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婚宠:总裁宠〕〔八零小军妻〕〔甜妻来袭:傲娇帝〕〔梦颜曲〕〔军婚100分:首席,〕〔封少,有点甜!〕〔系统之善行天下〕〔荆楚帝国〕〔爆宠小狂妃:魔帝〕〔绝地求生之电竞巅〕〔进击在名侦探柯南〕〔法爷的英雄联盟〕〔修仙界盗墓贼〕〔重生最狂女学生〕〔双枪皇帝〕〔韩先生,情谋已久〕〔推开铁幕擒真凶〕〔亿万追妻:总裁,〕〔撞鬼就超神〕〔为美丽的舰娘献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五十五章 商女不知亡国恨
    ,更新快,,免费读!

    丽宇芳林对高阁,新装艳质本倾城;

    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

    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

    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

    女子声音嘶哑,恍惚中居然带有一抹悲痛的味道。

    听着这熟悉的诗词,张百仁许久无语。

    看着身下低着头的女子,一边的白云道士道:“这首诗词倒无出彩之处,不过可见你确实是懂得诗词。”

    再看看满脸恍惚的张百仁:“你小子怎么了?”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张百仁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

    “这首词不错!不错!”白云道士拍掌称赞:“我倒是不曾想到,你小子对诗词歌赋居然这么精通。”

    张百仁没有理会白云道士,而是看着跪倒在地的女子:“陈后主的后庭花,本座曾经听闻过,不曾想到你居然也会,想来是南朝后裔,居然沦落至此,可见时代更迭,岁月变迁,你日后就跟在我身后端茶倒水,与我出家做个捧剑侍女。”

    此时那女子声音哽咽:“多谢小先生。”

    “快起来吧,落难的可怜之人也!”张百仁将女子扶起来,看着白云道士:“之前这女子吟诵的诗词,并不是很出彩,但却是陈叔宝所做。”

    “陈叔宝?原来是那个昏君”白云道士一愣。

    张百仁起身走在前面:“什么昏君不昏君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仅此而已!”

    “小先生似乎对南朝之事很清楚”女子声音沙哑道。

    “唉,也曾听闻过”张百仁道:“陈后主自以为长江天险,却不曾想居然被大隋打的体无完肤,亡国灭种,葬送了祖宗的江山。”

    白云道士嘿嘿一笑:“陈后主啊,我听过,当年杨广那小子还要请我家掌教出山作法,却被我家掌教推拒了。”

    走了一会,白云道士道:“我说小先生,你家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

    沉默了一会,张百仁道。

    “不知道你出城干嘛?”白云无语翻了个白眼。

    张百仁道:“正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来寻找啊。”

    那女子看着张百仁身后的大包裹,走上前道:“我替小先生背着。”

    “你营养不良,气血瘀滞,身子弱得很,我这宝物你可背不动。”

    张百仁看着女子脚下破烂的鞋子,如果说这女子脚上的‘东西’也叫鞋子的话。简直就是一团乱布、杂草、木板、树皮混合而成,已经露出了脚趾,再看看白云:“白云,把你的鞋子拿出来。”

    “我的鞋子太大,她穿不了”白云无奈道。

    “废话那么多做什么,穿不了就踏拉着,总不能光脚走路”张百仁瞪了白云一眼。

    白云无奈,他还指望着溜须拍马抱大腿呢,拗不过张百仁,只能拿出背篓里崭新布鞋,却被张百仁一把抢过去:“大男人磨磨唧唧的。”

    “抬脚”张百仁看着女子,搬起了对方的一只脚掌,将其‘鞋子’给三两下扯掉。

    “小先生,我自己来”女子惊呼。

    张百仁闻言翻了翻白眼,看着女子脏兮兮的脚掌,将道士的鞋子给女子套上,反正这鞋子不合脚,早晚要换掉。

    “抬腿,另外一只脚”张百仁道。

    女子无奈,只能扶着张百仁的肩膀,抬起另外一只脚。

    脚踩着柔软的鞋子,女子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有些泪珠在转动。

    “别哭了,你随我修行,日后做一个不老真人,岂不是快活?那故国往事,都已经随风飘散了”张百仁笑着,看了白云一眼:“道士快去生火,咱们今日就在这外面对付一晚再说。”

    “好嘞”白云道士没有意见,身为道士,在野外已经习惯了。

    看着白云道士捡柴火生火,张百仁道:“我说道士,你可知哪里有菖蒲草?”

    “菖蒲草?这可是好东西,但却没有几个人会感兴趣,因为关于菖蒲草的丹方早就遗失了,小先生打听这个做什么?”白云好奇道。

    “多嘴”张百仁白了道士一眼,拿出面饼和清水递给了一边的乞丐女子,起身拿出腰间的宝剑,瞬间长剑出鞘,但见剑光从横,犹若是绵绵水流,虚空都开始变得凝滞。

    剑意靠杀戮壮大,但剑术要靠着参悟与练习。

    张百仁感悟到了水之真意,再加上剑道上的见识,居然开始领悟自己的剑法。

    白云道士看得出神,目不转睛的盯着,一边的乞丐女子也一边吃着干粮,一边盯着张百仁练剑。

    剑法连绵、纠缠,毫无破绽,时而分散,时而聚合,时而锋利无匹,时而虚幻无定。

    “上善若水,小先生道家的真意已经领悟了十分,小先生若是修行水之神通,必然一日千里,可惜居然走了剑道的路子,剑走偏锋!纵然是快活百年,但却不得超脱正果”几个月的相处,白云道士也看出了张百仁的一丝丝底细,张百仁练剑从来都不避讳自己,确实是叫白云好生感动,但奈何白云对于剑道实在是没有天赋,怎么看也学不会。

    一刻钟后,张百仁长剑入鞘,坐在了火堆旁,看着扑来的飞蛾,轻轻一叹,拿起一块面饼啃了一口。

    “小先生的宝剑不错”道士看着张百仁腰间的宝剑,露出了眼馋之色,这把宝剑他窥视许久了,可是却动也不敢动,自从上次白云擅自摸了长剑一下,被其中的剑意打入体内,差点毁了修行后,就再也不敢碰张百仁的宝剑了。

    “铁母锻造,自然是不凡”一边的女子道。

    “好见识,你识得铁母?”张百仁好奇的看着女子。

    女子的眼睛很亮:“嗯。”

    “铁母”白云的眼睛瞬间瞪大:“价值万金啊,再加上你小子的孕育,斩妖杀神不在话下,怕是十万金都不卖。”

    张百仁自背囊中拿出了披风,递给了女子,自己抱着剑囊,双腿骑在了剑囊上,瞬间倒地不起:“睡觉。”

    看着张百仁,白云嘴角一阵抽搐,自从和张百仁在一起,就从未见这小子打坐过,哪里像是自己,还要日夜打坐苦熬。

    女子紧紧的攥住了张百仁的披风,看着倒地熟睡的张百仁,轻轻一叹,缩在披风中不语。

    第二日,太阳刚刚升起,张百仁三人早早的坐起来,就开始准备早饭。

    修行到了张百仁这个境界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体内没有污垢,像是刷牙之类的都已经免了,那乞丐女子嚼着地上的青草,不断嚼了吐出。

    张百仁见此拿出背囊中的精盐与‘牙刷’那是张百仁小时候用的,递过去一壶清水:“用这个!”

    其实用盐刷牙的效果真的不比牙膏差,只不过盐太咸了……。

    女子一愣,道士也好奇道:“你小子莫非是墨家传人?”

    张百仁翻了翻白眼,开始收拾行囊,按照信件所说,也就是一日路程而已。

    在这个没有卫星定位的年代,一切都是那么的艰难,不然也不会说一分别便是永远。

    “上路”吃了早饭,三人再次开始赶路,不过看着天空中的阴云,此时居然下起了小雨。

    道士自身后拿出两把伞,确实是两把伞,没有准备乞丐的。

    张百仁接过雨伞,递到乞丐身前。

    “我……我淋着就好了”女子摇摇头。

    “拿着,你不懂调炁之法,淋了雨会生病,我懂道法,区区雨水却是难以近身”张百仁将雨伞塞给了女子,当先走了出去。

    “唉……”道士叹了一声,追了上去,只留下女子看着手中的雨伞发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九龙刀帝〕〔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