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爹地宠上瘾黎〕〔修魔术士〕〔18世纪的亡灵帝国〕〔火影之旗木家的快〕〔冰临美漫〕〔极品小书生〕〔真武称尊〕〔三国争鼎〕〔带着公会穿越〕〔大话十八年〕〔医武兵王〕〔你当我老公好不好〕〔别吃那个鬼〕〔魔鬼游戏〕〔小娇妻,你被捕了〕〔大侠饶命〕〔冰与火之凛冬已至〕〔重生第一奸商〕〔夫人,大帅又在作〕〔倾城娇女:将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戏精屠夫的日常 第二十一章 疑!这个小镇不寻常(4)
    ,!

    八月廿五,大雾转晴,忌宅,宜吃瓜。

    木盆里已堆满了肉——有机的猪草喂大的有机黑猪肉,花椒和粗盐已用中叙细细炒匀炒香。

    肉是几块新鲜的猪腿肉,块块是三分肥七分瘦;两大块五花,皆取自靠近后臀尖的部位,每块都是寸许厚,肥瘦肉厚度相当且分布得十分均匀,脂肪层与肌肉层红白分明,颜色鲜艳十分漂亮。

    将炒热的椒盐取出大半,均匀地洒在每块肉上,五指张开,将力道灌注于指尖,饱含热忱与深情地按压揉捏,将熟花椒的香和海盐的鲜咸按压进咸肉的每一分纹理中……

    只按摩了几下,赵一钱就觉得手指又酸又累,他眼光瞟过蹲在一旁眼巴巴看着的二丫,灵机一动,“二丫,你觉得有趣吗?”

    二丫兴奋地点头:“有趣!真有趣!”

    “那你也来试试吧!”

    “我?可、可我不会……”二丫害羞地摆手。

    “没关系,你就当是在给我按摩就行。”

    “好嘞!那我就知道了!”

    二丫撸起袖子伸手入盆,“咔咔”几下盆里就清晰地传来了猪骨断裂的声音。

    断的是猪骨,赵一钱却感觉像是疼在自己身上一般,他流着冷汗吞了吞唾沫,轻声道:“我刚才说错了,应该是当作给你爹按摩一样……”

    “哦,那你咋不早说!”

    二丫臂膀的肌肉肉眼可见地立刻松懈下来,只见她手指翻飞,那手法,那力道,仿佛星级大厨附体一般。

    赵一钱看得几乎呆了,他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怯生生问道:“二丫,你心里是不是对我有恨?”

    二丫正忙活得高兴,没听清赵一钱的问话,“你说啥?”

    “没、没啥……”

    肉很快就处理好了,赵一钱将剩余的椒盐均匀地涂在肉上,将洗净的大青石压在肉上,将木盆寻了个阴凉干燥的地儿放了,这才净了手。

    “这就好了吗?晚饭是不是就能吃了?”二丫守在木盆边不肯走,巴巴儿地问道。

    赵一钱的心顿时又化了,立刻将刚才猪骨头的事忘到了九霄云外,“好早着呢,这才算刚开始腌,想吃至少还得等个十天八天的。”

    二丫又可怜巴巴地看了那盆肉一眼,满心的失落,“还要等那么久啊……”

    赵一钱忙摸摸她的头好言哄劝。

    赵一钱刚将小妻子哄开心,陈好柴就风风火火冲进了院子直奔井边,抓起葫芦瓢就咕咚咚灌了两瓢凉水。

    二丫诧异地瞪着眼,“陈大哥你这是怎么了?莫非也跟我家猪似的盐吃多齁着了?”

    陈好柴最后一口水还没来得及咽下就被这话呛了个半死。

    赵一钱知道二丫还因吃不着肉在气恼,便笑着哄她到隔壁去照看豆腐摊子,回身问陈好柴:“你也别恼了二丫,她就是孩子心性,倒是你,出什么事了急成这样?”

    陈好柴道:“俺这不是着急,俺是刚看了一场大热闹兴奋!”

    亲眼见了孙嗲嗲和周梅婆化成晶石,赵一钱不认为还能有什么凡人的热闹引起他的兴趣,便兴致缺缺地说道:“我昨天跟你买了一车柴,等了一上午都没送来,原来是跑去看别人家的热闹了,得亏我是你弟弟,要是换作了那郑屠夫,看你的小买卖还怎么做!”

    陈好柴见赵一钱竟然不好奇,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怎能按捺得下,拍着腿嚷道:“可不就是跟郑家有关的热闹嘛!”

    赵一钱总算有了点兴趣,“郑家怎么了?”

    陈好柴忙凑过来说道:“郑家的一个小妾和她老爹被一个抱打不平的莽汉给放走了!就为这事儿那客栈的武小二挨打了呢,那莽汉呼扇一巴掌就打得武小二掉了两颗牙,还吐了血!啧啧啧……”

    赵一钱听着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逃走的小妾父女,救人的莽汉,有财有势的郑屠夫,这剧情他怎么听着这么熟悉呢?

    他想了想问道:“那小妾叫啥,那莽汉又长得什么模样?”

    陈好柴道:“小妾好像是叫金翠莲啥的,那莽汉就长得威风了,大高个儿,估计得有八尺高,面阔耳大,鼻直口方。”

    赵一钱的心突突突狂跳起来,“那小妾父女是不是原本在酒馆里唱小曲儿的?那个莽汉是不是位提辖?”

    “对对对!金家父女是叫那莽汉提辖来着!”说着又笑道,“欸?没想到你打听得还挺清楚啊,刚才还装出一副不感兴趣的模样来逗俺。”

    赵一钱顾不上说笑,揪着他的衣服就问道:“那莽汉人呢?现在在哪?”

    “俺来的时候他还在客栈门口坐着呢,说来也痛快,那郑屠夫还在家里美滋滋地卖肉,浑然不知小妾已经偷偷跑了,哈哈,真是解气……”

    陈好柴摇头晃脑感叹到一半才发现赵一钱早就冲出去跑没了影,忙跟着追出去,“臭小子,咋看热闹还猴儿急的呢?”

    赵一钱一口气奔到了闹市,正懊恼忘了问陈好柴是哪家客栈,就见一个彪壮的汉子从一家客栈走出,正往郑屠夫开肉铺的那条街的方向走。

    赵一钱顿时心潮澎湃起来,眼眶里几乎泛出了热泪——那就是鲁智深了吧,不他现在还叫鲁达鲁提辖,他赵一钱亲眼见到了鲁达!他要亲眼见证历史了!

    赵一钱一路悄悄尾随,那鲁达果然七拐八拐进了郑屠夫肉铺在的那条街。

    “栗子(生!盐水花生炒栗子嘞——”

    赵一钱浑身上下每一粒细胞都在兴奋,一兴奋就觉得嘴里手里有点闲,一会儿那么大的热闹,没点零食佐戏怎么能行!

    刚巧卖零嘴的小贩吆喝着路过,赵一钱一把拽住他,抓了几枚铜板数也不数就往小贩手里塞:“小哥,来包瓜子!”

    话是对小贩说的,一双眼却直直地盯着前头的鲁达,一眼不错地注意着他的动向。

    小贩哪知道“瓜子”是个什么东西,只当自己听错了,装了包盐水花生塞进赵一钱手里就走。

    赵一钱被手里突然多出的一包又热又湿的东西唬了一跳,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包花生,忙冲那小贩叫道:“哎!哎!我要的是瓜子,你给我花生作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寡嫂〕〔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武道大宗师〕〔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