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皇帝做保镖 第1章 朕的大清亡了!
作者:幻伤城的小说      更新:2017-11-27
    “你有病吧!莫名奇妙的,怎么来买东西不付钱啊?”

    一位妙龄少女,看着眼前服装怪异的少年,气鼓鼓的说道。

    她已经看着这少年像个饿死鬼一样,在他店里吃了好多东西。

    结果那少年竟然二话不说,就要出门而去,她当然要拉住他了。

    “终于吃饱了!”那少年打了个饱嗝,像是饿了好久,同样也是用诧异的目光打量着这里的一切。

    “喂!你别想走,再不付钱,我可就报警了啊!”苏清雅死死的拉住那少年的衣袍,准确的来说,是拍戏的龙袍,随后满是厌恶的说道:“就算你是附近拍戏的,也不能赊账!”

    苏清雅暗叫倒霉,她今天好不容易有空替爸妈看店。想不到碰见一个吃霸王餐的主!

    虽然这个少年浓眉大眼,看起来挺帅的,但也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放肆!”那少年眉头一触,看起来颇有英气,一撩龙袍,道:“你是何人?为何见了朕还不下跪?”

    “噗呲……”

    苏清雅本来还生气的模样,顿时笑出了声,捂着嘴说道:“我看你是拍戏拍糊涂了吧,还朕?你要是皇上,我还是皇太后哩!”

    “什么拍戏?朕乃是大清的皇帝!”那少年一听苏清雅满口胡言,更是不明所以。

    “来人,将她给朕绑了!”那少年高喝一声!

    “哟,装的还挺像,机器在哪里?”苏清雅见那少年一本正经的样子,左顾又望,再次嫣然笑道。

    少年自己也很奇怪,往常他不论走到哪里,都有一堆大内高手围着,今日怎么一个人都没有,还有这里的一切,看着都是如此的陌生。

    他还记得,他在“中和殿”研究一块由西域进贡的异石的时候,突然有反清复明的刺客进殿刺杀他!他在和刺客打斗之间被打伤,就觉得一阵天昏地暗,晕了过去。

    醒来就出现在了这里,可能是昏睡的时间太长,他觉得肚子饿,看见苏清雅这里有吃的,就跑了进来,现在他只想回自己的寝宫睡一觉。

    “喂!”苏清雅见他若有所思,用修长的手指在他眼前晃悠。

    “你叫什么?”苏清雅开始觉得,这少年一定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爱新觉罗,载淳!”

    “噗……”

    苏清雅差点没一口水喷在他脸上,更是好笑:“你说什么?你姓爱新觉罗?”

    “那我姓叶赫拉拉,你信不信?”苏清雅嘴角上扬,咯咯笑道。

    “你一定是有病!”苏清雅更加确信这人精神有问题。

    “大胆!你这女子莫非是特意接近朕?”他还从未见过像她这般,敢这么对他说话的女子。

    苏清雅翻了翻白眼,暗自想到:“谁会特地接近你这神经病,那她才是神经病!”

    “朕问你,这是哪里?”

    “这里就是这里咯!”

    “再不说实话,小心朕要你脑袋搬家!”

    “臣妾不敢!禀告皇上,这里是静海市!”苏清雅装作很害怕的模样。

    “静海市?”载淳大为不解,随后问道:“那这里离皇宫有多远?”

    苏清雅楞了楞,道:“不远啊,就在前面!”

    “前面?”载淳朝苏清雅手指的地方看了看。发现全是他不认识的建筑和人物打扮,哪里像是他熟悉的皇宫!

    “对啊!”苏清雅捂嘴一笑,道:“前面就是你们拍戏的皇宫啊!”

    “竟然敢戏弄朕!”他一撩龙袍,就要自己去找皇宫。

    “不好了,清雅!你快去看看,你爸让人给打了!”

    载淳正要离去之时,看见有一位大娘小跑过来,神情还颇为焦急。

    苏清雅一听就知道不好了,一定又是她那个混账哥哥跑回来要钱!当下也不追究这个“皇帝”吃霸王餐的事情,一路小跑回家。

    苏清雅刚到家,就看见自己的哥哥在家里一通乱砸,还嚷嚷着要十万块还赌债。

    “苏华,你又回来干什么?你看爸妈都给你气成什么样了!”

    苏清雅对她这个哥哥全无半分好感,在她小的时候,她哥哥就在外打架闹事!现在更是天天在外赌博,三天两头就回来要钱,一言不合就恶言相向,更是多次动手打人。

    “臭丫头,有你什么事!”苏华恶狠狠的说道:“你们两个老不死的还不快把钱拿出来!难道你们真想看着你们的儿子被人大卸八块?”

    “你……”

    “家里真的没钱了。”

    苏清雅的爸妈无奈的叹了口气,怎么养了这样一个儿子。

    苏华冷哼一声:“没钱?那就把店卖了!”

    苏华说着就找出来店面的证件,要拿出去抵押。

    “这你不能拿走,这可是爸妈在唯一的东西了!”苏清雅拉着他,要抢回那文件。

    苏清雅的父母别提有难受了,他们年纪大了,就只有这个小店是他们生活的来源!如果被苏华卖了,那他们以后的日子也没办法过了。

    “臭丫头,给我滚开!”苏华一把推开苏清雅,朝外走去。

    “砰……”

    苏清雅本想追出去,可谁知苏华被人一脚踹回了墙角。

    “是你?”苏清雅看到门口站着的,正是那个在她店里的少年。

    “逆子!朕要将你五马分尸。”载淳颇为愤怒的说道。

    “你们怎么不将他送官法办?”

    苏清雅满脸烟线,看来这人的确病的不轻!

    苏华站起身来,骂骂咧咧,道:“你他妈谁啊,老子的家事你也敢管!”

    “朕乃九五之尊,天下何事管不得?”

    “九五之尊是吧?”苏华嘲笑一声,挥着拳头,道:“我他么就打的你父皇都认不出你来!”

    “大胆!”

    载淳冷喝一声,见苏华举拳而来,不闪不避,又是一脚踢出,将苏华踢倒在地。

    “你他么给我等着!”苏华打不过他,放下一句狠话,匆匆离开。

    “这个拿好了,别再让他抢了去!”载淳将那文件还给了苏清雅。

    苏清雅一脸茫然,这人虽说傻了一点,但是心地不错。

    苏清雅本想送他回精神病院,但一转眼,他就就走了,只听他临走之时,嘴里还嘟囔着:“等朕找到皇宫,就将你五马分尸!”

    在繁华的市中心,只见一位身穿龙袍的少年,到处问人,说道:“朕问你,你可知皇宫怎么去?”

    “神经病吧你!”

    “朕问你,你可知道皇宫怎么去?”

    “朕你妹啊,没看见本王在忙吗!”一个商贩没好气的回答道。

    载淳本想发作,但看见眼前陌生的一切,有些迷茫。

    “呲……”

    一道刺耳的急刹车的声音响起,站在马路上的他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一连退后几步。

    “小婧,都叫你别开那么快了!你看你,差点撞到人吧!”

    “思颖姐,我这还不是怕赶不上咱们的话剧表演吗!”

    “话剧表演也没有人命重要啊!”许思颖有些担心撞伤了人!

    在那粉红色的兰博基尼内,两个少女在车上交谈,随后许思颖下车问道:“你没事吧!用不用送你去医院?”

    载淳满是疑惑,这马车怎么能自己动,这女子怎么又穿着宫女的衣服?

    “思颖姐,他不是被吓傻了吧!”

    古婧也从车上下来,见他一动不动,还以为他吓傻了。

    “喂,二傻子!你也是要去话剧社的吗?”古婧见他一身龙袍,长发扎辫,以为他也是学校的话剧社的人。

    “什么话剧社,你休要胡言!”载淳见古婧竟然穿着太后的衣服,一声怒喝:“大胆,你竟然敢冒充太后!朕要诛你九族!”

    古婧不明所以,正想说话,却发现她的衣袍被他撕成两半,漏出雪白的香肩。

    “啊……”

    一声惊叫,“二傻子,老娘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