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极品娇妻〕〔特种医妃又飒又撩〕〔诸天:我欲长生〕〔斗破:穿成萧炎妹〕〔重生之金融大玩家〕〔玄幻之我的宗门亿〕〔狂妃来袭:腹黑王〕〔明末狠帝,开局就〕〔学渣老公他超凶的〕〔诸天游戏登录器〕〔在第四天灾中幸存〕〔一剑长安〕〔都市狂龙〕〔恒帝〕〔回到初唐当神仙〕〔穿成被休回家的小〕〔潜伏狗头吧两年半〕〔斗罗:唐三是我哥〕〔六道仙尊〕〔四合院:退休生涯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天之传 第2章 决斗
    第2章 决斗

    盟重城楼失火,大批的半兽人涌入城中。屠杀,最先从驻守城门的卫兵开始。

    横冲直闯的半兽人挥舞阔斧砍翻驻守城门的士兵脖颈,一颗头颅飞跃而起。恰巧还未僵死的士兵将长矛刺穿了对面半兽人的胸腹,两人惨烈地倒下。

    后面成群结队的兽人踏过地上的尸体往城里攻入,他们背后裸露卷曲的毛发被护城河里跳窜的火苗点燃了。一簇簇呼啸而过的火光在城里迅速蔓延。城中的老弱妇孺大多缩到城楼墙角不敢出声。一个魁梧的半兽人手起刀落解决了他们身边的几位士兵后,他从战马上跳了下来,将其中一位美丽的少女从角落里拉扯了出来。

    领头的半兽人像是品尝战后的果实一样当面撕扯她的衣裳。女孩梨花带雨地哭着想要挣扎,她楚楚可怜的眼睛里是大火包围下惨死的父母,地上流淌的血泊里倒影着天上盘旋的无数剑鸦。

    城门大开,街道各处逃难的民众成了半兽人屠戮宰杀的鱼肉。木杉顾不上指挥城楼上的士兵了,大批的半兽人早就涌入城中,顽固防守现在根本不起作用。

    木杉脱下头上的星月斗笠将它飞射出去,那铂金圆盘的斗笠不偏不倚正好打中城楼下领头的半兽人脑袋。正要凌辱美人儿的半兽人原地晕转一圈扑倒在地。木杉提起青铜剑,运转体内源气,他踢蹬城楼檐角从空中飞落下来。木杉挡在少女面前,身后瑟缩的士兵和百姓全都报以求救的目光。密集的半兽人张牙舞爪地围住木杉,大家都想将他生吞活剥。

    狂风骤起,漫天风沙席卷而来。身穿黑袍的弈东飞身下马,跃入城门。拥挤的队伍纷纷为他让开一条道,他脚踏方头朝靴,朝靴与服色相同,赤色边饰盘旋于上,绣有草龙花纹。

    弈东亮出了手中的葬狱刀。葬狱刀由青色锋两刃构造并有弯曲,型长两尺。木杉望着眼前萦绕着青光的葬狱刀,犹如看到死神逼近了自己。兽人们眼见首领弈东对着木杉做出决斗的姿态,他们默契地拿着狼牙棒不断拍打盾牌,喉咙里发出“杀,杀,杀”的呐喊声,铿锵有力。

    弈东挥手,在场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弈东玩味地看着手中的刀,平滑的刀刃上反射出木杉披头散发的脸。弈东说:“木杉将军,今天你要输了。”弈东的语气里没有嘲笑,只有高兴。他跟眼前的人类打了三年的仗,今天是第一次尝到胜利的滋味。

    木杉昂起头来,他承认说:“弈东,这一场是我败了。只是我不明白,你指使的谁打开了城门?”

    “你的副将,想不到吧!”

    一位身穿战袍的年轻人从城楼阶梯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年轻人抱着怀里的剑鸦,用手抚摸它的羽毛。木杉愤怒地望着他:“是你,汤圆。”汤圆走到木杉面前,跟他对质,他说:“我早就受够了你看我的眼神,好像我做什么都是错的。盟重战乱的这三年,我尽心尽责地部署士兵出城巡逻你骂我外出游玩;我慰问城里的妇幼你当着所有士兵的面谴责我调戏良家妇女。你用军棍惩处我多少回我都记在心里。”

    木杉将昂起来的头低了下来,他说:“你是我器重的副将,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作这座城池未来最了不起的人物看待。想不到我在你眼里这么专政跋扈。”他继续说:“如果你没有犯那些错,驻守的士兵为何来跟我告状。三年来兽人军团不断侵犯盟重,我们唯有严谨律己,苛责将士,这座城池才不会沦陷。”

    汤圆说:“可是每回打赢了仗,守住了城,城里的乡亲父老感激涕零的只有你。我为你鞍前马后,你没有看到。我放下戒备稍作歇息,你就对我严惩不贷,我可是你的亲信呀!”

    木杉说:“正因为你是我的亲信,我才待你严苛,你可知十年之内,我会将盟重的城主之位传授与你。”汤圆阴险的脸闪过一丝动容,很快他就恢复冷静。他说:“在这儿有你的每一天,我都在煎熬。我明明比你更英勇,年轻,聪明,为什么每天要听你发号施令,看你的脸色行事。攻城起火之时,是我从里面打开了城门。成王败寇,你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要你死了,这座城很快就是我的。”

    “所以你就被嫉妒冲昏了头脑,勾结这些杀戮成性的半兽人迫害自己的同胞,你看看地上无辜死去的人们,他们全都成了你虚荣心作祟的孤魂野鬼。”说到动情处木杉青筋暴起,他提起手中的剑朝汤圆刺去:“你这个叛徒。”

    汤圆怀里的剑鸦受了惊,挣脱他的怀抱飞入空中。汤圆避身让开了这致命的一剑,他闪到弈东身后,狡黠的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弈东打断了他们的谈话,他说:“好了,闲谈到此为止。汤圆你退下去,木杉我们斗一场,我要让你输得心服口服。”显然,弈东没有想过要给木杉留一条活路。他双手握刀,步捷迅雷,一道半月直劈木杉面门。木杉调转身形,葬狱刀与他擦肩而过,刚劲有力的刀锋瞬时削下了他的左耳。木杉左耳冰凉,感觉周围兽人拍掌叫好的声音逐渐变得微弱。他催动气源,急退三尺。

    弈东步伐瞬移,就在木杉喘息之际,他汇聚体内磅礴的源气涌到双手之上,全力舞出半月斩再次向木杉袭来。木杉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他将手中的青铜剑横在胸前,硬生格挡向他挥来的一刀。青铜剑“咔嚓”一声脆响断成两截,木杉侧身卧倒在地。

    葬狱刀割开他胸前的蓑衣就此偏移了方向,在地面上豁开一道口子。弈东惊讶地拔起刀,心想这快无影的半月刀法竟然又让木杉躲了过去。

    弈东俯身在上,眼见木杉再无可躲。他全力挥刀,刀尖最终划开皮肉,血溅当场。弈东低头,愕然发现适才被半兽人拉出的少女扑到了木杉身上,为木杉挡下自己手中这迅捷如风的一刀。少女的后背皮肉翻卷,分明能看到伤口处森然的白骨,鲜红的血汹涌地流到木杉的胸前。

    木杉抱着怀中的少女,他无声地呐喊起来。周围没人在乎他的感受,身后的村民在兽人的威压下更不敢上前施救。木杉第一次要命的感到自己守护了三十年的盟重土城就这样把他抛弃。他望着怀中的少女,悲痛地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在死亡的边缘徘徊,她身如蝉翼,微颤的身躯在木杉怀里逐渐冷却。少女嘴角溢着血,温柔地回答他:“久仰将军,我叫素琴。”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空彼岸辰东〕〔大夏文圣〕〔道诡异仙〕〔我的姐夫是太子〕〔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宇宙职业选手〕〔明克街13号〕〔大乘期才有逆袭系〕〔唐人的餐桌〕〔我用闲书成圣人〕〔赤心巡天〕〔我家娘子,不对劲〕〔深海余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