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皇帝做保镖 第17章 朕不死,谁都不能伤害你!
作者:幻伤城的小说      更新:2017-12-05
    “爱妃,早啊!”

    “早你妹啊!”韩梦洁柳眉一动,“快让开,马上要迟到了!”

    “对哦,快迟到了!”

    李载淳似乎是听懂了她的意思,点了点头,身形一动,就坐到了副驾驶那里。

    我是说快迟到了,让你让开,谁让你上车了?

    韩梦洁发现没办法和他沟通,只能由着他了。

    “爱妃,你最近是不是还在接触那个白痴?”

    “白痴?哪个白痴?”韩梦洁没有听懂,下意识的问道。

    李载淳一本正经,“就是那个喊着要朕丢他下去的那个白痴啊!”

    韩梦洁猛然一个急刹,语气不善,“拜托,和他比起来,你更像是个白痴!”

    韩梦洁这下知道他说的是孙谦了,满脸无奈。

    “朕说的是真的,你身上已经有了煞气!不过你放心,朕已经替你除去了,不会有事的。不过,你不能再接触那个白痴了!”

    刚才上车的时候他就发现韩梦洁有煞气入体的迹象,不动声色化解了那一缕煞气。但要是再接触孙谦那个“死人”,会发生什么,他也不敢保证。

    “信你才有鬼!”韩梦洁自顾自的开车。

    “呲……”

    又是一道急刹车,韩梦洁蓦然发现前方又站了一人,拦下了她的车子。

    “怎么今天拦车子的神经病这么多?”韩梦洁摇了摇头。

    李载淳看向远方,“她说的那个神经病一定不是朕!一定不是!”

    “喂,神经病,你下车看看,我是不是撞到人了?”

    韩梦洁有些紧张,刚才明明看到有人冲出马路的,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该不会是她撞到了人吧?

    “……”李载淳收回了眼神,“看来说的就是朕!”

    李载淳正想下车看看,却察觉到一股杀气,往车外观看,有一男子正拿着一把枪对着韩梦洁,杀意尽显。

    “靠,这是得罪什么人了你?ak都使出来了?”

    李载淳心中一惊,这种家伙他虽然没见过,但也在电视上看过,在那种威力之下,他都没把握可以带着韩梦洁安全退开。

    “一定是何家派来的杀手!”

    韩梦洁思绪之间,那人便已经扣动扳机,子弹如风暴般扫射,将车里的挡风玻璃打的稀碎。

    李载淳眼疾手快,一把护着她,两人低着头躲在车子底下。

    韩梦洁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心中有些心惊。要不是李载淳反应快,只怕她早就没命了。

    这样不行,要是给那杀手逼近,爱妃可就没命了!

    李载淳虽然能自己逃跑,再伺机击杀那杀手。这样没有丝毫问题,但这样韩梦洁必定没命。

    不再犹豫,李载淳拾起一块碎玻璃,真气关注指尖,手腕一动,直接由坚硬如钢的车身,穿透层层钢铁而出,直逼那人胸膛。

    那杀手面带微笑,还不知危险已然向他靠近!在他看来,这次的任务还是完成的比较容易的。

    不过下一刻,他就笑不出来了!感觉到一深深的股刺痛,他看见一块碎玻璃由车里快速飞来,深深插入他的胸膛,直入心脏,暴毙而亡。

    “呼……”

    李载淳也松了口气,要不是为了护着韩梦洁,他分分钟都可以干掉那个杀手。

    韩梦洁心有余悸,她不知道那杀手为什么会突然死了,但看到那杀手胸前插着的碎玻璃,她知道这一定不是侥幸。

    不过这种事情,常人显然是做不到的。

    “谢谢你……”

    韩梦洁下车走来,有些不自然,她想不到李载淳会救她一命。

    “我之前还经常说你,对不起啊!”

    韩梦洁有些不好意思,不过随后她就发飙了。

    因为此刻李载淳竟然厚颜无耻的紧紧的抱住了她。

    “想不到,你还是这样无赖!快放开我!”

    任韩梦洁如何挣扎,她都挣脱不开。连方才心里那对李载淳的一丝好感,都化为乌有。

    “别动!”李载淳神色变得极为谨慎,紧紧的抱着韩梦洁,“还有一个杀手!”

    “还有杀手?”

    韩梦洁心中又是一惊,此刻才发现她的手在李载淳的后背之上有种黏黏的东西。

    血?

    他中枪了?

    韩梦洁猛然一怔,想到刚才他抱住自己,竟然是为了替自己挡子弹!

    “你怎么这么傻!”

    韩梦洁不忍心再看,因为李载淳的上半身的衣物已经慢慢被血水沁透,浑身上下就跟个血人一样。

    她不知道李载淳到底为他挡了多少枪?但唯一肯定的就是他到现在都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特么的,这还是人吗?”

    躲在暗处的杀手,心中翻起恐惧!哪有人肯替人这么挡子弹的。他已经将狙击枪里的子弹全部打出,并且都打中目标。

    七发,整整七发狙击枪的子弹!即使是这样,那人竟然没有要倒下的意思,竟然还死死护着目标,这让他觉得眼前的少年一定是有毛病。

    “就看你有多硬朗?”

    “卡卡卡……”

    换弹夹?

    李载淳耳聪目明,那杀手虽然藏在暗处,还装了消声器,但换弹夹的声音却瞒不过他。

    他之前不敢动,是怕他一动,那杀手就会乘机狙杀韩梦洁!不过那人换弹夹的速度虽然极快,只有紧紧三秒,但却足够他反击了!

    “噗……”

    那杀手刚换好弹夹,准备来个一枪爆头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已然被一块小小的玻璃割破血管。随着一声爆裂的声音,他也没有了气息。

    李载淳虽然相信自己的手法,但也是听到那杀手被了结之后,才猛然倒地。

    “喂!你不要有事,你不能有事……”

    韩梦洁很快扶住了他,随着一起倒在了地上。心中一种难受油然而生,她不要他有事。

    “放心,朕还死不掉!”

    李载淳动了动眼皮,那子弹果然厉害,连他的护体真气都差点击散了。

    要不是他的真气异常,说不好今日早就被击杀。

    不过即便是如此,他的伤势还是很重,几乎处于不能动弹的情况。因为那七颗子弹全部打在他背上的要害地方。

    “我……我送你去医院!”

    韩梦洁尽量不要让眼眶湿润,她不想让李载淳看到她惊慌失措的模样,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力气,尽然能扶着他上车。

    一路飞驰,前往市人民医院。

    韩梦洁一手开着车,一手压着李载淳的伤口,无奈被子弹伤打的伤口太多,此刻连她的车子的座位都已经被鲜血沁透。

    “你为什么要救我?”

    韩梦洁觉得还是有些置身梦中!有杀手杀她,她不奇怪,只是她怎么都想不到,平日里看起来嘻嘻哈哈,没有正行的李载淳,竟然为了她挡了七枪。

    看着那些被子弹,穿透在李载淳身体上那炸开的皮肉,后背一片血海。她想象不出来这得有多疼!有多难撑!

    “因为你是朕的爱妃啊!朕不死,谁都不能伤害你!”

    李载淳依旧是笑嘻嘻的说着,不过此刻伤势确实很重,他每动一下,那七颗子弹便多嵌入一分。

    朕不死,谁都不能伤害你……

    虽然这几个字是他嬉皮笑脸的说出来的,但就是这几个字让韩梦洁心中一震,她信他!

    很快,韩梦洁就开到了医院门口,急忙下车来了副驾驶的车门,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漏出一件紧身体恤,雪白的香肩,尽显在李载淳的眼前。

    韩梦洁把外套系在李载淳的伤口处,不让他失血过多,扶着他,“来,我背你上去!”

    “你背朕?”李载淳抬了抬眼,这样不好吧?随后就扑到了韩梦洁背上。

    好在他不重,而韩梦洁担心他的伤势,像爆发出能量一样,竟然真能背动!

    医院出口不远处,柳依依正带她妈妈出院。陈洁留院观察了一晚,确定体征一切正常,今天正好出院。

    而柳依依正看到李载淳的侧身,被一个女生背着进了医院。

    “这都什么人啊?一个大男人竟然让个女生背进医院!”柳依依神情中带有反感,便不再理会,跟她妈妈一起离开了。

    “欣瑶,快来看看,我朋友受了枪伤!”

    韩梦洁把李载淳背到了急症,找了个椅子放下,很快找来了一个女子。

    “枪伤?”林欣瑶迟疑一声,这可不是说着玩的,立马跟韩梦洁过来。

    这医生不大,二十五岁的样子,关键还是美女。单单论相貌的话丝毫不弱韩梦洁。

    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看起来清新淡雅。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般红润自然。

    加上穿着一席洁白的大褂,和韩梦洁那种古典气质不同的,倒是有种现代美的独特气质。

    “脱衣服!”

    林欣瑶和韩梦洁一起扶着他到了单独的急诊治疗室,而林欣瑶盯着他说道。

    “你想对朕干什么?”李载淳下意识的有些防范,他现在动弹不得,莫非这个女的要对他做什么?

    林欣瑶看了看韩梦洁,意思是你上哪找的这神经病?

    韩梦洁苦笑一声,不过她早就习惯了李载淳的思维。

    她知道李载淳现在不能动,走上前来,脸色微微一红,“我帮你吧!”

    “这不太好吧!”李载淳虽然话是这样说,可丝毫没有拒绝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