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神武二代〕〔若你还在爱我〕〔靳少强宠小逃妻〕〔天才修行者〕〔农女为商:驯夫有〕〔一吻成瘾:总裁老〕〔99亿闪婚:豪门总〕〔女王心尖宠:恶魔〕〔星际麒麟〕〔重生军嫂逆袭记〕〔人与非人委员会〕〔前方有舰娘出没〕〔灵剑尊〕〔妃常调教之世子有〕〔侯府商女〕〔海贼王之大將为攻〕〔我的师傅是林正英〕〔乡野春情〕〔海贼之副船长红心〕〔最后的巫族守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十八章 伥鬼
    ,更新快,,免费读!

    见到张百仁一剑斩来,宇文城都手中长刀猛地劈出,不过劈的不是张百仁,而是自家身后的空挡。

    宇文城都敢肯定,自己从未见过这么璀璨的剑意,从未见过这般纯粹的剑意。

    与前一段时间相比,这小子的剑道又有进步了,而且进步的不是一点半点。

    “这变态”宇文城都嘟囔了一声,手中的动作丝毫不慢。

    宇文城都的刀快,但是张百仁的剑更快,瞬间洞穿了宇文城都身后突厥士兵的喉咙,一股热血喷出,落在了宇文城都的脖颈上,唬得宇文城都一个激灵。

    “将军,那小子真是厉害,这么一会,已经斩了杀数十人!”突厥阵营的后方,突厥大将与萨满注视着战场。

    若是张百仁在此,必然会发现此人就是上次做法,飞沙走石的那个突厥修士。

    “中原果真是人才辈出,人杰地灵,我突厥若是能攻占关内,何愁不兴!”那将军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犀利的长剑,轻轻一叹:“今日若是不能将其除去,几十年后我关外又多了一位大敌!”

    “属下明白,这小子剑道虽然厉害,但修为太过于浅薄,将军请看我手段”萨满手中拿了一个黄皮葫芦,葫芦上黑褐色的血液画出的道道符文已经干涸,似乎是存在了很久的年月。

    “下属养了一只伥鬼,本来不曾有多大用处,这乱军之中也难以改变战局,没想到居然为这小子准备上了”萨满嘿嘿一阵冷笑,猛地扒开葫芦盖子,只见那一股黑烟飞出,霎时间卷入了战场中,不见了踪迹。

    “将军且等着好消息吧”萨满不紧不慢道。

    突厥将军闻言不置可否,一双眼睛看向隋军的阵营,眼中战意凝聚:“不知道这些年于俱罗有没有长进,本将军有些手痒了。”

    “将军,现在还不是交手的时候”那萨满苦笑。

    “本将军知道,不过你的伥鬼似乎是失控了”将军一双眼睛看着战场。

    “嗯?”萨满一愣,连忙向着战场看去,只见那伥鬼进入战场,见人就扑,一旦被伥鬼劈中,士兵顿时一呆,动作迟缓,被敌人给斩了脑袋。

    这伥鬼不分敌我,突厥人也好,还是隋朝的将士也罢,死一个换一个,随着将士死亡,一身精气瞬间被伥鬼吸收,伥鬼所化的黑雾居然强大了几分。

    那萨满见了自家伥鬼的动作,气的差点吐血,手中拿出一条不知何物制成的黑色皮鞭,猛地对着手中葫芦抽打了几下,只见战场中的伥鬼一声惨叫,猛然向着隋朝军士扑了过去。

    伥鬼过处,阴风刮起,即便是热血抛洒,也依旧叫人觉得寒冷,心生寒意。

    “突厥人总是做一些伤天害理之事,这等蓄养伥鬼之法,折寿十年,这祭祀对自己还是真够狠的”于俱罗下面的人群中,一位身穿道袍的男子眼睛微微眯起。

    “伥鬼?道长可能降了这伥鬼?”于俱罗看向道士。

    道士闻言苦笑:“将军为难贫道了,这里是战场,施展不得手段,如何降服那伥鬼?”

    于俱罗点点头:“却是如此,战场之中人多手杂,伥鬼来去自如,化作清风,想要降服确实是难上加难,本来这伥鬼也不算什么,我军中偏将随手可破,只是这战场人影重重,伥鬼狡诈,追赶不及啊!”

    “将军赎罪,我等乃是正道修士,只修大法,不修这等小术,免得误入歧途,不曾想今日居然被这小术难住了,若是寻常,只需贫道一卷经文,便可将其炼度,如今……”看着战场中的层层人影,道士苦笑:“贫道肉身孱弱,入了战场,必然是缺胳膊少腿。”

    “道长莫要自责,区区伥鬼罢了,我家兵家也有秘术,只是看那突厥似乎有大动作,眼下不便发动罢了”于俱罗不紧不慢道。

    突厥军中,看着张百仁长剑挥舞,不断有人葬送性命,将军顿时面色再次难看几分,祭祀急忙拿出皮鞭,对着那葫芦狠狠的抽打了几下,一口口水喷到葫芦上:“你若是再不遵命,老夫便将你打的魂飞魄散。”

    见到祭祀动了真怒,那伥鬼心生畏惧,向着张百仁扑了过去。

    此时张百仁沉浸于剑意增长的意境之中,在这杀戮中,对于诛仙剑诀的领悟居然仿佛是犹若神助,飞快增长。

    就在此时一阵阴风袭来,一边的宇文城都笑了:“这是那个蠢货,居然也敢拿伥鬼来你家大爷面前玩耍,今日便叫你有去无回,二位莫要担忧,看我斩了这伥鬼。”

    宇文城都随手一点自家长刀,身上的伤口血液在长刀上一抹,只听得一声尖锐惨叫,那阴风瞬间败退,钻入了不远处一位隋军体内。

    “噗嗤”

    隋军一愣,被突厥骑兵砍了脑袋,只见那伥鬼出来之后,居然完好如初,之前的伤势瞬间痊愈。

    “这伥鬼与寻常的伥鬼似乎有些不一样啊,寻常的伥鬼在我这一刀下早就应该魂飞魄散了”看着那倒下的隋军士兵,宇文城都面色阴沉:“小爷我已经开始易骨,居然奈何不得区区一只伥鬼,若是传出去,岂不是要叫人笑掉大牙!”

    这是打脸啊,打他宇文城都的脸!

    宋老生易筋尚未大成,宇文城都已经开始易骨,可见双方之间的差距,穷文富武绝对不是说说,宋老生资质绝对不比宇文城都差,不然也不会被于俱罗看在眼中,收之于门下。

    “宇文城都都开始易骨了,那他父亲宇文化及现在是什么境界?”张百仁一愣。

    宇文化及身为隋炀帝的爱将,一身武道修为绝对不弱。

    不过张百仁并不担心这个,修道只要有足够的物资,再有名师指点,可比武道容易多了,当年张百仁说自己五十岁之前玉液还丹,是指在那种贫寒的条件下,身体营养跟不上,若是有足够的物资,张百仁敢肯定,隋炀帝死前自己应该能够重回巅峰,练成阳神!不过这剑诀太过于晦涩,张百仁就怕资源够了,自己卡在了剑诀上,那可就悲哀了。

    宇文城都面色阴沉,手中长刀舞动,空气中划过阵阵爆鸣之声。

    易骨,不是简单的锻炼骨头,而是改变骨头的质量,未必脱胎,但却一定换骨。

    脱胎换骨,可见换骨境界的重要性,那是由人到非人的逐渐转变起点。

    “这伥鬼居然是冲着他们去的,只是为何区区一只伥鬼居然在cd的刀下没有消亡”于俱罗看向了道士。

    道士一双眼睛仔细的盯着战场,随即面色难看:“真是混账,这突厥祭祀犯了忌讳,贫道必然不能容他,居然将一鬼双炼,好狠毒啊,这种鬼物根本就无法炼度,一旦炼度,便是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的下场。”

    “一鬼双炼?”于俱罗闻言一愣,表示不懂,自己专心武道,对于修士那些鬼神之类,于俱罗都是不大看得起的。

    “和将军说了,也说不明白,日后我非要斩了这萨满不可”道士恨得是咬牙切齿。

    “那如何对付这伥鬼?”于俱罗道。

    “怕是没法对付,cd虽然武力不错,但想要斩杀这只伥鬼,怕是不成!”

    乱军中

    张百仁对于周边的情况仿佛是视若未见,依旧在不断的参悟着剑意,斩杀着突厥的士兵,若是有人细心观看,定会发现被张百仁斩杀的士兵,一定是魂飞魄散,彻底泯灭在这世间了。

    张百仁的剑道剑走偏锋,非正道所为,若是被那些道家高人碰到,少不得来个开度,或者是降妖除魔不可。

    “师弟,你行不行啊!你这音爆刺得我耳膜疼”宋老生揉了揉耳朵。

    武者并不是出手速度快过音速,就会产生音爆,而是要快过音速很多才行,至少是在易骨境界走了很远。

    听了宋老生的话,宇文城都顿时面色有些挂不住:“你着什么急,区区伥鬼罢了,随手便可斩杀!你且看我手段!”

    说着话,宇文城都面带狂怒,再次一刀向着那阴风斩杀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九龙刀帝〕〔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