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九转星辰诀〕〔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风尘刀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天之传 第6章 潜修
    第6章 潜修

    沙城地底是一座首尾相连的圆形窟窑。庞大的窑洞由密集排序的铁柱横梁支撑。到了夜间,牢里的犯人酣睡之后,笼里安静地可怕。一个人若是在这种极端孤寂的环境下待久了,身心迟早会出问题。幸运的是木杉在这里遇到了隔壁的老人,他们在彼此的互诉衷肠中成为了朋友。

    木杉和老人隔着牢笼相间的铁柱背靠着背,像是失散多年的亲人依偎在一起。透过窗外微弱的月光,木杉仔细端详身边的老人。

    多年的牢狱生活熬白了老人的头发,他留着花白卷曲的胡子。老人身上衣衫褴褛,七十岁的样子。他说话清晰,举止利索,说明常年的铁笼生活并没有让他颓丧。交谈中,老人的宽慰让木杉那颗冷漠的心温暖起来。

    隔着铁栏,老人把白天自己省下的一碗水递了过来。木杉经历了三天的绝食,没有喝水,身体早就虚脱了。他接过水,一饮而尽,瘫坐在地上的肢体舒缓起来。

    “请问前辈尊姓大名?”木杉饱含感激的声音传到老人耳里。

    “我叫文始,参上山道人。”

    “文始真人你为什么被关押在此呢?”

    “开天七十年,我在这儿参与了一桩见不得人的勾当。五年前,仇家寻到参上山抓我回来,我便一直被关押在这儿。”

    老人抬手指了指铁窗外的沙漠,他继续说:“抓我回来的的人就是这座城的兽人首领,弈东。”

    “我出生堰城,那是一座富饶的城市,在华夏长江的东北部。从小我就痴迷于修真,成年后便拜入参上山,潜心修道。”

    “山中无岁月,直到有一日我修炼遇到了瓶颈。于是我便向掌门请辞,下山游历,来到这座沙城结识了弈东的父亲。世事无常,他的父亲后来成为了当今的圣上,羿喆。”

    “在你童年之时,这儿曾是一片绿洲。当时,羿喆只是平凡无奇的百姓,他是在这片土地爱上了弈东的母亲。那时候这片森林到处各地袒露着修真之人梦寐以求的气源石。听闻弈东的母亲是这片奇幻森林的主人,鹿玲。”

    “鹿玲是一只麋鹿幻化成人的妖兽。她公开声明禁止人类开采这片森林。但她止不住爱上人类的心。那时候我去弈东家中做客,羿喆和鹿玲因为林中的气源石之事充满矛盾和争吵。直到羿喆大病一场,好转之后他性情大变,错手杀了自己的恋人。那日羿喆满手鲜血找到我问我该怎么办。我那时候为了修行贪恋气源石,只是劝他事已至此人死不能复生。我们乘着月黑天高在森林里把鹿玲就地掩埋。兽人没了领导者,便是一盘散沙。羿喆乘虚而入继承了森林的王位,他命令那些兽人族类把这片森林的气源石全部挖掘出来,冠冕堂皇说这是鹿玲生前的遗愿。事后我们瓜分了森林里的气源石,我驮着几车气源石趁乱返回了参上山。”

    “回山之后,我闭关修炼。究览古籍,精通历法,善观天文。更是靠着炼化源源不断的气源石,在我体内凝结成金丹,眼看飞升得道成仙离我只有一步之遥。可是那件事一直横亘在我心里,像是一个梦魇,午夜梦回,我总是被森林里鹿玲那张惨白的脸惊醒。”

    “令我没找到的是,羿喆得到气源石后,他为了享有更高的权力,暗地里挑起了人类和兽人之间的战争。他抛弃十岁的儿子,自称华夏皇帝。联合各城部落,反过来共同抗击兽人,想要将兽人族类赶尽杀绝。这就是兽人为何如此痛恨我们人类的原因,导致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一直持续到现在。”

    是夜,木杉望着隔壁的古稀老人掩面而泣,他没有责怪这位老人,是时代的洪流裹着他们前进。沦落至此,全都是各自的孽障。他转过身隔着铁栏的缝隙伸出手抱了一会儿老人。

    天亮了,狱卒像往常那样打开牢门的铁锁,递进来水和馕。狱卒惊讶地发现木杉竟然主动接过了自己手里这些食物,他恍惚中看到木杉微笑着漏出胡须覆盖下的几颗牙齿。狱卒摇头,他从来没有见过哪一个犯人这样礼貌,他们只会在他面前抱怨牢房的伙食太差,地上的石块躺着太硬。或者干脆躲在牢笼的阴暗处乘机想要偷袭他逃出去。他重重的关上铁门,心想里面的人肯定是疯了。

    木杉拿着又硬又干的馕就着水狼吞虎咽吃起来。食物无比通畅地进入他的肠胃,久违了的饱腹感让他觉得一块馕原来这么好吃。他的身体回复了生机,他现在不想死了。这些屈辱和磨难从他身上碾过,势必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他背着这些,在这儿收获了新的朋友。他可能明天就会被拖出去处决,但是没关系,他的朋友会怀恋他。

    隔壁的文始真人心情更好,他在白天有亮光的时候会往碗里的水上掺杂铁柱上刮擦下来的铁锈。他用尾指在碗里搅拌,那碗水就成了赭红的墨汁。他拔掉自己下巴一撮胡须揉成一只没有笔杆的毛笔。爬在地上握着雪白的胡芯,眼前摊开垫来睡觉的破布条子成了他的纸张。他的笔下勾勒出了一个阴阳八卦,道法乾坤的修真世界。

    文始真人把毕生所学的道法秘籍,人生阅历都如实记录下来。木杉隔着铁栏接过小篆字迹抄写的布条,每一卷上面洋洋洒洒好几万字。监狱关住了他们的人身自由,却限制不了他们的思维。木杉对于学习从来没有这么渴望过。

    木杉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参悟了文始真人撰写的《参上经》,他在静坐中根据经文里的练气法门顺利打通了自身的任督二脉。源气在他体内流转不息,他正式进入了修真的第一重,筑基。他在狭窄的牢笼里身轻如燕,夜能视物。感官达到前所未有的敏锐程度,能够轻易洞察到牢笼外各处动物的走向和爬行的声音。他在习武时也能聚集源气,只不过却是及时的,施展功夫之后源气就在体内消散了。现在这些源气却能自然融入到自己的体内经脉里,周而复始的流转。

    在老人牧牧不倦的讲解下,他知道华夏之外还有更加诡谲的世界。他学会了四国语言,蓬莱岛国的倭语,贤国拗口的豪语,沙漠之外离这儿最近的益度益语。

    木杉能够在夜里清晰辨别出铁窗外的北斗七星。依靠阳光照射在牢笼的明暗角度推算出时辰。他现在每天打坐睡觉。把过去的每一天标记成横,刻在之前枕下的石块上。月光透进来,石块上槽刻了整整三百横。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道诡异仙〕〔深空彼岸辰东〕〔我的老婆从游戏里〕〔宇宙职业选手〕〔曾经,我想做个好〕〔我用闲书成圣人〕〔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大唐之第一逍遥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里是封神,励精
  sitemap