承”白莲社主拖着玉瓶,眼中露出一抹好奇。

    张百仁笑而不语,只是伸出手做了‘请’的手势。

    白莲社主无奈,群雄注目下他绝对不敢反悔,只能道:“都督杀业缠身,日后当多做善事,免得坏了心性,误了道途。日后若有机会来我白莲社煮茶论道,贫道必然扫榻以待。”

    “希望以后不再遇见你,没想到湘南居然还有如此恐怖的人物,单凭手段比之至道未必会弱多少”张百仁心中嘀咕了一声。

    ps:盟主第五更,今天第四更奉上。手疼………呜呜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春晓〕〔最强医仙混都市〕〔武道大宗师〕〔不灭剑主〕〔一生为你空欢喜〕〔第一强者〕〔空间种田:冷酷王〕〔超级鉴宝师(风乱刀〕〔隐婚娇妻:老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