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她比蜜糖甜〕〔重生六零医品军嫂〕〔涅槃天骄〕〔梦境指南〕〔盛宠令〕〔都市开光眼〕〔我为什么这么皮〕〔当瓦罗兰遇上漫威〕〔御兽师的悠闲生活〕〔洛家天色有依人〕〔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孙小鹤的探灵日记〕〔神医弃女〕〔时光和你都很美〕〔六十年代小军嫂〕〔重生军婚:首长的〕〔汉之乱世英雄〕〔都市之科技霸主〕〔诸天投影〕〔超神武道副本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百九十一章 运河镇法
    上次运河图纸丢失,可是一个不短的时间,足够许多人做很多事!

    就比如说描目运河图纸。

    按照张百仁的想法,当时的三河帮主翻天河直接宰了就是,那运河图纸既然被其藏起来,就当做一个秘密埋葬掉算了。

    可惜朝廷不肯,非要将运河图纸找回来,这回好了!

    “这叫什么事啊”张百仁抚摸着木盒,木盒也不知道什么材料打造而成,一股透彻凉意蔓延,驱赶着空气中的潮湿与蚊虫。

    “大人,娘娘问你怎么办!”骁虎看着张百仁。

    “此事不着急,容我思量一番在做断决”张百仁摆摆手,示意骁虎退下,然后缓缓打开木盒,将卷轴拿出来。

    卷轴不是纸做的,也不是丝绸、布匹,看起来倒有点像是二十一世纪的塑料纸,坚韧无比,很难损坏。

    墨家研究出的奇奇怪怪东西多得很,这不知材料的布匹在张百仁眼中可以看作是一种铁、软铁,亦或者是铁布。

    轻轻的抚摸着卷轴,将卷轴缓缓铺开,足足有三米长,一张桌子根本就铺不开。

    “来人!”张百仁将画卷卷起来。

    “大人”有侍卫走进来。

    “给本官搬来三张桌子”张百仁吩咐下去,不多时一阵沉重脚步声响起,桌子在大帐中摆好,关闭了大帐的帘子,张百仁点燃烛火,大帐中照耀亮度虽然及不上百瓦的大灯泡,但四五十瓦小灯泡还是可以有的。

    一圈蜡烛,将大帐照耀光亮无比。

    张百仁缓缓卷开画轴,瞧着那一条条精致的山水河路,大地龙脉俱都清晰的标注下来,张百仁一阵恍惚,霎时间穿越时光,神魂念动之间仿佛游走了九州大地,无数大地龙脉、山水河路尽数在心中浮现。

    张百仁愣在那里,空气在此时似乎停止了流动,唯有烛火缓缓在燃烧着。

    身子僵硬,也不知道多了多久,张百仁才霎时间一震,身子轻轻一颤猛然醒来,脑海中无数的山水河流脉络纷纷交织演化,居然化为了古朴的四个鸟篆大字:“山河镇法。”

    山河镇法亦可以称之为运河镇法,张百仁看着眼前的纸居然莫名其妙的陷入了悟道状态。

    “不是我的感悟高深,而是最近一段时间钻研玉书,积累了无数的底蕴,此时看到山水河图居然一下子喷涌出来,化作了力量与我自己的领悟”张百仁心中怪异至极。

    “运河镇法亦或者山河镇法”张百仁抚摸下巴,仔细的打量着眼前每一条河道:“沧海桑田,岁月变迁,前些日子领悟玉书之时,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原来问题出在了这里,如今天下河道变迁,龙脉移位,自然不再是上古时代,若还按照上古山水河图记录的方法修炼,速度当然快不起来。”

    张百仁笑了一声,手中掐了印诀,在一瞬间山河镇法与真水玉章同时运转,张百仁似乎感觉到了冥冥之中天下间水脉的加持,叫自己修炼速度快了不止一筹。

    “怪哉!怪哉!”张百仁面带笑容:“许多关窍如今豁然开朗,有的人修炼上古经典始终不得要领,却不晓得天地万物皆有自己的气场,随着时间的流逝,沧海桑田岁月变迁,气场之力也会改变,若是后人不知变通,修炼起来当然越加没有效果,最终所有发诀沦为凡人眼中的‘骗术’。”

    张百仁坐在那里,慢慢打量着眼前栩栩如生的河图,领悟了山水镇法之后,心中对于朝廷开运河之事,了然于胸。

    杨广开运河,就是为了定天下水脉,自此之后江河难改,以天下江河布下一个阵法,来镇压大隋国运气数,自此之后大隋当永世兴盛,为万世之根基也!

    可惜了,万世根基不是那么容易开辟的,这世上唯一想要开辟万世根基的秦始皇也是二代而亡。

    运河一旦开辟成功,当然有万世之根基。若开辟过程中操作不得当,或者暗中有人算计,气运反噬之下,皇朝也会随之陪葬。

    “当年秦始皇开辟长城,本为子孙万世之根基,只可惜棋差一招,居然来个孟姜女,哭倒了一片长城,叫大秦龙脉反噬,山河震动,气运反噬,逼得始皇不得不改换路线,但无奈大错铸成,无力回天!”张百仁拿出一颗夜明珠打量眼下的山水河图。

    “完美!完美的将天下水流结合在一起,化作了一个大阵,可以镇压天下水流气运,可惜了……”张百仁惋惜一叹:“谁愿意自己头上多一个大老爷!各大门阀世家不许啊!杨广此事犯了忌讳,大隋千百年国运一朝丧尽,二代而亡,与始皇何其相似!”

    “不过,秦始皇身边没有本座相助,如今本座身在隋朝,各大门阀世家想要在我眼皮子底下做手脚,老子第一个不许”张百仁坐下身,打量着眼下河图,面带笑容:“完美!这阵法堪称完美。”

    打量了许久,不肯错过每一个细节。

    眼前的河图才是真正的原版河图,之前三河帮与门阀抢的只是描目品罢了。

    与原版的河图相比,描目的河图失了几分天真与和谐。

    将河图缓缓卷上,此时已经是深夜,装河图的匣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塞入剑囊中倒也放得下。

    “皇后居然将原版运河图纸送了过来,显然事情严重的超乎了想象,可是为何各大道观迟迟不曾来人?难道怕打草惊蛇?”张百仁面露疑惑之色。

    装好了河图,张百仁将剑囊挂在大帐中,眼中带着怪异之色,逐渐熄灭了一盏盏烛火,只留下最后一盏油灯,露出怪异笑容:“倒也有些意思!这世界越来越好玩了,史书上说今年杨素就该死了,但杨素乃是见神不坏强者,寿命长的很,怎么看也不像是要短命的样子。”

    “杨素会不会死,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若是死,怎么死?”张百仁背负双手,手掌把玩真水钵:“见神不坏武者通常都是寿寝正终,毕竟见神不坏强者如果想要跑,还是很难抓到的。”

    想象一拳打出,空气液化,仿佛小炸弹一般的力量,张百仁就感觉一阵恶寒。

    简直是太猛了!

    “话说你这家伙是如何从天宫牢狱之中逃出来的”张百仁攥着水母。

    “启禀主人,小的也不知道,只是忽然监牢的铁索自己开了,守卫也不见影子,然后小的略施法术就逃了出来”水母苦笑。

    “可曾发现什么异常?比如说什么人?总不能是天牢锁链无缘无故的脱落”张百仁眉头皱起。

    水母摇摇头,表示自己不曾看到。

    随手将水母扔在了水盆中,淡淡的蓝光柔和散发而出,照亮了整个大帐。

    “怪哉!怪哉!”张百仁来回走动:“天牢中的大妖多不多?”

    “怕是不少”水妖所问非所答。

    “经过此次之事,后面即便是有人想要做手脚,估计也没有那么容易,不过有大妖能从天牢中逃出第一次,那就有第二次!”张百仁忽然想到了烟山老妖:“此事会不会是李阀在做手脚?”

    张百仁抚摸着真水钵,露出沉思之色。

    洛水之中,沉尸无数,血液染红了洛水,道道影影绰绰的烟色影子围绕着尸体不断哀嚎、咆哮。

    一个身披烟衣,面色狰狞的道人缓缓摆下阵图,阵图烟兮兮仿佛是无边地狱,散发出狼哭鬼嚎之声,所有烟色影子尽数投注到烟洞之中,不见了踪迹。

    同一时间,无数虾兵蟹将尸体化为了死灰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春晓〕〔最强医仙混都市〕〔武道大宗师〕〔不灭剑主〕〔一生为你空欢喜〕〔第一强者〕〔空间种田:冷酷王〕〔超级鉴宝师(风乱刀〕〔隐婚娇妻:老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