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看护〕〔夫人别躲了〕〔名门秘闻多〕〔冷画沉欢〕〔大汉国手〕〔暹罗鬼影〕〔天龙邪尊〕〔崛起复苏时代〕〔无量真途〕〔都市之就是这么壕〕〔邪气横行〕〔回到八零当女兵〕〔战国第一纨绔〕〔大明影侯〕〔神谕猎人〕〔焚霜之歌〕〔茅山鬼王〕〔六零俏军媳〕〔投出个未来〕〔八荒神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三百二十九章 敦煌之事,巧燕的包子
    张百仁就那般静静的端坐在大帐中,心中不断思忖,云定兴不是主要之人,关键在于杨广。

    杨广下江都,江都士兵必然思乡逃跑,依照杨广的性格,少不得大开杀戒。到时候人心惶惶,杨广失了人心,被手下士兵抱怨,当皇帝的机会就在眼前,就算跷果大将军不是宇文化及,换一个人也会动了歪心思。

    可惜一盘好棋被宇文化及这蠢货给下坏了,若是宇文化及不杀杨广,挟天子以令诸侯,虽然大隋风雨飘摇,反贼无数,但依旧有可用之人,未必不能挽回一些局面。

    张百仁与前太子杨勇没有交情,自然懒得蹚浑水。不过杨广心肠之毒辣,此时可见一斑,算计了杨勇的皇位不说,还将杨勇子嗣斩尽杀绝,着实是狠毒了一些。

    帝王之位无亲情,确实如此!即便是贞观之治的李世民,不也将自家大哥子嗣斩尽杀绝吗?不但如此,还将自己弟弟李元吉的媳妇也给霸占了。

    张百仁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都不可信!当皇帝的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张百仁倒起过自己当皇帝的念头,但自家人知自家事,自己有几分几两自己知道,皇帝不是那么好当的。

    “未入阳神之前,不可触及皇位,万民意志不是那么容易承受的,一旦坏了道功,只怕反而偷鸡不成蚀把米!”张百仁暗自盘算着心中的小念头。

    外界传来一阵吵闹之音,只听那群道人高呼:“不好了,龙脉确实是被挖了。”

    龙脉是什么?

    龙脉可以是大地中的某一件物品,寄托着龙脉之气。龙脉也可以是一座山川,也可以是一段朽木,总之龙脉样子千奇百怪。

    龙者无形,能大能小,能幻化万物,所以无有常态。

    龙脉被挖,着实叫人心惊肉跳,龙脉是什么?国家之根基,大地之基石,龙脉被挖岂还了得?

    也不和张百仁通报,一群人呼啦啦的向着洛阳城跑去报讯。

    左丘无忌站在大帐外,瞧着一群道人摇了摇头,然后无奈一叹:“大隋果真多事之秋矣。”

    正说着,忽然一只小巧妖兽腾空盘旋,在运河上方旋转不定,一声声响亮的鸣叫令人心神忍不住为之一动。

    “大胆,何方孽畜胆敢在此放肆,还不速速退去!”左丘无忌怒喝一声,弯弓搭箭瞬间弓弦震动,一道箭矢化作流光冲天而起。

    很明显,左丘无忌小瞧了妖兽的手段,箭矢尚未飞出一半,妖兽已经远远避开,甚至于一泡鸟屎落了左丘无忌头顶,惹得左丘无忌面色阴沉的躲避开。

    张百仁走出大帐,看着天空中的妖兽,伸手拍住了左丘无忌的手臂,嘴角带着笑容:“慢来,这妖兽是熟人的!”

    话语落下,只见妖兽俯冲,卷起滚滚气流,惹得张百仁耳边发丝浮动,扑腾着翅膀落在了张百仁的肩膀上。

    妖兽小巧巴掌大小,落在张百仁肩膀上后眼睛滴溜溜的看着左丘无忌,闪过一抹鄙夷之色。

    居然被一只鸟给鄙视了,左丘无忌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大人!这畜生太可恶了!”左丘无忌恶狠狠的盯着小鸟:“再敢放肆,官爷就把你拔毛吃了。”

    “渣渣渣”

    一连串叫声,妖兽表达了自己的不屑,惹得左丘无忌恨不得挥刀劈了这小鸟。

    张百仁摸了摸小鸟的脑袋,自鸟腿上拔下书信,不缓不急的捏碎蜡丸,随即面色一变,沉吟不语。

    “大人,可是有什么变故发生?”左丘无忌低声道。

    张百仁背负双手,面色沉吟,过了一会才道:“你亲自带人前往敦煌押送一批盗匪回来,这是盗匪的地址,事情有些出乎我的预料。马有才的踪迹记得暗中监视,然后随时汇报与我。”

    “是!”左丘无忌应了一声。

    张百仁眯着眼睛:“人心不足蛇吞象吗?还真当我孤儿寡母好欺负?”

    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以前杀的都是敌人,还从未杀过自家人呢!”

    正说着,骁龙脚步匆匆赶来:“大人,娘娘请你去议事。”

    “知道了!”张百仁将妖兽一抛,妖兽腾空远去,张百仁看了左丘无忌一眼,递出一张纸条,然后压低嗓子道:“地址就在纸条上,秘密行事,本官在敦煌结下的仇敌有些多。”

    “是!”左丘无忌应了一声,立即告辞离去。

    张百仁随着骁龙来到永安宫,瞧着金碧辉煌的大殿,轻轻一叹:“这永安宫也不知换了几代主人。”

    正说着,内侍进去通秉,然后走出来道:“督尉,娘娘请你进去。”

    张百仁点点头,大步走入永安宫,萧皇后此时眉头紧锁的看着手中情报,见到张百仁进来后放下书信:“免礼!莫要客套了。”

    “不知娘娘诏我前来有何吩咐?”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能在上京城在次看到小先生,当真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萧皇后捂嘴笑了笑,满是愁容的脸上多出一抹笑容,妖娆如魅令人恨不能将其扑倒。

    张百仁闻言不置可否,萧皇后瞧着张百仁这幅样子,无奈一叹:“你找回了九州鼎,朝廷不会亏待你的,不知先生想要什么赏赐?”

    “全凭娘娘做主”张百仁反将一军。

    萧皇后眼睛微微眯起,过了一会才道:“等着吧,忙完这件事,赏赐自然会赦封下来。”

    瞧着张百仁不为所动的样子,萧皇后苦笑:“先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只是封赏之事,还需等运河之事完毕,才能敕封下来,本宫可以保证,绝对会让小先生满意。”

    一个小娃娃,装作大人的样子板着脸,确实是很可笑。

    “朝廷如今忙着修改律法,陛下欲要巡游,事情忙的不可开交,再加上运河一团糟,这封赏只能延迟”说到这里,萧皇后笑了笑。

    “给你!”萧皇后拿起一份书信递给张百仁:“运河龙脉被挖,所有线索被被抹的一干二净,唯今之计只能寻找一人。”

    “玄机观,卜算子!”张百仁拆开书信,眼中露出一抹精光,字体柔美中透漏着一股杀伐气机,凤气缭绕,显然出自萧皇后之手。

    萧皇后点点头:“找到玄机观,请卜算子出关推算,当可推演出运河的背后黑手。”

    运河背后黑手张百仁知道,但他能说出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