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道长,请收了我吧〕〔校花的修真强少〕〔华娱之笑洒全世界〕〔千界探索〕〔咕咕的艾泽拉斯〕〔地外生命饲养手册〕〔斗破之无限穿越系〕〔总裁爹地撩不停〕〔超星大导演〕〔末世危机〕〔重生空间之全能军〕〔重回五零当军嫂〕〔咸鱼的自救攻略〕〔相思西游之独揽风〕〔以你之名〕〔豪门甜妻:池少,〕〔重生娇妻太妖娆:〕〔女友脑阔疼〕〔不可名状的赛博朋〕〔重生之带娃修仙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主神空间:你已被列为黑户 第三十八章.最古之王
    远坂凛等人一路朝着与城堡相反的方向离去,但速度却一直都快不起来,毕竟红a现在都重伤的几乎无法动弹了,只能靠saber架扶着他,一路前行。wwΔw.『ksnhu『.la

    而在他们身旁的卫宫,身体状况也同样没好到哪去,他之前同样也身受重伤,如果不是因为剑鞘阿瓦隆在他被抓到城堡的这段时间一直在治愈着他的身体,让他恢复了许多的话,恐怕连他都得靠别人搀扶着才能行动。

    所以在这两位轻重伤员的拖累下,队伍的撤离速度一直都快不起来,再加上城堡附近的地形还全是崎岖陡峭的山路,十分的消耗体力,saber暂且不说,但卫宫却是已经有些力疲,远坂凛也有些气喘冒汗了。

    “呼..呼..跑到这里已经差不多了吧?”远坂凛有些气喘的说道,“我们现在已经离开爱因兹贝伦城堡有一段距离了,那个臭小鬼也没有追上来,看起来她的消耗也不轻,所以她应该不会再追来了吧?我们也趁机休息一下吧。”

    “不行!我们得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红a不置可否的说道,“只有远远的离开这里,回到东木市,我们才能真正的安全。”

    “....”远坂凛抬头看了红a一眼,眉头突然皱了起来,“archer,你这家伙,不会有什么东西瞒着我们吧?你的反应太奇怪了!

    那个臭小鬼根本就没有追上来,但你却始终一副急切紧张的样子————就像是你知道,接下来这里要发生什么很危险的事情一样...

    archer!你到底在隐瞒什么?!你又知道些什么?!”

    红a张了张嘴,然后转头看了身边的saber一眼,声音低沉的说道:“那位最古之王吉尔伽美什....他就要过来了!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绝对不能和他撞上!所以我们一定要赶紧远离这里!”

    “什么?!”saber有些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那家伙...可是这一次的圣杯战争,不是已经有你这个archer了吗?!那家伙怎么也会..

    ————难道他是以别的职介被召唤出来的?是至今也没有出现的caster亦或者是assassin?”

    “不是,caster与assassin另有其人,而且都是那个李浩那边的英灵!”红a淡淡的将自己所知道的情报全都说给了众人,“而那位最古之王————他是从上一次圣杯战争中遗留下来的!

    被圣杯中流淌而出的污泥所侵蚀的他,不但没有如同一般的英灵那般被吞噬同化,反而借助污泥的力量获得了能在现世活动的肉/体....他十年来都一直隐藏于东木市的教堂里!”

    卫宫发问道:“你们说的,那位最古之王究竟是什么人?他也是敌人吗?”

    “额,绝对的敌人呢!”红a表情严肃,“而且那个家伙的力量,也强的近乎无敌!就算是逼得我们那么狼狈的berserker,都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所以如果我们现在与他遇上了的话,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远坂凛突然感觉脑阔有点疼,忍不住抬手付住了额头,叹气道:“怎么感觉今天那么倒霉?尽遇到坏事了,突然又冒出来了这么最古之王....而且那个家伙又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啊?archer你又是怎么知道他要来的?”

    “因为他是我引过来的....”

    “诶————!”

    红a抬头看了一眼几人的反应,果然三人都是一副无法理解的样子,只好解释道:“我最初是计划让他与李浩碰上,然后借李浩他们的手,把这个不安定的家伙给解决掉的....

    如果李浩他们的话,以我在间桐宅内所以看到的他们那恐怖的战力,就算是那位最古之王也应该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然后,我就玩脱了....计划永远都没有变化来得快,现在事情发展成这样,我也没办法了。

    远坂凛斜眼瞥着红a,你这家伙,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满脑子都是这种阴谋算计呢?果然,你与如今的卫宫相比,除了脸黑了很多之外,那颗心也跟着变黑了!

    远坂凛恶声恶气的说道:“呼...算了,现在我也懒得和你再计较这些,等我们回到家之后,再慢慢的找你算账!”

    随后,几人便再度启程,朝东木市而去,可这世上的事情,有时候就是这样,你越不想遇见的人,往往便会迎头便与人家正面撞上。

    身着黑色摩托车夹克便衣的金闪闪,就那么突兀的出现在了远坂凛等人面前,脸上带着一种异常欠揍的微笑,一边淡淡的看着他们,一边信步朝他们走来。

    “阿勒..这不是saber吗?刚开始我还以为自己感觉错了呢,现在仔细一看,果然就是你啊,真是好久不见了呢,本王都有些想念你了。”

    “吉尔...伽美什!”在看到那家伙的一瞬间,saber便瞬间召出了自己的圣剑,摆出防备的架势,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你这家伙,为何要阻挡我们的去路?!”

    金闪闪歪了歪头,说道:“那当然是因为你啊,我美丽的骑士王...你知道吗?自从十年前你消失之后,本王就一直感觉十分的孤寂,忍不住的想要再次看到你。

    而如今,你再一次出现在了本王的面前,本王当然是要立刻赶过来啊。”

    saber:“.....”这个混蛋,那副桀骜的姿态越加的让人厌恶了呢!

    “你到底想干吗?!”

    “我本来是准备过来将小圣杯回收,在真正的圣杯降临前做好准备...”说着,金闪闪看向了saber,露出了一抹恶意满满的微笑,“但没想到,居然能遇到意外之喜,碰到saber你了呢。

    ————而我现在想做的,也十分简单,那就是将你抓回去,然而成为本王的王妃,永远的陪伴着本王!”

    saber立刻怒斥出声:“英雄王,你休想!”

    “才不会让saber被你这种家伙带走呢!”卫宫也是神色微怒的呵斥道,这位所谓的‘最古之王’,从出现开始,就让人对其有一种异常讨厌的感觉,而且他还说要将saber带走,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允许?!

    金闪闪转头,神色不耐的瞥了卫宫一眼,“这只烦人的小虫子又是什么人?本王和saber说话的时候,有你这种虫子插嘴的资格吗?!”

    话音刚落,金闪闪身后的虚空中便突然化作了一片金色的涟漪,一把枪刃闪烁着森冷寒光的镰钩枪自涟漪中探出了枪刃部分,然后瞬间化作一道肉眼根本看不清的流光,刺破空气,朝着卫宫激射而去!

    “士郎!小心!”saber一个瞬步便挡在了卫宫身前,大力挥动手中的无形圣剑,一剑格开了金闪闪的攻击。

    锵!

    一声爆响,空气中火花闪烁,被击飞出去的长枪打着旋斜插进了地面之中,尾端犹自在震颤不休。

    “看起来saber你与这只小虫子关系不浅的样子呢。”金闪闪微微低垂下眼睑,瞥了一眼卫宫手背上的令咒,嘴角往上一勾,说道,“原来是saber你这一任的御主吗?”

    “英雄王!”saber大声的警告着金闪闪,“你这样对我的御主出手,是已经做好了要与我为敌的准备了吗?!”

    金闪闪突然笑了起来,“呵呵呵...我可没想与你为敌————因为我的敌人最终都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而saber你可是我所中意的女性啊,是要成为本王的王妃,与本王一起君临这世间的人!

    ————但是你身后的那家伙的话,却是一定要死!因为本王不允许属于我的王妃被人用令咒操控!”

    说到最后一句,金闪闪的王之宝库已经全面张开,一时间天空都被染成了一片金色,如同湖面的涟漪一般泛起了道道波纹,而在那些波纹之后,是那无穷无尽的宝具!

    “saber哟,再次让本王见识一下,你那战斗中的英姿吧,然后...就算你不愿意,本王也会用强制的手段,将你击败,用绝对的力量将你压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君少心头宝,夫人〕〔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武道大宗师〕〔最强医仙混都市〕〔一生为你空欢喜〕〔隐婚娇妻:老公,〕〔空间种田:冷酷王〕〔逆天炼丹师:妖神〕〔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