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成熟的修士不需要〕〔帝师是个坑〕〔我乃绝顶风华〕〔都市的巫觋在综网〕〔没钱上大学的我只〕〔不一样的控卫之路〕〔超神学院:异常枪〕〔光明壁垒〕〔我在山海经成神〕〔苟在仙界成大佬〕〔女主修仙,法力无〕〔所有人都知道你只〕〔娱乐:从荒岛开始〕〔重生之富可敌国〕〔都是因为你,我才〕〔不思议大厦〕〔玄玉道途〕〔神女宠夫:师尊你〕〔拯救世界的仁王君〕〔这个魔门混不下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末世之吞噬细胞 第九章:与死者相关的众人
    蒋仁方目光看向邹云,听说这个新来的年轻人来时带着一把长刀,想必定是有几分身手,昨天晚上郑永民和苏胜叔侄二人给了他一把刀子防身,此人有可能是凶手。

    但他缺少杀人的动机。

    蒋仁方开口向邹云问道:“昨天晚上你一直在别墅内睡觉?”

    面对蒋仁方的问题,邹云点了点头,看来不弄清楚真相他一时半会是走不掉了。其实他自己很无奈,别人别墅内很少是独自一人的,所以起码有证人可以证明清白,而自己孤身一人,恰巧又摊上这种事情,嫌疑洗都洗不掉。

    邹云开口解释道:“我从昨天晚上进小区,最先遇到了这两位保安,后来他们收走了我的刀,给了我一把小刀,我随便选了栋别墅住了进去,之后就再也没出过门。”

    听闻邹云手中有刀,一群人纷纷看向了他,蒋仁方伸手要刀,邹云将其递了过去,这是一柄二十厘米的水果刀,在向叔侄二人确认没错后,蒋仁方将刀收了起来,转头向其它人询问线索,而邹云就这样被晾在了一边。

    一番审问之后,与死者相关的也就只有四人,加上具有嫌疑的邹云,范围缩小到了五人。邹云了解到,鹏辉是今天早上巡逻的保安,是他最先发现了死者并告诉了队长。

    这也不可避免地使得他被怀疑为凶手。

    而李宁夏是死者的未婚妻,两人虽已订婚,出于李宁夏的坚持,两人在订婚前一直没有同居。在和她的交谈中,邹云得知在末世爆发的那一晚,她本和自己的未婚夫方知业在一起,后来方知业竟因为害怕丧尸丢下她一人逃跑,恰巧自己被路过的保安鹏辉所救,自那天以后两人就再也没有说过话。

    蒋仁方点了点头,转而向下一个人了解事发过程。

    下一个人是死者的好友张天海,他的父亲和死者父亲曾经是同事,两人自小就是同学,一起历经初中和高中,后来即使上了大学两人也没少联系。

    他或许存在着杀人动机。

    蒋仁方向其询问道:“案发当晚你在做什么?”

    张天海回道:“案发当晚我在家里和几个朋友打扑克,这点你可以去问他们。”

    向其他人一番询问过后,蒋仁方确定了张天海具有不在场证明,心中暗暗将其抹去。

    邹云没有一直沉默,开口询问道:“既然死者的胸口上插着一把刀,那为什么第二天才被发现?按道理来说会有惨叫声吧?”

    不等其他人有所反应,蒋仁方道:“正是有这个疑问,我才确定凶手是在死者的熟人之中,而且凶手没有第一时间下手。”

    “我检查过死者的尸体,除了刀伤没有其他受伤的痕迹,而且也不是服毒死的。”

    邹云道:“那既然已经确定是熟人犯案,就跟我没什么关系了。”

    “可以,你要是想走,等我去你那里检查一下就行了。”蒋仁方带着一干人前往了邹云的住处。为了保证没有栽赃嫌疑,蒋仁方规定必须三人一组前往查找真相,且三人必须要互相监督,不能离开他人的视野范围内,否则将被视作同谋。

    来到别墅门口,蒋仁方带着一群人开始查找线索,而邹云则淡定地站在一边。

    昨天晚上自己老老实实睡了一晚,根本不可能被查出嫌疑。

    “这里有发现!”

    一道声音从别墅后院传来,一行人听到后迅速到达了现场,三名保安在草丛内找到了一块带血的布料。

    “证据确凿!”李宁夏大喊道,她死死指着邹云,虽说二人已经闹掰,但以前的感情基础仍在,若说方知业之死除了他变成丧尸已故的父母外还有谁最伤心,莫过于她。

    其他人也都不怀好意地看向邹云,如果真的是一个外来的人杀死了小区业主,他们定不会放过他。

    邹云见状不禁沉下脸色,这是明摆着有人陷害他,而他独自一人根本没法洗清嫌疑,这人已经盯上他要他背黑锅了!

    蒋仁方自然知道这可能是陷害,但邹云没法自证清白,他也只能下令将其关押保安室。

    “等等!不是说有五个嫌疑人吗?算上我才出来四个,还有第五个呢?”面对缓缓向他走来的几个保安,邹云连忙开口道。

    蒋仁方示意人群中一个小男孩到自己身边来,他开口道:“我之前没等你们到齐就问了他,虽说这孩子仅有六岁,但当天夜里他确实跑出来了,这点毋容置疑,他也有杀害死者的嫌疑。”

    “不,他只是个孩子。”人群中小男孩的母亲将其拉回自己身后护佑,向着蒋仁方乞求道。

    蒋仁方没有理会这位母亲的无理取闹,将男孩一把拉过来,一口一字道:“就算他刚刚出生,只要有嫌疑,我就不会手下留情!”

    男孩听到两人的争吵,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小脸上满是慌张,不由得大哭了起来。

    “呜呜呜呜——”

    “这里不是托儿所,我们不在玩游戏,死去的人没法活过来!”

    蒋仁方带着严肃的神情朝着这位母亲警告道,随后转头让人带着邹云和男孩离开了现场。

    保安室内,邹云和小男孩被所在里面,从刚刚开始他就好奇,为什么一个小男孩会使得蒋仁方将其关押,带着疑惑,邹云向其问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撇了一眼邹云,有些胆怯地爬上床,卷缩在被子里面,弱弱道:“杀人犯……”

    什么?

    邹云一听,顿时压不住心中的怒火,自己的妹妹还生死不明,而他从一开始就被怀疑,搞到现在还被关押在保安室内,替凶手背了口黑锅,任他再好的脾气,都忍不住发怒道:“老子不是杀人犯!”

    小男孩被邹云的吼声吓到,随即又坐在床上哇哇大哭了起来,弄得邹云一阵头疼。

    看来短时间内是走不掉了,现在凶手还在逍遥法外,不知道今晚又会死哪个人呢?

    带着些许疑惑,邹云靠在墙边思考起了事情的经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灵境行者〕〔明克街13号〕〔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夏文圣〕〔我家娘子,不对劲〕〔什么叫六边形打野〕〔我的成就系统大有〕〔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天庭最后一个大佬〕〔我只想安静地打游〕〔全球诡异时代〕〔我在修仙界长生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