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皇帝做保镖 第7章 真是高人啊!
作者:幻伤城的小说      更新:2017-11-27
    “叫你妹啊!”古婧没好气的说道:“就这个名字,都是废了老娘好大劲才给你办的!”

    “那好吧!朕知道了!”

    古婧气鼓鼓的说道:“还有,你要说我,不要再提朕了!”

    “好的!”他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朕知道了!”

    “算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古婧摇了摇头,算是拿他没办法,只能随着他。

    临近半晚,在任奇的别墅外出现一人,正是任奇。

    任奇三十出头的模样,头上的头发及少,是个半秃子,满脸横肉,正要回别墅内。

    “这位施主且慢!”

    正当任奇要回别墅之时,见到一个身穿道袍的少年喊住了他,满是不悦。

    “什么事?”任奇最近事事不顺,为人急躁的很。

    “我见施主印堂发烟,近来可是噩梦连连。”

    那穿道袍的少年自然就是李载淳了,他可是特地在门外等任奇回来。

    他见任奇身上有一丝灵气波动,就知道他身上必有一道符纸护身!那符箓的灵气倒是有些孱弱,不过正是因为如此,薛灵才近不了任奇的身!

    本来李载淳的身材就颇为扎实,身高更是出众,所以穿起道袍来似模似样,全无半分违和之感!要说唯一让人觉得不对劲的地方,那便是他的年纪确实不像个道士!

    “哎呀,真是大师啊!”任奇本来还打算打发他离去的,但一听他所说之话,当下差点没跪下来。

    一年前,任奇就已经算是个富商了,有一日看上了打零工的薛灵,就将薛灵绑回了别墅,硬是强行侵犯了薛灵,在薛灵挣扎的过程中还失手掐死了她!未免他人起疑,便将薛灵的尸体埋起来了!

    杀人之后的任奇心中有些不安,便托人花大价钱买了一张符箓,随身带在身上,为的是求个心安。

    说来也奇怪,自从他随身带着那一道符纸之后,便感觉安定许多,没有再在意!

    不过最近任奇老觉着不对劲,半夜总是感觉到后背一股凉意,还连连噩梦,导致最近事事不顺!

    任奇哪里想到是薛灵的怨气引起,一听李载淳这个年轻的道士说个不差,便将他看做是高人。

    “嗯?”李载淳一本正经的掐了掐手指,眉头一皱,“你一年前可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真是高人啊!”任奇满是震惊,不过却绝口不提杀人之事。

    “还请高人救我一命!”任奇听李载淳所说,哪里还想不到是薛灵回来找他报仇了,满是后怕。

    任奇见他无动于衷,当下开了一张支票递给他,笑着说道:“这是小心意,还请高人收下!”

    “也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这两天电视可是没少看,样子像极了个道士!不动声色,收下了支票。“走吧,随我进去看看!”

    “想不到二傻子装道士装的这么像!”躲在别墅外的古婧和许思颖对视一笑。

    “这家伙,以后说不定真能混个道士做做!”许思颖也是微微一笑。

    “我们也该去找人来了!”古婧一抹坏笑。

    李载淳和任奇走进别墅,来到后院,装作手掐法决的模样:“孽畜,还不现身!”

    当他说完之后,后院之中一缕白烟涌现,使得空气陡然阴冷,怨气冲天。

    “任奇,还我命来……”

    那出现的女鬼自然就是薛灵了,虽然面目全非,但任奇依稀能认出来,想不到薛灵真的变成女鬼回来索命,吓得魂不附体,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大师,救我……”

    薛灵怨气冲天,魂魄飞来,就要掐死任奇,将任奇吓得心脏都陡然直跳!不过他不知道因为他身上的那道符箓,使得薛灵根本就近不了他的身,只能大声求救李载淳。

    “孽畜,休的放肆!”

    李载淳口念一大段叫人听不清的法决,随后薛灵像是被打伤了一样,化作一缕白烟不见。

    “大师,这?……”

    任奇惊魂未定,拍了拍胸脯,紧张到全身冒汗。

    “这女鬼怨气及大,连我都没办法收服。”李载淳叹了口气!

    “大师可一定要救我啊。”任奇一听他没了办法,吓得更是脸色铁青。

    李载淳摇了摇头问道:“你身上可是有一道符箓?”

    “正是。”任奇现在将他看做是世外高人,哪里还敢有所隐瞒。

    “我见那符箓的灵气的波动渐无,应该也有一年之久了吧?”

    “大师乃是高人啊!”

    “你将那符箓拿出来我看看!”

    任奇哪敢不从,将那挂带在身上的符箓拿下,递给了他。

    李载淳随后说道:“你近来感到不安,正是那符箓的作用开始消失了,我虽制服不得那女鬼,可我这里有数道符箓,可保你平安!”

    李载淳将任奇的符箓收下,又将随身携带的几枚符箓交给了任奇。

    “多谢大师!”任奇满是感激,将他看做是救命恩人一般。

    “你放心,那女鬼怨气虽重,可我的符箓乃是我用灵力所画,别说是近你身,就算是想要伤它都是不难!”李载淳一本正经的交代道。

    “多谢大师!”

    任奇又开了一张支票给他,他又不傻,这符箓总不能保他一辈子吧,以后不免还要麻烦这个大师。

    “这不好吧!”李载淳再次不动声色的收起可支票。

    “大师慢走!”任奇可是见到李载淳真的打伤了薛灵,有了他的符箓,他可不怕化作女鬼的薛灵了。

    李载淳将任奇那符箓带走,大步迈出了别墅。

    夜半无声,任奇在外面酒店的床上思考着,他觉得还是将他的别墅卖了,再远走的好!

    虽然他见到的大师,真的有本事制服薛灵的怨魂,而大师也给了他几枚符箓保护他,但也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所以远离此地才是最好的办法。

    任奇在今日见到薛灵那恐怖的怨魂之后,哪里还敢呆在别墅,所以等段天涯走后,他就找了家酒店居住,想完这些之后,便觉得有些困了,将段天涯给他的符箓贴身放好,打算明日就卖了那别墅。

    正当任奇闭起眼睛,要睡觉之时,突然觉得偌大的酒店房间内,的空气变得及为阴冷,以为是忘了关窗子,当下走下床,去关海景窗。

    “鬼啊……”

    任奇走到海景窗哪里,窗外的半空中赫然是薛灵的怨魂,薛灵眼珠凸起,布满血丝,面色惨白,骇人至极,吓得任奇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

    “任奇,一年前你不止毁我清白,还将我杀害,今日我就要取你狗命。”薛灵的模样更是恐怖,一字一句的说道。

    “不要……你不要过来。”任奇被吓得面色铁青,在地上攀爬,拿出慕容淳的符箓,装作镇定的说道:“告诉你,我有大师的符箓,你快滚……”

    “哼,还不还我命来……”薛灵双眼一翻,随后任奇那手上的“符箓”,皆被焚烧一空,化为灰烬。

    “这,这不可能?”任奇满是惊骇,大师的能力他可是亲眼见过,怎么这符箓现在不起作用了。

    “别……别杀我!”任奇真是惊恐到了极致,连说话都开始颤抖起来:“我去找大师给你超度,以后每日给你上香,给你磕头忏悔,求求你别杀我。”

    “住嘴……”薛灵怨气冲天,呼吸间就飘到了任奇身边,右手一抬,便将任奇高高掐起,势是要活活掐死他。

    任奇被薛灵掐的喘不过气来,但还是用尽全身力气苦苦哀求道:“我错了,一年前我不该为难你,不该杀你,求求你放过我……”

    “好,我放过你!”薛灵阴沉一笑,随后化作一阵阴风,消散一空。

    “咳咳……”被薛灵掐的半死的任奇此刻难受至极,惊魂未定,不知道薛灵为什么突然间不杀他了!

    “砰……”

    任奇还没有回过神来,房间内的大门被人狠狠踹开,随后一大群警察冲进来将他死死扣住。

    很快,楼下警车呼啸而至,一位女警带着一对人包围了这里。

    那女警官莫约二十出头的样子,一双大眼睛靓丽俊美,精致的五官及为漂亮,一身紧身的警服将高挑身材尽数衬托得淋漓精致。

    特别是那柔美的胸部将警服快要撑爆一般,更是有一种干练精明的美丽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