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情深无上限〕〔我真是良民〕〔我不是小明星啊〕〔睦宋〕〔我是绝世树仙〕〔超品神才〕〔一睡十万年〕〔唯一法神〕〔混迹在二次元的男〕〔诸天万界监狱长〕〔废柴皇子想修真〕〔秘密婚情〕〔山村透视兵王〕〔喜乐双胞胎〕〔修行高手在都市〕〔名侦探世界里的巫〕〔不死琉璃心〕〔法末之徒〕〔振南明〕〔恐怖故事群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戏精屠夫的日常 第二百章 养泉宫中审糖瓜 太子芝麻巧申辩
    ,精彩小说免费!

    第二百章

    赵一钱在一旁听了一会儿,太子和芝麻此刻说的,正是他和孙二丫在车上提出的质疑。

    主位上的王夫和太宰都在凝神听着,时不时还点点头,表示认可太子和芝麻提出的那些疑点,而其他王姬和公子们也是一副认真思索的模样,唯有身为糖瓜同僚的那些太医们,脸上都表露出一副不屑的态度。

    赵一钱心里沉甸甸的,看来不管是人间还是妖界,都存在着职场压榨和霸凌的情况,这大概是所有有智生物的劣根性吧。

    “事情已经发生的这样突然,我和大舅舅都能找出这么多漏洞和疑点,太医院又凭什么就认定糖瓜是凶手呢?”芝麻说道。

    一个跟焦太医差不多年纪的老太太沉着眼皮说道:“因为她是最有动机这样做的人,她想要一张药方,焦太医或许是认为她资历尚浅,或许认为不对症,总之不愿意给,而糖瓜又再诸位贵人和贵客面前夸下了海口,被焦太医严词拒绝后定然不忿,于是杀了焦太医,偷走药方。”

    糖瓜闻言大喊道:“下官没有!下官根本用不着抢药方!老师虽然一开始的确拒绝了下官的请求,但在下官再三解释原委后,她老人家虽然看起来还是不太情愿,但总归也是同意了!下官又何必冒那个险去抢呢?”

    那太医道:“你说焦太医同意了,谁能作证?”

    糖瓜一滞,当时只有她自己跟焦太医在说话,出了她和已经死去的焦太医,谁都不能证明。

    太子冷声道:“那么你们太医院说焦太医严词拒绝,又有谁能作证呢?”

    有太医在人群中喊道:“下官亲眼看到她们二人在争吵!”

    立刻又有几个太医也喊道:“对,我也看到了!”

    太子忽然怒目看向一个王姬,几步上前将她拉到一边,板着脸嘴唇快速开合说了几句话,接着转身看向众人:“请问,本大爷刚才与清宁姐姐在做什么?”

    “公子大人刚才自然是在与王姬大人吵架!”几位太医脱口道。

    年长的那位太医顿时意识到了什么,忽然扭头瞪了那几个太医一眼,太医们立刻闭嘴不再敢说话。

    “不对,小太子只是表情严肃了些,并不像是在发脾气的样子,更像是在说什么重要的事。”公子中有一人说道。

    于是又有几位王姬和公子附和了这种说法。

    太子笑着看了那位叫清宁的王姬一眼,清宁不由也笑了,扭头看了眼太医们,又转身对众人说道:“看来太医院的太医们很容易认为别人在吵架啊?小太子刚才只不过在跟我道歉,说回来这么些天没能去我宫里拜访,让我不要怪他呢!”

    王姬和公子们都笑起来,赵一钱心里也是一松,恨不得上前狠狠拍拍太子的肩夸奖他一下。

    芝麻也莫名的得意起来,朗声道:“你们也说了,当时是‘看’到糖瓜和焦太医在争吵,而不是‘听’到,那她们到底说了什么,焦太医最后到底有没有同意糖瓜的请求,你们又怎么会知道呢?”

    太医们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真是说不出的精彩。

    那位年长的太医到底是吃得盐比较多,很快就回过神来,大声道:“这是不能证明焦太医没有同意,但同样也不能证明焦太医同意了对吗?糖瓜仍然有要偷走药方的需要不是吗?”

    芝麻耸耸肩,显然不将这个问题当回事:“你说她偷走药方?这就不对了,我们刚才也见过了焦太医的尸首,药方明明还在她身上。”

    那太医冷哼一声:“这也算不得证据,毕竟太医们为了方便记录,都会随身携带纸笔,罪人糖瓜大可以杀了焦太医后将药方抄一遍带走。”

    这一下轮到赵一钱他们脸色微变了,因为糖瓜拿回来的药方的确是糖瓜手抄的,不过想也明白,只有焦太医收着的药方,自然是比较珍贵的,让糖瓜抄写走也很正常啊。

    芝麻道:“你看,你这又没有证据,又是想当然的推测了,这个动机糖瓜可以有,也可以没有啊?”

    那太医道:“可是在能接触到焦太医的人里,只有罪人糖瓜最可能又动机!”

    “那可不一定!”太子高声道,“在场这么多人里,有动机想害死焦太医的可未必只能又糖瓜一个,甚至糖瓜都不是动机最强烈的那个。”

    太子抬起手臂,指尖直指那位年长的太医:“就比如说你,焦太医死后,谁获益最大?糖瓜吗?不,她得到的不过是只能治一种病症的药方和我们的夸奖而已,而你就不一样了,焦太医死了,你可就是太医院资历最深的太医了呢!”

    “从此以后,能在母亲、王夫、还有长姐一家跟前频繁走动的人,可就从焦太医变成你了呢!罪人!”

    年长太医脸色大变,包括太医们在内的众人看她的眼神也变得古怪起来。

    年长太医气得指尖哆嗦:“你!你血口喷人!”

    芝麻立刻反击道:“你们太医院又何尝不是血口喷人?哼,明明一件确实的证据都拿不出来,却偏要将杀害师长这样严重的罪过按在糖瓜头上,一口一个罪人、罪人,现在让你也尝尝这个滋味,怎么样,可好受?”

    年长太医怒而拂袖:“那也只是不能证明她杀了焦太医,你们又是否能证明她没杀焦太医?”

    芝麻道:“我们自然会找到证据证明,但是至少现在糖瓜她不是罪人,可以将她看管禁足,却不能这样五花大绑像罪人一样待她!”

    所有人都看向主位上一直没有出声的王夫和太宰。

    王夫摆摆手,对太宰道:“我实在太乏了,坐在这里已经是勉力支撑,头脑里却是混沌一片的,这件事就全都由你来做决断吧!”说罢就招呼侍儿上前将他退去了后面的院子。

    太宰十分平静地应下了,显然这种让她全权负责某事的情况时有发生。

    “我认为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的确不该待糖瓜太医如罪人,诸位觉得呢?”

    王姬和公子们都附和同意,赵一钱紧紧捂住自己的嘴,以免欢呼出声。

    糖瓜身上的束缚立刻被解开,太子却不急着带她走,而是缓缓笑道:“虽然不知道凶手到底是谁,但本大爷已经找到证据能证明凶手的确不是糖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八零:媳妇有〕〔武道大宗师〕〔不灭剑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凌天至尊〕〔绝世兵锋〕〔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顾轻舟司行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