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道可通天〕〔我家夫人威武霸气〕〔铁骨铮铮的岁月〕〔阎少辣宠小甜妻〕〔燕堂春好〕〔皇后在位手册〕〔通天仕途胡斐〕〔重生军婚:神医娇〕〔红楼大官人〕〔美漫世界大魔王〕〔拜托写稿吧,我的〕〔公主难嫁〕〔拐个将军来种田〕〔隐婚娇妻,太撩人〕〔启陈〕〔田园纨绔妻〕〔上神,夫人逃婚了〕〔隋炀也是帝〕〔看花南陌醉〕〔重生军婚进行时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五十四章 求小先生收留
    ,更新快,,免费读!

    看着白云‘讶然’的目光,张百仁忽然感觉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在这个按几文钱买东西的时代,二两银子确实是不少了。

    “这二两银子,还是我前些日子坑蒙拐……作法事换来的报酬”白云一副小子你很无知的样子。

    走在大街上,看着那车水龙马,张百仁仿若隔世。

    “棉花糖~~~”

    “糖炒栗子~~~”

    “油炸热饼~~~”

    “馄饨唻~~~”

    此时天气已经见热,尤其是古时候的天气,更是热的要死。

    张百仁一身单衣,却是把以前的衣衫拆了改改,体内真气流转,不断抵抗着酷热的天气。

    看着身边衣衫褴褛,瘦骨嶙峋的行人,各个都是面黄枯瘦,张百仁忽然心中悸动:“百姓已经够苦了!这天下决不能乱!”

    张百仁腰配长剑,虽然衣衫破旧,补丁无数,但整个人却气宇昂扬,周边行人瞬间避开。

    “唉……”看着路边插着稻草的稚子,哭的是撕心裂肺,张百仁心中不忍,生活在衣食富足的二十一世纪,何时见过这等景象?

    其实二十一世纪若不是袁隆平发明了杂交水稻,只怕人民也就是可以填饱肚子,至于说那般随意糟蹋粮食,绝不对不可能。

    “老板……”张百仁来到了一个馒头铺子。

    “哟,公子爷想要什么?”看着张百仁腰间做工精美的长剑,白嫩的肌肤,老板顿时来了精神。

    “看到那群卖身孩子没有?将馒头都给我发了”张百仁手掌放在桌子上,之前自白云身上剥削来的银子落在老板的眼中。

    “这……太多了,我这馒头怕是不够”老板看着银子苦笑。

    “不够就去蒸”张百仁道。

    “是是是,小的这就去办”掌柜收拾了银钱,立即去准备蒸馒头。

    白云道士默不作声,并没有阻止张百仁。

    看着那一群饥肠辘辘,苦中作乐的孩子、流民,张百仁无奈一叹,他纵使是有通天道行,也无可奈何!

    “这种情况随处可见,你见多就好了,除了当今的天子,谁都救不了这芸芸众生”白云道士低沉着嗓子。

    “啪”张百仁扣住了腰间的剑柄:“见多了,就麻木了!我只是做我力所能及的,仅此而已。”

    一边说着,张百仁拽了店里面的凳子坐在门口,对着白云道:“你去将他们招呼过来,将馒头发下去。”

    白云闻言看了张百仁一眼,直接端起了蒸笼走了过去:“来,那位小道爷请大家吃馒头!大家快过来吃馒头。”

    瞬间人群紊乱,无数病怏怏的小孩疯子一般跑了过来,将白云围住。

    “别挤!别挤!每个人都有!每个人都有!”

    “哎,你别拽我衣服,都要将我拽没气了!”

    “你快松手,别扳着蒸笼。”

    “小公子,你这般做法却是不可取,你救得了眼前的难民,但你能救得了天下难民吗?”卖馒头的老板走了过来,看着厨房做中忙碌的伙计,老板一叹:“前些日子陛下召集杨素、宇文凯征召二百万人,欲要组建东都大营,敕宇文恺与内史舍人封德彝等营显仁宫。南接皁涧,北跨洛滨。发大江之南、五岭以北奇材异石,输之洛阳;又求海内嘉木异草,珍禽奇兽,以实园苑。辛亥,命尚书右丞皇甫议发河南、淮北诸郡民,前后百馀万,开通济渠。自西苑引谷、洛水达于河;复自板渚引河历荥泽入汴;又自大梁之东引汴水入泗,达于淮;又发淮南民十馀万开邗沟,自山阳至杨子入江。渠广四十步,渠旁皆筑御道,树以柳;自长安至江都,置离宫四十馀所。庚申,遣黄门侍郎王弘等往江南造龙舟及杂船数万艘。东京官吏督役严急,役丁死者什四五,所司以车载死丁,东至城皋,北至河阳,相望于道。”

    说到这里,那老板看着张百仁:“在下说的还只是一部分,具人说五月份陛下又开始大肆扩建宫殿,收集奇珍异宝,天下美女,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这天下大乱已经初现端倪了。”

    瞧着老板,张百仁久久无语,过了一会才缓缓道:“先生倒是好见识!”

    “不是我有见识,而是那日来了个说书先生讲的”老板苦笑。

    看着远处一群吵闹的孩子,张百仁轻轻一叹,屋子里的伙计开口了:“老板,馒头蒸好了。”

    “都发出去吧”张百仁闭上眼睛。

    一阵吵闹,转眼间已经夕阳西下,张百仁啃着馒头与白云道士走在大街上。

    “该,叫你小子乱发慈悲,这回好了,居然牵连道士我陪你一起吃馒头,小先生啊,你不是救世主,你不是全能的神,眼下这种情况别说是你,就算是阳神真人又能有什么办法?就算是真正的神佛下凡,又有什么用?仍凭你有金山银山,这般下去总归会被吃的一空。”

    “门阀!世家!”张百仁看着远处的流民,抚摸着剑柄,他终于认识到当年毛爷爷分土地的意义所在了,有了土地,民有所安,只要不被饿死,自然不会去造你的反。

    “走,去找我母亲!”看着这些流民,张百仁实在是没兴趣继续闲逛下去。

    白云道士不知道自哪里来的叠扇,跟在张百仁身后扇着风,似乎不将眼前的疾苦放在心中。

    “你跟着我做什么,我该回家了!”张百仁瞧着白云道士。

    “对呀,我跟着你干嘛?”白云一愣,随即‘唰’的一声收拢了叠扇,看着张百仁:“我这不是没地方去嘛,去你家借宿一晚。”

    “家中就我母子二人,不方便借宿”张百仁瞪了白云一眼。

    “那我就去你们村中借宿一晚”白云讪笑。

    走了里许,张百仁忽然停住脚步,看着白云:“发现了没有?”

    “我还以为你没发现”白云停住动作。

    “你去问问这家伙跟在后面做什么?”张百仁道。

    白云闻言点点头,转身向着远处走去,却见在二人几十米后远远的坠着一道影子。

    见到白云道人走去,人影‘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磕头:“还请道长收留。”

    声音嘶哑,但白云还能听得出对方是女声,看着眼前周身脏兮兮,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女子,白云一笑:“原来是求收留的,道士我四海为家,收留你不得,不过前面那小先生却可以,这小先生可是真贵人也,你若是能求得这小先生收留你,保管你荣华富贵,死后留名神藉。”

    说完后白云转身往回走,乞丐立即站起身紧紧的在后面跟着,来到张百仁身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还请小先生收留。”

    “我……”看着跪倒在地的女子,不待张百仁开口,一边的白云道:“这女子身居命格,可是不简单,你若是留在身边,必有大用。”

    “命格?你还懂这个?”张百仁一愣。

    “天文地理,无所不通”白云道。

    “你姓甚名谁?”张百仁看着这女子,岁数应该不小了,不过蓬头垢面,嗓子沙哑,看不清真面容。

    “妾身姓张,家道中落,遭了军祸,妾身孤身一人本来想着出关避难,却不曾想如今边关把守甚是严密,小女子身无分文,被困在此地,家中的随从也被那军中之人杀了个精光,如今只剩下妾身一人,只想讨个生活,妾身琴棋书画歌舞杂技无一不通,还请小先生收留。”

    “琴棋书画歌舞诗书都通?”张百仁听到这句话眼睛一亮:“当真?”

    “当真!”

    “且来吟诗一首”张百仁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