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倾世狂妃:绝色邪〕〔蚀骨缠绵:痴情阔〕〔逍遥侯〕〔我从末法来〕〔迷失战境〕〔女帝归来:暴君榻〕〔安晴的视界〕〔妖帝撩人:逆天邪〕〔天下第九〕〔无疆〕〔创神纪:女王有毒〕〔诸天投影〕〔都市至尊刀圣〕〔汉当更强〕〔奇迹的召唤师〕〔荣耀王者王者荣耀〕〔霸道总裁宠翻天〕〔烈血都市〕〔英雄联盟之套路至〕〔七十年代大佬生涯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二十章 兵家秘术
    ,更新快,,免费读!

    鼓声时而细密,时而弥缓,节奏怪异,伴随着鼓声,一股怪异的香气居然逆风向着战场中飘了过来。

    “有人做法!”张百仁猛地睁开眼,二话不说撒丫子就往后跑。

    张百仁可以跑,但宋老生与宇文城都却不可以,二人都是军中将领,若敢逃跑,只怕身后的监军会第一时间砍下他们的脑袋。

    “突厥撤兵了!”张百仁站在大军后方,只见其奇香之中,点点金色的粉末落在了地上,被尸体沾染。

    “这是要干什么?”张百仁一愣。

    还不待张百仁想明白,只听得鼓声停止,一阵急促怪异的乐器之音响起,只见地上本来死掉的人体居然‘活’了过来,此时缓缓站起身,转身向着身后的大隋士兵扑了过来。

    电波死亡,身体内的细胞、能量要好久才回张百仁可以跑,但宋老生与宇文城都却不可以,二人都是军中将领,若敢逃跑,只怕身后的监军会第一时间砍下他们的脑袋。

    “突厥撤兵了!”张百仁站在大军后方,只见其奇香之中,点点金色的粉末落在了地上,被尸体沾染。

    “这是要干什么?”张百仁一愣。

    还不待张百仁想明白,只听得鼓声停止,一阵急促怪异的乐器之音响起,只见地上本来死掉的人体居然‘活’了过来,此时缓缓站起身,转身向着身后的大隋士兵扑了过来。

    “居然这么短的时间能控制死去的尸体,不知道是什么法术,代价定然不小”张百仁摇了摇头。

    其实有这种术法并不是不可以理解,在前世医学理解中,人的死亡只是脑电波死亡,身体内的细胞、能量要好久才回逐渐自我毁灭,而此时对方的术法却是直接将那些死去将士体内的潜能挖掘出来,以一种怪异的波动来引起尸体共振,形成尸体的意识,发动攻击。

    解释起来麻烦,但实际上用科学的道理也能解释的通。

    就像是换肝脏,在古人看来不也几乎近似于神通?

    二十一世纪的科学走了弯路,古人是直接掌控这种力量,而不是靠着外界的各种器械。

    “布阵”于俱罗面色平淡,不为所动,隋军似乎早就见惯了这种场面,于俱罗一声令下后,瞬间按照阵势布好。

    “这是什么阵法?兵家秘术吗?”张百仁暗自惊疑,只觉得那阵势布下之后,战场的气氛瞬间一变,然后场中无数尸体冲入了军阵之中,一轮冲杀之后,再次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其中的原理张百仁一点都不懂,兵家的秘术在前世早就失传了,唯有丁点皮毛遗留下来,被众人当做瑰宝。

    “蛮夷之地,也就这点招数,不过若是换一个将领再此,少不得一阵大乱,损失一些兵马。大将军手下的兵马乃是大隋最精锐的士兵,身经百战,都是经过兵家严格训练,才能破开对方的术法,不然今日麻烦可就大了”一位监军士兵来到了张百仁身前,扶住了张百仁。

    “多谢!”张百仁一笑。

    “小先生这回立了大功,可谓是一飞冲天,必然成为军中红人,日后还要多靠小先生照顾”那监军嘿嘿一笑。

    张百仁点点头:“照顾谈不上,大家相互扶持,不知阁下名讳?”

    “我姓马,小先生叫我马有才就行”那士兵嘿嘿一笑。

    “有才?看你牙尖嘴利,倒是有些才气,可能识文断字?”张百仁道。

    马有才脸一红:“小先生莫要开玩笑,军中识字的人也不过是十指之数,我不过是一个土包子,哪里懂得识文断字?当年家里穷、正好赶上兵役,就来军中混口饭吃,与其饿死,还不如战死!”

    听着马有才的话,张百仁面色凝重,看着场中拼杀的士兵,这些士兵有的是被强行抓来的,有的是要被饿死活不下去的,就如马有才一般。

    “跟着我混,光会打架可不行,要识文断字才可,我见你激灵,你日后每日随着宋老生出了大营,来山中与我识文断字,你即便是以后不跟着我,退役之后也可做个教书先生,或者是账房管家,也是不错的”玉独秀笑着道。

    “识文断字?小先生没有开玩笑,我这个大老粗也能识文断字吗?”士兵身子都哆嗦了,在这个门阀把持的世界,识文断字对于普通人来说,都是一个梦想!可想而知,那些寒门弟子的艰辛!

    张百仁拍了拍的士兵的肩膀,没有多说,一双眼睛看着战场,不过是一炷香的时间,战事已经结束,突厥退了去,于俱罗也没有追赶。

    “走,随我去战场走一圈”张百仁用长剑做拐棍,随着士兵来到了场中,看着倒地的尸体,此时看不出任何异样,除了身上多出无数刀伤。

    “唉!”看着战场中的魂魄,张百仁无奈一叹,战场之中的魂魄是无法离开这里的,甚至于无法转世投胎,战场就像是一个大阵、一个封闭的磁场,将所有的战魂都禁锢在这里,白白等死。

    鬼魂也有寿命,也不能打破天地规律。

    “可惜我炼度修为不够,不然可以助你等投胎转世,尔等都是我大隋的好儿郎啊”张百仁无奈一叹。

    宋老生与宇文城都此时凑了过来,看着浑身是血的张百仁,宋老生道:“小先生这般样子,回去怎么交代?”

    张百仁一拍额头:“怎么办?我倒是忘了这茬!”

    “不妨事,先在军中洗漱,换了衣衫再回去也不迟”宇文城都道:“小先生今日表现将军可是瞧在眼中,待到军中杂事了却,将军必会请见。”

    看着宇文城都那眼巴巴的眼神,张百仁视作不见,心中清楚的很,这些门阀什么德行,他心里有数,都不是好东西,狗眼看人低,不拿人当人看,谁要是信了门阀的那一套,可就是离死不远。

    张百仁犹记得初见宇文城都之时的一拳,那是何等漠视生命,与这种人深交,也不过是与虎谋皮,还需多多提防。

    在宋老生的殷勤侍奉中,张百仁换洗了身子,看着大帐外候着的马有才,张百仁道:“马大哥,进来吧!”

    “小先生有礼了,当不得马大哥,小先生若是看得起我,只管叫我一声老马或者是有才都行,万万当不得大哥的称呼”士兵走进来,看也不敢看一边的宇文城都与宋老生。

    “小先生这是?”宇文城都一愣,上下打量着马有才,看不出有什么出色之处。

    “这小子还算是激灵,与我有些缘分,日后二位再出大营,尽管带上,我答应了教其识文断字”张百仁不紧不慢的擦拭着长剑。

    “还请二位将军日后多多提携”马有才恭敬道。

    宇文城都转过身,没有多说,宋老生上前扶起那士兵:“行了,坐下说吧!”

    “末将不敢”那士兵拘谨。

    宋老生也没有多说,隋朝等级制度可不是一般人敢打破的。

    擦试好了长剑,张百仁看了三人一眼,走出大帐:“行了,战后的点卯、统计可少不了,我就不给你们添乱了。”

    说着话,张百仁一个人走出大营,马有才趁机告退,大帐内留下了宋老生与宇文城都,二人对视一眼,默不作声。

    “贤弟感觉如何?”淮水水神依旧站在山头没走。

    “杀人一通,心中好生痛快”张百仁摸着下巴。

    “贤弟可真了不起,记得我身前可是连鸡鸭都不敢杀的,贤弟居然将杀人当成乐趣,啧啧啧……”淮水水神口中啧啧有声。

    张百仁闻言一愣,心中愕然:“自己第一次杀人,居然什么反感都没有,反而充满了乐趣,这是不是有些变态?”

    一边的淮水水神道:“贤弟,为兄有一句话,不知道当不当说!”

    “咱们兄弟有什么客套的”张百仁笑了笑。

    “那我就不客气了,贤弟……须知天仙大道才是正途,今日看贤弟手段,却是剑走偏锋,居然走了剑仙的路子,只怕几十年后,无常到来,依旧是一场空!人世间纵横无敌,皇权富贵,也不过是一场梦幻,可惜了贤弟的资质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圣女之路〕〔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惊世战帝〕〔君少心头宝,夫人〕〔龙裔的轨迹〕〔春晓〕〔逆天炼丹师:妖神〕〔一生为你空欢喜〕〔电影世界的魔法学〕〔霸宠甜甜圈:夜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