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明夜/若爱已成伤〕〔残存者游戏〕〔中古全战〕〔网游之近战牧师〕〔修行的年代〕〔纳米降临〕〔我不是翻唱女王〕〔捡了块穿越石〕〔重生支配者〕〔巫师再临〕〔山海乾坤界〕〔仙界大爆料〕〔我的客户来自诸天〕〔天选者游戏〕〔钢铁之序〕〔地狱诡事禁言录〕〔武魔培训计划〕〔重启飞扬年代〕〔魔法之苏醒之界〕〔魔欲仙缘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戏精屠夫的日常 第七十九章 异域女欲挑衅 陈好柴惹闹剧
    ,!

    夜深人静,赵家小院里的人们因为那神奇的青丘浆果的滋养,因为一整天的惊心动魄,都已坠入梦乡,唯有青丘小狼一人在院中奔波忙碌着。

    青丘小狼身法极快,打起架来可以屡占上风,干起活来也十分高效,不到二更天,小院就已经被他修整得妥妥帖帖。

    忙完后,他并没急着去隔壁院子休息,而是坐在井边舀水喝。

    他赶了许久的路,已经两天没有好好吃喝一顿了。

    秋夜的井水格外的冰凉,青丘小狼却觉得刚刚好,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这井水比别处的要甘甜许多。

    水瓢的那一汪清水倒映着天空明晃晃的月亮,白天孙二丫浑身湿透的模样又闯进了青丘小狼脑海中。

    她也是用的这水……

    青丘小狼立刻用力晃了晃脑袋,大口呼吸着试图平复慌乱躁动的心。

    他烦躁地将水瓢扔进井里,自己好歹也是活了七百年的,那小丫头又丑又粗苯,怎么偏偏就对她起了凡心!更何况……何况她还成亲了,她的夫君,那个看起来没什么用的男人,还是太子哥哥的朋友……

    始终安安静静趴在地上的异域女子忽然吃吃笑起来,笑得几乎要断气时,她才说道:“你……果然……也觊觎……玲珑心……”

    “狼王……半妖,哈,哈哈哈……狼族人……憎恶……妖怪……至极……极!”

    “难怪……难怪……狼族没落……因为……有一个……不敢回家的……狼王……”

    异域女子深受重伤,又断了半截舌头,所以她的声音并不大,但那喘着粗气的怪笑声在这宁静的夜晚却显得格外刺耳。

    青丘小狼始终沉默着,甚至连呼吸都始终平稳,没有波动半分。

    异域女子原是想拿这些话来刺激青丘小狼,好在他情绪激动的时候从他的话语中寻出些端倪来,可她的那些话说出去,就好像一粒砂石跌进万丈深渊一般,连一丝回应都没有。这叫她心里愈发没底,只好强撑着继续怪笑下去。

    “好吵。”

    青丘小狼蹲下身,伸手在异域女子下颌轻轻拂了一把,边起身一个纵跃跳去了隔壁院子。

    异域女子趴在地上,嘴像搁浅的鱼一样徒劳地开合,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九月十二,微雨,宜休养。

    异域女子始终在那个圆圈里一动不动的趴着,起初赵一钱还想着每顿拨出一点饭来喂给她吃,人家好歹是青丘女帝的孩子,万一饿死在他这个小院子里了那可就说不清了,然而却被青丘小狼拦住了。

    “你放心,她好歹也是个妖怪,你们这个地方又如此的山清水秀,周遭的灵气够维持她喘气的了。”

    赵一钱这才作罢。

    而陈好柴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没在自家的床上,屋里还有个顶着狼头正在玩儿刀子的少年,只当自己被掳进了土匪窝,顿时吓得魂飞魄散,鞋都来不及穿就往外跑,到弄得青丘小狼莫名其妙。

    冲出屋子的陈好柴这才发现自己不是睡在什么土匪窝,而是孙二丫的豆腐铺。

    正好赵一钱和孙二丫听到动静赶了过来,惊魂未定的陈好柴一把扯住赵一钱就问道:“这、这是咋回事啊?”

    又哆嗦着手指指着青丘小狼:“俺咋跟他在一个屋睡呢?”

    赵一钱忙安抚道:“莫慌莫慌,他是好人,也算咱们的朋友啦!”

    陈好柴将赵一钱拉到一边低声道:“俺给你说,现在外面乱着哩,你可得长点心,别看谁都是好的!你忘了上回那个道士了?”

    赵一钱看了眼笑得十分灿烂的青丘小狼,只好硬着头皮实话实说:“他叫青丘小狼,是住在我家那个青丘太子的弟弟。”

    “真哩?”陈好柴瞪大了眼。

    “真的,不信你问二丫。”

    陈好柴走到青丘小狼身边,拿手掌在二人头顶比了比,就算不加那个狼头,眼前这个少年也跟他一般高,再想想青丘太子那小毛孩子般的样子,不由叹道:“啧啧,你家大人也太偏心了些,一样的孩子,咋就老大小小的个子,老二长得这样壮实呢!”

    青丘小狼浓眉一挑,看了眼赵一钱,见他也一脸认真的点头表示赞同,便笑着道:“不是家里长辈偏心,是我哥哥身体不好,吃得多,长得慢。”

    陈好柴撇撇嘴表示将信将疑。

    提到青丘太子,陈好柴忽然想起昨天那场没吵完的架,还有最后脖颈上挨得那凌厉一掌,顿时叫嚷起来:“那臭小子哪里去了!背后耍阴招,这会儿了却躲起来不见人!”

    说着撸起袖子又要往隔壁冲。

    赵一钱和孙二丫立刻拦住他,劝道:“他昨天就病倒了,这会儿还睡着呢,陈大哥的气我们俩到时候帮你出好不好?”

    陈好柴心软,听到青丘太子病了,心里的气立刻就去了一半,他忿忿放下袖子:“罢了,孝子嘛,俺总跟他计较也不像话。”

    夫妻俩立刻点头如捣蒜,想尽了好词称赞了陈好柴一番,这才好容易将他送走。

    陈好柴走了,赵一钱立刻拉着青丘小狼往隔壁走:“你快去看看你哥哥吧,他真的从昨天那会儿睡到现在还没醒,我做了他喜欢吃的菜叫他也没反应。”

    青丘小狼一听,也有些慌,忙跟着夫妻俩到了青丘太子床边。

    吃了浆果后的肖蝴蝶气色已经好了许多,此刻正拿着一块软帕子轻轻地擦着青丘太子的脸。

    见了他们进来,她立刻站起身,泪珠断了线似的往下掉:“公子从前最是警觉,哪怕再睡着的时候有个风吹草动也能立刻醒来,可是现在……现在……”

    孙二丫虽然不清楚肖蝴蝶到底想起了什么,从前又跟青丘太子有着怎样的过往,但她知道她的朋友此刻很伤心,她的心里便也跟着不好受起来。

    她走过去拉着肖蝴蝶的手轻声安慰:“你别害怕,太子兴许是太累了,他相信我们不会害他,所以才这样放心睡着。”

    青丘小狼看了眼孙二丫,这就是玲珑心吧,心思纯净,于是直觉也格外的准。

    孙二丫不经意地抬起头,青丘小狼立刻红着脸转过了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