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荒古斩天诀〕〔重生之八十年代新〕〔明星聊天群〕〔抗战之还我河山〕〔重生之都市魔尊〕〔医女种田:山里汉〕〔稚妻可餐:世子爷〕〔手掌仙界〕〔我从末法来〕〔DC暴君〕〔我的末世红警帝国〕〔白骨入侵〕〔神级黑店〕〔第一神豪在都市〕〔我真不是天蓬元帅〕〔我的女友真是大明〕〔万域圣祖〕〔从星际末世到兽世〕〔赤壁之崛起荆南〕〔无限传奇之机械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百八十七章 玉簪
    “督尉不住在水府?”大总管看着张百仁,眼中有些意外。

    “不了,本官毕竟是巡河督尉,还要去看看运河工期如何了”张百仁摇摇头。

    “外面的营帐条件太简陋,如何比得上水晶宫富丽堂皇,软玉温香”大总管低声道。

    张百仁闻言似笑非笑的看着老王八,貌似对玉簪还不死心啊。

    “不劳总管关心,本官从小吃苦耐劳,什么苦没吃过啊”张百仁摇着头带领属下走出水晶宫,一行人到了岸上,看着目光‘殷切’的老乌龟,张百仁嘴角翘起,转身就走,左丘无忌好奇道:“大人,大总管怎么感觉怪怪的。”

    “确实是怪怪的,看来这玉簪不简单啊!”张百仁心中道了一声,嘴上却道:“这些老家伙活得年岁久远,都没有易与之辈,尔等日后多加提防。”

    众人回到大营,张百仁打发了众人独自回到营帐,将头上的玉簪拿下来,只见玉簪之中隐约一层水光流转,一行小字仿佛云里雾里,看不真切。

    瞧着这玉簪,大概巴掌长短,光华无比,看起来颇为令人喜爱。

    张百仁心头一动,将玉簪插入了发丝玉冠之中,取代了之前的木簪。

    张百仁年幼,按理说是不能梳成发冠的,但谁叫其小小年纪已经成为了一方头领,总不能每日扎两个牛犄角统领下属。

    不在压制体内的溺水真气,张百仁经脉震动,只听得轰然一声,溺水真气冲开头顶百汇,瞬间没入了玉簪内。

    与此同时,张百仁下丹田中一直老老实实的神胎此时似乎有些躁动不安,开始不断折腾,在张百仁丹田中翻江倒海,一道神光夹杂在溺水真气内中冲出百汇,没入了玉簪之中。

    “咔嚓”

    仿佛晴天霹雳,张百仁额头震动,大脑一片空白,三魂七魄上的四道剑胎此时聚拢在一起,挡住了所有波动。

    “噗”

    张百仁一口逆血喷出,猛地睁开眼睛,迅速拔下头顶上的玉簪,只见此时玉簪内神光流转,仿佛是一个小灯泡般,引得周边气机紊乱,但张百仁却看得清清楚楚,此时笼罩在玉簪上的云雾居然破开,露出一行细密的小字,化为了足足有百字的咒语,刹那划过张百仁脑海。

    张百仁虽然没有过目不忘之能,但区区百字想要记下也不难。

    字体不是普通的字体,而是传说中的密文,也不知道是天书、玉册还是金篆,仓促之间张百仁来不及辨认,直接将其真意烙在心中,然后玉簪上一行咒语居然寸寸崩溃。

    “啪”

    仿佛是打破了什么封印一般,张百仁感觉时空静止,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见玉簪上一阵扭曲‘造化’二字烙印于其上,所有神光瞬间内敛,化为了一把普通的玉簪。

    “这是?什么鬼东西?”张百仁把玩着玉簪,盯着古朴的造化二字,却是上古天书雕刻而成,玄妙非同寻常。

    张百仁顾不得打量玉簪的变化,此时抱守心神,不断死死的背诵之前记住的天书文字,不断揣摩其中的真意。

    时间点点流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百仁终于将那玉簪上流转下来的百字咒语背诵下来之后,才长长出了一口气,试探着将玉簪插在头上,只见一道凉光垂落,直接自百汇没入张百仁体内,瞬间与溺水真气交相呼应,张百仁的溺水真气居然冲出体内没入玉簪中,然后再被玉簪温润吞吐出来,似乎发生了某种玄妙的变化,张百仁感觉自己体内的溺水真气质量居然蜕变了。

    “这玉簪什么来历?”张百仁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鲜血,玉簪不断修复着破损的经脉。

    参悟了许久天书文字后,张百仁才心中恍然:“原来是操纵玉簪的咒语。”

    “倒是够神秘的了,就不知道力量如何”张百仁揣摩着种种妙用,心中诽谤。

    内视体内关窍,却见玄关内的神胎不安分在体内游走,居然出了丹田,按照周天顺序在张百仁经脉之中游走,当真怪异至极。

    “又有宝物送上门,我莫非是天地气运之子?”张百仁莫名有些自恋,什么天地气运之子都是扯淡,那都是小说家杜撰的东西。但有的时候确实是有一股奇妙的力量在左右着天地间万物的运转,与其说是气运之力,张百仁想来不如称之为命运之力更合适。

    “好宝物!好宝物!居然以天书写下咒语,当真玄妙至极,这宝物定然非同寻常”以张百仁的见识,比之阳神真人也不弱分毫。

    有的时候不是你境界到了,你便是阳神真人,这还要你苦苦修持,只是在修持的路上少了障碍罢了。

    其实真正的修炼境界与命功来说,可以这么比喻,修炼的境界就是马路长度,而你苦苦打坐练功就是赶着马车的人。

    你的境界到了,马路延长,等你赶着马车走过的时候,直接上路就行了。

    而境界不到,就是你赶着马车却发现走了一段之后前面已经没有路了,要么回转,要么原地踏步。

    意思是这个意思,也不知道解释清楚了没有。

    “这宝物可以当做日后逃命的杀手锏来使用”张百仁心中暗道。

    默默打坐运功,孕育着神胎,没事的时候就去外面逛逛,如今运河前路被妖兽堵住,这些役夫没事,整日里吹牛打屁混日子,倒也是舒服。

    “派遣军中的好手将河水中鱼虾尸体打捞上来,给弟兄们、役夫改善一下伙食”张百仁遥遥的打量下方河面上悬浮着死去的鱼虾,这般成了气候的鱼虾放在后世就算是想买都买不到。

    “大人,水妖……”左丘无忌心有顾忌。

    “无妨,水妖如今也在备战,哪里有时间管咱们,你尽管打捞就是了”张百仁道。

    果真如张百仁所说,水妖在忙着备战呢,哪里有时间去管死掉的尸体。

    见到鱼虾打捞上来,役夫顿时兴高采烈,这鱼虾不论清蒸还是水煮、酱闷,对于常年不见肉味的役夫来说,都是好吃至极。

    张百仁抱着双臂,瞧着工地上众人吃的火热朝天,此时洛水河面虽然平静,但河下却已经杀机酝酿,波流暗涌。

    “皇莆右丞,运河出现水妖作乱,你不去想办法镇压水妖,留在江都作甚!”小朝会上,杨广看完手中的奏章,心情瞬间不好了。

    堂堂大隋居然还有水妖敢冒头作乱,当真是岂有此理!这火气自然就撒在了皇莆议的身上。

    皇莆议与李喜泽极有可能是世家的人,顿时叫杨广心中添堵,但却不曾发作出来,毕竟真相还没查清楚。

    “回禀陛下,李喜泽大人伤势未好,受不得颠簸,还需在休养两日”皇莆议理由早就准备好了,听到杨广问话立即站出来回答了一声。

    杨广不去看李喜泽,而是转向了杨素:“左仆射,你去质问长江龙王,怎么有水妖作乱我大隋境内,水族若是不管的话,那就将水妖诛杀!”

    “臣遵旨”杨素恭敬的行了一礼。

    长江龙王的武道修为不下于见神不坏强者,最关键得是龙族得天独厚,武道不说还有大神通在身,当真夺尽了天地造化,就算是阳神真人遇见龙王也不敢掠其锋芒,只能退避。

    如今大隋出现了鱼俱罗,当可压天下各路强者一头,大隋底气更足了。

    “洛水之事,众位爱卿多多帮衬!区区一只大妖罢了,不足为虑!”说完后杨广哈欠连天的下了早朝,转身走入后宫。

    满朝文武你看我我看你,拥蜂走出行宫,只留下杨素站在大殿中轻轻一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妖娆炼丹师〕〔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帝国萌宝:奔跑吧〕〔君临星空〕〔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