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婚宠:总裁宠〕〔八零小军妻〕〔甜妻来袭:傲娇帝〕〔梦颜曲〕〔军婚100分:首席,〕〔封少,有点甜!〕〔系统之善行天下〕〔荆楚帝国〕〔爆宠小狂妃:魔帝〕〔绝地求生之电竞巅〕〔进击在名侦探柯南〕〔法爷的英雄联盟〕〔修仙界盗墓贼〕〔重生最狂女学生〕〔双枪皇帝〕〔韩先生,情谋已久〕〔推开铁幕擒真凶〕〔亿万追妻:总裁,〕〔撞鬼就超神〕〔为美丽的舰娘献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百八十九章 收妖
    墨家机关小巧,而且力大无穷,拖拽着锁链穿过层层触手的封锁,瞬间将水母给缠绕住。

    张百仁抚摸着手中的困仙绳:“好歹也是堂堂大妖,不会这么废柴吧!”

    “喝!”一声呵斥,无数虾兵蟹将绷直绳索,将水母牢牢固定住,无数锁链在水中崩得笔直,卷起无数暗流。

    “噜噜噜”

    一声奇怪的鸣叫响起,只见水母身子仿佛皮球一般,瞬间泄了气,化作脸盆大小,所有铁链落空,无数虾兵蟹将人仰马翻,水母趁机率领着手下的无数高手冲入洛水阵营大开杀戒,勇不可当。

    面对着水母,儒家的浩然正气失去了效用,单凭一个或者是几个书生绝对压制不住水妖,这已经不是数量可以压制的了。

    洛水瞬间大乱,兵家战阵溃败!

    本来虾兵蟹将就没有组织性、纪律性,不过短短两日的训练,效果虽然有,但面对着堂堂大妖,来自于血脉、灵魂中属于上位者的压制顿时叫水族大军溃败,气的兵家之人面色铁青:“混账!简直是混账!”

    说完后兵家高手二话不说拔腿就跑,面对着大妖那个敢直接硬撼?你以为你是易骨大成武者?亦或者你手中有神兵利器?

    “好个水妖!”

    张百仁一赞,此时水妖大开杀戒,无数人类武者殒命于水中,成为了鱼虾的口粮。

    眼见着水族即将彻底溃败下去,张百仁站起身:“本督尉好歹也受了水府那么大好处,若不出点力实在是说不过去。”

    说完话张百仁腰间剑鞘鼓荡,长剑猛然出鞘,化作了一道赤色的匹练,裹挟着诛仙剑意攒射而出。此时此刻诛仙剑意笼罩而下,天地浩荡苍茫,但此剑化为了天的唯一。

    天地虽大,但自己却无法移动半步,水妖顿时一阵惶恐嘶吼,关键时刻打破了张百仁剑意的笼罩,侧开了身子!

    “噗嗤”

    蓝色血液喷溅,一剑虽然没有要了水妖的性命,但扎入了水妖的体内,道道蓝色血液仿佛墨汁一般带着剧毒扩散,唬得周边无数鱼虾纷纷逃窜。

    “噗嗤”水母一声怒吼,一只触手将长剑拔出,仍在了一边,一声怒喝向着张百仁看来,然后就见洛水鼓荡,卷起了一道滔天龙卷,水妖居然驾驭龙卷向着张百仁抽打而来,似乎要将眼前这伤到自己的这个小子斩杀与眼下,叫其知道自己的厉害。

    龙卷直插云端,风卷残云,天空方圆几十里云朵消散一空,被龙卷吞噬。

    “大人小心!”骁龙跳出,挡在了张百仁身前。

    张百仁摇摇头:“何须你们动手?不过是一只大妖罢了,也敢来我洛水放肆!”

    说着话张百仁手中困仙绳猛地飞出,无限拉扯,瞬间钻入了龙卷之中,还不待那水母反应过来,已经被困仙绳绑住,瞬间禁锢了水母周身经脉窍穴,法力停止了流转,然后一阵急剧收缩,化为拳头大小停在张百仁脚下。

    “好个孽畜,居然敢来我大隋逞威!本督尉见你有些神异之处,你若肯归降,本督尉网开一面给你一条生路,若是继续顽抗便一刀杀了你!”张百仁俯视地上被困仙绳困捆的水母,眼中剑意缭绕,杀机在酝酿,张百仁能感觉到自家诛仙剑意在水母体内犹若跗骨之蛆般,不断吞噬着水母的力量。

    “大人,小妖愿降!小妖愿降!”瞧着周边军机秘府侍卫手中一把把明晃晃的大刀,寒光闪烁个不停,似乎自己一个迟疑便会被千刀万剐,水妖哪里敢迟疑半分。

    “唰”张百仁收了困仙绳,化作长鞭被其拿在手掌,俯视着地上软趴趴的水母,嘴角露出道道冷笑:“既然归降,可有诚意!”

    “小妖愿为大人效犬马之劳”见到张百仁笑意‘森然’,水母不敢迟疑。

    张百仁的困仙绳惹得场中众人纷纷侧目,但谁也没有多说什么。大家都有那个眼力价,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若是胡乱打探别人的隐私,只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张百仁手掌伸出,便要将水母托起,一边骁龙骇然失色:“大人,不可!不可!万万不可啊!妖类多狡诈之徒,若此妖兽反悔,只怕大人恐有丧命之嫌!”

    不理会骁龙的话,张百仁直接将软趴趴的水母拿住,自家有四道先天神胎护体,区区一个大妖罢了,四道神胎虽不能外显,但护持自家性命还是没问题的。

    这水母果真乖巧,在张百仁手中缩成一团,来回的翻滚。

    空气中水雾凝聚,将水母包裹起来,化作了云雾,仿佛张百仁将一团云雾拿在手中一般。

    “督尉神威!”大总管背着龟壳跑了出来:“督尉果真厉害至极,怪不得小小年纪便加入军机秘府,之前那绳子居然叫水妖束手无策,俯首纳降,老龟佩服。”

    大总管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手中的鞭子,左看右看却难以琢磨出什么异常之处。

    水母大败,但水神也不好过,损兵折将严重、参加聚会的群豪三五百人如今只剩下几十人。

    水母触手太多,而且剧毒无比,不到易骨极为高深的境界,一旦被蛰中恐有性命之虞。

    此时那三五十人心有余悸的凑了过来,一双双眼睛看着张百仁手中软趴趴的水母,一位儒家学子道:“大人,水妖危害洛水,杀戮无数!如今大人既然已经将水妖慑服,何不将其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本督尉如何行事,心中自有考究,不劳兄台费心!”张百仁看也不看那儒生,将水母塞入随身皮囊之中,压制了水母体内的剑气,并不曾将剑气拔出来。

    “大人,您的宝剑!”墨家一位十七八岁少年捧着张百仁‘屠龙’剑,面色恭敬呈递上来。

    诧异的看了青年一眼,自己不过是六七岁稚子罢了,此人年龄比自己大,却能放下脸面过来讨好,心性当真是不凡。这份心性张百仁不得不佩服,要是换成自己,张百仁自忖绝对做不到。

    看着青年,张百仁点点头:“有些意思!兄台高姓大名?”

    “在下澹台英”墨家弟子咧嘴一笑,略带青涩的脸上满是笑容。

    “本座麾下正缺少机关秘术高手,不知兄台可否屈尊降贵,入我麾下做一员大将”张百仁看着澹台英。

    “小人荣幸之至,澹台英见过大人!”澹台英闻言嘴角都咧到了耳根,大家这般出力还不是为了吃朝廷那碗饭?

    张百仁点点头,打量着仅存的几十位幸运儿,暗中不屑道:“洛水水神好算计,拿出一些金银财宝便叫这些武士卖命。如今死的差不多了,宝物又回归于水府,不管从哪方面说,水府这次买卖只赚不亏。”

    “如今水妖已经被本座镇压,各位都散了吧!”张百仁长剑入鞘,转身便要离去。

    “督尉请留步!”

    就在此时,天空中神光闪烁,一排身穿金甲的神将调下云头,落在了地上。

    “天宫!”瞧着金甲神将,张百仁顿时面色阴沉下来:“怎么哪里都有尔等阴魂不散之辈。”

    对于张百仁话语之中的放肆,神将装作听不见,只是恭敬一礼:“本尊乃是天牢诏狱的镇守神将,好叫督尉得知此水妖乃是我天牢中的重犯,不知道为何居然逃出了天牢,还请督尉将水妖交还,本尊感激不尽!”

    “天牢水妖怎么会跑出来?莫非是尔等玩忽职守?”张百仁目光怪异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九龙刀帝〕〔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