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光明壁垒〕〔我在山海经成神〕〔苟在仙界成大佬〕〔女主修仙,法力无〕〔所有人都知道你只〕〔娱乐:从荒岛开始〕〔重生之富可敌国〕〔都是因为你,我才〕〔不思议大厦〕〔玄玉道途〕〔神女宠夫:师尊你〕〔拯救世界的仁王君〕〔这个魔门混不下去〕〔训夫有方:小哥哥〕〔魔狱盘古开天传〕〔重生:回到1993当〕〔斗罗之王者吕布降〕〔开局逃荒:拿休书〕〔巨星是个女儿奴〕〔重生之全球首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末世之吞噬细胞 第十章:熊孩子杜尚杰
    李夏宁是死者的未婚妻,死者之前将其抛下独自逃跑,必定惹得她心中对死者产生怨恨,她存在着杀人的动机!

    鹏辉是第一个发现死者的保安,若一般人是凶手肯定不会报案,他却主动将事情公开出来,或许他不是凶手,当然也不排除他悍跳的可能。

    张天海是死者的好友,若他是凶手,那么两人之前一定存在着什么矛盾,他之前说自己一直在家和朋友打扑克,但不能排除是团体犯案的可能。

    三人都存在着重大嫌疑,而自己无疑是被冤枉的,现在被关在保安室里,什么都做不了,邹云心中不禁感到有些疲惫。

    “好了,别哭了,我错了,我不该大声吼你。”耳旁小男孩尖锐的哭声仍在环绕,弄得邹云无法集中精力思考。

    哄了半天,小男孩终于停止了哭闹,邹云向其询问名字,他哽咽地回道:“我叫做杜尚杰。”

    邹云点了点头,用尽可能温柔的语气说道:“我叫邹云,你可以喊我邹哥哥,你听好了,哥哥我确实没有杀人,而你和哥哥我关在一起,是有坏人要陷害我们两个。”

    “之所以你也被关在这里,是因为你也被陷害了!”

    “陷害?”杜尚杰一听,瞪大了眼睛,疑惑道:“坏人为什么要害我们两个?”

    邹云一看有戏,接着忽悠道:“因为他们杀了人,需要有人替他们挨罚,所以找到了我们两个!”

    “你看,你是一个小孩子,而我是新来的,我们两个都很弱,所以陷害我们两个是最容易的。”

    小男孩睁大眼睛听得一愣一愣的,他已经完全相信了邹云的话,不然自己为什么会被抓起来关在这里?心中对于邹云的戒备也消失了,他拉扯着邹云的衣服急切道:“那我们赶快去告诉妈妈和保安叔叔!不能让坏人得逞!”

    邹云叹了一口气,装作颓废的样子,道:“可是他们不会相信你和我的,他们都中计了,现在只有你和我能救大家!”

    “那我们快出去……”

    邹云开口打断了小男孩的话,说道:“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出去,而是先弄清楚坏人是谁,这样才能打败他!”

    话题终于转到此处,邹云向他问道:“我听保安叔叔说,昨天你晚上出去了,你去干什么了?”

    杜尚杰从床上站起,听到邹云的询问又蹲了下来,小手不停捶打床铺,垂着头弱弱道:“我去敲别人家门了……”

    “敲门?”邹云恍然大悟,难怪蒋仁方会把他和自己这个“重大嫌疑犯”关在一起,估计是怀疑他因为敲门害得死者开门被杀。

    “谁指使你去的?还是说你自己觉得好玩?”

    男孩小手不停,抠着手指头回道:“我……就是想去……吓吓那些大人……”

    邹云露出一阵苦笑,这小子是真的皮啊,在有丧尸的末世里大晚上溜出去恶作剧,这下倒也算是苍天有眼,熊孩子遭报应。

    “那你敲门的时候有没有看见或者听见什么声音?”邹云接着问道。

    男孩摇了摇头,他敲完门后直接就跑了,哪里还留意什么声音。

    邹云这下也没办法了,他所知道的每个人都有杀人的嫌疑,就连这小男孩也不知情地成为了帮凶,短短一天能有的线索根本没法指向谁。他脱下鞋子往床上一躺,干脆闭目休息了起来。

    杜尚杰见状变得更加焦急,他站在门口敲门大喊着,想出去告诉其他人这是凶手的阴谋,但小小年纪心思不够缜密的他根本没想过怎么让其他人相信他。

    “咚咚——”

    “你们快放我出去,这都是坏人的诡计”

    杜尚杰不死心地站在门口敲门,娇嫩的小脸上满是焦急,伸出小拳头努力地敲打着门,即使感到拳头上传来了疼痛也没用停止。他根本没有静下来想过问题,得到一个可能的结果就急的要公布出去。

    “太急躁,太容易被骗了。”邹云躺在床上眯着眼睛看着焦急的杜尚杰,他甚至没想到自己被利用了。

    看来有些东西不能说出来,不然这小男孩必定会泄露出去。

    “有没有人啊,呜呜呜哇——”

    小男孩敲着敲着就急得哭出了声音,小小的身躯挺直站在门口仰头大哭,或许是从的养尊处优让他下意识以为自己一哭一闹就会有人来哄他。可惜保安室外空无一人,门窗被全部锁住,就连看守都没有。

    “你别在哭了,等到了饭点会有人来送饭的,到时候你再在人家面前哭闹也来得及。”受不了男孩尖锐的哭声,邹云开口劝道。

    小男孩听到了邹云话,过了一会便停止了哭泣,自说自话地走到床边坐了上去。

    “是谁养成了你遇到事情就哭闹的习惯的?”邹云皱着眉头问男孩,反正自己现在闲闲没事做,于是干脆开口和小男孩聊起了天。

    小男孩伸手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和鼻涕,说道:“以前在幼儿园里只要有人欺负我,我一哭就会有老师来骂他们……”

    “妈妈总说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哭,可是我经常在晚上听到她一个人躲着偷偷哭。”

    一直没有听到孩子提起父亲,邹云心想到这孩子家里估计很复杂,心中不禁对其产生了几分同情。

    “你妈妈就是因为被欺负了,又怕你担心才会躲着偷偷哭的。”邹云拍了拍小男孩的肩膀,语气温柔道。

    “要是你希望你妈妈以后不被欺负,那你就得成为男子汉,去保护她,对吗?”

    男孩听闻,点了点头。

    邹云接着问道:“你认为你是男子汉吗?”

    男孩不假思索地点头道:“我是!”

    “不,你不是!”邹云摇头否认了男孩。

    “我只看见一个动不动就哭闹,需要别人安慰的小屁孩。”邹云盯着男孩的眼睛,嘲笑道。

    杜尚杰不服输地看着邹云的眼睛,他清澈的眼睛里不再像刚刚饱含着泪水,反而认真无比,刚刚邹云的一席话成功激起了他的好胜心,胖乎乎的小脸不再是刚刚懦弱的神情,取而代之的是几分坚毅,他拍开邹云搭在他肩膀上的手缓缓开口道:“我是!我,不,再,需,要,别,人,来,哄,了!”

    看着男孩脸上认真的神情,邹云满意地点头向其说道:“希望你遵守诺言。”

    邹云说完就又平躺了下来,看着眼前洁白的天花板,随意道:“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有静观其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灵境行者〕〔明克街13号〕〔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夏文圣〕〔我家娘子,不对劲〕〔什么叫六边形打野〕〔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我的成就系统大有〕〔这游戏也太真实了〕〔猩红降临〕〔全球诡异时代〕〔玄幻:我!天命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