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暖婚似火:顾少,〕〔江湖契约精神〕〔我要合成全世界〕〔明威天下〕〔恋上猫少年〕〔武照诸天〕〔盖世小村医〕〔觉醒大明星〕〔北冥密卷〕〔哑姑玉经〕〔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勤学领域〕〔王牌自由人〕〔重生之地球游戏〕〔豪门崛起:重生国〕〔韩先生,情谋已久〕〔侯门医妃有点毒〕〔妖尾之金金果实〕〔星临诸天〕〔霸道美女的临时男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三百三十八章 皇莆议的郁闷
    上京城

    永安宫

    张百仁坐在萧皇后对面,萧皇后不紧不慢的绣着一个锦囊,金黄色凤凰在红色的锦囊上振翅高飞。

    “娘娘,玄机道观私藏大量兵器,怕是图谋不轨,还请娘娘下令抓捕!”张百仁哭笑不得,这都什么时候了,萧皇后还有心思玩刺绣。

    “国家大事,急不得”萧皇后停下手中针线,用银牙慢慢咬断,起身来到张百仁身前,蹲下身子将锦囊挂在张百仁腰间。

    看着身下那妖娆的面孔,张百仁目光闪烁,不敢多看:“可惜娘娘这次没有派遣大内高手,结果叫那群家伙走脱了。”

    拍了拍张百仁的腰带,萧皇后笑了笑:“你小子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酱醋茶,你以为本宫不想派遣高手啊?朝廷虽然高手众多,但朝廷的地盘太大,易骨大成都是可以坐镇一方的存在,哪里可以短时间调拨?”

    “而且最近还有一些别的事情,哪里有那么多高手支配给你”萧皇后转身拿出一份密报递给张百仁:“玄机道观的事情本宫已经知道了,卜算子这老东西已经和玄机老祖闹翻,师兄弟二人反目,结果玄机老祖手段高人一筹,卜算子不得不远走他乡。”

    看着手中情报,张百仁愣了愣:“早知这般,娘娘还叫我去玄机道观做什么?”

    萧皇后心思剔透,不用多看便知张百仁心中所想,捂着嘴唇笑了笑:“这份情报本宫也是刚刚知道。”

    “不知如今还有何线索?”张百仁看着萧皇后。

    萧皇后无奈一叹:“所有线索都断了。”

    “都断了”张百仁眉头皱起,缓缓踱步,过了一会才道:“运河那边下官在过去看看。”

    说完后张百仁与萧皇后说了一会话,转身来到运河之地,瞧着被吊在栏杆上的众位监工,张百仁一阵心烦意乱:“砍了!砍了!都砍了!既然不肯说那就都砍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都砍了!”

    听到张百仁的话,众人一阵迟疑,监工都砍了倒也无妨,但还有一些官差被吊着,若是都砍了吏部那边追查下来怎么办?

    “都砍了!”张百仁冷冷道:“线索已经断了,留着这群废物有什么用?”

    “大人饶命!”

    “大人开恩,小的再也不敢了!”

    “求大人放过下官吧!”

    “。”

    一群人哭哭啼啼,不断求情,聒噪之音惹得张百仁心烦意乱,猛地摆摆手:“都砍了!都砍了!”

    “张百仁,你这个狗贼,你不得好死!”

    “大人,下官家中尚且有八十老母,嗷嗷待哺婴儿,求大人开恩啊!”

    “大人,下官知错了!”

    “张百仁小儿,你个狗贼,老子诅咒你不得好死,永坠阿鼻不得超生!”

    听着众人的喝骂,张百仁挖了挖耳朵,督促着一群官兵:“还不快点,这些人不死,那些枉死的役夫怨气如何散去?”

    “大人,不可啊!这可是几百条性命,就这般杀了未免太过于草偕人命,如今运河正在修建,不如叫这伙人留下来开运河,也好废物利用,将功赎罪。而且一次就杀这么多官吏,虽然这些人微不足道,乃是寻常差吏,不入朝廷品级,但也与朝廷的大人们挂钩,全都杀了也是麻烦。这伙人联合起来弹劾,皇后娘娘与陛下也顶不住啊”皇莆议脚步匆忙的赶了过来,这老东西不愧是官场的老油条,对人心把握非张百仁能比。

    听了皇莆议的话,张百仁愣愣神:“说的倒也在理,那就将他们发配到涿郡修边城吧。”

    “大人英明呃,涿郡?边城?”皇莆议本来见到张百仁态度软化,想要说一句孺子可教来着,随即醒悟过来满面愕然。

    “运河是你这老东西的地盘,什么将功赎罪,不过拖延时间罢了,当本官是傻子吗?”张百仁嗤笑一声:“大人这几日不知忙些什么,可有龙脉线索?龙脉出了问题,大人都没有受到陛下责罚,确实是深得陛下信赖。”

    皇莆议苦笑:“小先生不知道,这几日陛下打算巡游天下,下官忙来忙去都在为陛下鞍前马后的伺候着,准备各种物资,到处抽调高手保护陛下安全,这几日下官忙得是脚不沾地,哪有时间去寻找逆党。”

    “陛下出游?抽调高手?”张百仁一愣,一双眼睛看着皇莆议:“皇莆议,你乃关陇门阀的人,此事该不会是那些关陇门阀做的手脚吧!”

    皇莆议闻言面色一愣,自知失言,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连忙辩解道:“督尉想到哪去了,这件事可关乎着下官头上的乌纱帽,下官怎么敢添堵,除非我不想做官了。”

    上下打量皇莆议,张百仁眼中闪过一抹冷厉:“抽调高手,怎么会这么巧?”

    皇莆议目光发虚,不敢与张百仁对视。

    张百仁缓缓站起身:“若是叫我知道你这老东西在暗中捣鬼,不管陛下怎么想,小爷我第一个先杀了你!”

    “督尉说笑了,本官身为大隋的一份子,怎么会做出有损大隋的事情”皇莆议拍着胸脯保证。

    “是吗?”张百仁嗤笑,谁要相信了皇莆议的话谁就是傻子。

    “皇莆大人尽快将这群役夫发配至涿郡,本官想到一些线索,咱们就此分别!”

    说完后张百仁几步迈出,居然来到了洛水河岸,然后脚踏一只小船,化作离弦之箭不见了踪迹。

    太原离洛阳并不算远,张百仁循着冥冥之中的剑意,跟在玄机老祖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现在所有线索都断了,唯一的线索便是玄机老祖,所以玄机老祖不能死!”张百仁手中掐诀,操控着冥冥之中的陷仙剑气。

    一艘大船上,玄机老祖盘坐在船上打坐,思考着磨灭陷仙剑气的办法。

    忽然间体内陷仙剑气一阵躁动,然后尽数没入玄机老祖的阳神窍穴之中,虽然依旧不紧不慢的侵占着玄机老祖的周身秘窍,但玄机老祖却发现,自己的道法居然又恢复了。

    “怎么回事?”玄机老祖一愣。

    “玄机老祖不能死,他若死了,我如何寻找最后的线索?”张百仁站在扁舟上,眉头紧锁:“之用陷仙剑气攻占玄机老祖的周身窍穴,仿佛是一张大网一般,保持着松弛状态,一旦有需要,便可立即收网将其困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九龙刀帝〕〔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