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天道管不了〕〔我有绝色美人光环〕〔论美貌你们是赢不〕〔星海剑尊〕〔偷到休书后,咸鱼〕〔损道友莫损贫道〕〔武极帝尊〕〔我不想上梁山〕〔唐时明月宋时关〕〔[综穿]公主难当〕〔权臣的掌心娇重生〕〔一方守界人〕〔分手后我成了娱乐〕〔军师之王〕〔我真的不想写歌〕〔曝光马甲后她一夜〕〔快穿之黑化反派不〕〔我的一九八二〕〔娘胎签到至尊神体〕〔团宠农女不好惹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人设大有问题 0006:转移目标
    回到座位上后,何谢有些期待地调出任务面板查看人设完成度。

    这不看还好,一看差点就把自己给活活气死在椅子上。

    尼玛!

    辛辛苦苦舔了那么久,结果才提升了1%这么点?

    这还舔你妹啊舔!

    何谢心态炸了,舔不下去了。

    他想不明白,自己明明都已经舔得这么努力了,为什么这舔狗人设的完成度还涨这么慢?

    这毫无道理可言啊!

    嗯?等等!

    系统给出的人设任务要求,好像是一条有毒的舔狗,越是讨厌自己的女生就越喜欢舔的那种舔狗。

    难道说......

    其实这小太妹并不讨厌我,而是还对我很有感觉?

    平日里的阴阳怪气,只是一种引起我注意她的可耻傲娇行为?

    何谢觉得大概率是这样了。

    毕竟自己长得这么帅,说是九亿少女的梦中情人都毫不过分,能俘获住小太妹的芳心很正常。

    不然根本无法解释这一切。

    而这么看来,自己接下来恐怕是得换个目标舔才行了。

    可现在时间有限,只剩下不到十分钟左右。

    这让目前还多少有些记忆缺失的自己,上哪去找个很讨厌自己的女生?

    “震~”

    忽然,兜里的手机不知怎么的就剧烈地抽搐了起来。

    何谢伸手掏出手机一看,发现是有人给自己发来了一条薇信信息。

    彤彤:何谢,学校昨天新开了一家烤奶店,听说好好喝,我好想尝尝看是什么味道呀,期待.jpg。

    彤彤?

    这又是哪位?

    何谢微微皱起了眉头,对自己模糊的人际关系感到有些苦恼。

    就在这时,一股记忆涌来。

    陈芸彤,楼下二班的文娱委员,进化科种子选手。

    表面看着清纯可爱,实则内心闷骚至极,是学校有名的海王。

    平时有事没事,就去勾搭一些有进化天赋的男生。

    据说仅是高中这短短的两年半时间里,就已经谈过不下两位数的男朋友了。

    而在前身还未落魄的时候,这陈芸彤曾对他有过一阵子穷追不舍的勾搭。

    即便是得知前身有女朋友了,她也依旧毫无顾忌。

    甚至说,她好的就是这口。

    身为牛头人粉丝的她,就是喜欢妻目前犯,要的就是刺激。

    后来,前身惨遭狐狸精狩猎,一夜之间天才变废材,落得了一个众叛亲离的下场。

    不仅家庭决裂,就连女朋友也没了。

    前身不甘心,不愿过普通人的生活。

    于是便想着去吃这陈芸彤的软饭。

    前身在想,去年一整年的时间,这陈芸彤都一直在对自己穷追不舍。

    所以,对方应该是真心喜欢自己的内在。

    又或者说,很迷自己的长相。

    因此,对方应该不会因自己现在落魄而嫌弃。

    怀着这么一个想法,前身视陈芸彤为自己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在不断地自欺欺人。

    甚至是越陷越深,开启了疯狂白给模式,成了对方的舔狗。

    而身为女海王的陈芸彤,对此当然并不拒绝,干脆就把落魄后的前身当做是免费饭票,来了个废物利用。

    没事就让他跑跑腿,或者让他给自己买各种好吃好喝的。

    想着榨干他最后一滴价值。

    记忆融合到这里,何谢整个人都无语了,心想前身会被自己穿越那是一点都不冤。

    因为舔狗不得好死啊。

    嗯?等等!

    如果自己现在转移目标,改为舔这个名为陈芸彤的女生,那这个舔狗任务是不是就还有完成的希望?

    这女海王天天钓凯子,内心深处一定很鄙视,甚至是讨厌舔狗吧?

    想到这里,何谢决定要试一试。

    不然的话,刚刚舔林楚楚的付出可都得白费了。

    这是他所不能接受的事情。

    何谢:彤彤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买烤奶喝。

    给女生回了这条信息后。

    何谢一溜烟地就跑出了教室,步伐迅捷地往学校的生活区赶去。

    没多久,他就找到了那家新开的烤奶店。

    在排了几分钟队后,成功买到了一杯香喷喷的烤奶。

    烤奶的味道很香,闻起来如石楠花一般芬芳。

    这也难怪队伍里排了那么多女生。

    不过有一说一,这烤奶的价格是真的贵得离谱,要三十块一杯,真特么不如去抢。

    纯纯的网红饮品,买了就是交智商税。

    何谢心里吐槽了几句。

    随后转身就往二班跑去,赶着去给陈芸彤送烤奶。

    片刻来到二班门口前停下。

    何谢先是扫了里边的学生一眼,接着掏出手机给陈芸彤发去一条信息。

    何谢:彤彤,我在你教室外边的走廊上了,你出来拿来一下烤奶。

    彤彤:好。

    大概过了七八秒后,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从教室里边走了出来。

    这男生先是张望了一下,而后走到何谢身前说道:“这杯烤奶给我就行了,我会拿进去转交给彤彤的。”

    何谢闻声脸都黑了。

    尼玛!

    我特么千里迢迢地跑去生活区给你买来烤奶送给你喝,结果到头来竟然连你人都见不到一面?

    这鱼塘养的真牛逼!

    前身也是真的牛逼,连这种女的都舔得下去!

    佩服佩服!

    心里骂咧了几句,何谢把烤奶递给了男生,然后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

    刚回到教室坐下,他就收到女生发来的薇信。

    彤彤:爱你,么么哒。

    爱你吗!

    何谢心里儒雅随和了一声,然后打开人设完成度查看一眼情况。

    好家伙!

    这回是舔对人了!

    一下就涨了13%!

    何谢有点小激动,心想这杯烤奶算是买得值了。

    然后想都不想,反手就给陈芸彤发了个5.20元的红包。

    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舔狗,那么花钱就是在所难免的。

    毕竟,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很快,薇信里的红包就被领取了。

    但对方并没有回复。

    不知道是不是嫌钱少,连敷衍的感谢都懒得发了。

    何谢对此根本就不在意,重新打开人设完成度查看一下情况。

    可以可以,又涨了5%,真效率!

    何谢心里一阵乐呵。

    正当他打算给这女海王再发个大点的红包时,一旁的张凯子看到了薇信里的聊天内容,忍不住出声劝了一句:

    “何谢,我劝你别再舔这二班的陈芸彤了,没用的,你舔不到的。”

    “她以前是追你没错,但她当时更多的是看中你的进化科天才身份,而不是你这个人的本身。”

    “现在你反过来舔她,并不能让你吃上软饭,最多只会让你变成她的免费饭票,到头来连备胎都算不上。”

    嗯,这话很有道理,但何谢还是一脸不以为然道:“你根本就不懂舔狗的快乐,舔狗舔到最后应有尽有。”

    张凯子听后一脸无语,心想舔狗不得好死还差不多。

    随即说道:“反正都是当舔狗,那你还不如舔你同桌我呢,起码以后我混出头了,我还能带你飞。”

    何谢笑了:“呵呵,带我飞进垃圾堆就有你份。”

    这时,隔壁的林楚楚忍不住侧过头来冷嘲热讽了一句:

    “呵呵,舔,继续舔,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何谢听着觉得有些好笑。

    这个班里,谁说他都可以,就唯独林楚楚这女舔狗没资格说他。

    于是他反手就怼了一句:

    “有一说一,确实,去年元旦的时候,有个女的舔了我好久,最后却竹篮打水一场空,真是可怜。”

    “你......!”

    林楚楚闻言一下涨红了脸,气得整个人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因为何谢口中所说的这个可怜女舔狗,不是别人,正是她林楚楚自己。

    可谓是一针见血,直接把她给扎破防了。

    扎得她好疼、好难受。

    ......

    ps:摆碗,求月票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道诡异仙〕〔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曾经,我想做个好〕〔宇宙职业选手〕〔深空彼岸辰东〕〔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用闲书成圣人〕〔明克街13号〕〔神诡世界,我能修〕〔赤心巡天〕〔我家娘子,不对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