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光明壁垒〕〔我在山海经成神〕〔苟在仙界成大佬〕〔女主修仙,法力无〕〔所有人都知道你只〕〔娱乐:从荒岛开始〕〔重生之富可敌国〕〔都是因为你,我才〕〔不思议大厦〕〔玄玉道途〕〔神女宠夫:师尊你〕〔拯救世界的仁王君〕〔这个魔门混不下去〕〔训夫有方:小哥哥〕〔魔狱盘古开天传〕〔重生:回到1993当〕〔斗罗之王者吕布降〕〔开局逃荒:拿休书〕〔巨星是个女儿奴〕〔重生之全球首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末世之吞噬细胞 第二章:冯曾和柏诗怡
    跑在前面的一行人成功逃进了体育馆,但后面几个可就没这么幸运了,他们眼看着只差十几米就要进去了,但却被跑在身后的丧尸扑倒在地,随后响起了不甘的惨叫声。

    守在门口的几人见状,吓得连忙关上了大门,只留下倒在地上哀嚎的几人。

    朱晨常年缺乏运动,现在已经累得说不出话来,刚一进门就找了个角落靠在墙上喘气,而邹云也在一旁休息着。

    体育馆内的人很多,邹云估算起码集结了有近三百名逃来的学生,现在大门关闭,门外的丧尸还在拍打着大门,一时半会肯定也出不去了。

    馆内人心惶惶,一起逃出来的情侣相拥着安慰对方,还有人喊着其它人的名字寻找着,甚至有几人心里压力承受不住,害怕得跪在地上痛苦。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压抑紧张的气氛,弄得人心情不免低落。校内都是些年轻靓丽的学生,很多更是从小就生活在温室里的花朵,哪里有过这等经历。

    “没事的胖子,我们能活下去的。”邹云见胖子被气氛感染,不禁也有要流泪的迹象,出声安慰道。听到邹云的话,胖子伸手擦干红肿的眼睛,点了点头,虽说不出话来,但好歹看上去比刚刚强上很多。

    体育馆很大,即使数百人在里面仍然不会感到拥挤,有人去馆内的器材室搬来几个垫子,站上垫子好让所有人都注意到自己,邹云望去一看,那人正是抢走了自己前女友的男人,冯曾。

    “同学们,眼下正是危难关头,我们更加需要振作起来,等待救援,门外的丧尸不会因为你们的眼泪而少咬你们一口,所以,擦干眼泪别再吵闹,这个时候我们尤其需要冷静和团结!”

    冯曾响亮的嗓音回荡在整个馆内,尤其是他的话语使得很多人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抬头看向了他,等待着他下一步的讲话。

    感受到所有人的目光,冯曾心中一阵暗爽,但他没有过多停顿,接着道:“现在,我们需要选举出一个人来统一指挥大家,被选出来的人要足够聪明,冷静,能带领我们一起活下去,直到救援的到来!

    眼下情况紧急,我就不多拖拖拉拉了,我毛遂自荐一下,赞成者举手,谁赞成?谁反对?”

    话出,管内鸦雀无声,随后陆陆续续有些人举起了手,邹云望去,最先举手的就是冯曾的一些好友,说是好友其实更像马仔。冯曾是大三生,而且还是学生会会长,父亲更是学校的教务部主任,平日里就有不少学生拍他的马屁,这个时候更是一呼百应,威望达到了极点。

    而邹云不过一个穷苦学生,从小就没爹没娘的,寄住在林奶奶家里,要不是自小就闷头读书学习优异,早就被赶出家门了。考上大学后家里对自己的人身控制也放松了许多,所以邹云才能开始谈恋爱,交朋友。

    “好,既然没有人有异议,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担任领导大家活下去的重任了!”冯曾见没人跳出来反对,于是开口定下了结论。

    “宝贝,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冯曾从垫子上翻身而下,一把抱住了站在一旁看着他的美丽女子,轻声安慰道。

    邹云收回了目光,转过头不再看去,刚刚那女人是自己的前女友柏诗怡,之前刚上大一就被评选为了江东大学的新一代校花,她看上去秀雅绝俗,双目犹似一泓清水,而且待人语气温柔,近乎完美的身材成为了许多男人垂涎的对象。原本应该是自己的女人,却如今依偎在他人的怀中。

    而邹云本身样貌也不差,甚至有些小帅,两人一开始就在一个班内,开始一段时间的相处让彼此都对对方有了些好感,后来虽然名义上没有在一起,可两人的亲密度早就达到了情侣的级别,只是没有公开。

    邹云对她虽然没法满足一切要求,可也在努力地创造惊喜。直到有一天邹云发现她变了,变得无理取闹,时不时就和他冷战,虽然自己每次都主动去道歉,但最后还是分手了。分手当天胖子就看到她跟冯曾一起进了旅馆,回去后胖子将看见的告诉了他,他这才看清了这女人的真实面目。说到底,还是他不够有钱,给不了她想要的物质生活,真是可笑……

    感受到邹云情绪的变化,身旁的胖子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多说些什么,事情已经过去了,邹云回应胖子一个微笑表示自己没事。

    另一边,冯曾召集了自己的小弟们,同时也叫来了所有的体育生,他让小弟们去器材室拿能够充当武器的器材,而他自己则和体育生们聊起了现状。

    由于离得较远,邹云没有听清他们在说什么,之看见他们点了点头,随后一行小弟们搬着着各式各样的护具和器材出来。

    冯曾把标枪给了自己最亲近的几个小弟,又把棒球棍给了体育生,棒球棍不够分,又叫人把举重用的杠铃片拆解下来,留下一根光秃秃的杠铃杆,将其给了块头最大的一个体育生。而他自己则也拿了一根棒球棍。

    “现在所有人按性别站成两列,女人去器材室,都把衣服脱了!我们检查是否有人被抓伤,如果有,请你主动站出来,我们不会赶你出去,但是会把你捆住以确保你变成丧尸后不会感染我们,要是隐瞒不报,等我们查出来可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冯曾高声喊完后,便召集小弟护在自己四周,而他让人搬了张海绵垫和柏诗怡一起躺了上去休息。

    听到冯曾的话后,众人不情愿地默默服从,没过多久,原本还处在体育馆各处的学生们就站成了稀稀拉拉的两排。冯曾派且小弟们去检查男人,又派柏诗怡去器材室检查女人。

    “随便查两个后你就去休息吧,剩下的交给她们来做。”冯曾对柏诗怡说道。

    柏诗怡轻轻一笑,点了点头便前往了器材室。

    果然这种男人才是我需要的,能给我权利,保护我,关心我。

    柏诗怡的脑海里浮起另一人的身影,但随即就轻轻摇头甩去,邹云啊邹云,你终究配不上我……

    “你的腿上有抓伤的痕迹!”

    “来人!快把他绑起来!”

    “不不不,这是我不小心刮出来的,不是丧尸抓的,你们信我啊……”

    刚刚开始检查还比较顺利,没有人被抓伤,可到后来陆陆续续检查出好几个隐瞒自己被抓伤的人,那些伤口的痕迹一看就是丧尸造成的。

    没有理会那些人的苦苦哀求,冯曾派人把几个被抓伤的人用绳子绑了起来丢到了角落里。被绑的几个男人统统双目无神地看着天花板,躺在地板上,静静等待着死亡。

    不光如此,柏诗怡那边也出现了几个隐瞒的案例,她们对着柏诗怡苦苦哀求让她不要告诉冯曾,可柏诗怡不予理会。

    “求你了,我没有被抓死,这个是我自己养的宠物弄的……”

    “不不不,我没事的,这不是丧尸抓的……”

    “只要你别绑我,我什么都愿意做,求求你了,不要……”

    更有几个长的不错的学妹冲到了冯曾面前哀求,还提出了一系列诱人的条件,但是冯曾没有留情,有叫了几个体育生把这群人绑起来扔到了角落里。

    “下一个,呦,这不是邹狗吗,你也还活着啊?”

    轮到邹云检查时,一个冯曾身边的小弟出言挑衅道。周围几个小弟都纷纷围了过来,为首的那个邹云认出是跟冯曾关系最好的任培云。当初自己被甩后,就是这群人收了冯曾的钱天天在寝室嘲笑自己,弄得他不得不搬出去和朱晨一起住。

    怎奈何他们人多,邹云也只能忍气吞声,对他们恶心的言论不予理会。

    “诶诶,你内ku还没脱呢,那里还没检查呢!”任培云坏笑道。

    “哈哈哈哈,对对,快脱吧,别耽误后面的人。”周围几人一听立马起哄,指着邹云的下半身逼他脱。

    身后的朱晨看不下去了,站出来怒道:“你们别太过分了!”

    邹云没有动作,伸手捡起脱下的衣物穿上衣服裤子,但穿到一半就被任培云伸手推了一把,裤子半套到膝盖的邹云不慎被推到在地上。

    “哈哈哈,怂得跟个软蛋一样。”

    “也不知诗怡学妹是怎么看上这种货色的……”

    低头坐起,邹云把裤子穿上,周围任培云等人的嘲笑声落在他的耳朵里。他只能沉默不语地继续穿衣,这些人的霸凌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反正不痛不痒,邹云早就习惯了,但这并不代表他能忍受这些耻辱,每一个人,长什么样子,做了什么事情,邹云都在心里记了下来。

    有朝一日,我会如数奉还!邹云在心中暗暗记恨道。

    见邹云没有任何反应,任培云等人也失去了兴致,没有过多为难他,毕竟冯曾之前叮嘱过稍微整整邹云给点教训就行,任培云他们也对邹云没什么深仇大恨,只是将其当做一种消遣方式,又能娱乐,又能从冯会长那里拿到钱,何乐而不为呢。

    朱晨拉着邹云走到一旁,见邹云沉默不语,只能再拍了拍他的肩膀……

    眼下无事可做,外面天还没亮,现在出去面对丧尸太危险了,于是众人纷纷坐下休息。而海绵垫都被体育生或是冯曾的小弟们抢走,其他人只能坐在硬邦邦的地板上,长久下去必然腰酸背痛。

    有人前去像冯曾讨要一张海绵垫,但被冯曾拒绝,义正言辞道,现在情况紧急,物资更是稀少,谁抢到就是谁的,要是强行让别人交出,怕是会引起混乱。见一群人高马大的体育生和手持标枪的小弟们,前来讨要垫子的人都灰溜溜地走了。

    邹云是不可能去向他要什么东西的,他有自己的尊严,对于一个抢走自己女人的人,他不想有求于他任何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家娘子,不对劲〕〔明克街13号〕〔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什么叫六边形打野〕〔全球诡异时代〕〔7号基地〕〔猩红降临〕〔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我的成就系统大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