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九转星辰诀〕〔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风尘刀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配觉醒后,无情道仙君火葬场了 第7章 小小争执
    第7章小小争执

    呼啸的风声从耳侧急速掠去,周围的灵气渐渐稀薄,同时,近香移身上的法力亦渐趋凝滞。在她望见人间一片壮阔河山之时,身上的戒灵锁也落成了。

    近香移身子一轻,轻飘飘落在了柔软的草地上。她摸了摸还有些发热的额心,沉下气息调整了会儿。

    天界有规定,凡是天界神官,下凡人间必得封锁五成的法力,以免过强的力量伤害到凡人。她额头上那抹戒灵锁的印记就是证明。

    近香移观望四周,发现所处的地方是一片寂静的山林,四处可见葱郁的林木与幽香的花草。

    在近香移有限的修炼年岁里,她从没有来到过人间。说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下界。

    她对人间不太了解,只知道魔族、妖族、花草精怪与人族是共居人间。鬼族则居于鬼域,天界便是数千天神的居所。

    不过,在一千五百年前的神魔之战后,魔族老巢被破,魔族残党被驱出三界,隐匿于三界之外的浮屠城。

    而今,妖族与花草精怪臣服天界,受天界管辖。原先近香移所在的芳菲殿,便是管辖人间芳草精怪的神殿。

    之所以让她担任芳菲殿殿主一职,通晓宫那边所给出的解释是,同为草木修炼成神的近香移,管理同类来应当更方便。于是,近香移就在芳菲殿呆了近一百年。

    她虽是一众芳草精怪之首,但其实并未来到人间,也不曾亲眼看看这些接受天界管辖的精怪究竟过得如何。

    近香移想,或许可以利用这次机会,好好的体察一下民情。

    这时,头顶的阳光暗了下来。

    近香移骤然抬头,只见两道靠在一起的身影在眼前无声降落。淡青色与苍蓝色衣袍交缠在一起,像打了死结一样无法分割。远远看去,那两人好似神仙眷侣一般,十分登对。

    近香移愣住了。

    他们两人……从外表上看,确实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近香移心里有些不舒服。

    这股不适,在素心铃摆着一张纯洁无害的笑脸凑上来时,彻底爆发了。

    “我不知道你带着她下界有什么目的,但总归与寻找天机一梦无关。你想带着她干什么,你尽管去,我不会阻拦。但是从现在起,我跟你们桥归桥,路归路,互不相干。”

    近香移后退一步,脸色少见地不太好看:“不要跟着我。”

    她丢下这一句,转身便要走,但玉玄炽却拦在了前头。他的口吻也很僵硬:

    “你又在胡闹什么,寻找天机一梦是何等重要之事,岂容你发小孩子脾气?当真没有一点神官的样子。”

    近香移都想翻白眼了:“说得好像我求着你来帮忙似的。我自己弄丢的东西,我自己能找回来,不用你假仁假义帮忙。”

    “我没有神官的样子,哈。”她看一眼素心铃,道:“你怎么不照照镜子看你自己?你借着协助寻找神器的名头下界,实际上是要带着你徒弟干些见不得人的事儿。

    “你觉得你以权谋私的样子,就很像个天界神官啦?公正无私、刚正不阿的严律殿首席?”

    玉玄炽:“……你——”他顿了顿,不禁哑然了。

    追根究底,他下界的目的确实不在天机一梦,但……为何近香移非要将这些不相干的事情,往素心铃身上扯?

    玉玄炽搞不明白,便不说话。他本就话少,始终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样,在旁人看来,就是满脸写着“与你无关”这四个大字。

    他不反驳,近香移就当他默认。她语带讽刺地说:“呵,被我说中了吧,你心虚了吧?我就知道,你……”

    不等她把话说完,从头到尾都当透明人的素心铃坐不住了。

    她慌慌张张地解释:“不、不是的,事情不是神女说的那样,师尊只是担心我的伤势,因、因为——”

    素心铃眼睛一眨,顿时两眼水汪汪,眼尾带红,表情既愧疚又委屈,她紧咬下唇,而后道:“因为我只是凡人之躯,天界并没有能医治凡人伤病的丹药,所以师尊才带我下界寻医。

    “还请神女不要误会,师尊带我下界,并非女神所说的那般,要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我们之间,也不是您所想的那般不堪的关系。”

    最后一个字说完,素心铃眼眶中欲滴的眼泪终于落下了。美人落泪,艳色无边。

    这一通话让素心铃说得不卑不亢,充分表现出了什么叫我见犹怜,既坚强又委屈。

    近香移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道:“……你哭什么,我又没有骂你!我骂的是玉玄炽,他都没哭!干什么,你还要替他哭么?”

    “够了。”

    玉玄炽双目沉沉,眼神中已经带了几分冷意。

    “闹够了,就抓紧寻找天机一梦,不要把时间浪费在与正事无关的事情上。”玉玄炽说,“天机一梦不能离开天界太久,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近香移嘟囔着“这我当然知道”,她瞥一眼玉玄炽,没好气道:“要不是你拦着我,我早就去找兰漪道尊了。”

    兰漪道尊是何来头,玉玄炽心知肚明。通晓神君交代给近香移的事,他也听神君提起过。

    “那你可知,兰漪道尊现今何处?”

    近香移:“我当然知道,就在烟波城无月村。”

    玉玄炽点了下头,又问:“人间地域广阔,烟波城地处哪个方位,你可有头绪?”

    “现在没有,但是等我找个人问一下就知道了。”近香移道。

    玉玄炽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哦?原来你打算靠问路来找人。”

    近香移:“……”

    干什么阴阳怪气的,他是不是在骂我?

    也不知道素心铃想到什么好玩儿的事情了,刚才还啪嗒啪嗒掉眼泪,这会儿就破泣为笑了。

    她笑着说:“师尊的意思是,神女与其向其他人问路,不如我们同行。毕竟师尊也是在人间修炼近千年才飞升,加上时常下界执行任务,因此对人间很是熟悉。

    “我想,师尊一定是知道烟波城应该怎么走的。对吧,师尊?”

    近香移:“……”话是这么说,但我就是不想看见你们两个。

    素心铃又说:“而且,像神女这样不食人间烟火,心性单纯善良之人,若是被人间的不法之徒所骗,指不定要吃亏。所以,还是请神女答应,我们一路同行好不好?”

    近香移低头思索片刻。

    诚然,与玉玄炽一同行动,确实能省很多麻烦。有他在,她能在最短时间内找到兰漪道尊。但是她一想到玉玄炽的冷淡模样,就气都不打一处来。

    又不是她求着他帮忙的,怎么他还搞得好像是她的错一样,摆出一副年长者的姿态来教训她?

    她又不是他的下属!

    近香移不想妥协,但这时——

    “抱歉,方才是我言语冒犯,你不用放在心上。”

    ?  ?qaq

    ?

    ????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道诡异仙〕〔宇宙职业选手〕〔深空彼岸辰东〕〔我的老婆从游戏里〕〔我用闲书成圣人〕〔曾经,我想做个好〕〔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里是封神,励精〕〔大唐之第一逍遥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