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皇帝做保镖 第19章 朕要走,他们拦不住!
作者:幻伤城的小说      更新:2017-12-05
    韩梦洁心中泛起波澜,微微一笑,“你别冲动,他们何家在这里根生地固,家族企业很大,连我们韩家都要忌惮三分!放心,我会通知爷爷这件事的!”

    “那好吧!”李载淳点了点头。

    说话之间,李经理就差人把菜上了一分部,剩下的还在做。

    “比起御厨做的还差了一截。”李载淳一边吃着一边评论,就像个美食专家一样。

    韩梦洁莞尔一笑,“怎么,你吃过御厨做的饭吗?”

    两人吃饭聊天之间,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响起,“梦洁,原来你真的在这里啊!害得我到处找你。”

    “王博!你怎么来了?”韩梦洁见王博突然闯进来,有些不悦。

    “是韩叔叔让我去学校找你的,但你不在学校。然后韩叔叔问李经理说你在这里,我就来找你了!”王博还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打扮的倒是颇为有型。

    “你怎么也在这里?”王博见李载淳也在,神情中满是不屑。

    “朕如何不能在这里!”李载淳则是淡然说道。

    “别废话,我爸找我什么事?”韩梦洁这才想到刚才在医院怕打扰韩枫手术,关了手机。

    “你爷爷突然病重,所以急着叫你回家!”

    “什么?爷爷病重?”韩梦洁猛然一惊,转过头来对李载淳说道,“你等下先回学校,我要回去看看!”

    见韩梦洁急忙起身,李载淳也随后起身,“朕跟你一起去看看。”

    “嗯!”

    韩梦洁点了点头,和李载淳并肩而走。

    “梦洁,他是什么身份,怎么能跟我们一起回去?你不要惹韩叔叔不高兴。”

    王博一听就觉得不对劲,这小子什么时候跟他的女神关系这么好了?

    韩梦洁柳眉一竖,一字一句的说道,“他不是跟我们,是跟我一起回去!还有,他的身份与你无关。”

    “梦洁,你怎么能这么说呢!韩老亲自指婚,我们两家马上就要联姻了!”王博显得有些激动,更是有些愤恨。

    “什么?联姻?”韩梦洁后退几步,她不敢相信家族真的把她当成货物,成为壮大家族的棋子。

    “这是韩老亲口下的命令,你注定只能成为我王博的女人。”王博哈哈大笑,他不管什么真情实意,只要能得到韩梦洁的身体。

    “你做梦!”

    韩梦洁冷冷怒视着王博,她不会嫁的,宁死也不会!

    “是吗?”王博阴邪一笑,“就算是我现在将你就地正法,你看你韩家会不会有二话?”

    王博说着,就要上前带韩梦洁去雅间里面。但他的手还未曾碰到韩梦洁一根头发,就被一股大力踢得四五米远。

    “你要是再敢抻手,朕就杀了你!”

    李载淳冷冷的盯着躺在地上的王博,眼神中一股杀气蔓延!他了解都市的运作,但不代表他没有本事杀人。

    相反,他真要杀一个人,那人绝对逃不掉,也不会留下把柄。

    “你……”

    王博见他真的有杀人的冲动,不敢多言,只能将这股仇恨放在心底。

    “算了,我们走吧!”

    韩梦洁拉了拉他的手,示意不要把事情闹大,随后一起前往回家。

    韩家,是静海市四大商业家族之一,另外还有古家、王家、何家并列四大家族。

    韩家别墅,坐落在市区的半山腰,只是从外面看起来就极为富丽,足足有一千多平方,可算是极尽豪华。

    别墅之内的一处卧室里面,不少人围在一位长者的床前。

    只见那长者呼吸均匀,面色红晕,但就是昏迷不醒,全市所有有名的医生几乎都聚集在这里。

    这里的医生无一不是静海市的名医,甚至还有韩家特地从京都请过来的国手。他们一个接一个的上前观察,更是什么仪器都用了,但就是发现不了问题出在哪里?

    都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你们说话啊!老爷子到底怎么样了!”

    韩梦洁的父亲韩铭,率先打破了沉静。如果老爷子这个时候倒下,那他们韩家必定会腹背受敌,从而导致一落不起。

    “这……”

    众人都是哑口无言,本来都以为来给韩老爷子治病是个机遇,可以一飞冲天!但现在他们一丝头绪都没有,搞不好他们要承受来自韩家的怒火。

    从京都来的国手卓凡自然不怕,他是看在和韩老的交情上才肯来看看,不过他也是眉头紧促,没有丝毫头绪。

    “韩老这种情况,老朽也没见过,当真是奇怪!”

    卓凡倒是没有担心韩为天的身体情况,只是对这种病症有些好奇。

    “卓老,怎么连您也这么说?”

    韩铭心中下沉,虽然卓凡年纪只大他一些,但身份摆在那里,他也不敢造次。

    “这样吧!我用银针试探韩老的气息试试!让这些人走吧,他们这些庸医就在这里也没用。”

    卓凡面无表情,要不是这病症极为怪异,他感到有兴趣,不然才不想在这群庸医面前多逗留一分钟。

    “你……”

    众人都是颇为微词,脸上都显怒气,但人家是京都的国手,的确不是他们可比的。

    “这……”韩铭本来是想多一个医生就多一分把握的,可他看的出来,这样好像惹怒了卓凡,有些暗自后悔,怎么没想到这一层,跟着就让这些医生离开。

    卓凡点了点头,藐视着这些离开的庸医,继而用他随身的银针试探韩为天的病症。

    “爸,爷爷怎么样了?”

    卓凡行针之时,韩梦洁和李载淳进了韩为天的卧室。

    李载淳眼神带过床前的韩为天,心中颇为诧异,不过却没有多说什么。

    韩铭抬了抬手,示意不要打扰卓凡治疗,出去说。

    “你怎么才回来?”韩铭语气颇重,随后又看向李载淳,“他是谁?”

    “这是我朋友。”

    “朋友?”韩铭神色一变,他自己的女儿他知道,她还从来都没有带过男生回家,怎么会突然带回来一个朋友。

    就在这时,王博的车子也开进来了,满脸笑容的过来跟韩铭打招呼!谁能想象在半个小时前,他是那样的禽兽?

    “王博,你来了!”韩铭对待王博明显跟对待李载淳不一样,也是面漏笑容。

    “我是来看韩老的。”王博在韩铭面前就是一个王家大少般的君子模样。

    “好好好。”韩铭点了点头,看到他脸上有伤,不禁问道,“贤侄怎么被人伤了?”

    “被一条恶狗踢的!”王博指桑骂槐,眼神中满是恨意。

    “恶狗踢的?”韩铭有些疑惑,不过在他还没缓过神来的时候,王博又被李载淳一脚踢出大厅。

    “下次骂人之前,最好掂量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李载淳这次丝毫不留情面,一脚踹的王博吐血,断了几条肋骨。

    韩梦洁也是怒气犹在,要不是刚才李载淳也在,她只怕早就……

    王博虽然痛苦难忍,不过却是阴沉一笑,看了看韩铭,他的目的达到了。

    “好胆!敢在我韩家动手?”韩铭急忙扶起王博,狠狠的盯着李载淳。

    听到韩铭的怒喝,韩家的过百保镖,一瞬间将李载淳死死围住,水泄不通。

    “爸,你知不知道,刚才王博在酒店要对我那个?”

    韩梦洁夺步上前,张开双手,拦在李载淳面前,不让保镖动手。

    韩铭人老成精,哪里不知道韩梦洁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却未有丝毫责备王博的意思,转而说道,“父亲已经跟王老爷子达成协议,你会在月底跟王博贤侄订婚,这是应该的!”

    这是应该的!

    韩铭那短短五个字,犹如一把利刃插在韩梦洁心上,难道她生下来就是成为家族交换的工具吗?

    “你快让开!给我滚去房里,这段时间哪里也不许去,直至月底进行订婚!”

    韩铭纵使心中有万般无奈,但眼下没有第二条路,就算是要卖他女儿的幸福来换回家族的崛起,他也心甘情愿。

    韩梦洁心死了,想不到他父亲真的将家族的命运看的比她还重要!既然是这样,她也不想再留在这个所谓的商业世家。

    “我们走!”

    韩梦洁轻声对李载淳说着,拉着他就要离开韩家。

    “放肆,竟敢连我的话也不听?”

    韩铭眉头一皱,在韩家除了老爷子,谁敢不听他的。

    “给我送大小姐回房,锁起来!”

    韩铭一招手,有四五个专业的女子保镖上前,就要架着韩梦洁回房。

    “是!”

    在韩家,他们只听韩为天和韩铭的命令。

    “朕看有谁能动她?”

    李载淳高声一喝,蕴含真气,将那几名女子一连震退数步。

    “高手!”

    不止是所有的保镖,就连韩铭都能看出来李载淳不是什么普通人物,不过他丝毫不担心。

    韩铭哈哈一笑,“原来是有备而来,难怪敢在我韩家放肆!不过你不是认为你可以敌得过我韩家过百高手吧!”

    “朕要走,他们拦不住!”李载淳冷冷说道。

    “大言不惭!”韩铭耻笑道,“打残他,丢出去!”

    “爸,不要!”

    韩梦洁虽是想要跟韩家断绝关系,不过她不能看着李载淳死在这里,竟然是跪在韩铭跟前。

    他虽然知道李载淳不是普通人,但这些保镖都是韩家早期花了过半家产找回来培养的,没有一个是普通人物,其中她就见过能一拳打死一头老虎的人。

    韩铭不为所动,冷冷说道,“嫁给王博,我可以不伤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