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婆乖乖的〕〔六零俏佳人〕〔娇宠小兽妃:冷血〕〔异种骑士团〕〔六合天师〕〔位面复制大师〕〔大唐不良人〕〔恶魔交易所〕〔石头怪就是可以为〕〔请开始表演〕〔十星皇者〕〔重生之玄学首富〕〔火影极光〕〔大唐昏君〕〔不死生物的巫师旅〕〔重启九七〕〔电影世界穿梭门〕〔时空之前〕〔纯阳第一掌教〕〔主宰养成路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三百三十九章 当年蛰了佛祖的蝎子精
    红拂女

    顾名思义,是身穿红衣,手执红拂的女人。

    想要了解红拂女的名字,要先从拂尘的来历来说,拂尘一开始的功作便是驱打蚊苍的。

    所谓的红拂女,就是身穿红衣,拿着拂尘专门给杨素驱打苍蝇的女人。

    杨素何等地位,身边时常跟随的女人容貌肯定不会太差,惹得杨玄感念念不忘倒也能理解。

    张百仁一叶扁舟北上,循着冥冥中的感应向着玄机老祖的方向追了过去,才走了一日路程,忽然水花翻滚,脚下小船猛然爆发出一股强横力道,居然将张百仁掀翻了出去。

    犹若燕子一般,张百仁面色铁青的在水中漫步,控制着溺水真气不断卸去传来的力道。

    此时小船已经破碎,河水翻滚,但却不见水妖的影子。

    张百仁面色铁青,这水妖能在不知不觉间靠了过来,本事可见一斑。

    手掌攥住困仙绳,在浩荡河面困仙绳用来比宝剑更加顺手。

    “嗖!”

    一道浪条划过,卷起白色浪花,张百仁安静的站在水面上。

    道功至此,身体轻盈,有不可思议之功。

    “也不知是什么妖兽,若能晓得妖兽本体,倒也可以轻易降服”张百仁默不作声的站在那里,袖子里的水母蠢蠢欲动。

    “砰!”

    浪花卷起,一只仿佛蝎子尾巴般的钩子向着张百仁脑后扎来。

    张百仁可不敢叫钩子碰上,阳光下钩子乌黑,闪烁着幽邃光泽,看起来便是剧毒之物,在空中卷起层层呼啸,不过几个呼吸间的功夫,已经来到了近前。

    “嗖!”

    困仙绳脱手而出,循着那钩子,摸到了妖兽的本体所在。

    不过三五个呼吸,已经将妖兽捆束住。

    说来这妖兽也是凶悍,被困仙绳束缚后,居然依旧在水底爬行遁逃。

    “你这孽畜,既然被我降服,还不速速前来拜见受降!”张百仁面色冰冷。

    水花翻滚,张百仁看着悬浮而出的蝎子,顿时一阵愕然:“好大的一只蝎子。”

    蝎子足足有脸盆大小,被困仙绳牢牢的捆绑住,但犹自有力气在河水里折腾,一番挣扎后,见到迟迟无法摆脱困仙绳,缓缓悬浮出来。

    “没听说过蝎子不怕水的”张百仁面色一愣,随即怒斥道:“你这畜生,贫道与你无冤无仇,居然敢袭击我,该当何罪?”

    蝎子精道行不够,尚未不能人语,只是目光凶戾的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可不敢大意,心如蛇蝎这句话不是说着玩的。

    “今日你若是不给我一个满意交代,少不得爷爷要吃火烤蝎子了”张百仁冷冷一笑。

    “嗖”

    就在此时,只见那蝎子的尾巴在风中微微一晃,居然瞬间化作了三根,仿佛困仙绳一般拉长,跨过十几米的距离,向着张百仁的脑袋、心脏、丹田射来。

    “好畜生,端的狡诈,居然敢诈降!”张百仁怒叱一声,困仙绳灵蛇一般盘旋,猛地一勒,三根尾巴硬生生的被勒了回去。

    “哗啦!”

    水花卷起,蝎子已经没入水中不见了踪迹。

    张百仁心中惊怒:“好个畜生,开了灵智不说,居然血脉返祖,掌握了血脉之力,若不是有困仙绳护体,今个就要遭受了暗算。”

    之前蝎子尾巴速度突破了音爆,张百仁措不及防之下绝对反应不过,若非困仙绳给力,张百仁今个要翻船了。

    “看我不宰了你!”张百仁手中屠龙剑出鞘,猛地运转大法,然后只见脚下河水翻滚,紫府中龙珠散发出淡淡紫光,霎时间方圆三里内翻江倒海,真真正正的翻江倒海,仿佛煮熟的沸水一般。

    蝎子被困仙绳捆束住,猛地被河水抛飞出来,张百仁一步迈出便要宰了这蝎子,忽听远处传来一声高呼:“督尉大人,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大总管,你怎么来了?”看着远处奔来的洛水大总管,张百仁一愣,记得去年解决了水母后这老乌龟要出门远游,怎么还没走?

    大总管身后卷起一道白线,停在张百仁身前:“真人法力通天彻地,翻江倒海无所不能,比之一年前的进步,不可以道理计。”

    张百仁看着大总管,背着一副厚厚的龟壳:“莫非这妖兽是你家亲戚?”

    大总管苦笑:“老龟到也想有这般亲戚,可惜老龟我没那个缘分。”

    说完后看着被捆得和粽子一般的老乌龟,大总管苦笑:“小张真人不是问我,为何没有出去远游吗?还不是因为这畜生闹的。”

    “此事从何说起?”张百仁眼中露出八卦之色。

    老乌龟摸摸鼻子:“去年降服了水母后,也不知道这厮在哪里孵化出来,居然摸入了水神的寝宫,趁着水神不注意,蛰了水神一下。”

    “啊?”张百仁一愣。

    老乌龟道:“这蝎子有上古血脉,据说当年佛祖西来传教之时,蝎子精的母亲居然暗算了佛祖,破了佛祖的金身。但佛祖何等修为,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将其母亲斩杀,但这一枚胎卵却是留了下来。”

    “本以为是一枚死胎,但历代水神将其放入水脉中珍藏,只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将其孵化。世事变迁,如今洛水水神也将其悉心收藏好,不曾想五百多年没有动静的胎乱,上次大战无异中受到水母剧毒的刺激,居然破胎而出,水神不曾防备,被破了神体,一直躲在水府中养伤,这蝎子精趁机跑出来兴风作浪,水府上下秘密缉捕,不但没有捉到,反而叫它伤了不少人”大总管苦笑:“今日撞在真人手中,算他倒霉。”

    张百仁愕然,没想到这蝎子精居然还有这等来历,大总管道:“真人看它三根尾巴,若是在修行个几百年,长出九根尾巴,唯有佛祖下凡方才能收得了他,到时候妖族又诞生一位纵横天下的妖王,我人族多灾矣!”

    张百仁点点头:“此妖兽有如此威能,杀之倒也可惜。”

    “是极!是极!杀只可惜,放在身边又是一个大麻烦,说不得什么时候跑出来,暗中给人一下子,要了性命!真人不如将这蝎子关押入水府中,由我水府照看,也好免去一番麻烦。”

    大总管连连点头附和,眼中满是期盼,眼巴巴的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嗤笑一声:“你这老家伙打的倒是好算盘,这般妖兽若能利用得当,乃是杀敌、逃生的利器,岂能给你?如今此妖兽被我降服,也是与我有缘。”

    大总管闻言眼睛转了转,不着痕迹道:“大人常年奔波,这蝎子总不能带在身上,更不能这般时刻的捆束住,大人拿了蝎子也没有收服的办法,倒不如卖我水府一个人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大千劫主〕〔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