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她比蜜糖甜〕〔重生六零医品军嫂〕〔涅槃天骄〕〔梦境指南〕〔盛宠令〕〔都市开光眼〕〔我为什么这么皮〕〔当瓦罗兰遇上漫威〕〔御兽师的悠闲生活〕〔洛家天色有依人〕〔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孙小鹤的探灵日记〕〔神医弃女〕〔时光和你都很美〕〔六十年代小军嫂〕〔重生军婚:首长的〕〔汉之乱世英雄〕〔都市之科技霸主〕〔诸天投影〕〔超神武道副本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五百五十五章 打赌观自在
    对于衡阳刺史的话黑影没有回答,只是缓缓松开了手中的匕首,衡阳刺史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不过三五个呼吸已经化作了一滩脓水,唯有一副白骨穿戴着衣衫倒在脓肿之中。

    “杀你,是因为你该死”黑影沉默一会,方才再次消失在黑色的角落。

    才回到大船上,就听左丘无忌焦急道:“都督,出事了。”

    “什么事?”张百仁心中一动,突然血液翻滚,一股不妙的悸动扩散全身。

    “衡阳刺史一个时辰前死了”左丘无忌面色阴沉。

    “什么!”张百仁悚然一惊,随即怒斥道:“谁做的?岂有此理,居然敢刺杀朝廷命官,莫非在挑衅本都督的底线不成!”

    张百仁眼中雷霆汇聚,左丘无忌压低脑袋:“不知!凶手没有留下任何踪迹。”

    张百仁一个人站在大船上,看着船舱上悬挂的地图,就那般静静的站着,足足过了一盏茶时间,才从袖子里掏出一份折子:“复查!”

    “是!”左丘无忌接过折子。

    “带本都督前去衡阳刺史府邸前去吊唁”张百仁面色恢复了宁静,依旧安稳不动如山。

    军机秘府的大船连夜开往衡阳城附近的水域,登临衡阳刺史被害的大船上。

    “军机秘府都督张百仁到”有侍卫高声呼喝,船上一片安静,侍卫放下了梯子,张百仁面无表情的来到衡阳刺史遇刺之地,看着地上的那一滩脓水,恶臭味阵阵传来,此时骨头都开始变黑了。

    一双眼睛看向白骨双手的指节,确实是衡阳刺史无疑,张百仁深吸一口气:“反天了!”

    众人俱都低着头,此时整条船队压抑着一种沉闷气氛,张百仁手指敲击着腰带,围绕屋子走了一圈,二话不说立即离去,弄的衡阳官府众人愣了愣神,本以为张百仁会问一些话,不曾想居然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走了。

    回到船舱,退去了左右侍卫,张百仁拿起狼嚎大笔,缓缓在案几上写下一个‘杀’字,杀机冲天几乎要凝聚为实质,天空中云层为之动荡。

    “好恐怖的杀机,谁又惹了这位爷?”白莲社主端住茶水,悠然看着月色下波光连连的湖水:“不管是谁,对方倒霉是肯定的。若换个人来此或许会知难而退,但眼下这位剑道已经化入了骨子里,宁折不弯的主,如此做法只怕会激起对方更大杀机。”

    “社主”有人脚步放轻走进来:“衡阳刺史死了。”

    白莲社主愣了愣:“原来如此,到可惜了一位好官,死的太冤枉!”

    “谁做的?”过了一会白莲社主回过神来放下酒杯:“这是要捅破天啊!”

    “那帮只会躲藏在暗中老鼠做的”侍卫眼中闪过一抹不屑。

    “未必!那些人一直胆小谨慎,未必有如此魄力,或许有人暗中栽赃也说不定”白莲社主笑了笑:“我白莲社这回又能发一笔横财了,张百仁绝对不会甘心咽下这口气,到时候屠戮宗门各种宝物咱们可以大肆搜刮一番。”

    “有朝廷动手,好处哪里轮得到咱们?”侍卫诧异道。

    话语才刚刚落下,门外一阵急促脚步声响起:“社主,张百仁传来消息。”

    侍卫走出门将密信呈上来,白莲社主缓缓拆开,看了一眼后才嘴角翘起:“看到没有,机会来了。”

    “张百仁居然请社主出手”侍卫接过密信,顿时悚然一惊。

    “湘南那么大,高手数不尽数,张百仁一行人不过三千,撒入湘南还不够塞牙缝的,单凭张百仁之力怕是难以弹压湘南群雄,所以才不得不请我出手,允许我等暗中以军机秘府名声,屠戮十家湘南宗门、十家湘南氏族”观自在端起茶水喝了一口,话语淡漠似乎谈论的并非杀人之事,而是简简单单的杀鸡宰鸭。

    “社主,这种事情一旦传出,或者落人把柄,咱们白莲社难容湘南武林”侍卫面色难看。

    “你还看不明白”白莲社主放下茶盏:“我若不答应,只怕张百仁那小子必然心中难安。倒不如本座直接将把柄送到他手中,安他心神,待到大隋灭亡,我白莲社迅速占据湘南,就算他将消息漏出去又能如何?”观自在眼中满是傲然:“到时候兵荒马乱,这些门阀世界若敢搞事情,直接屠了就是,哪里有那般麻烦。”

    侍卫闻言一惊:“社主莫非要出手?”

    “既能安朝廷的心,又能壮大我白莲社,搜刮各大门阀世家的底蕴,还有人肯背黑锅,如此好事如何不做?”白莲社主缓缓站起身:“今夜便开始吧,明日应该可以完成了。”

    衡阳陈家

    大红灯笼高高挂,朱红色的大门前两尊大理石狮子端的威武霸道,镇压着陈家的风水。

    此时朱红色的大门紧闭,唯有两盏灯笼在缓缓摇摆。

    一袭白衣的观自在笼罩在云雾中,观自在就算再傻,也不敢真的漏了自己行迹,天知道暗中会不会有人觊觎,会不会留下漏网之鱼。

    朱红色大门自动打开,门房老丈一愣:“你是何人!”

    一根素白色手指缓缓点出,老人三魂七魄已经被一击打散,肉身却不见半点损伤。

    观自在在庭院内漫步,所过之处男女老少、主家仆人俱都纷纷栽倒在地,肉身不见丝毫损伤,但魂魄却已经消散,与张百仁血腥手段相比,观自在的手段无疑优雅了许多。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门阀世家没一个好东西,如今陈家气数已尽,理应斩尽杀绝满门老小一概不留”观自在声音中性,分辨不出男女。

    只见观自在手指不断点出,根本不给对方开口的机会,不过盏茶时间陈家庭院内满门老少尽数被诛杀的一干二净。

    搜刮了陈家的所有宝物,只见观自在抛出一卷手帕,那手帕化作遮天幕布,居然无限变大将所有宝物都裹了起来,化作拇指大小被观自在拿在手中。

    “都督既然来了,那便出来吧”观自在不紧不慢道。

    “社主好手段,一指打散人的魂魄,不知社主这一手有何门道”张百仁面带好奇之色。

    观自在得了宝物,心情好得很,也不厌其烦的解释起来:“此一指唤作当头棒喝,乃上古佛家点化愚夫的手段,贫道拿过来作他用,倒也使得顺手。”

    听了观自在的话,张百仁顿时汗毛竖起来:“度人的法门能被你化作杀人的手段……你可是独此一份。”

    “听人说都督得了广成子的番天印诀,都督若想要此神通,到可以拿广成子的番天印诀与我交换”观自在面带笑容,虽然张百仁看不到,但他却是能感觉到观自在站在那里笑。

    “本都督获得广成子传承乃是秘密,隐秘中的隐秘,你如何得知?”张百仁愣住了。

    观自在轻轻一叹:“本来贫道也想着去崆峒山走一遭,只是那待我赶去后广成仙府已经化作了废墟。前些日子听人说都督施展了一门印诀,威能奇大无比,有镇压万物之力,除了番天印,贫道想不到其余法门。”

    “你倒好见识,本都督不但得了广成子传承,更是得到了白帝传承,你要不要见识一番”张百仁面色阴沉道。

    “都督真无趣,玩笑话也开不起”观自在摇摇头,向着大门外走去:“今夜便替都督料理了这名单上的势力,还请都督静候佳音吧。”

    ps:盟主更第七更……好累哦,要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君少心头宝,夫人〕〔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春晓〕〔最强医仙混都市〕〔武道大宗师〕〔不灭剑主〕〔一生为你空欢喜〕〔第一强者〕〔空间种田:冷酷王〕〔超级鉴宝师(风乱刀〕〔隐婚娇妻:老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