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荒古斩天诀〕〔重生之八十年代新〕〔明星聊天群〕〔抗战之还我河山〕〔重生之都市魔尊〕〔医女种田:山里汉〕〔稚妻可餐:世子爷〕〔手掌仙界〕〔我从末法来〕〔DC暴君〕〔我的末世红警帝国〕〔白骨入侵〕〔神级黑店〕〔第一神豪在都市〕〔我真不是天蓬元帅〕〔我的女友真是大明〕〔万域圣祖〕〔从星际末世到兽世〕〔赤壁之崛起荆南〕〔无限传奇之机械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六十六章 神祗降临,世道浑浊
    ,更新快,,免费读!

    “糟了!”

    感觉到一缕精纯至极的剑气钻入自家体内,黑山鬼主顿时心中一突,头皮发麻,这剑意精纯至极,居然一路上攻城拔寨,杀的鬼主法力节节败退,进入其灵魂深处,然后就那般盘旋起来,看似蛰伏,却在不断侵蚀着自家的法力化作自己力量。

    “嗷~~~”

    黑山老妖体内无数鬼魂咆哮,疯狂的向着一缕剑意吞噬而去,但见剑意龟缩,任凭你恶鬼无数,我就是不为所动。

    “混账!将那缕剑意拔出来!”黑山老妖钻出大地,站在了拓跋祭祀身边,一双眼睛怒视着张百仁。

    一边说着,只见黑山手中神光汇聚,居然化为了一把惨白的鞭子,点点绿色的鬼火悬浮:“本来想着息事宁人,不想惊动上面,如今却由不得老祖我了。”

    正说着,此时又有两位突厥高手殒命,其实在张百仁眼中,易筋与易骨并无差别,至少是杀起来没有差别。

    张百仁弹了弹长剑,一双眼睛瞧着飞溅的血花,露出阵阵冷笑:“自从我踏上修行之路,还真没有怕过谁。”

    “小子受死”祭祀怒吼,血色液体向着张百仁翻滚而来,只见张百仁手中长剑斩出,地上的血色印记一个照面被斩灭,而此时张百仁忽然跳开,只见得脚下土壤微微一动,飞天蜈蚣已经来到了近前。

    “这玩意真麻烦!”

    张百仁手中剑光流转,气化三清,一剑抖出三朵梅花,向着三位突厥士兵的咽喉送去。

    至于飞到近前的飞天蜈蚣,张百仁手中浮现出一尊玉色钵盂,手掌缩在袖子里,还不待众人反应过来,飞天蜈蚣已经落入钵盂之内,张百仁瞬间将钵盂收起来,塞入袖子深处,根本不给众人看清楚的时间。

    忽然与飞天蜈蚣失去了感应,突厥祭祀顿时面色一变:“还我宝物。”

    “还你?做梦吧!”张百仁嗤笑,剑意扭转之间,剑气纵横,又有三位突厥士兵捂着脖子,软软的倒了下去。

    “真水钵是好宝物,居然可以增幅我施展神通的力量,不然也不会轻而易举的宰了三位突厥武士”张百仁心中暗自称奇。

    眼见着突厥武士只剩下四五名,此时几人都被吓破了胆子,不敢再上前,只是围着张百仁打圈圈。

    “回去告诉你们的可汗,终究有朝一日,本座去取了他的人头!”张百仁冷冷一笑,一步迈出冲开包围圈,向着突厥祭祀与黑山老妖杀了过去。

    “混账!”黑山老鬼此时是被张百仁吓破了胆子,对于张百仁的剑气忌讳不已,远远的化为青烟散开,张百仁拿他也没什么办法。

    黑山老鬼能逃,但突厥祭祀却逃不掉,他的速度没有张百仁快。

    “轰”

    眼见着张百仁要将突厥祭祀斩于剑下。忽然一道神光垂落,虚空中天花涌动,气势滔天异象流转不定,空气似乎停止了了流转。

    “够了!事情到此为止!”男子周身笼罩在神光中,挡在了突厥祭祀的身前,一只金黄色的手掌伸出,向着张百仁的长剑抓来。

    “斩!诛仙剑意诛鬼神!”张百仁感受着金黄色大手中蕴含着的恐怖力量,却是丝毫不惧,只见其体内剑胎跳动,伴随着一缕先天剑气,瞬间与金黄色、蒲扇大小的手掌碰到了一起。

    “嗡~~~”

    张百仁倒飞而出,在空中旋转,跌倒在地,而那神祗也不好受,此时金黄色的神血滴落,浸染了地上的土壤。

    神祗只觉得一股锋锐无匹的剑意,根本就无视自己的神力,自家神力在这剑意之下仿佛是豆腐一般,被层层斩开,没入了体内深处。

    虽然剑意只有一丝,但是却恐怖至极,难以磨灭。

    就像是再多的豆腐都无法磨灭掉一根钢针般!

    “噗”张百仁口中喷出一口鲜血,长剑插在地上,单膝跪倒在地,一只手掌攥着剑柄,眼中杀机缭绕,剑意在此时居然暴增,成倍的增长,甚至于张百仁体内的剑胎在短时间内居然凭空增长了十分之一。

    “怪了!难道说我杀了神祗,体内的力量就会增加?”张百仁一双眼睛盯着神祗,心中暗自思索。

    此时白云道士远远的跑过来,挡在了张百仁身前:“白云观白云,见过尊神。”

    “白云观?”神祗一愣,随即面色阴沉了一会才道:“今日事情到此为止。”

    “到此为止?”张百仁一双眼睛扫视着神祗:“不知尊上名号?”

    “你等凡人,不配知晓”神祗冷冷道。

    “交出那个女子,今日事情便算是到此为止了”白云连忙打圆场,一双眼睛看着黑山老鬼。

    黑山闻言一阵犹豫,但看到地上正在快速变化的土壤,瞬间心中一个哆嗦:“这小子太变态了,神体居然也被其斩开,今日之事暂且罢手,待我日后召集同道,在与这小子较量一番。”

    黑山闻言点点头,与突厥祭祀上前,对着神祗行了一礼:“见过尊神。”

    “你们草原人最好不要进入中原,天宫已经察觉到了尔等踪迹,还是早早离去吧,本尊在此拖住他们”神祗看着突厥祭祀。

    “可是……可是这小子斩了我飞天蜈蚣,此事决不能这么算了”拓跋眼中仇恨之火在闪烁。

    “你随我走吧,天宫正在搜寻你的踪迹,若是被天宫找到你,少不得抽魂炼魄”神祗看了黑山一眼,看也不看突厥祭祀,大袖一挥卷着黑山消失在空中。

    看着眼中杀机缭绕的张百仁,再看看被吓破了胆子的突厥武士,祭祀咬了咬牙,转身上马离去。

    “公子,你没事吧!”此时庙宇中的张丽华碎步跑出来,扶住了张百仁的肩膀。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突厥祭祀离去的方向,露出了阵阵冷笑,眼睛里杀机缭绕:“等着吧,早晚我会找回场子!”

    “那神祗什么来历?”张百仁看着脚下的冥钱,长剑入鞘,张丽华拿出怀中的手绢轻轻的为张百仁擦拭着嘴角的血渍。

    “你没事吧?”白云看着张百仁,露出担忧之色。

    “我没事!只要搬运河车,过些日子便好了,那神祗中了我的剑意,早晚要殒命!”张百仁冷声道。

    白云道士看着张百仁杀机密布的面孔,低声道:“这神祗似乎是李阀的前辈,唤作是李昞,乃是陇西人氏,为当朝唐国公李渊的父亲。”

    “李阀?这天下大乱,看来是早有谋划啊,放出黑山老鬼作乱,莫不是想着暗中败坏大隋气数?”听到李阀二字,张百仁顿时心中一动。

    瞧着地上洒落了神血的泥土,只见小草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生长,然后瞬间干枯化作了种子,再次生根发芽轮回,如此循环不休,往复不止。

    张百仁露出了好奇之色:“神血似乎很大妙用。”

    左看看,又看看,发现没人注意,白云道士道:“据说强大的神祗血液可以活死人,肉白骨,眼下这都是小事!不少邪道修士暗中谋杀神祗,为了便是延续寿命。”

    张百仁心中一动,一边的张丽华瞪着白云:“我说白云,亏你还活了这么多年,出了事情居然叫我家公子在前面扛着,你还算不算是男人啊。”

    白云无奈苦笑:“你家公子是剑仙,而我是真正道士,你若是论呼风唤雨,我在行的很。降妖除魔也行,可是居然冒出来武道高手,我如何应付?”

    “胆小鬼”张丽华白了道士一眼,不屑的道。

    “偏殿的人都死了?”张百仁问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妖娆炼丹师〕〔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帝国萌宝:奔跑吧〕〔君临星空〕〔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