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2章 明着偷学
作者:花都大少的小说      更新:2011-10-09
    </br>“好!”夏天刚才虽然只在东翁那里偷学了一拳,但是这一拳之中的奥义已经足够他领悟一段时间了。

    此时的朝鲜亲王满脸怨恨的看着东翁,可是他再也不敢跟东翁交手了,刚才那一次的交手他就明白了,自己不是东翁的对手。

    既然停手了。

    那他们三个之间的战斗就打不下去了。

    同样的,他们三个也丧失了争夺灵石的资格。

    所以他们只能站在一旁看戏了。

    现在正在交手的卫广等人也停手了,所有人全都将目光放在北军和血刀老祖的身上了,他们两个之间谁输了,谁就要丧失争夺灵石的资格。

    这也算是地级大圆满之间的潜在规则吧。

    碰到宝贝,那就各凭本事,谁的手腕强,那谁就能获得宝物。

    “小子,看好了,我只用一次。”北军右手一挥,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冰锥似的武器,随后他的身体快速向前一冲。

    血刀狂魔。

    血刀老祖看到北军开始还击,他也是瞬间发动了自己的大绝招。

    只是一瞬间,他手中的血刀周围出现虚影,变成了一丈多长。

    刀芒边长之后,并没有耽误到刀的速度。

    轰隆隆!

    周围的地面和石壁开始破碎。

    看戏的众人急忙闪躲。

    血刀老祖这明显是在搞破坏啊。

    羽鹤和蒋天舒对视了一眼之后,蒋天舒默默的点了点头。

    轰!

    “你敢打我,杀啊,弟兄们。”周围再次乱了起来,各大高手带来的人顿时混战在一起。

    “通天残卷,快看,他手里的是通天残卷。”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随后数十道目光集中在了血良辰的身上,血良辰此时也有点蒙了,他也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的手里突然就出现了这么一块玉简。

    就在他发愣的瞬间。

    已经有十多个高手冲了过来。

    轰!

    血刀门的高手瞬间将他保护在中间了,他可是血刀门的少主,血刀门的人可不敢让他受伤。

    “蒋少,成功了。”羽鹤说道。

    “恩。”蒋天舒点了点头。

    “通天外洞之中毒虫的毒是地级大圆满的高手都扛不住的,整个通天外洞内,除了蒋少您以外,就没有人可以徒手抓毒虫,并且提炼出毒虫里面的毒素。”羽鹤敬佩的说道。

    此时的北军手握冰刺,直接从一条直线向前冲去。

    一条直线上的反击非常简单。

    对方可以轻松的反击。

    但是北军的速度非常的快,就连夏天也是非常惊讶。

    “看他脚下。”东翁提醒道。

    当夏天的目光看向北军脚下的时候,他终于明白北军的速度为什么能够这么快了。

    冰!

    是冰,北军的脚底下全都是冰,他正是利用冰的滑行,所以速度才能这么快。

    噹噹!

    地面的碎石还有刀芒在接触北军身体的瞬间,北军的那处身体就会出现一块冰,将对方的攻击直接防御住。

    “控制力居然这么强。”夏天简直就是被北军的这一手完全震住了。

    北军居然能够做到如此完美的控制冰。

    “当然了,老军官对冰的控制力可是不知道练习了多少遍了。”东翁说道。

    只见北军的身体快速的穿梭到了血刀老祖的面前。

    血刀老祖一刀劈出,刀芒瞬间将北军全部吞没,而东翁手中的冰刺也是瞬间粉碎,就在这时,北军的整个身体变成了冰晶,强大的冰晶瞬间撞在了血刀老祖的身上。

    轰!

    血刀老祖的身体直接被撞飞了出去。

    而北军身上的冰也全都消失不见了。

    “你又输了。”北军冷冷的说道。

    噗!

    “可恶!”血刀老祖喷出一口鲜血。

    “你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我手中的冰刺上,所以你根本就没有考虑我的其他攻击。”北军教育道。

    “我用不着你来教导。”血刀老祖怒喊了一声。

    “少主!”就在这时血刀门的队伍里面有人喊道。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血刀老祖顿时一惊,当他回头的瞬间,正好看到他的儿子身体倒了下去:“儿子。”

    随着一声大喝,血刀老祖的身体瞬间冲了出去。

    血光一闪。

    他直接接住了血良辰的身体。

    可是血良辰一惊毫无声息了。

    啊!

    一声愤怒的吼叫从血刀老祖口中喊出,他老来得子,对于自己的这个儿子非常的溺爱,血良辰十岁的玩具就是灵器,由此可见血刀老祖对他儿子是多么的宠爱。

    这次他带他儿子进来,就是为了让他儿子彻底出名,可是现在,他的儿子死了。

    他做梦都没想到,他的儿子居然死了。

    “老祖!!”

    砰!

    血刀老祖一拳打在了那个地级后期高手的脸上:“为什么没有保护好我儿子,我要你们有什么用。”

    “老祖,我们一直都将少主围在中间,没看到他怎么死的。”那名地级后期的高手急忙说道。

    “血刀老怪,快放开你儿子,你儿子中毒了,是毒虫的毒。”北军急忙喊道,虽然他和血刀老祖打过很多架,但有时候常年对战的人有一种莫名的友情。

    “毒!”血刀老祖的目光在周围看了一眼:“没有毒虫,没有毒虫怎么可能会中毒。”

    “是下肚,血刀老怪,别碰你儿子手里的玉简,那个通天残卷是假的,而且你还是火化了他吧,马上他身上就会全都是毒素。”北军提醒道。

    血刀老祖的双眼通红愤怒的吼道:“无论是谁干的,我都要杀了他。”

    夏天的眉头紧锁,他的透视眼打开,发现那毒很眼熟。

    “还有你!”血刀老祖的目光突然看向夏天。

    “我?”夏天眉头一皱。

    “我儿子当时想要你死,现在我儿子死了,这是他最后的愿望,我一定会帮他完成。”血刀老祖双眼冒火的看着夏天,随后低头看向血良辰的尸体:“儿子,在这等我,爹这就去为你报仇。”

    “喂,血刀老怪,你疯了吧,你儿子又不是他杀的,现在你不去找凶手,反倒是要对付他。”北军可不想让血刀老祖杀夏天,因为他知道夏天的真实身份,其实从夏天用出各家武学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出来了。

    “想打架是吗?我陪你。”夏天的火气也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