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九转星辰诀〕〔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风尘刀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天之传 第3章 修真
    第3章 修真

    开天一百一十年一月二日。

    目光阴冷的汤圆抓住木杉的双臂,将他推出了断壁残垣的盟重城外,往沙漠深处走去。浩荡的队伍带着抢掠的物资在沙漠里前行。弈东扛着葬狱刀紧随其后,他牵着黑色骏马的缰绳,马背上驮着生死未卜的少女素琴。

    决战时素琴以命相救,让木杉浑身的源气消散殆尽。他不再徒然反抗了。木杉将军意志消沉,像醉汉一样步履瞒珊地走着。他仿佛看到一座庞大的城池在沙漠里来回晃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团浓雾,什么也看不清。直到脚下的石阶将他跘倒在地。他从地上爬起来,身后这片浩渺的沙漠,是他们这些俘虏的断肠之处。他回望沙漠里消失不见的盟重,内心充斥着凄苦与悲凉。

    他们跨入沙城,在原地停了一会儿。弈东将手上的缰绳交给汤圆,径直往城中的府邸去了。

    木杉发现自己置身在森严的围墙下,城中的妖兽居民朝俘虏聚拢过来。他们长着奇形怪状的躯体,穿着灰布破衫,言行举止却是人类的样子。他们穿过街头巷尾,妖兽们往他们这些俘虏身上吐口水,扔臭鸡蛋,仿佛恨透了他们人类。

    俘虏们跟着另外的两个半兽人往前走,来到沙漠地底的牢房。地底是一座环形结构的铁笼,笼中的铁柱上爬满了绣纹。牢笼里没有灯,只有上方的铁窗透漏下来几缕阳光。狱卒将木杉关押进去,他说:“今晚你就在这儿过夜。”

    牢笼里的角落铺着破布,想必这就是犯人睡觉的地方。木杉麻木地走了进去,他盘腿坐在地上。

    清晨的阳光给阴暗的牢笼带来些许光亮时,狱卒来了,他遵令看守这些俘虏。木杉坐在地上没有挪动过一步,锈迹斑斑的铁笼像一只网把他困在昨晚战败的阴影里。他始终凝视着地面,一动不动,濡湿的眼眶肿了起来。

    狱卒打开牢门递进一块馕和一碗水,他围着木杉转了一圈。狱卒问他:“你晚上没睡觉?”木杉木然地摇头。狱卒惊讶地望着他:“你不饿吗?”木杉摇头。狱卒耸耸肩,走到笼外锁上铁门离开了。

    木杉喉咙里发出哀嚎,他扑倒在地,额头碰地,脑袋快要裂开来。木杉把昨日的战况在心里又过了一遍。本来两军势均力敌,是他错信了部下,导致盟重失守,无辜的百姓死于残暴的兽人手上。他的眼中饱含悔恨的泪水。

    木杉一整天仅仅吃了几口饼,喝了半碗水。他时而静坐,时而像野兽围着铁笼转圈。夜间,牢笼里万籁俱寂。木杉望着天窗,几颗暗淡的流星从夜空滑落。他回忆自己短暂的一生,扪心自问自己做错了什么,会沦落到如此的境地。

    彼时弱冠之年,他就跟随父亲来到盟重,驻守边疆。十年如一日厉兵秣马,修驻长城,抵御沙漠外域的兽人入侵。直到五年前,父亲年事已高退回华夏。临行前,父亲将手中的将军令亲授予他,让他捍卫盟重,为了黎明百姓。可他现在却搞砸了。他辜负了父亲,更辜负了朝廷对他寄予的厚望。想到年迈的父亲要独自面对他战败沦落为俘虏的消息,他的心犹如刀绞。

    木杉想用绝食来自杀。他将每日狱卒递送进来的水和食物混在一起碾成碎末撒在地上。晚上牢顶铁窗外的蜥蜴会和月亮一起钻进来,它们绕过木杉分食地上这些食物残渣。木杉身体严重缺水导致他嘴皮干裂,思维混沌。慢慢地,他只能躺在地上缩成一团。不再回想生前那些荣辱至少能让他走的舒坦点儿。他觉得自己行将就木的时候,隔壁的牢笼里传来一阵苍老有劲的声音:“年轻人,活着才有希望。”这声音如镜,徒然间照亮了他死灰复燃的心。

    木杉听到隔壁铁栏里传来翻身的声音,老人似乎找到了更舒服的姿势躺下。老人好奇地问他:“跟我说说你的心事。我在这儿待得太久,很久没有与人交谈了。”

    木杉觉得死前有个人说说话也挺不错,他便将发生在盟重的事情原委讲述给他听。

    老人安静地听完木杉的讲述,他说:“我年轻的时候我也搞砸过我的人生,害死了很多人。但是比起我,你幸运多了。因为你遭到了亲友的背叛,这些都不是你的错呀!”

    木杉压抑的心在这一刻,得到彻底的释放。他的眼泪犹如决堤的洪水在他凹陷的眼眶里翻涌。他的身体原本就没有水分,现在却能奇迹的流出这么多眼泪。

    隔壁的老人望着星空继续说:“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儿。你这么年轻,迟早能从这里活着出去。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呢!”

    木杉不理解老人说的话,他说:“可是我现在困在这坚如磐石的牢笼里,怎么开始我的人生呢?”

    老人翻过身,下巴抵在铁栏的隔缝里。木杉在黑暗里看到他那双浑浊的眼睛里闪烁着钢钉的光泽:“你可以修真,强健体魄越狱。”木杉听到越狱两个字,内心震颤。但他转念一想,想要从这座戒备森严的监狱里逃出去几乎不可能。老实说,他来地牢六天了,每天都能看到典狱长带着二十个狱卒早中晚巡逻三次。别说一个人,就是一只蜥蜴也很难从这些巡逻的眼皮底下逃出去。更何况他被密集的铁柱围困,能够活动的空间只限于此。

    木杉对老人说的修真很感兴趣。父亲传授他武功的时候提到过,练武和修真在本质上没什么不同,都是修炼体内的源气。木杉从小习武,但他对修真之事了解得少之又少。

    他问老人:“修真和练武有什么区别?”

    “练武之人多在江湖红尘,讲究意气风发,快意恩仇。他们成于此,也受限于此。而修真旨在高山远水,清心寡欲,得道成仙。相比之下,修真难如登天。”

    “那源气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开天一年,自然界发生了灾害,天塌地陷,猛禽恶兽都出来残害百姓。女娲补天,她熔炼五色石来修补苍天,又杀死恶兽猛禽,重立四极天柱,平整天地。源气就是女娲补天时散落在世界各地的五色石。有了源气,万物生灵才能吸纳修真。”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道诡异仙〕〔宇宙职业选手〕〔深空彼岸辰东〕〔我的老婆从游戏里〕〔曾经,我想做个好〕〔我用闲书成圣人〕〔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大唐之第一逍遥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里是封神,励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