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皇帝做保镖 第20章 混元一气功
作者:幻伤城的小说      更新:2017-12-06
    韩梦洁洁白如玉的脸上已有泪珠,她不能让李载淳有事,只能强忍点头。

    “小子,敢跟我斗!你还不够资格。韩梦洁这美人只能是我的!”王博眼神冰冷,不用他王家出手,韩家自会料理他。

    “梦洁,你起来!朕能应付!”

    这是李载淳第一次认真的喊韩梦洁的名字。

    “可是……”

    韩梦洁站起身来,还是有些迟疑。

    “放心,朕不会让你有事!”

    李载淳微微一笑,眼神中满是认真。

    “找死,你们还等什么?”

    随着韩铭眉目一动,数十位身型凶悍的保镖,暴拥而上,一拳一脚皆是重若泰山。

    既然韩铭说要废了李载淳,他们就必须要废他。

    李载淳丝毫无惧,左手护着韩梦洁,右手看似轻飘飘的挥舞格挡,实则尽打人体各处经脉。

    不过片刻,那十余位保镖皆是被断手断脚,躺在地上,伤势不轻。

    “果然有点本事!”韩铭倒是没想到李载淳这么能打,若是放在平时,他可能还要极力的拉拢他,不过此刻……

    “一起上!”

    韩铭话音刚落,剩下的过百保镖,再次一拥而上,就算是一人一拳,想必也能打死李载淳。

    拳风、脚风挥舞,过百保镖一起围住李载淳,不给他腾闪的空间。

    “杀了他!”

    韩铭再次怒喝道,他要让人知道他韩家不是什么人都能来惹事的。

    李载淳见这些人如狼似虎般一拥而上,拳脚带有破空声,向他逼来!

    化手为拳,挺身在韩梦洁身前,不曾后退半步!凭借极快的身法,就在那三尺之地闪跃,每出一拳,必有一人倒地不起。

    但这些人实在太多,纵使他出拳快如闪电,也在依旧护着韩梦洁的同时,被一拳击中。

    这些人全是外家高手,不亚于一般的禁宫护卫,平时练功又配合得当,所以即使是李载淳都觉得颇为棘手。

    不再诸多犹豫,虽然他伤势未复,但也能动用体内真气,一震之下,真气犹如狂暴的风尘,袭卷整个大厅。

    “砰……”

    一股强烈的真气蔓延之处,那些保镖无不随之被震退,甚至稍为弱者,连经脉都被震裂。

    “什么?你是真气武者?”

    韩铭感觉到李载淳身体发出的一股强悍力量狂暴而出,满是惊心。

    他原本以为李载淳再是厉害,不过就是一个外家功夫的好手,谁知道他竟然会是真气武者。

    他知道,真气武者可不同于外家功夫,任何一个真气武者都是各大家族争相利诱的对象。

    丝毫不夸张的说,一位真气武者足以以一敌百。

    李载淳真气涌动,震得衣衫一阵狂涌,每动一次,必然要震退数十人。

    一连十余次,过百保镖全部倒地不起,眼耳口鼻皆被震的不同程度的损伤和出血,而李载淳虽然有些真气不济,但还是站在韩梦洁身前,傲然站立!

    韩铭恨得牙直痒,想不到李载淳竟然这么年轻就成为了真气武者,他更容不得他韩家今天要受到这样的耻辱。

    “段刃……”

    韩铭阴沉一笑,朝着别墅的楼上一声怒吼!随即就看到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一身独特的装扮,从楼上轻飘飘的一跃而下。

    段刃有些懒洋洋的模样,凝眉看了看韩铭,“韩家主,不知有何事唤我。”

    段刃状若无视,眼神中若有若无的看了看李载淳,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杀了他!”

    韩铭没有过多言语,指着李载淳冷声说道。

    段刃冷冷一笑,“好吧,既然我们说了会护你韩家一年,那这一次就算是还你们利息吧!”

    “武者!”

    李载淳眉头一皱,此人周身有股气场,若有若无的灼热真气散发,显然也正是一位一流的真气武者!

    王博也是诧异,没想到李载淳竟然是一位武者!不过段刃的名声他也听过,绝不是普通武者,所以李载淳纵使同为武者,今天也要血溅韩家。

    韩梦洁的玉手不禁拉了拉他,意思是要他小心。

    她虽然不知道她们家和段刃有什么关系,但她曾亲眼见过段刃一举杀过十余位高手,所以有些担心李载淳。

    李载淳拍了拍她的手,微微一笑,表示他能应付!

    “你自杀吧!”

    段刃拿斜眼扫视着李载淳,冷冷说道,“别让我动手,否则你会死的很惨!”

    李载淳则是放声耻然一笑,“怎么现在炎阳派门下,都是你这种傻逼吗?”

    段刃身躯一震,惊讶道,“你是什么人,竟然知晓我的来历?”

    段刃狠狠的盯着李载淳,这下就算是韩铭不求他,他也要杀他。

    “你体内的炎阳真气,不正是炎阳派的炎阳神功吗?”李载淳淡然说道。

    “好见识!不过,却是留你不得!”

    段刃惊讶过后,神情一变,他来静海的事情,绝对不能让人知晓。

    段刃话未落音,身形蓦然爆掠而出,如一阵狂风一般,提手上式,一掌就朝李载淳袭来!

    这就是真气高手!

    韩铭阴沉一笑,段刃的来历他自然知晓,他要看着李载淳死在他面前。

    “砰……”

    李载淳不闪不避,身形一动,犹如猛虎扑兔,硬接段刃那颇为强横的一掌。

    一道响声在大厅中扩散而开,只见段刃一连退后数步,而李载淳则是稳稳站立当场。

    “这不可能……”

    段刃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自他下山以来还从未被震退过,就算是同为武者境,也决计敌不过他三招。如今竟然被一个少年逼退,这让他骄傲的他感到无比的耻辱!

    段刃含有怒气的一拳再次袭来,更胜之前!拳劲宛如风暴一般,划破空气。

    李载淳侧身一避,身形如鱼般滑溜,实在是让段刃难以捉摸方向。

    一脚踢出,正中段刃胸前。

    “可恶!”段刃身躯一震,才化解那一招,周身真气涌现,震得大厅一片狼藉。

    “小子,给我去死吧!”

    段刃一股灼热的真气散出,掌力更是雄浑,竟然有几分逼退他的意思。

    李载淳手势一变,真气灌注周身,犹如一阵狂风,和段刃真气相交。

    “砰……”

    一股震动将所有人都震退三尺,而李载淳旧伤未愈,真气有些不济,和段刃齐齐退开,看似平分秋色。

    段刃见逼退了李载淳,心生豪气,阴沉一笑,再次猛烈以真气袭来。

    韩铭站在一旁,心有余悸,想不到在他眼里,看做是无敌高手段刃都收拾不了他,心中不禁有些后怕,若是今天不能杀了他,那以后他们韩家说不好还有更大的麻烦。

    打蛇就一定要打死,不能让它反咬你一口!这个道理韩铭始终紧记。

    不过他哪里知道,李载淳根本也不想和他们韩家有什么交集。

    “抓住她!”

    韩铭心生一计,让还可以行动的保镖抓住韩梦洁,以便钳制李载淳。

    韩梦洁站在一旁,并未发觉,而是手指紧握,担心李载淳会复发枪伤。

    “是!”

    四五个彪形保镖,瞬间朝韩梦洁而开。

    韩梦洁这才发觉,想猛然后退,却是来不及了!

    “找死!”

    虽然李载淳在和段刃缠斗,但也知晓韩铭的动作,身形一动,快速到韩梦洁身前。

    “砰……”

    李载淳护在韩梦洁身前,真气一震,又是将那几人震出大厅,经脉尽断。

    段刃心中一笑,这正是好时机,趁着李载淳分心动手之际,猛烈一掌打在他后背之上,使得李载淳后背凹出一个掌印。

    “噗……”

    旧伤为愈,又添新伤!李载淳喉头一甜,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载淳!”

    韩梦洁眼睁睁看着他受伤,却没有丝毫办法,狠厉的看着韩铭,这一辈子,她都不会原谅她这个父亲。

    段刃冷冷一笑,他这一掌聚积炎阳真气,着实不轻,换做是普通武者,一定会当场毙命!

    “怎么会这样?”

    思绪之间,段刃看见李载淳的确是受伤极重,不过却是没有毙命,还稳稳站立在韩梦洁身前。

    “你到底是哪个门派门人?”

    段刃现在有些迟疑,似李载淳这种人物绝对不是古武散修,若是李载淳背后有个强大的门派,他不得不考虑后果,他不想为门派带来灾难。

    李载淳耻笑道,“想知道朕的来历,那你不妨去地府问问阎王!”

    “小子,你找死!”

    段刃怒气显于脸上,他本想放过重伤的李载淳,可李载淳还大言不惭说要他去地府问问。看来,他那一掌还打的不够!

    段刃聚集周身真气,化作一记强悍掌劲,要击杀重伤的李载淳。

    李载淳虽然表面上受伤不轻,实则片刻就以恢复七八成。

    他不再留手,一股惊天气浪抻起,一掌携带真气而出!一股狂暴的真气如排山倒海一般,将段刃震得胸口凹陷,丹田尽废!

    “混元一气功!你……是华山门下!”段刃临死之前,还不可思议的睁大双眼。

    李载淳真气耗尽,但还是稳稳站立,扫视着韩铭以及一众韩家保镖。

    韩铭心中泛起恐惧,不敢对视,他不知道李载淳接下来要对他做什么?

    可惜,李载淳并未想对他如何,拉着韩梦洁的手走出大厅。

    临行之时,他看着韩铭,冷冷说道“朕本来还想替梦洁解除她爷爷身上的符咒,只可惜,你们韩家不认她!”

    韩铭呆立片刻,只想着李载淳不要为难他就好,至于什么符咒,他不曾往心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