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皇帝做保镖 第24章 这次是真的被绑架了!
作者:幻伤城的小说      更新:2017-12-08
    朕是不是替那孙子背黑锅了?

    李载淳听完柳依依的话,就知道她一定是误会了,不过眼下这种情况,怕是解释不清楚的!何况就算是解释了,人家也不会信!

    “如果朕说不是朕做的,你信不信?”李载淳一本正经的问道。

    本来还能忍住不哭柳依依,这一刻如洪水爆发一样,有些哽咽起来,“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真的不是朕啊!”李载淳哭笑不得,他更见不得女的哭。

    “你滚,给我滚!”

    柳依依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不然她真想杀了他。

    “好吧!”

    李载淳知道也没法解释,跃然起身,出了酒店。

    在他走后,柳依依再也控制不住,抱着酒店的被子哭泣,好在她发现自己的身子还在,准备离开。

    可随后她就显的无奈,因为她的衣服都被自己撕了,想起她自己做的那些事情,都觉得没脸见人了。

    “爱妃,你哭完了吗?”

    李载淳在门外探着头问道。

    “你怎么又回来了?”

    柳依依以为他贼心不死,又要对她做什么,下意识的捂紧被子。

    “咯,给你买的衣服!”

    李载淳把出去买的一套休闲女装递给了她。

    柳依依愣了愣,怎么他刚才出去是给我买衣服的?

    “你别以为你这样装作后悔的样子,我就可以原谅你!你死了这条心,即使你得到我的人,但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上你的!”

    柳依依是个认死理的人,一旦她决定的事情,就很难改变。

    “朕就是去给你买衣服的,什么装后悔?”李载淳撇了撇嘴,丢下衣服就回了餐厅。

    “还敢装作无辜?”柳依依确定李载淳离开,越来越反感他。

    林欣瑶一看李载淳大摇大摆的走回来,语气抬的老高,“你这是掉里面了吧!整整去了半个小时!”

    李载淳撇了撇嘴,“这里面的事情太复杂,以你这种智商,朕很难跟你解释的!”

    “李载淳!”林欣瑶突然暴跳如雷,从包里又拿出两把手术刀,满包厢追杀他。

    “皇上,快接成妾电话!皇上,快接臣妾电话……”

    “小母老虎?”

    李载淳一看,又是古婧打来的,拿起来接通电话。

    “二傻子,快来救我们,我们在家被……”

    古婧话还没说完,就像是强行被人挂断电话一样,失去了联系。

    又想骗朕?

    李载淳抬了抬眼,这次他才不信古婧的话。

    “怎么了?”韩梦洁起身问道。

    “没事,我们走吧!”

    “嗯!”

    饭也吃完了,三人就回去了!

    “两位,我古柏潭已经到了,我女儿和我世侄女呢?”

    在古婧的别墅内,赫然出现三个陌生人。

    说话的是一个国字脸,四十来岁,穿的特别讲究的中年男子,正是古婧的父亲古柏潭。

    “古总果然守时!余某可不敢为难千金。”站在古柏潭对面的余向哈哈一笑,丝毫没有谦卑的意思。

    古柏潭就是接到余向的电话,知道自己的女儿他手里,就立马赶过来。

    “老爷,您小心点,这个人不简单!等会要是有什么风吹草动,我先挡着,您和小姐赶紧走!”

    说话的是站在古柏潭旁边的一名长者,约六十来岁,看上去却精神的很,丝毫不像这个年纪的面容。

    这老者名叫霍琛,是自幼就跟在古柏谭身边的管家,而古柏潭对他也是礼遇有加。

    余向哈哈一笑,手腕一震,将别墅底下的一个房间门震爆,而古婧和许思颖正在那房间里面,双手被捆绑着。

    “真气武者?”

    霍琛神色一变,面色凝重!快速站在古柏谭身前,深怕那人会对古柏谭不利。

    “爹地!”古婧和许思颖双手被捆绑,不能动弹。

    古婧觉得自己的嘴巴怎么这么灵,前脚说绑架打算作弄李载淳,后脚就真的被人绑架了!

    古柏潭看见自己的女儿被绑,脸色一变沉声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古总,你放心,我又岂敢伤害令千金呢。”余向虽然嘴上这么说,可他脸上却是漏出不屑。

    “哼,你们连我古某的女儿都能绑架,还有什么不敢的?说吧,你想要什么?”

    古柏潭眼力极高,自然知道眼前这个人,绝对不是单纯的绑架要钱这么简单。

    “呵呵,古总真是快言快语,我这有份合同,如果古总不想令千金有什么事的话,就请签了这份合同!”

    余向皮笑肉不笑的说着,递给了古柏潭一份理好的合同。

    “你是何家的人?”

    古柏潭拿眼一扫合同就明白了,这又是何家想要跟他合作商业计划书。

    何家早就派人来跟他谈过合作的事情,不过他拒绝了!韩家、王家、何家的事情他不想插手。所以一口回绝了,没想到何家今天会直接派人来绑架他女儿强逼他!

    “不错!”余向坐了下来,高翘着腿,“古总,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合作是对双方都有利的事情,你也不想你的商业帝国将来会被王家和韩家吞掉吧!”

    多年在商业场上打滚的古柏谭,早就练就了遇事不急不躁的性格,他当然知道王、韩两家野心大,但是和何家合作无异于是与虎谋皮。

    古柏谭一声冷笑,“对双方都有利?我看只是对你何家有利吧!”

    “古总一定要这么理解,我余某人也不多做解释!”余向不理会这些,换了一种威胁的语气说道,“不过,在我出门之前,何老特地交代,这件事办不成,我也就在何家待到头了!你说我该如何?”

    “他何松倒是会打算盘,不过今日我就算签了这合同,他日不执行或者单方解约,他又能如何?”

    古柏谭太了解这里面的门道了,何松的这一步棋似乎不会这么简单。所以出声试探,看余向了解多少?

    “这你就别管了!”余向冷哼一声,他只是拿钱听话!至于其他的,他一概不理。

    “要是我不签呢?”古柏谭还是觉得这事不是表面这么简单,沉声问道。

    “古柏潭,你可要想清楚,你要是不签,你女儿可就香消玉损了!”余向见万柏通迟迟不肯签字,有些不耐烦了,直接出声威胁。

    “好,你先放了我女儿和世侄女,我就签了这份合同。”古柏潭见自己女儿和许思颖在他们手上,现在也别无他法。容不得他抉择!

    “古总当我是傻子吗?”余向面色一沉,身形一闪,进入房内,掐着古婧的喉咙说道,“我看古总还是先签合同的好!”

    “小姐!”

    霍琛随即身形一动,可还是晚了一步,见古婧被他死死擒住,不敢大意进取!更是感叹真气武者的厉害!

    “咳咳……”

    “小婧!”

    看着古婧有些呼吸困难,许思颖努力想挣脱绳子帮忙,可依旧没用,现在只希望李载淳能赶紧赶回来。

    “好,但如果你不遵守信用,敢伤害我女儿和侄女,我古某人就是倾家荡产也不会放过你!”

    古柏谭面色冷厉,她绝不允许她女儿收到一丝伤害。

    “这个自然!”余向阴沉一笑,松开了手,他也不想跟古柏谭鱼死网破,毕竟古家家大业大,要是真要花钱找高手追杀他,他也没有好下场!

    霍琛实在不忍心见古柏谭辛苦建立的商业毁于一旦,见余向放手,动了动身,掌力快如风,直逼余向。

    “嗯?”余向没想到自己看走了眼,惊讶一声,“外家顶峰?”

    “不过,你还差的远呢!”余向耻笑道。

    “一个外家的蝼蚁也敢在我面前卖弄?”余向动作如风,化手成掌,霍琛连身都没来得及转动,就中了余向一掌。

    “好快的速度!”

    许思颖心中一惊,和霍伯认识这么久,她都不知道这个平日里极为和蔼的长者竟然也会武功!

    但她也看的出来绑架她们的这个人,明显更厉害,但似乎又没李载淳那般速度。

    他们今天晚上买好了东西,就被这人闯了进来,刚想打电话给李载淳的时候,就被那人一手抓碎。

    “老爷,快带小姐走,他是真气高手!”何伯被余向一记掌风伤的吐血,及为难受。

    不过还是震断了古婧和许思颖的绳子,让她们快走。

    “你没事吧?”古柏潭看见霍琛被打的吐血,和古婧一起倒地急忙跑过来扶起了他,古柏潭眼神凌厉的朝余向说道,“若是他们有什么事,我就算倾家荡产都不会放过你!”

    “古柏潭,你放心吧,他没什么事,回去好好调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余向看古柏潭要做鱼死网破的打算,不禁放低的口气。

    “老爷,您千万别签,不能因为老朽断送古老太爷的心血!”

    霍琛知道何家定然不会这么简单。

    “老头,你少废话!古柏潭,你再不签,我现在就动手杀了你女儿!”

    余向三番两次耐着性子,但是此刻却没有了一丝忍耐性,大不了做好了这件事,拿着一大笔钱去国外,也不怕古柏谭有本事找到他。

    余向身形一动,又是拿下了古婧,说着就准备动手了。

    “怎么现在的武者都沦落到了这么无耻了吗?”李载淳从门外一脚踏进来,懒洋洋的说道。

    余向心里都一惊,何时在别墅外来了个人,他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