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与老师同居:风流〕〔超级英雄制造仪〕〔九天仙捕〕〔东京名侦探〕〔水墨田居小日子〕〔重生1990之隐形富〕〔东方玄奇故事〕〔三人行必有女汉子〕〔四重分裂〕〔韩先生,情谋已久〕〔无限寻真〕〔炼尽乾坤〕〔系统的神级小店〕〔穿越者退散〕〔极品修仙神豪〕〔阅读封神系统〕〔大权道〕〔我,神明,救赎者〕〔工业造大明〕〔重生之带娃修仙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五百六十五章 禹王鼎杀机
    船舱中

    张百仁手指把玩着蝎子精,难得没有运转道功,而是一双眼睛看着不断倒退的河水,双眉微微簇起,心中暗自思忖着九州鼎的消息。

    九州鼎身为禹王锻造而出的至宝,张百仁将其视为内定之物,任何人染指唯有死路一条。

    “一只禹王鼎为我带来了至宝息壤,相助我凝练出大地本源,成就了土行之力,不知剩下的八只禹王鼎内还有什么惊喜在等着我,禹王鼎本身并无神异,重要的乃是禹王鼎内的神物,这宝物我即便得不到,也不能叫别人得去!”寻思到这里,张百仁将蝎子精收起:“先秦时期荆轲的后裔易容之术无双,令人防不胜防,不愧是可以刺杀始皇的存在,我如今道功卡在玉液还丹门槛,想要突破千难万难,不彻底将四道剑胎吸收魂魄根本就无法汇聚化作阳神,想要去伪存真看破虚妄却是难啊!还要靠你替我把把关,我若死了,你定然是被人抽筋扒皮练成大药的下场。”

    蝎子精在张百仁的衣袖里死死抱住其细腻肌肤,仿佛没有听到张百仁的话一般,只是安静的抱着。

    张百仁掐了印诀,感应一番三阳金乌大法,那十只金乌居然距离太阳星越来越近,也是这十只太金乌运气不错,居然当真进入了太阳星的笼罩范围,道行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增进,周身血脉不断洗涤快速返祖。

    “这世界越来越有意思了!”张百仁眯上眼睛,心神沉入龙珠中,不断接受着祖龙的记忆。

    时间悠悠过去了七日,这一日大船靠岸,远处一阵嘈杂之音传来,纳兰家船队的管事走上来在门外恭敬一礼:“都督,溧阳到了;”

    “嗯?”张百仁睁开眼,周身墨绿色光辉一闪即逝,屋子内仿佛来到了夏季,温暖如春充满了勃勃生机。

    “纳兰静到了?”张百仁打开门看着那管事。

    “已经在码头候着”管事恭敬道。

    张百仁点点头,看着热火朝天人潮滚滚的码头,瞧见了几位隐匿自暗中的军机秘府侍卫在对着自家打手势。

    “朝廷高手的速度倒是快”张百仁心中思忖,随着管事下船钻入了一辆马车,一阵香风袭来,一袭蓝衫的纳兰静笑语盈盈的看着张百仁:“都督安好!”

    “有劳纳兰姑娘,宝藏所在之地本座分文不取,只要那禹王鼎,剩下所有财物俱都归属纳兰家”张百仁上下打量纳兰静,此时纳兰静周身水波滚滚,若非身有异宝便是修炼了了不得的神通,纳兰静周身一举一动与虚空中水雾应和,端的厉害。

    看着张百仁,纳兰静捂嘴一笑:“都督倒是大方,那小女子替纳兰家谢过朝廷。”

    纳兰静中了自己的五神御鬼大法,张百仁倒不介意纳兰家壮大,纳兰家背景不凡,自己早晚有办法叫纳兰静接管纳兰家,掌控纳兰家背后那庞大的财富,到时候一切还不都是任由自己予取予求。

    二人来到纳兰静别院,端坐在凉亭上,纳兰静白皙细长的手指自袖子里掏出一卷地图,地图样子有些老旧,一副山水河图缓缓在张百仁眼前铺开。

    “这天下各大势力,从未放弃过对于上古流逝隐秘的追究,禹王鼎作为五帝标志性的宝物,各大家族、势力一直暗中不断追寻啧啧不倦,我纳兰家先人一步,终于打听到了禹王鼎的埋葬所在,只是却不敢擅动,当年禹王鼎在敦煌出世带来的风波依旧叫人毛骨悚然,这绝对不是某一家能应付的,如今大隋龙气鼎盛,所有妖邪销声匿迹,一旦大隋衰退,那跑出来的干尸、鬼神必然会作乱天下,卷起腥风血雨,禹王鼎开启可不是那么容易啊!尤其是自从上次禹王鼎出世之后,天下间再次卷起禹王鼎的热潮,各大家族各使神通手段再次挖掘禹王鼎踪迹,咱们此次行动未必能瞒得过那些各大家族。”

    张百仁眯着眼睛,背后剑匣内诛仙四剑微微一阵抖动:“禹王鼎关乎天下正统,决不能落入各大家族手中,谁敢染指禹王鼎,只有死路一条!禹王鼎既然寻到,咱们稍作休息,明日即刻上路,此事不能耽搁。”

    “那我下去安排”纳兰静点点头,看着张百仁两条眉毛仿佛两把利剑能斩破苍穹,不由得心中一惊,暗自道:“这小子好大的杀气!”

    纳兰家客房别院,张百仁手中拿着密信,心中暗自思忖,过了一会才道:“军机秘府不愧是军机秘府,一切皆已经打理妥当,只待明日出发。”

    第二日天刚亮,就听门外侍女道:“道长,小姐吩咐该上路了。”

    随着侍女走出去,便见到几十位好手已经准备好,面色恭敬的侍立在马车旁,这几十位好手筋骨已经锻炼拉伸到了极限,即便是隔着衣衫也能感受到那股阳刚的血液在不断流淌,仿佛大江奔腾。

    不出手没有人能看破对方境界,也不知道这其中隐藏着几位易骨强者,纳兰家一次出手便是几十位易筋大成武者,手笔不小。

    上了马车,纳兰静女做男装,一双漆黑的眸子仿佛宝石,波光流转:“此行怕是不甚妥当,昨晚有探子来报,暗中有不明之人在庄园外窥视,只怕禹王鼎消息走漏了。”

    张百仁一愣,随即摇摇头:“无妨,只要来人不是见神不坏,于我来说都是蝼蚁草芥。”

    马车辘轳,张百仁与纳兰静一路闲聊出了溧阳城,有侍卫走过来道:“小姐,这些家伙果真听到了风声,居然有阳神高手亲自暗中尾随,咱们兄弟即便发现对方踪迹,也无可奈何。”

    “阳神高手!”纳兰静声音凝重起来。

    “继续赶路!”张百仁眼中剑意在酝酿,对于阳神高手,他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应付。

    一路走走停停,一日走了几十里,进入荒芜人迹的深山老林,有道人身形飘忽来到马车外:“小姐,到了!”

    纳兰静看向张百仁,张百仁精神一震走下马车,看着那身形飘忽的人影,心中暗自一惊:“伪阳神!”

    伪阳神便是这个世界的阳神,千万不能因为对方带有一个‘伪’字有任何小瞧。

    “便是这座山中,这大山的山底有一座大型祭坛,乃当年禹王祭天所留,其中一座禹王鼎便在此地,据说乃是大禹为了镇压一位莽荒高手。当年禹王整治天下河道,遇山开山遇水定水,端的霸道,不知多少山水精灵被镇压斩杀,此地值得禹王利用九鼎镇压,必不是寻常之物,素闻都督剑术无双,乃天下杀伐之最,若有上古老怪存活,还需都督出手斩杀”纳兰静轻声道。

    张百仁眼中剑意缭绕,扫视周边虚空,过了一会才道:“禹王鼎本座势在必得,谁敢阻我唯有死路一条。”

    周边那一道道隐晦的气机瞒不过张百仁的眼睛,不过好在朝廷也不是没有准备,军机秘府侍卫早就在暗中潜伏。

    山林间

    拓跋愚身披兽皮,周身一道道银白色蜈蚣到处乱窜,所过之处不知多少毒物瞬间枯死,成为了那蜈蚣的养料。

    “禹王鼎!真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等好处能落在我头上”拓跋愚面带笑容,身形缓缓消失在山林间。

    “禹王鼎!”虚空中一道道气机在不断穿梭,阳神、鬼神、武者在暗中潜行。

    “张百仁,你的死期到了!”

    “诛杀张百仁,夺取禹王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帝国萌宝:奔跑吧〕〔凌天至尊〕〔君临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