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骷髅来也〕〔科技戮仙〕〔毒医杀手妃〕〔难道我是神〕〔最初的寻道者〕〔大夏纪〕〔99次心尖宠:薄帝〕〔绝地氪金〕〔诸神共主〕〔最强妖锋〕〔哈利波特之学霸无〕〔西游之金乌大圣〕〔猎杀千年〕〔木叶的不知火玄间〕〔你可能看了本假火〕〔逆流2004〕〔三国之武魂通天〕〔卫临巅峰〕〔飞剑问道〕〔刀客的位面之旅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四十九章 真水钵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卷 第四十九章 真水钵</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无意中领悟到了杀戮剑意的精髓,叫张百仁不知道省下了多少苦功,日后修炼其余三道剑胎不敢说,这戮仙剑胎必然是顺风顺水。

    “真水玉章”张百仁看着手中的真章,却不知道自家那倒霉大哥比自己更倒霉,还在等着自己去救援呢。

    上古水神统摄天下万水,乃是所有水神之首,对于水之理解简直到了一个恐怖的境地,天下各路水神莫有能超出其右者,这覆海大阵更是水神专门为了克制水系神祗的手段,自然不是水神能破解的。

    术法好成,神通难练。

    一个人大概一生能练成一种神通,已经是邀天之幸,两种神通需要机缘,三种神通之上者,简直是少之又少。

    比如说张百仁,他的神通就是剑道神通,剑道通玄玄妙莫测,具有无匹伟力,只是张百仁这半吊子修炼时间还不足一年,自己的剑胎才刚刚凝聚,尚且不能发挥出剑胎的力量而已。

    看着眼前的真水玉章,张百仁不断参悟,开始观想结出法印,只是法印一结出之后,张百仁就感觉到了不同。

    “不对啊,按理说这真水玉章没有个十几年几十年是休想窥得门径,但是为什么我凝聚真水的速度会这么快”张百仁看着体内不断快速凝聚而出的一丝丝真水,顿时震惊当场。

    这小子也不想想,真水何其珍贵,自古至今,就算是上古的水神也没有奢侈到泡在真水中修炼啊,而且还是真水中最为难缠的溺水。

    不错,这溺水也是天地间真水的一种,而且是最为难缠的一种。

    “这就成了?”张百仁按照玉章操控真水,居然可以在水中缓慢游动,甚至于能借得一丝丝力量,半个时辰之后,张百仁感受着体内窍穴之中的一股溺水正气,这股溺水气机始终盘旋在丹田中,与真气交融,却互不影响,剑道真气过处,真水瞬间散开,待到那锋芒退去之后,真水再次重组。

    “水善天下万物,故天下万物莫能与之争”看着真水的不争,张百仁感觉自己对水的真意前所未有的理解,这才是水的力量。

    “砰”

    张百仁跳出了溺水大阵,钻出了溺水河流,看着溺水大阵上方倒扣着的钵盂,顿时露出了苦笑:“原来是你在作祟。不过这钵盂倒是一件好宝物,若是遇见不可匹敌的大敌,只要我祭出这钵盂,定叫对方抱头鼠窜。”

    张百仁再次钻入了溺水大阵,开始参悟着真章,此时你即便是赶他走,他都未必肯走。

    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流逝,饿了张百仁就出去找些吃的,然后回来继续参悟着真水玉章。

    外界

    淮水水神悬浮在海面,看着那一望无际的碧波,淮水水神突然间感觉自己并不是太了解水。

    “这都半个月过去了,我那便宜老弟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他若是在这洞天中遭受意外,我岂不是要被困在此地一辈子?”淮水水神开始在次在海中兴风作浪,不断折腾起来。

    “真水钵,玉章中有关于真水钵的记载,有操控法诀”张百仁细细的参悟着真水玉章,过了许久之后才拍了拍脑袋,在大阵中按照玄妙的方式游走一阵,猛地一跃跳出了大阵,一把将空中的钵盂拿在手中。

    “收”张百仁只见那滔天水流瞬间没入了钵盂之中,然后张百仁眼前虚空变幻,一阵模糊之后却是苦笑:“懂了!我懂了!之前不是我被困在真正的无量溺水之中,而是坠入了这钵盂之中。”

    看着眼前拳头大小的钵盂,张百仁低头看去,只是一个简单的钵盂,呈现羊脂美玉之色,细腻无比,也不知道这钵盂有何玄妙,任凭张百仁上下颠倒,不见钵盂内的水流洒落分毫,就算是整个钵盂倾覆,也不见真水流出。

    看了看手中的真水玉章,这玉章足足有钵盂三个大小,但见张百仁口中念咒,钵盂内散发出一道清辉,真章落入了钵盂之中,居然变得微不可查,或者说是根本就再也看不到了,似乎这钵盂化为了无量大海,真章化为了一点泥沙。

    你能在大海中找到自己抛出去的泥沙吗?

    “果真是好宝物,居然有些像是传说中的壶中洞天法门,我若是能参悟透此宝,便可重现壶中洞天的真意,再现壶中洞天的大神通也未必不能成”张百仁将自家的龙虎之气灌注到玉钵之中细细温养了一阵之后,才将其放入袖子里:“这宝物任谁见到都会眼红,日后不可轻易示人,不过谁又能想到这仿佛是雕饰品的钵盂,居然是上古水神的法器。”

    收了钵盂,此时大殿一阵扭曲,整个大殿真正面容的出现在张百仁身前:“好大的骨头架子!”

    张百仁第一眼就被那如玉的骨头架子吸引,然后露出了好奇之色:“这世界上什么生物的骨头架子会这么大?”

    看着身前的骨头架子,长十几米,下方有四肢爪子,爪子呈现五指,整个骨头架子细长,脑袋处居然长着两个仿佛是鹿角一般的犄角,在犄角中央悬浮着一颗散发着金光的珠子。

    珠子拳头大小,静静的悬浮在哪里,只是这骨架的脑袋处似乎少了一块,张百仁仔细打量着那缺口,却是猛地在怀中拿出真水钵:“我倒是玉石,原来是这动物的骨头,不知道是什么动物,居然长这么大……。”

    张百仁背负双手:“犄角、四抓、五指,身子修长,还有珠子……莫非是龙?祖龙?之前门神说水神被祖龙残尸杀死了,莫非就是眼前这具骨架子?”

    张百仁顿时汗毛耸立,面露警惕之色:“上古水神是何等强者,居然都栽了,我又岂能幸免?这骨架子万万不是我能染指的。”

    只是看着传说中祖龙的骨头就在身边,若是不弄点什么好处回去,张百仁觉得有些不甘心。

    “我是不是太贪心了?已经收获了这么多好处,也该知足了”张百仁苦笑着道。

    塞外

    鱼俱罗眉头紧锁,看着身前的众位大将:“可曾发现上古生物的踪迹?”

    “启禀将军,末将已经在沿途所有城池俱都下了帖子,若有异动,必然迅速禀告,绝无拖延之理,如今既然没有禀告,想来是没有得到消息”一位偏将恭敬道。

    鱼俱罗眉头皱起:“这次回朝,少不得被陛下问罪,陛下最喜欢这些稀奇玩意,还要多靠娘娘为我求情才是。”

    “张氏如何了?”鱼俱罗道。

    “被郡候夫人给拉入大帐,聊得热乎”宋老生眉头皱起:“只怕是侯爷也不安分啊。”

    “陛下燥虐初现端倪,如今朝中已经是有了议论,前些日子更是大兴徭役,广建宫殿楼阁,不知体逊百姓,早晚要出大乱子,侯爷夫人可不是简单角色,找个机会将张氏送入皇后娘娘营帐,张百仁这等英才,只能为朝廷拉拢,郡候夫人怕是想的太多了”鱼俱罗冷冷一笑。

    “这……这咱们可是说的不算,张母也不是军营中人,咱们都有避讳,不好调和”宇文城都道:“我看那张母带着大家闺秀的气质,不是简单人物。”

    鱼俱罗闻言手指敲击着案几,过了一会才道:“查!一定有迹可循,查出张氏母子的来历,虽然没有了路引户籍,但若是细心搜查,总能发现蛛丝马迹。”

    “大人,张百仁如今都已经无五岁了,五年前张母来到塞外,都五年过去了,哪里还有什么线索”一位偏将苦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第一强者〕〔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